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堅定文化自信 繁榮歌劇創作

時間:2017年11月1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祖皆

 

 復排版民族歌劇《白毛女》劇照

  ◎ 創新是藝術的生命,沒有創新就沒有發展和提高;豈不知,文化是離不開土壤的,文化離不開它的受眾,要為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務,就得在本土化的過程中,讓外來的藝術形式接中國的地氣,服中國的水土。

  ◎ 要繁榮歌劇創作,必須堅守中華文化立場,以我為主,兼收並蓄。除了要借鑒外國經典歌劇的創作手法和經驗,掌握它的技術技巧之外,還要學習並精通中國戲曲,“用歌舞講故事”和“假定性”的表演手段,“虛擬化”的表現手法,也要熟悉中國的民族民間音樂,研究中國的腔詞關係,了解前輩們經過努力探索而建立的中國歌劇傳統。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回想起他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對廣大文藝工作者提出的四點殷切希望,其中第一點也是要堅定文化自信,用文藝振奮民族精神。可見,堅定文化自信是一個多麼迫切、多麼重要的問題。我在總政歌劇團擔任副團長、團長和藝術指導工作多年,既組織歌劇劇目生産又從事歌劇音樂創作,所以對歌劇界的情況還是比較熟悉和了解的。實事求是地説,缺乏文化自信的問題在現今中國歌劇界也相當突出。不尊重民族文化傳統,不顧及群眾審美習慣,只滿足于小圈子的孤芳自賞,不按照中國語言的四聲規律照搬照抄西洋宣敘調寫法,“食洋不化”的現象還相當嚴重。

  我們正處在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時代,世界各種思想文化相互激蕩,文化與經濟和政治相互交融、相互滲透,就像《人民日報》發表過的一篇文藝評論文章中説的:伴隨著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世界文化交融的步伐正在加快。然而,由于族群、傳統、社會結構和意識形態的諸多差異,國家族群間文化交融的狀況極不均衡。發展中國家迫切希望公平參與全球文化交流進程,在世界舞臺上發出自己的聲音,但急切心願的背後,也特別易于出現不顧客觀實際,渴望強國認可且以他人標準為準則的文化焦慮症候……這是弱者自卑心理的反射,也是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現。比如前些年,不管何等人士,也不管何種唱法,大家不惜重金拼命要擠進維也納金色大廳舉辦個人音樂會,以此作為“走向世界”的標志,以此作為衡量“藝術水平”的標準;再比如,有的作曲家公開聲稱:我就是要寫一部像西洋正歌劇一樣的歌劇。把“像”作為自己的藝術追求,豈不知,你模倣得再像也是別人的東西,而且是別人過去的東西。創新是藝術的生命,沒有創新就沒有發展和提高;豈不知,文化是離不開土壤的,文化離不開它的受眾,要為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務,就得在本土化的過程中,讓外來的藝術形式接中國的地氣,服中國的水土。這是在老一輩歌劇工作者中已經解決了的理論和實踐問題,難道我們還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再走一遍嗎?作為有著五千年悠久歷史和文化傳統的文明古國,我們應該保持文化定力,堅定文化自信。

  早些時候,我曾經在國家大劇院看過兩遍朝鮮民族歌劇《紅樓夢》,他們是以上海越劇院的《紅樓夢》為藍本創編的,服飾、布景、道具、臺步、身段、手勢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制造”,真切而感人。後來他們又創編了《梁山伯與祝英臺》,這些都是我們的文化品牌,別人都在借鑒創新,難道我們不應該更用心地建設自己的民族文化品牌嗎?法國前總統密特朗有一句名言可為警示:一個失去自己文化特色的民族,最終會淪為被奴役的民族。只要能在保持自己民族文化特色的基礎上,推動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相信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藝術不僅能走向大眾,也能走向世界,不斷鑄就新的輝煌。

