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左宏元:不離中國味道,不止步于中國味道

時間:2017年10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 博

   ◎ 在左宏元迄今創作的兩千多首歌曲中,小調風格是最為明顯的個性標識,他的音樂中總是富含各種地方戲曲元素,以傳統的五聲音階為主,再搭配百轉千回的轉音和充沛的情感,顯得韻味十足。

  ◎ “作曲家要始終擁有一顆求新嘗鮮的心,每天保持好胃口,傳統戲曲也‘吃’,地方民謠小調也‘吃’,流行歌曲也‘吃’,等到真正創作的時候,素材自然不會少。”

  1992年,由趙雅芝、葉童、陳美琪主演的古裝神話劇《新白娘子傳奇》在中國臺灣首播,次年引進大陸,旋即掀起一股萬人空巷的追劇熱潮,一舉奪得1993年全國收視冠軍,至今仍是“70後”“80後”甚至“90後”的集體記憶。

  時隔25年之後,《新白娘子傳奇》中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故事,或許已在觀眾的腦海中日漸模糊,但那一首首朗朗上口的動人歌曲,卻余音未絕。在劇中,無論膾炙人口的《千年等一回》《渡情》,還是淒美感人的《前世今生》《天也不懂情》,抑或抑揚頓挫的《情仇愛恨》《情與法》,其實都出自一位作曲家之手。他就是曾經創作過《今天不回家》《千言萬語》《你怎麼説》《美酒加咖啡》《青青河邊草》《蝸牛與黃鸝鳥》《踏浪》等名曲,培養了鄧麗君、齊秦、鳳飛飛、高勝美、黃舒駿等一批著名歌手的臺灣著名作曲家左宏元。

  讓兒歌成為流行歌曲

  在日前于北京舉辦的左宏元攜學生周倩感恩作品音樂會上,記者採訪了87歲高齡的左宏元。這位華語樂壇泰鬥級的音樂制作人,祖籍湖北大冶,出生于安徽蕪湖,18歲時因戰亂離開家鄉,來到臺灣。“剛到臺灣的時候很慘,找不到落腳的地方,甚至要睡在豬圈,跟豬抱在一起取暖。”所幸天資聰穎的左宏元,很快就尋求到謀生的辦法,找到了一份拍攝紀錄片的工作。

  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從小就喜愛戲曲和音樂的左宏元考入了臺灣一所學校的音樂科,畢業後留校任教長達十余年。“當助教的時候,我閒來無事開始嘗試創作歌曲,因為是初出茅廬的新人,所以沒什麼機會寫流行歌曲,只能先寫一些兒童歌曲練手。”左宏元承認,當時自己是在以玩票的心態搞創作:“我怕學校老師知道自己不務正業,就起了個筆名叫‘古月’,兩個字合在一起是‘胡’,意思就是胡亂寫的歌曲。”不過,勤奮的左宏元還是堅持每周創作一首兒童歌曲,從《醜小鴨》《大公雞》到《太陽出來了》《蝸牛與黃鸝鳥》,一步一步打響了名聲。

  在為兒歌譜曲時,左宏元有意讓旋律更加流行化。“那時一般的流行歌曲,都是一句話連起來唱的,比如‘今天天氣好’,就不能唱成‘今’‘天’‘天氣好’,我想為什麼不能在兒歌裏嘗試改變一下,把歌唱成‘走’‘走’‘走走走’、‘呱’‘呱’‘呱呱呱’,這樣不是跟動物叫的節奏很配合嘛。所以《蝸牛與黃鸝鳥》裏才會唱成‘阿門’‘阿前’‘一棵’‘葡萄樹’,‘阿嫩’‘阿嫩’‘綠地’‘剛發芽’。”左宏元創作的一批兒童歌曲,很快就在臺灣小朋友中流行開來,甚至很多家長也會跟著哼唱,“這對我鼓勵很大,堅定了我進入音樂行業的決心。”

  與鄧麗君結下師徒情誼

  不久之後,著名歌手姚蘇蓉找到左宏元,希望他為自己量身創作全新的國語歌曲。“早期的臺灣國語歌大多是日本歌曲的旋律配上國語歌詞,我們一致認為臺灣國語歌要上一個臺階,必須得搞原創。”在這一信念的鼓舞下,左宏元融合東方與西方的元素,創作出了《今天不回家》《像霧又像花》《偷心的人》等新派國語歌曲。後來《今天不回家》成為第一首打入香港市場的臺灣國語歌,更是令左宏元名聲大振。

