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蘭亭獎金獎空缺的“金獎”意義

時間:2017年11月1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瑞田
0

蘭亭獎金獎空缺的“金獎”意義

——也談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的評選結果

  11月3日,一個普通的日子,太陽照常升起,河水波瀾不驚,在浙江紹興,中國書協公示了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的評選結果,70位作者入選,其中,5名書法篆刻作者和2名理論作者榮獲銀獎,6名書法篆刻作者和1名理論作者榮獲銅獎。備受關注、極具新聞價值的金獎史無前例地空缺。
  作為本次蘭亭獎的學術媒體觀察員,筆者本能地意識到,金獎空缺會是短時期書法輿情的焦點。一個有歷史承傳的書法藝術評選活動,一個有豐富評選經驗支撐的評選機制,尤其對初評、復評、終評等評獎環節都設置了嚴密細致的程序與規則,其中包括對評委的約束,對評選過程的監督,戮力追求公平、公正的評選運行方式,也需要公眾的廣泛監督,了解評選者是否對中國書法事業真誠熱愛,是否對每一位投稿者表現出負責的態度。
  沒有金獎的蘭亭獎,成為一個深富時代背景的熱門話題,極為正常。應該説,圍繞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的評選,中國書協結合歷屆評選經驗,進一步完善、夯實了評選的整體結構,修訂了《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評審辦法》《評審行為守則》《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評審流程》,對評審委員、審議委員、監審委員、學術媒體觀察員的組成進行了細致的考核,並賦予不同的權限,為評選的公開、公正做出了嚴謹、合理的制度安排。
  一個書法作品的公開徵集和評選活動,評選機制面面俱到,評委、審委、監委、學術媒體觀察員嚴陣以待,有沒有興師動眾之嫌?當然沒有。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評選是中國書法界的大事,也是中國文化藝術界的大事,在老中青書法家的心目中,“蘭亭獎”的評選是國家級行為,是國家文化繁榮的象徵,因此摩拳擦掌,寄予厚望,以嚴謹的創作態度,寫出一幅幅力作投稿參與,表現出書法家對中國書法事業的赤膽忠心。不能辜負每一位書法家的信任,是中國書協對每一位參與評選的專家和學者提出的要求,努力保證評選結果符合全體書法家的意願。為實現這個目標,採取一切措施杜絕腐敗事情發生,讓評選在陽光下運行。同時,尊重每一位評委的藝術趣味和判斷自由,不幹涉、不打招呼、不傾向書體和書風,讓當代書法的創作成績在評委們理性認知與個性選擇中産生合乎藝術規律的結果。
  按照《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評審辦法》的要求,金獎、銀獎、銅獎有著各自的標準。根據評委們的投票,入選作品沒有進入獲得金獎的分值,這個結果符合此次投稿作品的實際。是否評選出金獎,是書法界的大事。為慎重起見,評審委員會和審議委員會依據各自的職能進行了坦誠而認真的討論,最終研判,金獎空缺符合當前書法發展的現狀。
  任何藝術獎項的評選,都存在審美評判上的差異,評選的結果也會面對不同的聲音。這是自然的,也是合理的。第六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的金獎空缺,其積極意義深遠。組織上設立評委會,並賦予評委裁判的權利,只要評委們遵循“評審辦法”“評審守則”“評審規則和程序”,就是“法定”行為。對他們集體意識下的審美選擇,需要尊重與理解。另外,評委的態度是對當代書法創作宏觀認識和微觀判斷的結果,既然他們舍不得投下手中的高分值票,就存在審美判斷上的理由。
  筆者在現場也幾度追索與思考,當代書法創作的確還有較大提升和發展的空間,眼下的作品還沒有達到金獎作品的高度。近年來,書法界同其他藝術門類一樣,積極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沉下心來,回歸本體,戒除浮躁,較之以往有了明顯的發展,但遠未達到人們的期待。超越之心是我們不竭的創作動力,我們不能滿足現有的成績,要大膽反思自己,才能超越自己。評委們的“保守”,更是對創作的期許,對書法家提出了新的要求。這次金獎空缺更要求當代書法家居安思危,更新固化的創作思維,提高文化素質,接續傳統、扎根生活,讓藝術激情生機勃發,創作出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所要求的“要繁榮文藝創作,堅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相統一,加強現實題材創作,不斷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5天的評選,緊張、和諧,高效、有序。從中國書協領導、工作人員,到評委、審委、監委、學術媒體觀察員,本著對中國書法事業高度負責的態度,都使出渾身解數投身到評選工作之中,筆者受益頗多,對以後的評審工作也有一些思考。
  首先,評委結構需要適當調和。評委們基本是當代活躍的書法家,他們了解當代書法家的狀態和當代書法創作的趨勢,是書法評選的最佳人選。然而,書法家對當代書法的“過度熟知”,再加上一些人知識單一,觀念較為陳舊,自然會影響對創新作品或“出格”作品的判斷。因此建議當代書法評選,應該在有創作實踐的理論家、專業報刊編輯、批評家、收藏家中遴選評委,讓不同思維介入當代書法評選,共同推動當代書法事業的發展。
  其次,建立一支審讀專家組。從本次入選的作品來看,錯字、丟字作品的取舍依然困擾著評委,從某種角度上説,這固然是某些評委持有“有錯字的書法作品沒有錯”的觀念使然,但錯字連篇的書法作品終究不是高水平的書法作品。建立審讀專家組,賦予專家組成員一票否決權,對有重大字詞缺陷和所書文辭思想內涵低下的書法作品説不,盡快厘清“有錯字的書法作品還是好作品”的怪論。書法藝術是綜合藝術,書法審美過程,是由文學、書法、篆刻、情感等共同完成,僅僅強調書法的“寫字”功能,是文化短視。這是中國書法事業發展的當務之急,也需要引起廣泛重視。
  沒有金獎的蘭亭獎,卻有“金獎”一樣的意義,讓我們振奮,更讓我們沉思。距離下一屆蘭亭獎還有三年的時間,也就是一千多天,我們應該以什麼樣的態度潛心學習、扎實創作,讓下一屆蘭亭獎是有金獎的蘭亭獎呢?這是問題,這是機遇,這是挑戰。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