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永恒的傳奇——記中國著名流行音樂家陳小奇

時間:2017年10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謝友義

  陳小奇從1983年開始創作流行歌曲,有兩千余首作品問世,約200首作品分別獲得中國音樂“金鐘獎”、中國電視“金鷹獎”、“中國十大金曲”等各類獎項。代表作品有《濤聲依舊》《大哥你好嗎》《九九女兒紅》《我不想説》《高原紅》《為我們的今天喝彩》《跨越巔峰》《擁抱明天》《大浪淘沙》《灞橋柳》《煙花三月》及中國第一首企業歌曲——太陽神企業形象歌曲《當太陽升起的時候》等。

陳小奇的流行音樂不是引領潮流,而是徵服人心

二○一三年首屆中國歌詞創作大師研修班上陳小奇作為導師在授課

  引子

  “我不想説 我很親切

  我不想説 我很純潔

  可是我不能拒絕心中的感覺

  看看可愛的天摸摸真實的臉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1991年初夏,電視劇《外來妹》主題歌《我不想説》甫一出現,便引起轟動,在全國各地大街小巷流行傳唱。《外來妹》歌詞淒美,旋律動聽,被譽為中國當代不可多得的歌曲經典。

  這首詞寫出了一個時代打工仔、打工妹的心聲,它以震撼人心的力量,風靡大江南北,讓中國人,乃至世界華人都記住了一個名字:陳小奇。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流行音樂是一個引領潮流、代表時尚的文化風向標。作為青春文化思想的先行者,陳小奇思想解放,目光敏銳,深入生活現場,站立在時代的高峰,用理解和關懷的目光,叩問著年輕一代人的沉思與迷茫。他的歌詞貼近生活,直入人的靈魂深處,引起真誠的共鳴。隨著打工潮涌入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東,數以百萬計的外來打工者吟唱著這些發源于廣東的流行歌曲,傾訴著背井離鄉的無奈和苦痛,卻又充滿了對未來生活的向往與執著。

  陳小奇借用流行音樂的力量,抒發了打工族的共同情懷,時至今日,這些流行音樂成為了打工族的集體記憶,永遠留存在心靈深處。而陳小奇,也因此成為雅俗共賞的傳奇人物,堪稱中國流行音樂的教父。

  廣東流行音樂的引領者

  2017年7月2日上午,天氣炎熱。

  早前與陳小奇老師在電話中約好,相約在他的工作室見面。

  廣州陳小奇音樂有限公司坐落在美麗而充滿動感的廣州珠江新城。之前我沒見過陳小奇,但熟悉他的音樂作品,也在電視上聽過他侃音樂。

  陳小奇是個很守時的人,他準時出現了。還是那個標志性的裝束:微胖的身材,滋潤的圓臉,留著稍長的頭發,特別是那雙睿智的眼睛,眼神堅定,給人印象深刻。也許是音樂的熏陶,他顯得很年輕,精神矍鑠,實在是看不出來他已經63歲了。

  公司不算大,全屋布滿了陳小奇從上世紀80年代到現在的作品和獲獎證書,還有各種歌碟、書籍等。特別顯眼的是他的那張半身照片,以及他自己的書法作品《濤聲依舊》。對了,這裏還有一塊牌子,上書: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會長:陳小奇。

  “我來自普寧,是1978年考上中山大學中文係的,1982年本科畢業,同年進入中國唱片總公司廣州分公司,歷任戲曲編輯、音樂編輯、藝術團團長、企劃部主任等職。1993年調任太平洋影音公司任總編輯、副總經理。1997年調任廣州電視臺音樂總監,同年底創立了自己的廣州陳小奇音樂有限公司。”陳小奇見我坐下,慢慢地和我聊起來。

