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現實主義電視劇正在強勢回歸

時間:2017年06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斌
  現實主義電視劇正在強勢回歸
  ——第23屆上海電視節電視劇“白玉蘭獎”觀察

  電視劇《雞毛飛上天》成為本屆“白玉蘭獎”大贏家
  6月16日,第23屆上海電視節電視劇“白玉蘭獎”頒獎典禮舉行,各個獎項逐一揭曉,結果既在情理之中,也有意料之外。獲得多項提名的有大熱劇《歡樂頌》《小別離》《人民的名義》等,在《人民的名義》中扮演育良書記和達康書記的張志堅和吳剛雙雙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雞毛飛上天》中的張譯和殷桃獲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獎,《中國式關係》的導演沈嚴、劉海波和編劇張蕾獲得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獎,兩劇成為最大贏家。而關曉彤則憑借《好先生》中飾演的彭佳禾一角,擊敗王子文、楊紫等獲得最佳女配角,成為“白玉蘭”史上最年輕的女配角獲獎者。但真正讓觀眾意外的是未獲得一項單項獎的《好家夥》最後卻獲得了最佳中國電視劇獎,開創了“白玉蘭”的歷史。這彰顯了本屆評委自己獨立的藝術判斷,也體現了“白玉蘭獎”作為中國電視劇專業獎項的價值取向。從本屆“白玉蘭獎”的情況來看,中國電視劇的生産創作在經歷了連續幾年追逐大IP、大卡司、高顏值、玄幻化等熱潮之後,已經出現了一個現實題材和現實主義美學重新回歸和再次爆發的小高潮。
  網絡IP的燒退了
  前幾年,在互聯網+環境和資本力量的推動下,中國電視劇生産醉心于IP,執著于年輕觀眾群體,追求具有所謂強烈“網感”的電視劇。這種情況在今年有了較大的改觀。本屆上海電視節電視劇“白玉蘭獎”共有90部作品參評。從題材類型分布上來看,都市情感題材和革命歷史題材(包括諜戰片)是絕對主導類型,佔了參評作品的大多數。而前兩年非常熱門的玄幻仙俠類和古裝電視劇,僅有寥寥幾部報名,而有市場影響力的就更少了。這表明在觀眾審美需求的變化下,這類題材正在退燒。而從提名名單來看,這種趨向就更加明顯。在提名的10部最佳電視劇候選名單中,全部都是現實主義電視劇。其中《彭德懷元帥》《海棠依舊》屬于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好家夥》《最後一張簽證》屬于革命歷史題材;而《好先生》《歡樂頌》《人民的名義》《小別離》《中國式關係》均為當下現實題材。《雞毛飛上天》則橫跨改革開放30余年的歷史直到當下。這些作品無論是書寫歷史,還是描摹當下,雖然風格各異,題材不同,但都秉持了比較嚴肅的現實主義創作原則。不管是對彭德懷和周恩來這樣的歷史偉人一生命運的描寫,還是對中産階級所面臨的工作境遇和孩子教育問題的關注,抑或是對官員腐敗的深入揭示,政商關係的戲劇展演,義烏崛起的藝術呈現,都滲透了電視劇創作者對歷史和現實嚴肅的思考,不但給觀眾帶來具有可看性、觀賞性的作品,還以其鮮明的價值立場引領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人民的名義》爆紅就是明證。這説明,現實主義和現實題材在當代中國電視觀眾那裏絕不是已經過時的東西。
  本屆上海電視節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的強勢回歸,再一次提醒我們的電視劇藝術工作者,觀眾的需求是多元的,但觀眾的需求也是有主流的。這主流就是他們所經過的和正在經歷的現實生活。“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電視劇藝術工作者面對生活之樹,要做在每個枝丫上跳躍鳴叫的小鳥和從高空俯視翱翔的雄鷹,而不是沉溺于一己之悲歡,寫想象之世情。
  精品力作引領電視劇的藝術標桿
  電視劇作為一種大眾化的藝術生産,處于一種傳播係統之中,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制約。但既然作為一種藝術生産,是以藝術的方式反映和把握世界,就一定需要將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和制作精良的“精品”要求作為自己追求的方向,創作出能彪領時代的作品。本屆“白玉蘭獎”提名作品乃至入圍作品,都夠得上是精品力作,它們對我國電視劇生産創作而言具有標桿意義。
