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讓七夕文化走進現代生活

時間:2017年08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讓七夕文化走進現代生活

  □ 邱運華(中國民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

  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擁有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神奇靈秀的自然風光,獨具魅力的人文景觀,濃鬱豪邁的民族風情。河南魯山,鐘靈毓秀,是四大民間愛情傳説之首的牛郎織女故事發源地之一,傳承千年,時至今天,仍保留著其原生態的面貌,其豐富內涵在富有童話般的魯峰山周圍根深蒂固,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在世代久居這裏的村民心裏打上了深刻的烙印,積久成俗,盛傳不衰。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美麗神奇的傳説故事,寄寓著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是面向未來的文化情懷,它造就了中華文化浪漫瑰麗的色彩。優秀的傳統文化,作為中華民族的根和魂,蘊涵著中華民族最深刻的追求,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突出優勢,對提升人民群眾文化素養,維護國家文化安全,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推動文化強國建設,都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

  今年1月,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是第一次以中央文件形式推動延續中華文脈,傳承中華文化基因,創新中國成立以來之先河。隨後,中央文明辦發出《關于2017年廣泛開展“我們的節日”主題活動的通知》,圍繞節日對弘揚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了部署。作為中國民協的優勢品牌活動,中國民協十多年來依托“我們的節日”做了大量成效頗豐的實踐和努力,充分發揮民間文藝傳承民俗、廣接地氣的優勢,緊緊抓住“人民的節日人民辦,人民的節日人民過”的特點,聯手地方黨委政府及文化宣傳部門,在傳統節日的重要發源地、流傳地,在節日特色鮮明、群眾參與廣泛的地區,在邊疆或內陸偏遠地區少數民族聚居區,開展地域特色濃鬱、群眾喜聞樂見、形式多姿多彩、具有時代風貌的節慶文化活動。今年春節、元宵節,我們在河南鶴壁舉辦了“我們的節日——中國春節文化高層論壇暨中原元宵民俗調研討論”,深入挖掘中原大地獨特年俗節趣;清明節,我們在河南開封、寧夏靈武、浙江湖州等地舉辦了“我們的節日——清明節·民俗文化係列活動”、“我們的節日——靈武清明節民俗活動暨‘我們的節日傳承與發展’高層專家研討會”和“湖州清明軋蠶花”考察等活動,不斷賦予薪火相傳、代代守護的歲時節令新的時代內涵和文化意義;端午節,我們在山西太原、沁縣舉辦了“我們的節日——端午”民俗文化活動,同時立足全球視野和“一帶一路”戰略布局,攜手全國知名專家學者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推出“中國傳統節日與一帶一路”的專欄報道,努力以節日之賡續,開文化之生面。前不久,中國民協分黨組策劃成立了“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統籌規劃節日活動,聚集專家學者共同研究節日文化,向全社會普及健康節日習俗,發揮營造傳統節日美好氛圍的牽頭作用。今天,我們又一同齊聚魯山,在這個中國牛郎織女文化之鄉,在美麗的魯峰山下,共同慶賀七夕這一“銀漢秋期萬古同”的美好佳節。真正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河南地處中華文明腹地,蘊含著豐富的文化資源;魯山人文厚重,又是古代陸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源頭,當地人民歷來珍視民間文化,自覺組織起來,有效傳承發展祖祖輩輩創造的文化傳統。魯山牛郎織女文化與絲路文化一脈相承,源遠流長,如燦爛星辰般鑲嵌在我國豐富多彩的民間傳統文化的天幕上,給中華文明增添了色彩和情趣,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溫暖和滋潤。其中,七夕文化更是體現了中華民族勤勞智慧、自強不息、勇于創造,不斷追求更加幸福美好生活的精神。

  本次“我們的節日——2017中國(魯山)七夕節”立足“一帶一路”文化交流和民間傳統文化、傳統工藝振興,希望通過弘揚和傳承七夕文化,讓人們從七夕文化的歷史積淀中感悟中華民族精神人文之美好,吸取中華傳統美德之精華,讓七夕文化走進現代生活,弘揚人間至真大愛,為構建健康的傳統節日節俗、美化人民的生活,進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發揮更大的作用!