  一聽我的老家是河源紫金的,陳小奇就用純正的客家話跟我聊開了。

  “您是客家人還是潮汕人啊?”陳小奇標準的客家話令我詫異,小奇老師不是普寧人嗎?普寧是講潮汕話的啊。

  “我出生在普寧,五歲之後在梅州生活,所以客家話、潮州話都會講。紫金的徐東蔚是個人才,我的好朋友啊,可惜了。”陳小奇説的是紫金籍著名作曲家徐東蔚。他的代表作品《請到天涯海角來》在上世紀90年代廣為傳唱,現在每當乘坐飛機到海口美蘭國際機場,熟悉的旋律便在耳畔響起。可惜徐東蔚因車禍英年早逝了。説起老朋友,陳小奇挺傷感的。

  眼前這位昔日中山大學中文係的才子,寥寥數語就凸顯了他的文學功底與才氣。他的歌詞以貼近生活、真誠而抒情、朝氣蓬勃而著稱,可以説每一首都廣受歡迎。有人説,陳小奇的流行音樂不是引領潮流,而是徵服人心。中國的流行音樂從廣州出發,風雲一時,又迅速地走向全國,陳小奇是領頭羊。

  很多人都認為陳小奇只是一個詞曲作家,其實他身上的標簽可多了。他還是音樂制作人及電視劇制片人,文學創作一級作家,書法家,音樂高級副編審,廣州陳小奇音樂有限公司總監。

  擔任的社會職務就更多了:

  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常務副主席、中國音樂文學學會副主席、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理事、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主席、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廣東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華南理工大學音樂學院客座教授等。

  激情與才情絕非偶然

  1978年10月,剛上中山大學的陳小奇參加軍訓結束,班上舉行聯歡晚會,同學們都得表演一個節目,陳小奇也不例外。到他上場了,他想了一下,因為沒準備,他只好撿來幾只啤酒瓶,來一個打擊樂表演。就這幾個啤酒瓶,在陳小奇充滿激情的敲打下,奏響了他心中醞釀已久的旋律。這勢不可當的動人旋律,猶如一道道噴泉,洶涌而來,頓時讓中大師生陶醉其中,在康樂園的上空久久回蕩……又有誰曾想到,這一夜,康樂園點燃了陳小奇的激情與夢想,那不經意的旋律,竟然會是日後一首首流行樂壇的傳世經典之作的源泉。

  其實,陳小奇的激情與才情絕非偶然。

  “我父親可以説是我音樂的啟蒙老師。”陳小奇的父親對潮劇和漢劇頗有研究,可以説是這兩個劇種的專家。陳小奇從小到大,耳濡目染,在父親的影響下,樂感根植于心,年少時父親的一唱一吟總讓他懷念,並且在他的內心鐫刻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陳小奇在中山大學就讀期間,就在省級雜志和報紙發表不少詩作,自然而然就成了著名青年詩人,這給他日後填詞作詞打下堅實的基礎,寫起歌曲來也就得心應手了。

  “其實我第一首作詞作品應該是《敦煌夢》,之前的都是填詞。”陳小奇老師喜歡抽煙,他不經意地點燃一根香煙,透過縹渺的煙霧,他又帶我走進那火紅的流行音樂年代。

  那些至今仍被傳唱的金曲,那些熟悉的旋律——《濤聲依舊》《大哥你好嗎》《九九女兒紅》《我不想説》等依次在耳畔響起,把我帶進了上世紀90年代初那股流行音樂的旋風之中。

  陳小奇音樂創作公司包裝過的歌手中,就包括毛寧、楊鈺瑩、李春波、甘萍、陳明、張萌萌、林萍、伊揚、光頭李進、廖百威、陳少華、山鷹組合、火風、容中爾甲等等,這些名字是華語流行音樂的代表性符號,是跨越時代的印記,他們記錄著社會和生活最真實的聲音,見證過青春的激情。

  有一種努力叫:從不認可到欣然接受

  上世紀80年代流行音樂的起步尤其艱難,以陳小奇為首的廣東流行音樂人,在流行音樂的啟蒙和推動過程中阻力重重。還記得在1990年的一次作品首發儀式上,一些國內知名的大牌詞曲作家對流行音樂極不認同。他們認為流行音樂俗氣,沒品位,曾在不同場合聯合聲討。陳小奇等人從不氣餒,堅持創作,漸漸獲得了很多音樂人的支持和鼓勵。

