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舞蹈劇場《一刻》上海演出收獲好評

時間:2017年11月29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一文

舞蹈劇場《一刻》上海演出口碑爆棚

華宵一攜眾編導名家驚艷四座

  由許銳擔綱總導演,阿庫讓·漢、高成明、婁夢涵擔任編導,華宵一領銜出演的舞蹈劇場《一刻》于11月21、22日在美琪大劇院進行了上海站公演。

  早在北京站演出結束後,《一刻》就收獲了來自舞蹈界業內外的好評不斷,隨著上海站演出的進行,《一刻》口碑持續升溫。觀眾從舞者表現、舞臺美學、舞蹈蘊意等多個維度對《一刻》進行解讀。部分觀眾做出了“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華宵一”、“她用靈魂在跳舞,自然會吸引到你的靈魂”、“在舞蹈中看到了自己”等走心評價。

  《一刻》共由《眺》、《未完》、《獨自起舞》、《滑》四部作品構成,三位編導名家以不同的風格特色進行編排,以或古典或現代,或東方或西方的方式,共同闡釋了“所謂一生,就是用盡生命的每一刻”這一哲學理念。在舞蹈的背後,編導和舞者自身的處世哲學也呼之欲出。應該説,《一刻》用一種別出心裁的方式,將創作者對于人生的理解加以表達。

  《一刻》上海站口碑持續升溫

  觀眾多維度解讀好評不斷

  舞蹈劇場《一刻》自10月31日、11月1日在北京保利劇院進行首輪演出後,就收獲了來自舞蹈界行業內外的好評不斷。而隨著上海站巡演的成功舉辦,觀眾也從多個維度出發,表達了對《一刻》的喜愛之情。

  不少觀眾認為華宵一的演繹是對其本身定位的突破,舞蹈中的現代元素濃厚,一改華宵一之前《點絳唇》、《水月洛神》等作品中的古典形象,而是立足于當下的,能夠令人感同身受的舞蹈形式。不少觀眾表示:“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華宵一。”同時,華宵一更是巧妙地融合了東西方文化,使得舞蹈元素更加多元。對此,有外國觀眾評價:“既能夠理解,同時又看到了屬于中國的特色。”

  同時,整臺舞蹈劇場用《眺》、《未完》、《獨自起舞》、《滑》四個作品去闡釋“所謂一生,就是用盡生命的每一刻”這一人生哲思,其中所蘊含的哲理韻味也足以令觀眾回味無窮,有觀眾表示:“在舞蹈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用靈魂在跳舞,自然會吸引到你的靈魂。”《滑》這一段落的表現,被觀眾認為是“不按常理出牌,劍走偏鋒”,利用獨特的舞蹈形式展示了精神內核。而《未完》中小女孩的出現、《獨自起舞》中四位男舞者所扮演的角色,也引起了觀眾的猜想不斷。

  除了舞蹈本身,舞臺美學的匠心獨運同樣足夠吸睛,《一刻》兼具了燈光美、服飾美與布景美。有觀眾評論:“《眺》那一幕燈光打下來,立刻讓我覺得這世界只有我和宵一兩個人,那感覺很是奇妙。”而在服飾方面,華宵一分別用白、黃、紅、黑四色裝扮對應《眺》、《未完》、《獨自起舞》、《滑》四大作品,有觀眾評論:“僅是顏色就覺得很有深意。”

  國內外編導名家首次合作

  《一刻》四幕舞蹈驚艷四座

  許銳導演通過整體創意構思,運用舞臺行為和裝置將高成明、阿庫讓·漢、婁夢涵聯袂編導的現當代舞作品,糅合成為一個有機整體的舞蹈劇場,共同闡釋了“一刻換一生”這一人生意味。在排演過程中,三位編導的思路與風格不盡相同、各有特色,既有東方氣質的表達,也夾雜著西方舞蹈特質,既有古典柔美的風格展現,也有恢弘磅薄的美學色彩。這對導演的整體把握構成了極大挑戰。四幕舞蹈用別出心裁的方式,與“一刻換一生”這一主題理念緊緊相扣。例如運用的巨大透明薄膜吸引了不少觀眾的關注,波光粼粼的巨幕被觀眾評論:“好似一條時光長河”、“看到了生命的波瀾起伏。”許銳説:“對我而言,就像完成一幅生命的拼圖。每一個編導、演員、主創就像有著自己的形狀和光芒的生命體,當我試著把他們‘拼’在一起,令人激動的‘一刻’就出現了”。

