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一次公正、公平的評審

時間:2017年11月15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黃俊儉

一次公正、公平的評審

——以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書法篆刻評審為例

  10月30日至11月3日,備受書壇矚目的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在浙江紹興進行了為期5天的評審,最終從1148名投稿者中評出銀獎7名(其中,書法篆刻組5名、理論組2名)、銅獎7名(其中,書法篆刻組6名、理論組1名),金獎空缺。作為觀察員,筆者全程參與了整個評選過程。筆者認為,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的評審堅持了以根植傳統、鼓勵創新、藝文兼備、多樣包容為宗旨的評審原則,認真貫徹落實了中央關于文藝評獎的重要標尺,堅持人書合一、藝文兼備的綜合考量標準,堅持在深入傳統基礎上的創造性轉化與發展。

  首先,此次評審制定了嚴謹、科學的評審制度

  一次成功的、令人信服的展覽評審,不僅要有嚴謹、科學的評審制度,還要認真、嚴格地貫徹執行。此次蘭亭獎的評審,中國書協的領導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評審委員會、監審委員會、審議委員會、觀察員、工作人員能夠嚴以律己,從而保證了此次評審的公正、公平。評審結果客觀、真實地反映了當前書壇的現狀。

  不妨先將鏡頭回放,重溫一下這次評審的過程。

  10月30日,是評審的第一天。上午,由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洪武組織召開了評審會議,通過了評審規則等事項,並集體審看全部投稿作品,為初評作準備。下午,開始初評,初評的3404件作品全部被懸挂起來,由17位評委對作品打票。本輪評審以投稿作品的創作水平作為唯一的評選要素,17位評委經過兩輪投票,最終評出311人(每人3件作品)的作品進入復評。10月31日下午進入復評階段,最終評出150人的作品進入下一輪。11月1日上午進入終評階段,評委審看參評者的參評作品及相關材料,全面了解參評者的藝術業績。此輪評出80人的作品進入下一輪評審。下午,由評委、監委、審委對這80人的作品進行文字審讀,看其作品中是否存在有錯字、別字、漏字等問題。11月2日上午,從80人的作品中評出57人的入選作品,下午評獎。11月3日上午,對獲獎作品進行審議。

  評審結果出來之後,有人説,這批評委評出的作品,如果換成另一批評委來評,可能又是另外一個結果。筆者認為,這是對此次評審工作的一種誤讀。此次蘭亭獎在評審時,首先由工作人員將3404件作品全部懸挂起來,以便于評委仔細甄別打票。其次,此次評審有17位評委,能夠保證不應個別評委因審美的不同而影響對作品的評判。況且這17位評委都是有著豐富評審經驗的專家。當然,不可否認的是,藝術評審不同于體育競技的裁判,是一種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審美評判活動,無法排除評委個人獨有的審美情感,但評審制度將這種情感在打分階段給屏蔽掉了。例如,在打分環節,要去掉一個最高分和一個最低分的。剩下的15位評委的分數再取平均值。這樣,就最大限度的保證了公正、公平,不因個別評委的偏好,或者審美上的差異,而影響最終的結果。在蘭亭獎評審結束後的總結會上,有個別評委認為自己看好的作品,最後給評掉了。筆者認為,這恰恰説明了此次評審制度設計的高明之處,不會因為個別評委審美眼光的不同,或者其他因素而影響到評審,最終的評審結果是全體評委意志的反映。至于説金獎的空缺,並不是故弄玄虛,而是因為沒有一個投稿者的分數達到90分(90分以上才能評金獎),且金獎空缺也是對當下創作作了一個實事求是的判斷。

  其次,堅持根植傳統、鼓勵創新、藝文兼備、多樣包容為宗旨的評審原則

  此次蘭亭獎評審結束回來之後,周圍的許多人問筆者,評委面對那麼多的作品,怎樣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將好的作品挑選出來?對一件作品,評判的標準又是什麼?

  其實,簡單地講,歷代傳承下來的經典作品就是評審的標準。這些傳統經典,經歷了幾千年來大浪淘沙的汰洗,經歷了時代的變遷和賡續,依然能夠煥發出藝術的活力,成為一代又一代人學習書法的范本,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因此,判定一件作品的優劣,不是某一個人説了算,而是傳統經典説了算。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評審宗旨的第一條就是根植傳統,向書壇傳遞了非常清晰的審美導向。

  長期以來,各種藝術思潮或現象此起彼伏,曾經使書壇陷入了混亂的局面,每一種思潮或現象都想做隨風的“舞者”,做引領時尚的“領袖”。例如,有的人打著傳統的旗號,卻套用西方的藝術觀念,將書法歸結為視覺藝術,大講形式構成,甚至扛起毛筆到國外去“亂書”;有的人嘴上大講儒釋道,卻在裸體女性身上書寫《心經》,嚴重褻瀆中國的傳統文化;還有的人,大肆倡導“某某書風”,利用一孔之見,利用手中的權力,向投稿者強力推銷自己的觀點;有的書家到處辦“某展覽衝刺班”,在大肆斂財的同時,給學員造成嚴重的誤導,以至于許多人模倣這些人的書法去投稿,以期金榜題名。一時間,書壇亂象叢生,戾氣嚴重,廣大書法家和書法愛好者對此深惡痛絕。