 

  

  關于成立“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的決定

  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

  根據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2017年5號)和中央文明辦《關于2017年廣泛開展“我們的節日”主題活動的通知》(2017年1號)的要求,結合中國民協組織開展“我們的節日”專項工作的實際,經中國民協分黨組研究決定,同意在北京師范大學成立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作為中國民協節日文化研究的專門研究機構。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以研究中國各民族傳統節日文化及相關民俗文化為主,配合中國民協組織開展的節日文化活動,將節日文化和民俗活態文化遺産結合起來,宣傳展示中國節日文化傳承、保護和文化內涵發掘工作成果。

  “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聘任蕭放教授為主任,秘書處設在中國民協國內聯絡部,由侯仰軍任秘書長。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

  2017年6月8日

 

 

  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組織機構

  主任:

  蕭 放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副主任:

  黃 濤 溫州大學教授

  韋蘇文 中國民協副主席、廣西民協主席

  索南多傑 中國民協副主席

  青海省民協常務副主席

  秘書長:

  侯仰軍 中國民協國內聯絡部主任

  學術委員:

  巴莫曲布嫫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

  王霄冰 中山大學教授

  韋蘇文 中國民協副主席、廣西民協主席

  田兆元 華東師范大學教授

  劉曉峰 清華大學教授

  色 音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

  張 勃 北京聯合大學研究員

  宋 穎 中國社科院助理研究員

  陳連山 北京大學教授

  林繼富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

  鄒明華 中國社科院副研究員

  侯仰軍 中國民協國內聯絡部主任

  索南多傑 中國民協副主席

  青海省民協常務副主席

  黃 濤 溫州大學教授

  蕭 放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從大地到天空

  ——牛郎織女傳説的文化主題

  □ 高有鵬(中國神話學會副會長、上海交通大學教授)

  牛郎織女是關于人間與天上的傳説,其實,它有兩個主題,一個是牛郎的牛,織女從屬于牛郎,集中了大地上的農耕生活與文化。另一個主題是天河的天,集中了天上的眾神。牛郎織女傳説的結局,是人間轉換到了天上,完成了生活方式與精神方式的超越,是一個永恒的夢想。

  牛郎織女的家鄉是大地,即男耕女織的生活范式。牛,是傳説轉換主題的媒介。牛郎不是孤兒,他有一個哥哥,有嫂子。哥哥與嫂子容不下牛郎,要分家。分家的主持人是他們的舅舅。這是鄉村社會的秩序與規則。舅舅的權利,意味著女性社會的尊嚴。在鄉村社會的倫理構造中,財富是一個孵化器,許多事情都由此展開。諸如孝道,養活失去勞動能力的父母,其實是生命的可持續發展。民以食為天,財富是重要的基礎,也是尊嚴,是人生權利的必要存在。牛郎的世界因為他的父母不存在而被拋棄,這是鄉村世界的殘酷現實,嫂子的惡人角色由此構成。嫂子的角色很值得人思索,一方面她要體現夫權,一方面她要體現女權,但是,她始終不居于主體地位,但她要爭取權利,所以,她要克服現實中的一切親情,實現自己的意志。牛郎的嫂子割斷了牛郎兄弟的情誼,把牛郎驅逐出家庭,在事實上形成牛郎的人生社會化。與此對比,可以想見五世其昌的鄉村社會夢想有多麼不容易。牛郎離開家庭,出門遠行,事實上是漂泊。他唯一的財富是一頭牛,一頭不尋常的牛。這頭牛預見牛郎的人生,告訴他有天上的仙女會與他結合為夫妻。而其中的理由是一個禁忌,就是織女的衣服被牛郎拿去,她的身體被牛郎看到,同時也就被擁有。沒有衣服,就失去回到天上的能力,這是法力的象徵,也是巫術文化的普遍性意義。織女為什麼要來到人間的池塘洗澡?這裏暗含著一種文化主題,即天上的世界充滿孤獨,有太多的清規戒律,人間則充滿自由。這裏存在著禮失求諸野的契機。總之,牛郎織女的相遇,是鄉村世界的又一次組合與構建。牛郎織女生兒育女,完成了農耕文明的第一個夢想,即男耕女織與生兒育女。