  高成明:《眺》、《滑》,一頭一尾詮釋人生

  國家一級編導,著名當代舞編舞高成明為《一刻》傾力打造了《眺》與《滑》兩個作品。其中,《眺》這一作品頗具東方色彩,華宵一身穿白衣隨風而舞,有觀眾評論説:“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華宵一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在強烈的燈光下,我覺得整個世界只有我。身體在宇宙裏,被風一片片吹掉。像是毀滅與重生。”而這一強風與燈光的設計,也是高成明別具匠心的結果:“我就是要很集中的一個光點打下來,舞臺其他的空間可以不用。”

  這一劍走偏鋒的編導思路,也在第四幕《滑》中得以運用:“跳舞最怕滑,而我就要它滑。”華宵一在鋪滿油的地膠上輾轉騰挪,跳躍旋轉,最後以一滴苦盡甘來的眼淚結束表演。這一舞蹈形式令在場許多觀眾為之震撼,高成明解釋其中內涵:“並不是為了所謂形式,這種‘滑’裏,體現的是人一生行程艱難。”而將《眺》、《滑》分別安排在第一幕和第四幕,用高成明的話來説:“作品的結構是一頭一尾交相輝映,冥冥之中還有一種勾連。”

  阿庫讓·漢:《未完》,記憶深處的思考

  英倫著名編舞大咖,被譽為“21世紀舞壇第一傳奇”的阿庫讓·漢利用有著濃鬱西方風格的舞蹈形式,詮釋了自己對于“記憶”的思考:“我一直關注生與死的話題,我想表達的,是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過去。”在《未完》的編排中,他也貫穿了這一思路:黃衣小女孩的搖鈴警示,是華宵一的記憶觸點。當她重新找回初心,原本喧囂的雜音、洶涌而來的人群便也隨之寧靜。

  正如阿庫讓·漢此前所説:“我們慢慢老去,離人生的終點越來越近。但與此同時,我們距離自己的過去、自己的記憶也越來越近。”而華宵一對于《未完》的解釋同樣頗有深意:“《未完》,是我與這個世界的交流,是我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婁夢涵:《獨自起舞》,在時光裏孤獨遊走

  荷蘭舞蹈劇場(NDT)資深舞者,自由編舞家婁夢涵進行了《獨自起舞》這一幕的編導。《獨自起舞》是整臺舞蹈劇場中唯一一幕五人舞,由華宵一與四位男舞者共同完成,男伴舞用群舞的形式,去展現了“時間之墻”這一概念。華宵一表示,雖然是五人舞,在舞蹈時卻有著深深的孤獨感:“站在時間的軸線上遊走,沉沉浮浮,有一種感覺——‘這世界本是你自己的’。”

  對編導婁夢涵對于華宵非常欣賞,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宵一是一個善于思考的舞者,她的身體沒有一刻的放松,大腦也從未停止運轉。”

  舞蹈劇場《一刻》傳達了“用盡生命的每一刻,才得到一生”這一哲學理念,在當代舞的編排中加入了東方古典氣質,將東西方文化巧妙融合,並融入了編導和舞者自身對于世界的思考,可謂別出心裁的匠心之作。目前,《一刻》已經分別于北京保利劇院和上海美琪大劇院結束了本年度的演出。

  關于 《一刻》 EVERY MOMENT

  生命中的每一刻都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或閃耀,或沉寂,或掙扎,或釋放。沒有什麼比舞動的身體更能表現生命的脈動了。剎那即永恒,一刻換一生。

  演出包含了三位國內外當代舞編導名家的全球首演作品,結合了當代舞、舞臺裝置藝術等多種手段,以舞蹈劇場藝術的方式傳遞對生命的感悟。演出領銜為青年舞蹈家華宵一,因此這也是從女性視角去詮釋生命的演出。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