  所有這些,不僅敗壞了書法家在廣大人民群眾中的聲譽,也嚴重損害了中國書協的形象。有鑒于此,在中國書協主席蘇士澍,中國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陳洪武等新一屆領導班子帶領下,以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中國文聯第十次文代會上的講話為指導,堅持“二為”方向和“雙百”方針,大膽改革,銳意進取,敢于向書壇的不良現象亮劍,力挽狂瀾,使書壇的風氣得到了有效的凈化。這一變化通過此次蘭亭獎的投稿作品就可以看出端倪。絕大多數投稿者的作品,都是以傳統築基,在此基礎上顯現作者的書法個性,使得此次展覽風格多樣,異彩紛呈。過去的那種一邊倒的“二王風”“何紹基風”“趙之謙風”等,不見了蹤影,拼貼作品也大為減少。現在,書法家能夠靜下心來,從個人的審美出發,專心搞創作,再也不用為展覽以外的因素而苦惱了。

  “鼓勵創新”也是此次蘭亭獎的評審宗旨之一。眾所周知,創新是人類社會發展和進步的永恒主題,創新是進步的靈魂,也是國家興旺發達的持久動力。藝術的創新思維常會給人們帶來嶄新的思考、嶄新的觀點和意想不到的結果,從而使藝術創作呈現出多元化的創新局面。書法歷來講究傳承。書法藝術上的創新是指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作出符合當代人的審美,有自己鮮明的藝術風格,為大眾所接受的書法作品。沒有對傳統經典的深刻理解與繼承,創新就成了無本之木、無源之水。在此次蘭亭獎的投稿者中,有一些投稿作品也想在審美上進行一些變化,但限于知識水平、審美能力等的不足,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古代的一些大家,他們在承的時候會轉化,把傳統好的東西,轉化變成當下他個人的一種符號。筆者讀中國書法史的時候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例如,同樣學晉人,唐人、宋人、元人、明人、清人結果都不一樣,原因就在于那些大家在學習過程中轉化出來了,他們把自己的性情,自己對前人經典的解讀,通過自己獨特的一些心得轉化成傳統過程當中的一個個環,後人再去看它的時候,他們的作品也變成了經典。例如,清代的書家,像何紹基、伊秉綬、翁同龢學習顏真卿書法,但結果是不一樣的,他們把顏真卿寫的各有風採。所以,同樣學一件東西,轉化很重要。當然,這種轉化是在承的基礎上進行的。如果承的基礎還沒有打牢固,就想求新、求變,急于求成,就很容易陷入盲目創新的泥潭。當筆者此次看到一些已嶄露頭角的書家,因追求所謂的個性風格而過早結殼不免感嘆惋惜!

  在此次蘭亭獎的評審中,也發現一些問題,尤其是投稿者的文化缺失現象比較嚴重。許多作品的錯字、別字、漏字,甚至自己造字的情況比比皆是,有的甚至到了慘不忍睹的地步,一些原本藝術水平比較高的作者由于寫錯字、別字,或漏字而遭淘汰。

  眾所周知,書法是中國漢字書寫的一種獨特的藝術,是歷代傳繼下來的一門古老而精湛的學問,是中華民族精神與文明氣質的象徵。蘭亭獎作為中國書法最高獎,講究的是藝文兼備,一件錯字連篇的作品,怎麼能令人信服呢?又怎樣可能獲獎呢?學習書法,技法當然重要,是必須要加以錘煉的,但技法後面更重要的是中國人的文心。一個書法家,首先應該是一個文化人。書法強調個人的修養,包括文化修養、審美情操等。我們不能簡單的理解會寫幾首詩,滿足一下自己的小情調,就是一個文化人了。近年來,中國書協為了引導廣大書法家和書法愛好者重視文化修為,已經連續舉辦了幾期“國學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當然,短期的“國學班”的學習,不可能使學員的文化水平有明顯的提升,但卻能夠起到引領作用、導向作用,使大家認識到,作為一個書法家,敲鑼打鼓並不能使自己的藝術水平提高多少。只有具有淵博的知識,才能在藝術上走得更遠。書法家不提高文化修養,作品的情懷和境界就上不來。

  通過對此次蘭亭獎評審全過程的觀察,筆者感到,此次蘭亭獎的成功評審,凝聚著中國文聯和中國書協領導、評審委員會委員、監審委員會委員、審議委員會委員、工作人員的辛勤勞動和汗水,他們用完善的制度和公信力,向書壇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