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讓英雄史詩綻放民族歌劇舞臺

時間:2017年09月2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悅

獻禮黨的十九大,中央歌劇院《瑪納斯》930日首演—— 

讓英雄史詩綻放民族歌劇舞臺 

  神授口傳,匯集成史。《瑪納斯》是柯爾克孜族的英雄史詩,是中國三大英雄史詩之一,更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中央歌劇院大型民族原創歌劇《瑪納斯》作為文化部2017年重點劇目和文化部民族歌劇扶持工程重點劇目,經過一年多的醞釀和打磨,將于930日、101日在北京天橋劇場上演,獻禮黨的十九大。 

  《瑪納斯》的史詩傳唱千年,具有鮮活的生命力,它不僅屬于柯爾克孜族,屬于中華民族,也屬于全世界。在世界范圍內,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的中亞地區,《瑪納斯》更是長盛不衰,目前已有俄文、烏茲別克文、哈薩克文、德文、英文、法文、土耳其文、日文等多種譯文,是人類共有的寶貴財富,凝聚著人類共有的精神追求。 

  確保史、詩、戲的合理性 

  “中央歌劇院作為國家藝術院團,肩負著導向性、代表性和示范性作用,在唱響中國夢、弘揚文化自信的今天,要讓世界認識中國,用世界能夠聽得懂的語言——歌劇,來講述中國的故事就顯得尤為重要。”中央歌劇院黨委書記袁平表示,“從創作規律來看,歌劇對于史詩題材的表達有著先天性的優勢,而中央歌劇院本身也具有豐富的史詩歌劇演繹的經驗,是這一題材當仁不讓的選擇。更為重要的是,以這樣具有民族性和世界性的題材來弘揚我們的文化自信,以文化‘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來打動世界觀眾,促進不同國家、不同觀念、不同民族間的友誼,使之成為增信釋疑、凝心聚力的橋梁和紐帶”。 

  中央歌劇院對《瑪納斯》高度重視,從一開始就確定了《瑪納斯》作為全院全年重點項目。《瑪納斯》從組建團隊開始,就秉持著“沒有大師就沒有大作”的思想,確定了王曉嶺擔任編劇、許舒亞擔任作曲、王延松擔任導演的“三駕馬車”。三位藝術家一直並肩作戰,共同參與創作全過程,為了更好地了解柯爾克孜族的民風民俗,充分認知瑪納斯這一民族英雄,主創曾多次深入南疆採訪,劇本反復修改打磨,九易其稿,確保歌劇《瑪納斯》在史、詩和戲三方面的合理性。針對《瑪納斯》的音樂,同樣是精益求精,認真召開了兩次音樂專題論證會,廣泛聽取新疆當地專家及觀眾的意見和建議,進一步完善音樂創作。 

  《瑪納斯》的演出團隊同樣強大。在中央歌劇院音樂總監、首席指揮楊洋的指揮下,特邀了歌劇界的著名歌唱家男中音袁晨野、男高音王傳越、女中音劉珊加盟,同時匯集了中央歌劇院的精英力量於敬人、李爽、麼紅等,歌劇院實力強大的合唱團和交響樂團也全情投入,還得到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劇中為觀眾呈現了原汁原味的柯爾克孜族舞蹈。 

  由死到生的文本敘事 

  公元10世紀,柯爾克孜人被強敵環伺,英雄瑪納斯統一各部,率軍遠徵,勝利之際被暗害。瑪納斯之妻卡妮凱撫養幼子賽麥臺依成人,登汗位、娶妻、復仇,卻被嫉妒的兄弟暗算,賽麥臺依隨妻阿依曲萊克幻化而去。瑪納斯顯靈,八代子孫血脈賡續。《瑪納斯》的歌劇結構從瑪納斯的勝利寫起,融合了原史詩中第一部《瑪納斯》和第二部《賽麥臺依》的主幹情節,由父到子,由死到生,結合瑪納斯的“夢授”和“神授”,現實與夢境交織,人性敘事和神性敘事穿插,展開了恢弘壯闊、引人入勝的史詩畫卷。 

  正如編劇王曉嶺談到的一樣,“《瑪納斯》唱段寫作依然在尊重史詩基礎上創造發揮。詞風既保持歌謠體説唱的鮮活生動,又融入現代詩意象的恢弘瑰麗。注重把握好宣敘與咏嘆、唱詞與訴説的關係,歌唱中完成敘事,對白時融入韻律。這些文學技術手段,都爭取給歌劇音樂民族化和時代性結合搭好平臺,為中國民族歌劇創新插上騰飛翅膀。” 

  音樂上,《瑪納斯》不但展現了歌劇交響樂的雄偉壯闊,還充分呈現了柯爾克孜族民族音樂的特色,將口弦琴、庫姆茲等民族樂器融入其間,將劇中的戰鬥、節慶、死亡、婚禮等場景用音樂演繹得淋漓盡致、波瀾壯闊。“經過對大量的音頻資料的無數次聆聽和分析對比,我挑選出《瑪納斯史詩説唱》和‘庫薩勒克’‘得勒博峻’‘吐瓦依吉萊姆’‘艾珊博勒’等29首民間歌曲和器樂音樂的旋律素材,來創造人物角色的咏嘆調和音樂特徵。”作曲許舒亞在談到音樂時介紹説。 

  《瑪納斯》的舞臺設計恢弘大氣古樸,帶著草原民族特有的氣質和那個時代的蒼勁。導演王延松深入談到,“歌劇《瑪納斯》將創造一種剛勁、雄強、充滿英雄主義氣概的崇高風格,這是一種借助瑪納斯神性敘事魅力,充溢著陽剛之美的中國民族歌劇的新樣式。具有強烈精神震撼力,承接了中古之前的中國文化精神,成為當今中華民族文化復興的表徵。”在王延松看來,英雄史詩《瑪納斯》看似一半真實一半虛構,其精神層面的完整性才是他緊抓不放的,“這成為歌劇《瑪納斯》取材過程中的取舍之道。取什麼舍什麼,我們只要掌握了瑪納斯的精神利器,就可以有足夠可控的創演空間。”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