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我于敬畏之中,我于未來之中

時間:2017年12月0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六乙
0

  《茶館》,中國戲劇文學巔峰之作。

  《茶館》,中國戲劇表演美學巔峰之作。

  《茶館》,中國戲劇導演美學巔峰之作。

  《茶館》,是北京人藝風格、北京人藝演劇學派奠基之作。

  《茶館》發表並演出60年來,除了北京人藝以外的國家劇院,無人問津,無人觸摸。

  《茶館》為什麼這次讓四川人給佔了“頭彩”?為什麼要排《茶館》?

  理由千條萬條,一句是一句。當然,不能排、不敢排的理由依然千條萬條,一句頂一萬句。其實,排也就排了,就當是平常一樣的工作。“常態的工作”正是四川省文化廳建設文化大省、文化強省的長效機制:倚傍名家名著經典展開創造性轉化,服務于新的時代。這需要勇氣膽量,需要智慧,需要自信。

  而于我,創作本身,首先是致敬!致敬老舍先生為新中國、新時代創作了一部永恒的經典:文學中深邃的思想;語言中幽默的智慧;人物中悲憫的關懷;結構中自然天成的格局。人與歷史渾然一體,個體命運與歷史長河息息相關,歷史批判與人性批判難解難分。我們這個時代需要這樣人性關懷的作品,需要這樣充滿時代前進力量進步精神的作品!致敬焦菊隱先生為中國的戲劇贏得了世界的尊重:文學怎樣成為了戲劇;表演怎樣成為了文學重要的組成;現實主義的多元哲思;民族化的高度統一;中國劇院的美學品質;劇場藝術的美學格調;“虛假”藝術的天敵;表演的真偽等等。

  今天,我們來看《茶館》,將以怎樣的姿態?

  我于敬畏之中,我于未來之中。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