  當然,人生的基本意義從財富出發,卻不僅僅限制在財富層面上。人生的訴求是多種多樣的,很多勞動技能都是圍繞吃飯這個主題展開的,形成豐富多彩的工匠精神。牛郎織女的勞動技能是低級的,也是鄉村世界普遍的,耕種是獲得食物的方式,紡織是獲得衣服的方式,相對食物而言,紡織與衣服就形成了人生的升華。織女走進牛郎的世界,在事實上形成他們人生世界的一次超越。

  牛郎織女的世界是穩定的,自然是幸福快樂的。而超越自己的生活,就意味著必須經受生活的痛苦。改變牛郎織女命運的是織女要回到天上,不論織女是否是情願的,都是一種改變現狀的事實。在許多傳説故事中,仙女離開的原因多是自願的,這就意味著門第觀念的差異,與財富和尊嚴相關。織女已經有了兒女,完全融入鄉村世界,因為外力,卻形成人生的痛苦。

  人生的超越,意味著痛苦的選擇。織女回到天上,牛郎不願意接受這種事實,便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帶著孩子,一起趕往天庭。同樣,牛郎分家時得到的那頭老牛又一次幫助牛郎獲得飛天的法力。這裏包含著古老的牛崇拜,包含著牛圖騰等信仰內容。生活的意義不僅僅是追求幸福快樂,而且充滿希望,通過遺憾與缺失,形成人生的思索。人生的經驗是可貴的,而教訓更有價值。牛郎織女的結合遭遇新的阻礙,這就是天河。有許多傳説故事描述,是天上的王母娘娘用簪子劃出天河,這裏的意義更豐富,涉及到西王母崇拜與天體崇拜等內容。牛郎織女的世界被改變,就不能簡單停留在眼前的現狀。如何超越現實,這就成為一個新的主題。鵲橋相會,完成了牛郎織女的夢想,也形成人生意義的啟迪。超越,從牛郎織女的傳説故事中可以看到中國文化的哲學精神。沒有超越,就會失去發展的機會。這是中國的道理,不僅僅屬于鄉村社會。

 

  

  化生·乞巧·相連愛

  ——七夕節史話

  □ 王 娟(北京大學中文係教授)

  七夕節歷史悠久,千百年來一直長盛不衰。根據古籍中的記載,七夕節最早見于漢代,唐代日漸繁榮,宋代進入鼎盛時期。明清時期,七夕雖然依然廣泛流傳,但是從內容上看,遠不如之前的豐富多彩,許多節日習俗如搭建“乞巧樓”、“乞巧棚”,“種谷板”、供奉“磨喝樂”等幾乎消失殆盡。當代,由于西方文化的衝擊,尤其是西方的情人節對人們的日常生活産生了很大的影響,七夕節又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中,人們甚至將七夕看作是中國的“情人節”。那麼,從歷史的角度看,七夕節經歷了一個怎樣的流變過程呢?

  相連愛:七夕節,早在漢代就已經初具形態了,漢代七夕節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相連愛,如《西京雜記》中有戚夫人“七月七日臨百子池,作于闐樂。樂畢,以五色縷相羈,謂為‘相連愛’”的記載。可見在當時,七月七日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日子。尤其是對于女性而言,帶有祝願夫妻恩愛,愛情圓滿的因素。明彭大翼《山堂肆考》也記有“楊妃私誓”的傳説,説的是唐玄宗與楊貴妃避暑驪山宮。七夕夜半,妃獨侍上,憑肩密語,相誓願世世為夫婦。故白樂天《長恨歌》:“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如果一定要説古代的七夕節帶有些許“情人節”意涵的話,那這兩處記載便是最有力的材料支撐。