  特別是《我不想説》出來之後,一下子家喻戶曉,人人傳唱。最後這些大牌詞曲作家們,看到流行歌曲發展勢不可當,他們從不理解,到認可,最後是由衷地接受。

  廣東流行音樂就這樣開始風靡全國,內地各省市的人都以能講幾句粵語而自豪,能唱流行歌曲更顯得時髦。

  潛心創作並努力創新是陳小奇的不二法門。創作是尋找人們的共鳴與心聲,不是一種簡單的迎合。大量的走訪與摸索,使陳小奇的流行音樂之路越走越寬,音樂底蘊越來越厚實。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如《小芳》《濤聲依舊》《大哥你好嗎》從廣州開始流行,進而在全國流行,最後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人傳唱。

  “凡有井水處,皆能歌柳詞。”這是南宋葉夢得在《避暑錄話》中對北宋著名詞人柳永的評價。在群星璀璨的北宋詞壇上,柳永應是耀眼的明星之一。

  陳小奇當年的流行歌曲,就像北宋柳永的詞一樣,受到廣大市民的歡迎。只要提起流行音樂,人們就自然會説起陳小奇。

  中文流行歌曲發軔于港臺,並達到了高峰。內地的流行音樂從一開始多多少少受到港臺的影響,但在陳小奇等人的不懈努力下,中國內地特別是廣東的流行音樂,在上世紀90年代真正是大行其道,欣欣向榮。香港著名詞作家黃霑生前説過一句話:內地有陳小奇,不必到香港。陳小奇被媒體稱為真正的嶺南流行文化的旗手。

  無論人們稱陳小奇是“廣東樂壇領軍人”,還是“廣州流行音樂掌門人”,抑或是“流行音樂的創作奇才”,都不為過,他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當之無愧的中國流行音樂不可或缺的參與者與見證人。

  陳小奇從1983年開始創作流行歌曲,有兩千余首作品問世,約200首作品分別獲得中國音樂“金鐘獎”、中國電視“金鷹獎”、“中國十大金曲”等各類獎項。代表作品有《濤聲依舊》《大哥你好嗎》《九九女兒紅》《我不想説》《高原紅》《為我們的今天喝彩》《跨越巔峰》《擁抱明天》《大浪淘沙》《灞橋柳》《煙花三月》及中國第一首企業歌曲——太陽神企業形象歌曲《當太陽升起的時候》等。其中《濤聲依舊》自問世以來迅速風靡海內外,久唱不衰,成為內地流行歌曲的經典作品,並入選“中國原創歌壇20年50首金曲”;《跨越巔峰》《又見彩虹》及《矯健大中華》則分別被選用為首屆世界女子足球錦標賽會歌和第九屆全國運動會會歌及第八屆全國少數民族運動會會歌;《高原紅》《又見彩虹》獲中國音樂界最高獎項“金鐘獎”;原創專輯《阿咪啰啰》(容中爾甲演唱)獲中國金唱片獎最佳制作獎;音樂專輯《客家意象》獲中國金唱片獎評委會創作特別大獎。陳小奇詞曲作品,以典雅、空靈並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南派藝術風格獨步內地樂壇。

  1998年,由陳小奇制作的20集電視連續劇《姐妹》榮獲第十七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廣東省第六屆魯迅文藝獎。

  “特別感激廣大人民能接受新生事物,其實當時港澳臺的流行音樂的確有影響,我們廣東是沿海地區,肯定會走在前面的。”早已得到主流音樂界認可的陳小奇,在榮譽面前表現得如此坦然。

  “廣東現在的流行音樂處于什麼地位?”突然間我好奇地輕輕問了一聲。

  “還是領先地位。”沒想到陳小奇不假思索毫不客氣地朗聲大笑,這笑聲很自信,也很有底氣。和大多數人的感覺和趣味相同,在全國歌迷心中,流行音樂不是一個懷舊的話題,流行音樂是前衛的、先鋒的。廣東的流行音樂作品始終和時代一起前進,堅挺于中國流行音樂藝術的頂峰,成為中國當代音樂高質量的精神消費品種。

