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民間文化遺産必須融入現實生活

時間:2017年06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經國務院批準,自2017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個星期六被定為“文化和自然遺産日”,其前身是創設于2006年的“文化遺産日”,更名後內涵更加豐富。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做了一係列重要指示和論述,近期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國辦轉發了《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為當前文化遺産保護工作進一步指明了方向。隨著現代化、城鎮化的加速推進,我國的民間文化遺産在保護、傳承方面遭遇了極大的挑戰,注重非遺的傳承性、活態性和實踐性,強調非遺傳承的能動性和創造性,聚焦非遺實踐,注重體現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是當前非遺保護工作的重點和難點。近年來,中國民協發起了一係列民間文化遺産搶救工程,包括“一帶一路”民間文化探源工程,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也發現了許多新問題,“偽民俗”“假故事”“邊緣化”“高端化”等現象的出現,也暴露了社會上對文化遺産的認識與文化遺産保護的目標之間仍存在差距。形態各異的民間文化遺産和民俗事象,如何融入現實生活,如何推動轉化創新?只有對民間文化遺産的本質規律進行深入了解,從適應時代發展和時代需求的角度著手,才能不斷豐富其文化內涵,做到活態傳承。

 

  民間文化遺産必須融入現實生活

  □ 侯仰軍

 

  民間文化遺産是指千百年來在民間流傳的、保存至今的“草根”文化遺産。一方面,它有一定的穩定性,如果不具有一定的穩定性,就流傳不下來,不能成為“遺産”;另一方面,它又是不斷變化的,民間文化生于民間,長于民間,流傳于民間,是人民群眾在生産生活中創造出來的,隨著新的民間文化事象不斷涌現、積淀,新的民間文化遺産也不斷産生。

  民間文化遺産包括有形的文化遺産,如民居、工具、服飾;無形的文化遺産,如口頭文學、民間音樂、民間舞蹈、傳統技藝、傳統禮儀、節慶等,內容十分豐富。僅口頭文學一項,略加記錄整理,就汗牛充棟。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民協曾經對我國各民族、各地區的口頭文學進行了拉網式普查,獲得了巨量的第一手口頭文學資料,搜集到民間故事184萬篇,歌謠302萬首,諺語478萬余條。在此基礎上整理出版的“三套集成”省卷本計90卷,1.2億字;地縣卷本(內部出版)4000多卷,總字數逾40億。口頭文學生于民間,隨著新事物、新事件的發生,民間故事、民間歌謠等等每時每刻都在産生。

  民間文化遺産融入現實生活,就是要融入老百姓的生産生活之中,成為日用而不覺的必需品,而不是博物館裏的陳列品,更不是市場的奴婢。大體説來,民間文化遺産融入現實生活,要注意以下幾點:

  1.堅持揚棄繼承,推動轉化創新

  民間文化旺盛的生命力來源于深厚的傳統文化、多彩的民族文化,也在于不斷地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當前不少民間文化遺産與人民大眾日漸疏遠,根本原因就是沒有活態轉化,沒有進入當下的火熱生活。以民間故事為例,雖然我國的民間故事浩如煙海,但大家耳熟能詳的實在有限,反而是外國故事被廣泛傳播,甚至進入中小學課本。西方童話灰姑娘的故事在中國幾乎盡人皆知,可有多少人知道我國的民間故事《葉限》呢?它和《灰姑娘》同一類型,情節比《灰姑娘》更精彩,而且早在唐代就已被記錄下來。許許多多的《葉限》就是這樣塵封在書庫中、掩埋在故紙裏,不為外人所知。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的很多高校、科研單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對民間故事進行數字化存錄,但存錄之後同樣束之高閣,既沒有充分利用、惠及學人,更沒有轉化創新、造福社會。

  要想讓民間故事走進現代人的視野,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就要適應現代人的審美情趣。可以根據不同的人群,設計不同的表達形式,或典雅,或活潑,或淺顯,或深邃,以俘獲不同的傳播對象。在這方面,中國民間故事人物花木蘭成為美國好萊塢大片的主角,獲得很高的票房,值得我們借鑒。