  弄化生:唐代及其以後,有七夕弄化生的習俗。據《淵鑒類函》引唐《歲時紀事》雲:“七夕,俗以蠟作嬰兒,浮水中以為戲,為婦人生子之祥,謂之化生。本出于西域,謂之摩睺羅。”唐詩曰“水拍銀盤弄化生”。可見到了唐代,相連愛之外,以求子為目的的弄化生,即將蠟制的蓮花娃娃浮于水中,逐漸成為節日的主要內容之一。錢鐘書認為,化生一詞在唐代使用很普遍,最初並非專指七夕節的“蠟制嬰兒”,早期的化生不僅可以是孩子玩的“戲具”娃娃,而且還可以指稱寺廟裏的女神塑像,但是後來,化生成為七夕求子的代稱。唐代弄化生的習俗與佛教有關。例如,《法苑珠林》引《雜寶藏經》講述過一個“鹿女生蓮”的故事,説的是山林中有一只雌鹿,感神而孕,生下一位女子,腳似鹿,跡有蓮花。後女子嫁為王婦,産下“千葉蓮華,葉葉有一小兒”。此千葉蓮華,順水而下,與唐代七夕節的弄化生習俗,即將蠟制的蓮花娃娃放置在水上,隨水而來的習俗基本吻合。故事中的鹿母即“摩耶夫人是也”,其在輪回過程中曾經是佛祖釋迦牟尼的母親。因此,弄化生帶有“佛送子”的寓意,與中國傳統“多子多福”的觀念相一致,迎合了中國民眾的審美需求。弄化生的習俗在清代依然存在,如“熔錫傾水中,有鳥獸花草形為得巧,有嬰兒形者為宜男之祥,亦以蠟作嬰兒,盆中浴之,謂之弄化生”。無論如何,唐代及其以後的弄化生都與求子有關。

  磨喝樂,又名摩羅、摩睺羅孩兒、摩喉孩兒、摩猴羅、魔合羅、摩訶羅巧神等等。購買和供奉磨喝樂是宋代七夕節最主要的活動之一。磨喝樂,實際上就是一種泥塑的娃娃,或者説泥孩兒,具體形象為蓮花、荷葉童子造型。磨喝樂與唐代的弄化生關係密切,或者可以説是唐代弄化生的變體和延續。有人將磨喝樂的稱謂和來源歸于佛教,認為磨喝樂,疑為佛教中的羅睺羅,即釋迦牟尼獨子的譯音,如清顧炎武在他的《日知錄之余》中就有“佛氏娶妻曰耶輸佗,生子摩侯羅,岀家十二年,歸與妻子復完聚”的説法。唐代的蠟作嬰兒到了宋代一變而為泥孩兒磨喝樂,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到了宋代,隨著七夕節的日漸普遍和繁榮,簡單的蠟作嬰兒已經不能滿足更多人們節日期間對磨喝樂的使用、收藏、饋贈和審美需求了。因此,才出現了泥孩,造型更加多樣,裝飾更加精致,以滿足不同階層人們的需要。從唐代七夕的弄化生到宋代七夕的磨喝樂,一直到後來流傳各地拴娃娃的習俗,以及廣泛流傳的泥人手工制作,七夕用以饋送,都有天仙送子之祥。如今民間常見的蓮花娃娃、魚穿蓮、蓮(連)年有魚、蓮(連生貴子)等年畫、刺繡、泥塑玩具等,相信都是宋代磨喝樂的變體和延續。

  乞巧:七夕乞巧由來已久,早在漢代,就有了穿針乞巧、蛛網乞巧等習俗。到了宋代,乞巧內容日漸豐富,主要包括如下一些活動,如搭建乞巧樓:“至初六日七日晚,貴家多結彩樓于庭,謂之‘乞巧樓’”(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穿針乞巧:“婦人女子至夜對月穿針,饾饤杯盤,飲酒為樂,謂之乞巧”(宋周密《武林舊事》);種生乞巧:“以綠豆、小豆、小麥于磁器內,以水浸之,生芽數寸,以紅藍彩縷束之,謂之‘種生’。皆于街心彩幕帳設,出絡貨賣”(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或取小蜘蛛,以金銀小盒兒盛之,次早觀其網絲圓正,名曰‘得巧’”(宋吳自牧《夢粱錄》)。