  流行音樂遭遇網絡歌曲而面臨的困境

  “不是説歌寫得好就一定會流行,其實與特定的時間、大環境等因素都有關係。時代在發展,網絡歌曲的出現對流行音樂多少有些衝擊。優秀歌曲需要網絡的推動,但網絡歌曲良莠不齊,音樂需要監管,需要把關,經典是需要不斷打磨,不斷推敲,反復修改的。”説起時下網絡歌曲的出現,嚴把質量關成為陳小奇最為關注的事。在他看來,網絡歌曲猶如快餐,滿足一時的快感,但缺少一種耐人尋味的精神養分,大部分網絡歌曲很難像流行音樂那樣能傳唱幾十年,個中原因就是文化的積淀不夠。

  “其實,網絡歌曲是代表著一種發展趨勢的,它的優勢是傳播更直接。只要監管到位、力求出精品的話,網絡歌曲還是可以走出去的。”

  人生只做一事又何妨?

  2017年5月22日下午,廣州文藝市民空間又奏響了由陳小奇作詞作曲的廣州文藝志願者主題歌《在一起》。

  “我感謝我的團隊,我們是團隊作戰。”

  在贏得陣陣掌聲與讚譽之余,這位享譽全國的流行音樂大家始終顯得那麼從容與低調。曲罷,他依次介紹道:編曲、錄音高翔,主唱劉春紅、韓煒、張揮、張夢弘。

  在陳小奇的眼裏,推出新人,扶持新人,是藝術家肩上的責任,也是他一貫的主張。

  廣東流行音樂創作始于1977年,到2017年轉眼間已40周年了。陳小奇也為流行音樂堅守了近40年。中國流行音樂在陳小奇這一批有良知有能力的藝術家的引領下,走過了40年的風風雨雨,為中國音樂史譜寫了一曲曲壯麗動聽的經典樂章。

  “2017年11月,擬在廣州的蘿崗搞一場大型的流行音樂年會,現在很多工作都在落實中……”陳小奇對筆者説。

  從1983年成功創作第一首歌曲《敦煌夢》,到2017年5月為廣州文藝志願者創作主題歌《在一起》,陳小奇筆耕不輟34年,一路堅守了34年,不容易啊!

  唐朝玄奘和尚一輩子只做一件事,就是取經,取得真經為傳播佛學作出了重大貢獻;而陳小奇,也在用畢生的精力做好流行音樂這件事!

  有意義的事,一輩子只做一件又何妨?!

   

  陳小奇獲獎作品

  (部分)

  ◆ 《擁抱明天》:1991年創作,第一屆世界女子足球錦標賽開幕式主題曲。獲“九十年代觀眾最喜愛的電視歌曲”作詞獎,獲中央電視臺第五屆全國青年歌手“五洲杯”電視大獎賽優秀歌曲評選一等獎,獲第一屆世界女子足球錦標賽會歌創作獎。

  ◆ 《濤聲依舊》:1993年發行。在上海舉辦的“中國原創歌壇20年金曲評選”中入選最後的30首金曲,在中央電視臺舉辦的“中國二十世紀經典歌曲評選”中入選最後的20首金曲,獲第一屆“群星耀東方”十大金曲獎、最佳作詞獎。

  ◆ 《我不想説》:1993年發行。獲全國十大影視歌曲最佳歌曲獎,獲“九十年代觀眾最喜愛的電視歌曲”作詞獎,獲“中國流行歌壇十年成就獎”。

  ◆ 《大哥你好嗎》:1994年發行。獲中國音樂電視大賽銅獎,獲中央電視臺第六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優秀歌曲評選一等獎。

  ◆ 《九九女兒紅》:1994年發行。獲中國音樂電視大賽銅獎。

  ◆ 《又見彩虹》:2001年創作。被選定為第九屆全國運動會會歌,獲第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

  ◆ 《高原紅》:2001年發行。獲第二屆中國音樂“金鐘獎”。

(編輯:阮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