  歌劇藝術是一門最為復雜的舞臺綜合藝術,有人把它喻為人類藝術皇冠上的明珠。它融音樂、戲劇、文學、舞蹈、舞臺美術等為一體,是衡量一個國家舞臺藝術創作、表演總體水平的重要標志之一。作為外來的藝術形式,它誕生于意大利,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而歌劇隨著五四新文化運動傳入中國還不足百年。在本土化的過程中,老一輩歌劇藝術工作者成功地把西洋歌劇的藝術經驗和藝術手段與秧歌劇、戲曲、曲藝、民歌的民族傳統和民族風格結合起來,開辟了中國特色的歌劇發展道路,也創造了民族歌劇的輝煌,涌現出以《白毛女》《小二黑結婚》《洪湖赤衛隊》《江姐》為代表的一大批優秀的民族歌劇經典之作,唱段家喻戶曉,影響遍及全國。

  2015年,為了紀念歌劇《白毛女》在延安首演70周年,文化部組織復排了該劇,並制作了3D舞臺藝術片,還組織了舞臺劇在全國的巡演,巡演所到之處都受到廣大觀眾的熱烈歡迎,真是一票難求,盛況空前。最近,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小戲骨》欄目創新傳承,讓6歲到12歲的“零零後”小演員來演經典、學經典,相繼用實景拍攝的民族歌劇《洪湖赤衛隊》《劉三姐》《白毛女》為藍本,一經播出,反響強烈,收視率居高不下,這充分證明了經典民族歌劇的強大生命力。這些經典民族歌劇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藝術魅力,並深受中國觀眾的喜愛呢?我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它們都具有非常強烈的時代特徵,非常鮮明的民族特色,非常優良的革命傳統和非常廣泛的群眾基礎。

  新時期以來,歌劇創作呈現出多元發展的良好態勢,真有“井噴”之勢,越來越多的創作人員和歌唱演員都積極地投身到歌劇的創作、演出中來,這是前所未有的好事、喜事。但是,作為多元發展中的重要一員,民族歌劇的創作演出還沒有引起大家的足夠重視,也不夠活躍,明顯失衡。在我們團繼《黨的女兒》之後又推出民族歌劇《野火春風鬥古城》時,音樂學家、評論家居其宏看完演出後曾發表感言:像以前《白毛女》《江姐》《洪湖赤衛隊》這樣的民族歌劇,如今在新世紀幾乎是一脈單傳,而總政歌劇團把它繼承和發展了。人家雖然是褒獎我們一脈單傳,但是也有點悲涼。有的報紙甚至刊登了“中國歌劇一路向西”的文章,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但是缺乏文化定力、缺乏文化自信,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藝術是為人民的,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歌劇是為人民的,必須糾正脫離群眾、脫離時代的不良傾向。為此,文化部已正式啟動了“中國民族歌劇傳承發展工程”,旨在改變這一現狀。我們只有在繼承優良傳統、接受人類文明精華的基礎上創作出富有時代特徵、民族氣魄的歌劇文化,才是我們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講好中國故事,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形象的基礎,才是我們積極參與世界文化交流,努力開拓國際文化市場,不斷推動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保障。我認為,要繁榮歌劇創作,必須堅守中華文化立場,以我為主,兼收並蓄。除了要借鑒外國經典歌劇的創作手法和經驗,掌握它的技術技巧之外,還要學習並精通中國戲曲,“用歌舞講故事”和“假定性”的表演手段,“虛擬化”的表現手法,也要熟悉中國的民族民間音樂,研究中國的腔詞關係,了解前輩們經過努力探索而建立的中國歌劇傳統。我們要認清中國歌劇的現實依存關係,堅信努力解決好繼承、融合、創新這三個課題後,民族歌劇一定會煥發青春,綻放出新時代的光芒。

  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我們要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習近平總書記還講到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我看過一本文藝專著,書中提醒我們要重新恢復文化自尊和自信,不能喪失用自己的文化藝術價值標準去評判事物的能力;藝術本具有文化的屬性,時代精神與民族精神兩者應相均衡,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要維護文化的多樣性和多元性,守護住自己的精神家園。我作為一名軍旅作曲家,退休不退崗,一定要以習近平總書記十九大報告精神為新的動力,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當下,努力爭取為人民、為時代、為軍隊、為國家寫出更好、更多的藝術精品;努力爭取為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作者為著名作曲家、原總政歌劇團團長)

(編輯:陶麗君)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