  從歷史的角度看,作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傳統節日是活態的,會隨著文化的交流和人們生産生活方式的改變而改變,以適應人們的不同需求。從某種意義上講,沒有一成不變的節日,也不存在標準的節日內容,一旦人們的需求發生了改變,傳統節日也會相應隨之而變,傳統節日的生命力也就體現在這裏。

 

  

  【名家觀點】

  鐘敬文:趙景深先生的《中國童話集》中,有一篇叫做《牛郎》,也是記述這故事的。不過前半段和別的一個形式的民間傳説復合了,所以粗粗地看去,像已很難辨識它是同件事,其實,骨子裏仍是這麼一個故事的遺形。這故事所包含的情節,大略有下列五點:男女婚娶;沉溺于燕婉;天帝怒其廢工;鴉鵲誤傳言;相見時難。

  這些情節中,除了第四項的鴉鵲傳言,頗帶些荒唐的意義外,其他都是人間平凡而常有的事。這個故事,所以會特別在民間流傳得這樣廣遠,未始非大半根由于此之故。劉半農先生雲:“由來平凡悲劇最悲哀,所以孟姜一哭獨千古!”這話以之解釋民間傳説,是很有道理的。這個故事,既然取材的是兒女們最重大而又最普遍的事情,所以伊們對之就覺得特別有興趣,于是乎許多奇異的風俗,就不免由之而誕育出來了。

  柯楊:有人在傳統的乞巧節與牛郎織女傳説之間畫上了等號,説“乞巧節,也稱七夕節,在每年的七月七日,是由紀念牛郎與織女相愛的故事而形成的”。也有人想把乞巧節人為地改變為“中國的情人節”,這都是欠妥當的。已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名錄中的乞巧節和牛郎織女傳説被區分得非常清楚。前者的性質屬于傳統節日文化,後者的性質屬于民間口頭文學;前者是中華民族傳統的女兒節,後者是一個淒婉的愛情傳説,屬于我國著名的四大傳説之一。無論從歷史文獻記載、各地活動內容,還是從學術研究層面來看,這兩者都是有著明顯差別的。盡管乞巧節與牛女傳説最初都與先民的星辰崇拜有關,但在我國民俗文化史上,它們卻有著各自的發展趨向和演變軌跡,其文化內涵與核心價值觀念也各不相同。

 

  

  七夕節俗傳統的傳承與創新

  □ 蕭 放(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七夕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傳統節日,它萌芽于春秋戰國,成型于漢魏,興盛于唐宋,明清成為一般性節日。今天七夕節的興盛,既有傳統節日復興的大勢催動,也有直接針對社會文化變化的需要,它適應了兩性生活協調的要求,它體現了傳統節日在當代社會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可能與趨向。

  七夕節俗的主題經歷了星辰祭祀、幸福乞求、人間競巧等歷史變化。七夕從總體上看,是一個女性節日,它關聯著女性的心靈與身體。不可否認近年來七夕節的重新活躍大約與兩種因素有關係,第一是直接因素,是為了應對外來節日的挑戰;第二是深層的社會原因,在平等、開放的社會裏,人們希望有自由表達情感的社會時間,需要這樣的人際交往的節日。

  七夕節是全球化過程中中國節日重振的典型之一,它直接應對的是西方的情人節。明清以來七夕是一般性節日,在傳統社會生活中地位並不突出。20世紀末葉以來,西方節慶文化進入中國,對追新慕異的年輕人很有吸引力,情人節受到年輕人的追捧。受到西方節日的啟發,或者是為了應對這種情況,人們發現中國傳統的七夕節中有兩情相悅的節日元素,于是對七夕進行改造,有意識地遺忘乞巧節俗,而擴張男女相會的節俗傳説,提出七夕為中國情人節或愛情節的説法。2005年,有全國政協委員提議將七夕定為中國的情侶節。這些看法反映了人們利用傳統節日倡導民族文化、服務當代社會的態度。同時一些熱衷傳統文化的年輕人,以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印證他們愛情的忠貞,以七夕作為他們表達情愛的機會。