  2.適應時代發展,符合社會需求

  我國的民間文化遺産雖然大多是農耕時代的産物,但符合民族心理訴求,從根本上體現了核心價值理念。在新的時代條件下,我們既要認真保護,積極傳承,還要與時俱進,大力弘揚,尤其要利用好傳統節日、燈會、廟會等廣大民眾喜聞樂見、積極參與的事象。這些年我們的傳統節日活動豐富多彩,各地廟會有聲有色,根本原因就在于適應了時代要求,融入了百姓日常生活。以河南浚縣正月古廟會為例,它借助春節、元宵節這兩個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比較好地處理了傳統與現代、政府和民眾在節會中的關係定位,即民眾辦會、民眾參與,政府保駕護航、提供服務,兩條線相互交融,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每年廟會期間,各地商販搭棚售貨,各路藝人競相獻技,數百種餐飲遍布街巷,手工藝品琳瑯滿目,鼓書、皮影、各類劇種匯集,使浚縣古廟會成為充分展示華夏農耕文明的活標本,既滿足了百姓的精神訴求,又滿足了物質需求,吸引了豫、晉、冀、魯、鄂、皖、蘇諸省數百萬民眾參加,成為“中國老百姓的狂歡節”。

  3.建立傳承機制,貫穿教育始終

  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在中小學裏習得的知識會影響他們的一生,因此對他們進行民間文化遺産方面的教育尤其重要。曾經,由于過分強調與國際接軌,過分注重外語教學,很多孩子從上小學甚至幼兒園開始被引入外語環境,對于我們的母語和傳統文化學習反而不多;個別教育主管部門對民間文化遺産的教育只作表面點染,沒有有效滲透;有的中小學課本裏正面人物、勵志故事往往取材于西方,而反面人物、消極故事不乏中國的影子,對孩子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造成了致命的侵蝕。中小學課本在“美人之美”的同時,千萬不能忽略了、淡化了甚至抹殺了“美己之美”。

  為加強民間文化遺産方面的教育,可以定期舉辦培訓班;在中小學甚至幼兒園建立民間文化教育傳承基地,讓孩子們從小就能接觸進而熟悉優秀的民間文化,從小培養他們對優秀民間文化的興趣;可以結合傳統節日,開展豐富多彩的宣傳活動;還可以在各地建立民間文化遺産陳列館,充分展示當地豐富多彩的民間文化遺産,以增強全社會的文化遺産保護意識。

  4.提高法制意識,科學管理引領

  民間文化有精華,也有糟粕,這就要求我們在保護、傳承中弘揚其科學、合理的成分,擯棄其不適應當今時代的因素。對民間文化事象,既不能全盤接受,也不能一禁了之。近年來,隨著黨和政府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日益重視,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底色”和重要組成部分的民間文化也受到各級政府和廣大人民群眾的推崇和熱愛,民間文化中不科學、不合理的因素也日漸被淘汰。但在個別地方,由于個別領導對民間文化認識不足、重視不夠,在導向上忽左忽右,傷害了群眾的感情,嚴重影響了民間文化遺産的保護傳承。高度城鎮化的今天,人們對鞭炮污染有了認識,對政府“限放”也表達了最大程度的理解與支持。但某省借口鞭炮污染,全面“禁放”,就連偏遠的山區也不放過,動輒以罰款相威嚇;某市城管執法部門竟然以春聯有礙市容、易引起火災這樣的荒唐理由為借口,在大年初三就派執法人員挨家挨戶撕春聯,嚴重傷害了人們的感情。春節作為中華民族最重要的節日,其文化內涵十分豐富,即便個別習俗有因應時代變化而需要變革的地方,地方政府也不應過于強硬地一禁了之,更不應打著其他的旗號胡亂作為,做出有悖常理的行為。在這方面,全社會都應該提高法制意識,科學管理引領在民間文化遺産保護傳承方面遇到的問題。

