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觀政論專題片《大國外交》

時間:2017年10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賀鳴明
  多維構建空間,彰顯大國自信
  ——觀政論專題片《大國外交》
  政論專題片《大國外交》劇照
  站在當下的歷史節點,無論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局勢,還是迎接黨的十九大的勝利召開,我們都需要進行整理與反思。政論片《大國外交》即是在此背景下,由中共中央宣傳部、新華社、中央電視臺聯合制作推出。該片在中央電視臺多平臺一經播出,收視持續攀升,綜合頻道首播全集均值收視率0.97%,各期收視均高于前一周同時段,提升幅度高達53%。可以説無論收視數據還是坊間口碑,《大國外交》都是值得拿來一説的作品。
  統禦梳理、多維呈現
  提起中國外交,想必任何人都很難用簡短的語言去概括。宏觀與微觀、官方與民間、歷史與當下、國內與國外、政治與文化等不同層面、維度共同構成了中國外交的話語空間。如何以電視政論片的方式呈現中國外交的整體風貌、詮釋其本質內涵,的確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大國外交》跳出了單一維度的簡單梳理,而是在多維審視中去立體呈現中國的“大國外交”圖景。全片共六集,分別為《大道之行》《眾行致遠》《中流擊水》《穿雲破霧》《東方風來》和《美美與共》。它們有的是從整體上詮釋我國提出的以“構建國際命運共同體”為代表的一係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有的是集中展示以“中俄”“中美”“中歐”為代表的全方位外交布局新拓展;有的意在講述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如何破解世界難題;有的定位于彰顯我國堅定維護國家核心利益的決心與實力;有的則就“一帶一路”從理論設想到創新實踐的重大跨越展開;還有的是聚焦友情外交、體育外交與文化外交等“溫情話語”。
  我國的“大國外交”概念本身具有豐富的內涵與層次,該片即是從不同的維度入手,一點點地去厘清相關核心概念與理念,一件件地拾取外交史上的節點事件,一步步地去呈現主體框架與結構,一塊塊地去拼接“大國外交”的全景圖。正是在該片多維建構的影像文本中,觀眾得以對我國的外交事業進行如此真切與深刻的審視。
  多樣視點、立體文本
  提起政論片,觀眾很自然地會與濃鬱的宣教色彩相聯係。這並非政論片的原罪,相反恰恰是“政治宣教”成就了“政論片”的類型價值。政論片通常以縝密的邏輯分析推演為主要文本內容,體現了濃厚的思辨色彩,往往能夠形成直抒胸臆的氣勢以及不容置疑的姿態。
  該片以畫外音解説這一“上帝之音”的方式來繼承發揚政論片的優勢,傳遞著堅定的認知與判斷。但是該片沒有僅僅停留于此,而是積極嘗試以多維視點來呈現史實與觀念,以期形成更具説服力的立體文本。
  這一方面集中體現在講述者身份的多樣性。無論史實還是觀念,在“上帝之音”之外引入國家元首、政府重要官員、專家學者的親身講述,這無疑增加了視點的多維性,多樣的話語、聲音共同建構了完整的文本。更為難能可貴的是,該片還加入了許多歷史事件中的“草根”親歷者,重大歷史事件中的“路人甲”“路人乙”,他們的講述非常鮮活、真切,具有生活的質感,也具有了潤物無聲的説服力與號召力。從內羅畢廣告商姆瓦萊的發跡故事,到坦桑尼亞姆蓋尼一家衛星電視的由來,都在生動地詮釋著“一帶一路”的宏偉藍圖。
  另一方面它還體現在歷史事件的還原與重建方式上。該片以宏觀勾勒與細節呈現的方式來重現歷史事件,這保有了宏觀敘述的嚴謹客觀,同時增加了微觀講述的溫度與質感,從而讓歷史本身在觀眾心中具有了生命力。“一本中國護照,能夠助你走向世界,也要護你平安回家”。一本小小的護照折射出了我國“大國外交”的成績單。
  人格敘述、觀點溫情
  要深刻詮釋我國“大國外交”的相關理論、理念,並非電視政論片所長。走形而上的理論宣講之路,本質上乃是對電視媒體屬性的深刻背叛。《大國外交》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它顯著地強化了敘述的人格化特徵,使得冷冰冰的理論、理念具有溫暖的體溫。
  這一方面集中體現在該片將我國的“大國外交”落實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外交實踐活動中。“大國外交”本身具有顯著的概念屬性,很難用簡單的話語概括出來,更難以用影像的方式來呈現。該片將習近平總書記的外交實踐活動作為我國“大國外交”概念的形象化詮釋,正是這些艱苦卓絕的外交實踐活動構成了我國“大國外交”本身。
  例如,第一集展示了習近平總書記繁忙外交日程中的一天,以時間節點的方式標記出具體的安排,幾乎是滿負荷的狀態。值得一提的是,該片還為本段配以《時間都去哪兒了》的畫外音樂,努力強化視聽文本的感官體驗。此外,它還體現在我國“大國外交”相關理念的陳述方式上。對于如此選題,概念的陳述無疑是重要的組成部分,該片沒有單純地選擇以畫外音解説,而是通過習近平總書記大量的外交實踐情景中的發言來呈現。單純的外交理念是冰冷的,但國家領導人在外交實踐情景中的發言則具有了溫度,也具有鮮活的生命力。
  聞同期聲、身臨其境
  除此之外,《大國外交》還顯著地呈現出其他一些特徵。比如,引入大量同期聲,觀眾倣佛身臨其境,進入到當時外交實踐的重要歷史場景中。對于政論片而言,大量的同期聲引入與歷史場景的段落式呈現幾乎可以重構影片與觀眾間的關係。一般意義上而言,政論片追求的是不容置疑的權威感,而觀眾則是影片所宣揚觀點的單純接受者。而面對著大量的同期聲引入與歷史場景的段落式呈現,觀眾具有了更加豐富、立體的角色屬性,他們不再是簡單的觀念接受者,也成為了時代的見證者和重要歷史事件的親歷者,甚至可以説每個人都成為了平民外交的參與者。
  總之,這部紀錄片是對我國“大國外交”所做的一次全方位的立體呈現,同時也是對于電視政論片的一次大膽探索。就某種意義來説,正是該片的上述特徵深度契合了我國“大國外交”的文化底色,深刻傳達出了“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美好願景。
(編輯:王士婷)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