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面對自然的愛與怨、喜與憂

時間:2017年11月2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文/圖 馮凱文

精心培育

路在燦爛掩映中

獨立金秋

山那邊是春天
  生態環境的保護與建設,已經成為全球關注的重要課題。人類從原始的自然森林走進鋼筋水泥的建築森林,生態環境在迅猛地變化著。物質建設使生態環境不斷惡化,治理能力遠遠趕不上破壞速度,生態問題逐漸擴大。照此下去,人類將會斷送自己的生存基礎。幾十年親歷祖國山河,從北疆漠河到南沙群島,從東海之濱到西藏高原,面對自然變遷,心中有愛、有怨、有驚喜、有擔憂。眼望周邊水源逐漸枯竭污染,森林草原不斷退化,空氣霧霾頻頻襲來,土壤資源被多種化學元素浸入,而僅僅剩余的那一點點原生態的資源也在飛速銳減,許許多多的自然蛻變曾不止一次地令我震撼。從1968年我拿起相機的那一天起,就不由自主地關注著自然生態環境。走進沙漠,走進森林,走進濕地,走上高原,從愛自然到追尋原生態的自然,我逐步産生了一個強烈的信念:“救救森林,救救自然,救救人類自己吧!”
  《穿越原始空間》攝影主題,牽動我奔波了22年。20次西藏之旅,3次露營走進新疆白湖,6次穿越巴丹吉林沙漠,青海三江源頭4600米的高山上留下我4次踏尋的足跡。近年來,又走進南沙群島,走進南極、北極,不久前又剛剛向俄羅斯堪察加半島的火山與棕熊送去了中國攝影家的問候。生活的磨礪,熔煉了藝術之心。一次次生態環境的逆行,融入終生無悔的探尋。突遇心臟發病,零下48度汽車拋錨在杳無人煙的冰雪之中、高原極度缺氧掙扎在生死線上、野營密林溪邊多次與野生動物擦肩、汽車油料耗盡迷失在沙漠的死亡之谷……幾乎每次險情都差點讓自己性命不保。但天道酬勤,那難以逾越的艱辛,卻給了我攝影的驚喜回報。
(編輯:賈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