  電視劇精品要能經得起藝術和美學的分析,以此展現對時代之思考。那就需要有吸引人的情節構造、打動人的人物塑造、激發人的情感表達和讓人難忘的高超表演。《人民的名義》廣受觀眾喜愛和歡迎,絕不僅僅因為這部電視劇講的是反腐敗,而是因為它藝術地講述了反腐敗。其中開場情節與場景設計極具爆發力,類似偵探破案片一樣錯綜復雜的人物關係和情節線索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睛。劇中一眾老戲骨的精湛演技,則塑造了鮮明典型的人物形象,讓人印象深刻。達康書記在政治性格上十分鮮明,吳剛在表演上的特點也非常突出,兩者相得益彰,甚至讓其表演片段成了青年亞文化表情包的對象。另外通過祁同偉、高育良等人的塑造,既讓觀眾看到了黨的高級幹部如何一步一步因為利欲熏心和權力欲望而走向腐敗,也深入呈現了兩位角色復雜的情感世界。《雞毛飛上天》則通過駱玉珠和陳江河在商海中浮沉的人生經歷,生動地描寫了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民營經濟歷經曲折的發展歷程,回答了“中國奇跡”是如何發生的這一時代命題。張譯和殷桃在其中的精彩表演塑造了讓觀眾難以忘懷的角色形象。本屆“白玉蘭獎”男女主角和男女配角提名中,絕大部分都是演技派的“老戲骨”,而不可一世的“小鮮肉”們則不見蹤影。那些被觀眾戲稱的表演“面癱派”“高冷派”,在面對厚重深刻的現實主義題材時終于無所遁形,難堪大任。
  電視劇精品還需要有高質量的影像制作。在技術因素越來越影響電視劇文本面貌的當下尤其如此。但在中國電視劇生産中,大量資金投入到演員的天價薪酬中,嚴重影響了電視劇的制作質量。正如獲得最佳男配角的張志堅在上海電視節電視劇白玉蘭論壇上提出的那樣:“這些價格,小鮮肉不配”。在本屆白玉蘭提名和獲獎作品中,對制作精良的追求是顯而易見的。《海棠依舊》《彭德懷元帥》的大氣恢弘,《好先生》《歡樂頌》《小別離》中的細膩日常,《好家夥》《最後一張簽證》的歷史環境與氛圍,都較好地得到了保證,提升了電視劇的藝術感染力和品質完成度。
  有文化自信才能講述好中國故事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建黨95周年的講話中明確指出,我們要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本屆“白玉蘭獎”,從評選到論壇,都關注和體現了這樣的特點。
  本屆“白玉蘭獎”的評選其實相當困難,因為既有獲得8項提名的《歡樂頌》和火得一塌糊涂的《人民的名義》,也有《中國式關係》《好先生》《小別離》《雞毛飛上天》這樣深入日常生活和歷史與現實的好作品,還有《好家夥》這樣雖然轟動性不如其他作品但卻具有獨特藝術追求的作品。最終評委沒有單純地為市場效應和社會反響所影響,堅持了評選的藝術標準,將最佳電視劇授予了《好家夥》。評委會主席毛衛寧“要評選出具有標桿意義的作品”的觀念背後,體現出來的正是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覺。
  在白玉蘭論壇上,SMG影視劇中心主任王磊卿提出,選片人一定要有文化自信,要堅決抵制市場上的“三偽産品”,即“偽文化作品”、“偽現實作品”、“偽正劇”。毛衛寧認為電視劇的文化自信要表現在文藝作品和當下現實的接通,要關注公共生活,不能倒退到完全表現日常生活,甚至私人生活。本屆“白玉蘭獎”的作品,在某種程度上正是對此的回應。大多數提名和獲獎作品都直面現實社會中的種種問題,如腐敗、教育、家庭、創業,或者書寫革命者的偉大情懷和人道主義精神,激發了全社會對這些話題的熱烈討論和廣泛傳播,形成了“現象級”電視劇接連涌現的局面。如果沒有勇氣去觸碰社會熱點,就無法擊中社會敏感的心理神經。而沒有對這些社會問題和現象深入地藝術展現,沒有堅定的文化自覺和自信,也是不可能呈現和講述出這些真正的中國故事的。
  電視劇的文化自信還應該要對年輕觀眾的審美能力和觀賞品位積極肯定和主動滿足。“網生代”觀眾絕不僅僅是喜歡搞笑、淺薄乃至低俗的東西,通過網絡大量接觸中西方影像敘事藝術的他們,其藝術鑒賞力和審美要求其實是很高的。《我在故宮修文物》被B站觀眾熱捧,《人民的名義》《歡樂頌》也受到年輕觀眾的喜愛。這生動地説明,現實題材、主流價值和嚴肅審美絕非與年輕人無緣,他們需要的只不過是用他們喜歡的方式去講述這些故事。我們的電視劇藝術工作者有責任提供這樣的作品。
  身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歷史進程中,中國電視劇應該具有文化自覺,建立文化自信,以現實主義精品作為主導追求和核心競爭力,去講述好一個又一個吸引人的中國故事,為國人也為世界觀眾貢獻關于中國的故事和講述方式。
(編輯:王士婷)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