  1969年,“中國電視公司”推出了臺灣首部連續劇《晶晶》,為此劇創作主題歌的左宏元從眾多候選歌手中選中了剛滿16歲的鄧麗君,華語樂壇一代巨星自此冉冉升起。“那時她年齡很小,穿著短短的裙子,長相特別可愛,聲音也特別甜。”左宏元至今仍對第一次見到鄧麗君時的場景記憶猶新。在鄧麗君的演繹下,電視劇同名主題歌《晶晶》成為婦孺皆知的流行歌曲,左宏元與鄧麗君也從此結下了師徒情誼。“後來《彩雲飛》《海韻》《千言萬語》《美酒加咖啡》《你怎麼説》《我怎能離開你》《風從哪裏來》等歌曲,都是我專門寫給她的,她也用最完美的聲線和情感詮釋了這些作品。”左宏元説。

  上世紀70年代後,左宏元開始與臺灣著名作家瓊瑤合作,創作了一大批膾炙人口的影視歌曲,《我是一片雲》《月朦朧鳥朦朧》《一顆紅豆》《青青河邊草》《婉君》等便是其中的代表作。與此同時,作為老一輩作曲家的左宏元也沒有缺席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興起的臺灣民歌運動,銀霞《你那好冷的小手》、陳淑樺《娃娃的故事》、沈雁《踏浪》、齊秦《又見溜溜的她》等作品都由他作曲,堪稱清新脫俗的民歌佳作。

  “新黃梅調”風靡華人世界

  時間邁入上世紀90年代初,在臺灣電視公司的主導下,古裝神話劇《新白娘子傳奇》投拍,出身電影界的臺視節目部經理熊廷武,提出了制作《金玉良緣紅樓夢》式黃梅調電視劇的創作思路,他與負責《新白娘子傳奇》制作工作的臺視制作人曹景德商議,邀請趙雅芝、葉童兩位香港明星加盟,並力邀當時擔任華星唱片制作人的左宏元為劇集譜曲。

  對于戲曲藝術,左宏元有著説不盡的感情。童年時代,左宏元的家鄉蕪湖經常有從外面來的劇團,他跟隨父母看戲,學會了《法門寺》《蕭何月下追韓信》等劇目。抗日戰爭時期,左宏元每流落到一處,都會關注當地的地方戲曲,從黃梅戲、紹興戲到河南梆子、墜子,他聽個一兩遍就能哼唱出來。對于傳統戲曲的熟悉與熱愛,也成為左宏元日後創作流行歌曲的重要養分。在左宏元迄今創作的兩千多首歌曲中,小調風格是最為明顯的個性標識,他的音樂中總是富含各種地方戲曲元素,以傳統的五聲音階為主,再搭配百轉千回的轉音和充沛的情感,顯得韻味十足。

  算上片頭曲和片尾曲,左宏元共計為《新白娘子傳奇》創作了12首歌曲、103個唱段、100多段配樂。這些歌曲糅合了左宏元自創的“新黃梅調”、口語化的京劇唱腔和佛樂元素,配合故事情節的發展,極好地渲染了人物的內心情感。“作曲家要始終擁有一顆求新嘗鮮的心,每天保持‘好胃口’,傳統戲曲也‘吃’,地方民謠小調也‘吃’,流行歌曲也‘吃’,等到真正創作的時候,素材自然不會少。”左宏元如此總結自己的創作經驗。

  然而,在《新白娘子傳奇》中的“新黃梅調”風靡華人世界的同時,也有一些觀眾表示不能接受,覺得這種歌曲古典味盡失。“其實,‘新黃梅調’跟黃梅調幾乎沒有關聯。”熊廷武最初希望左宏元的創作更具黃梅調味道,但左宏元認為時代在改變,如果純粹移植黃梅調來譜曲,市場反應恐怕不會很好。“古典戲劇都可以現代化,戲曲為什麼不能現代化?”左宏元表示,“我希望的是創新,是為黃梅調賦予更多的新意。”

  談及創新,年近九旬的左宏元有著説不完的話。“聽眾都是隨著時代不斷進步的,你總是喂舊的東西給他們吃,他們是不會咽下去的。所以昨天的成功不代表明天的成功,所以我們要憧憬。”左宏元坦言,自己的創作不會離開中國味道,但不會止步于中國味道。“就像當年我寫的西洋味很濃的《今天不回家》,其實是從京劇的‘西皮導板’曲調轉化來的。中國有五千年的悠久文化,資源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就看你如何聰明地轉化、怎麼巧妙地將它融入當今這個時代的節奏中去。”

(編輯:陶麗君)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