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做好“音樂使者” 講好“中國故事”

時間:2017年11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常 佳

做好“音樂使者” 講好“中國故事” 

——中國歌劇舞劇院交響樂團《絲路交響》評介 

  中國故事、中國風格、中國氣派,是當今中國的時代主題之一。相應的,如何真正地講好中國故事,體現中國風格,展現中國氣派,成為當前中國文藝界的首要問題。

  近期,中國歌劇舞劇院交響樂團排演並同期錄制的《絲路交響》,令人耳目一新。該音樂會緊扣時代脈搏,以“絲路交響”切入當代主題,以“中國經典音樂作品”獻禮“一帶一路”,曲目豐富,形式多元。呈現的作品包括:管弦樂作品《第一交響序曲》(關峽曲)、《中國民歌三首》(《炎黃風情》選曲,鮑元愷曲)、《火把節》(《雲南音詩》之一,王西麟曲)、《茉莉花》(李文平改編/作曲)、《哈尼印象》(交響組曲,邵恩曲);民族器樂作品(帶管弦樂)作品《長城隨想曲》(二胡協奏曲,劉文金曲)、《百鳥朝鳳》(嗩吶曲,任同祥改編/作曲)、《思泉》(竹笛協奏曲,王雲飛曲)、《良宵》(二胡曲,劉天華曲)、《樓蘭姑娘》(琵琶曲,劉錫津曲)。

  從曲目設計看,其對時間、地域、民族、形式、題材等多方面做了整體考慮並盡可能兼顧,力求充分突出“中國”“經典”的主題。所選作品,既有脫胎于傳統的經典樂曲,又有勇于探索的現當代原創;既有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民族器樂代表作,又有具鮮明民族、地域印記的交響鴻篇。無論哪一類作品,都飽含濃鬱的“中國風格”。

  從呈現形式看,《絲路交響》以交響樂團作為“底色”的音樂景觀,旨在烘托一幅中國音樂的“多彩畫卷”。無論是二胡、嗩吶、琵琶、竹笛等中國樂器的輪番上演,還是《茉莉花》《太陽出來喜洋洋》等中國民歌的器樂化表達,再到根植于傳統音樂繼而生發出的具有中國品質的交響樂呈現,皆彰顯“中國氣派”。

  中國的交響樂團如何通過作品講好中國故事呢?首先,要樹立立足中國文化、心係中華民族、體現中國精神的意識。其次,要努力跳出“交響樂是舶來品”這種認識所導致思維局限,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尋找突破口與契合點,形成自己的特色,更好地服務于當代中國的文化建設。這是交響樂團必須認真對待的重要問題,而《絲路交響》在這方面做了一次很好的探索與嘗試。

  好的策劃設計是通向音樂會成功的第一步。2016年9月,為獻力“一帶一路”文化建設,慶祝中國、希臘確定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10周年,中國歌劇舞劇院交響樂團赴希臘演出,好評不斷,反響熱烈。載譽歸來後,該團總結經驗,乘勢而為,精心籌備,對音樂會進行全面升級與再次打磨,于2017年夏秋之際,重磅推出年度大作——“絲路交響”音樂會並進行同期錄制。

  而如何實施落實則尤為關鍵。《絲路交響》發揮中國歌劇舞劇院兼有歌(劇團)、舞(劇團)、民(族管弦樂團)、交(響樂團)的優勢,充分整合資源,形成了一個“中西合璧”“強強聯手”的陣容。多形式、大體量的曲目設置,其駕馭難度並不亞于傳統意義上的古典交響音樂會,它不僅考驗一個交響樂團的技術能力與心理耐力,更考驗樂團的藝術水準與職業操守。通過《絲路交響》,可以感受到中國歌劇舞劇院交響樂團的踏實沉穩與銳意進取。樂團勇于擔當音樂使者,用經典作品傳播“中國夢”的時代精神,用交響音樂深情講述中國故事,踐行著中國文藝工作者的神聖使命。在倡導多元、對話、交流、共贏的當代,藝術院團想要開創一條既符合時代精神又獨居自身風格的道路,不僅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持,更需要腳踏實地的實幹、自我突破的勇氣,以及懂得向前人、向同行、向市場等各方面潛心學習的智慧。做好音樂使者,講好中國故事——是包括中國歌劇舞劇院交響樂團在內的各國家院團、音樂機構、音樂工作者,在未來要不斷探索、努力達成的目標。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