  但是這些以兩性交往為七夕主題的節日改造對于純正的傳統七夕節來説是有偏差的,因為在傳統七夕中是以乞巧為主的,所有活動圍繞女性之“巧”及對未來美好生活祈求展開。這些傳統節日習俗在漢魏六朝之後,是節日的主題。在一些地區七夕還成為成人節,在七夕舉行標準的或類似成年禮的通過儀式。如浙江石塘的小人節、甘肅隴南西和的乞巧節,分別代表了南北兩個地區在傳統七夕舉行的男女成年儀禮。

  七夕作為傳統的女性節日,在當代社會要適應時代變化的需要,既傳承歷史文化傳統,也要更新變革部分節俗內容。具體建議如下:

  1.復興傳統乞巧內涵、重視手工實踐。

  乞巧是傳統七夕的重要內容,七夕乞巧活動主要強調人們的心靈手巧,傳統的方式是對月穿針、水上漂針、撒花瓣、種巧芽、鏤花瓜、做巧果、結彩樓,以種種手工活動顯示人們的聰慧與智巧。當代社會雖然在乞巧形式上不一定追求古制,但我們可效法古意,利用七夕節日調動人們對手工技藝的興趣,以巧藝展示與巧技競賽的方式激發青少年的創造欲望與創造動力,同時也是心智的磨煉,人們在技巧的比試過程中鍛煉自己的思維能力與動手能力。在人人都想當科學家的時代,我們不妨提倡具體而微的手工技藝的學習,以適應社會經濟文化建設的實踐需要。將七夕節作為傳承技藝傳統、倡導重視技藝實踐的民俗節日,結合中小學教學中的手工課與課外興趣教學活動開展七夕乞巧的展示與競賽,如手工小制作、美術作品、小的技術發明、電腦動畫、程序設計等等。

  2.傳揚牛郎織女傳説,強調愛情忠貞。

  將七夕作為兩性交往的時機與兩性倫理、情感教育的特別時間。七夕節因為有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傳説,被認為是中國的愛情節,兩情相悅與相互守望是七夕的主題之一。七夕節俗中強調男女的彼此欣賞,為青年男女的正常交往提供時機與空間,比如在河南魯山七夕舉辦男女聯誼的遊園會等就是傳統民俗的新表現;同時七夕也強調人們對感情的忠貞,這種忠貞經受著時間流逝與空間分隔的考驗。在社會急劇變化,人口廣泛流動的今天,人們的情感生活面臨著比傳統社會更大的挑戰,一方面兩性交往合作的機會增多,人們面臨的情感困擾也隨之增長;另一方面由于學習與工作的原因,情侶常常分隔兩地。在這樣的社會境遇面前,七夕所承載的牛郎織女矢志不渝的愛情傳説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

  3.傳承七夕成年禮俗,增強社會團結,活躍與豐富地方民俗生活。

  傳統七夕在一些地方具有女性成年禮的意涵,作為少女到成年女性的通過儀式,它是道德、情感、心智、技藝獲得增進與提升的重要時機,也是女性身份認同與角色意識增強的特殊階段。在當今社會,女性成長過程中,也同樣需要這樣一個成年儀式。女性的情感與技藝智慧同樣需要集體生活的養育與催化,七夕成年禮就是一個完整的可以借鑒的集體通過儀式。我們借助這樣的民俗傳統自然而然地將年輕女性納入我們的社會生活之中。當代隴南西和的七夕乞巧活動的主力是中學生,在成年女性的指導幫助下,她們完成坐巧、迎巧、祭巧、拜巧、娛巧、送巧各項儀式,這對于十幾歲的女孩子來説,就是一個人生成長的重要過程。我們只要有意識地將成年規訓、成年的責任義務、成年的生活技能貫徹在儀式與演唱活動之中,我們就能很好地實現傳統儀式的現代轉換,從而達到傳統文化遺産與當代社會生活的和諧傳承。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