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十九大代表小香玉:用最新、最好的方式推廣戲曲文化

時間:2017年10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陳思靜

用最新、最好的方式推廣戲曲文化

——訪十九大代表、北京綠谷小香玉藝術學校黨支部書記、校長小香玉

小香玉與孩子們

  “劉大哥講(啊)話理太偏,誰説女子享清閒,男子打仗在邊關,女子紡織在家園……”提到豫劇,人們自然而然會想起豫劇《花木蘭》選段《誰説女子不如男》的經典唱腔,這也是十九大代表,北京綠谷小香玉藝術學校黨支部書記、校長小香玉唱得最多的豫劇段落。“它比較有符號性,能代表中國戲曲的精神、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一方面能傳播正能量,一方面也是在激勵、鼓舞我自己。”小香玉説。她一直致力于借助《花木蘭》,讓更多的人喜歡或了解豫劇,以此傳承和弘揚民族傳統文化。

  小香玉原名陳百玲,出身梨園世家的她可以算是藝術世家第三代,爺爺陳憲章是劇作家,奶奶常香玉被譽為豫劇大師、愛國藝人,父母也從事戲劇相關工作,但豐富的家庭資源在小香玉的成長道路上並沒有給她太多助力:考上藝術學校,家裏不讓去念,“他們都知道這個行當裏有太多不容易,想讓孩子輕松一些”;1985年首次參加央視春晚以後,小香玉意識到自己缺乏很多戲曲以外的東西,想要到北京學習聲樂、音樂理論充實自己,家人也不支持。

  “家人越是制止,孩子越是願意去做”。被勸阻去藝術學校的第二年,小香玉又悄悄考上鄭州市戲曲學校,這一次家人沒有再阻攔。1980年,小香玉畢業分配到鄭州市豫劇團,開始主演《木蘭從軍》。1982年,17歲的小香玉因出演《花木蘭》一夜成名。“那會兒是戲曲很好的一個時代,觀眾願意看,市場火熱,出現了一批培養于上世紀70年代、成長于上世紀80年代的中青年藝術家,這得益于時代機遇。”

  性格開朗潑辣的小香玉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面對傳統戲曲面臨的挑戰,她致力于把現代元素巧妙地糅合到傳統豫劇中,使豫劇受到越來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輕人的青睞,並于2012年制作了首張豫劇專輯《相知香玉》,由此也引來的一些爭議,對此她很淡然。“幾十年前的戲曲環境、渠道和現在不一樣了,我希望通過我的創新,讓豫劇以各種形式在各種場所演出,不僅是戲劇舞臺,還可以是綜藝舞臺,不僅是在國內,還要走向國外,讓戲曲藝術生命力得以保存,並且更加旺盛。”小香玉説,“無論手段如何變,豫劇的原汁原味不會變。”

  除了通過時尚的形式演繹戲曲經典唱段,一直奔波于舞臺前線,秉承“演出為觀眾服務、為老百姓服務”的小香玉還意識到:中國強則少年強,戲曲強則青少年強。1994年,她義無反顧地自籌資金創辦了全國第一所全免費、專門招收孤兒和“山裏娃”的山西省小香玉希望藝術學校,並出任校長。“奶奶曾募捐義演為國家捐獻一臺飛機,我也希望能盡自己的力量做點事情,這是家風的傳承、榜樣的力量”。

  開車行駛幾萬公裏,到山西山裏跑招生的奔波,缺乏資金的苦惱……如今當被問到從演員轉變為校長過程中的困難,小香玉帶著她慣有的爽朗,不以為然地説:“哎呀,也不難。當你特別真誠、真心、真幹一件事的時候,這些困難就都不是太大的事兒,都能面對。當然肯定是有很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付出,但這也沒啥可以選擇的,因為你已經選擇了做藝術教育。 ”小香玉的堅持努力,讓學生從幾十人壯大到幾百人,2001年學校也從山西遷至北京。2010年,北京綠谷小香玉藝術學校成為一所以藝術教育為特色的九年一貫制義務教育學校。

  為了響應中央關于戲曲進校園的號召,小香玉帶領學校師生精心打造了一批戲曲校園文化精品劇目,以此挖掘戲曲文化承載的育人功能,傳播戲曲文化。最近,學校的學生們上演了一出兒童版大型豫劇《花木蘭》,通過這次舞臺實踐,小香玉希望將“講臺、舞臺、平臺”的教學模式結合起來。“在排這出戲的時候,孩子們能從中學到花木蘭的勇敢、善良、孝順父母的精神,在戲曲創排過程體會到吃苦耐勞、合作意識和奉獻精神,最終在舞臺上傳遞傳統文化精神。”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若幹政策》;2016年,教育部提出“大力推進高雅藝術、傳統戲曲進校園”。近幾年,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措施扶持傳統戲曲,小香玉深刻地感受到現在大家對傳統戲曲、傳統文化重要性的認識普遍提高了,關注度也高了。“前天學校的孩子們為星光大道錄制了一個3分鐘的《花木蘭》唱段匯編開場,明天央視11頻道要來錄學校的戲曲節目,後天要錄整出《花木蘭》。”小香玉高興地説,“現在社會很重視孩子的戲曲教育。”

  伴隨著媒體融合的深入發展,小香玉利用微信平臺錄制了《小校戲曲學堂》視頻節目,她本人或邀請名家講解相關基礎知識,以此傳播戲曲文化,發揚戲曲精神。“習近平總書記説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對于我而言,文化自信就是要把豫劇做好、做大、做強。”小香玉説。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