  民間文化遺産來自民間,本就與廣大民眾的生産生活密不可分,當下保護、傳承民間文化遺産,更要使其回歸本真,融入廣大民眾的現實生活,適應與時俱進的民間文化生態,才能傳承久遠,煥發出無窮的生命力。

 

  “最土的”藝術最有效的送達

  □ 劉加民

 

  從某種意義上講,民間藝術作為“遺産”,這是一種誇張的表達,極言民間藝術到了瀕危和稀缺程度,並非已然停滯了、死亡了,退出了人類文化的展示舞臺。他們或許會在博物館、收藏室留下一兩件幹枯的“蟬蛻”,但是同時也一定會有民間藝術的新生命出來,翱翔于天空,鳴唱于樹林,成為夏日時光裏的獨特意象。

  因為民間藝術是“生活的藝術”,民間藝術的根脈會一直伴隨著人們的審美、教化、生存、娛樂等等的需求持續存在。民間藝術的變異性、活態性、時代性,以及多數民間藝術必然具有的意識形態屬性,讓人們在保護、傳承與發展民間藝術時面臨巨大挑戰的同時,也獲得了難能可貴的自由時空。

  2014年12月29日,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泥土的芬芳》介紹了天津泥人張的創作狀況。泥塑作品充滿了泥土的氣息,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不過,這個“泥土”不是指泥塑創作的材質,而是天津泥人張的藝術風格和題材特點,他們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始終堅持用傳統的藝術方式表達時代主題,傳達時代精神,展示當代中國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狀貌和豐富復雜的內心世界。在情感色彩上,天津泥人張保留了民間藝術輕松愉快的特點,敢批評決不苛刻,有歌頌卻不肉麻,有誇張卻又不古怪。最重要的是,創作者巧妙地處理好了可愛性美感與時代主題之間的平衡協調,給人一種自然率真、充滿童趣和生活氣息的藝術享受。一句話,泥人張所用的泥土,是鮮活生活的泥土,地氣充沛的泥土,不是太空的營養基,更不是人工合成的“假土”。

  其實,早在2013年下半年,有心人會發現,在全國各地的建築工地圍擋上面,都有以“我的夢中國夢”為主題的大型戶外招貼畫。那些憨態可掬的泥塑娃娃,那些樸素又大方的民間剪紙、色彩斑斕的木版年畫,都在共同的中國夢的主題下面,展示出各自不同的藝術風姿。2014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概念,“圖説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又用相同的藝術面貌迅速出現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車站、碼頭、公園等公眾場所的墻面上。

  這兩個由中央文明辦主導的政宣公益項目,獲得了空前的成功,“用最土的方式方法,實現了最有效的送達”。在新傳播手段日新月異的時代,脫胎于古老墻繪藝術的宣傳方式和民族民間流傳千百年的剪紙、泥塑、木版年畫等藝術形式,在新的時空中獲得了瀟灑恣肆的存在狀態,不能不説讓人驚嘆,值得反思。

  第一,一定要用民族的方式表達。用最“土”的方式表達最新鮮的時代主題,在很多人看來,會有很大的風險,因為在新技術新理念日新月異的時代,在思想價值審美追求多元化了的時代,用泥塑、剪紙、木版年畫等土氣的、傳統的東西來表達,會不會費力不討好呢?一清老師最具説服力的道理是:文化這東西是相對恒定的,幾千年來積淀下來的東西,即便你看不見,它們也依然在靈魂深處潛伏著,只需要一個巧妙的喚醒、激活、鼓勵,就能得到熱烈的回應。事實證明,這個迅速覆蓋全國幾乎所有建築工地圍擋的“我的夢中國夢”公益政宣活動的傳播效果,得到了社會各界不同階層、不同政見、不同年齡段、不同職業和審美趣味的人的一致讚賞。

  第二,一定要用大眾的平臺發布。在自媒體廣泛普及的時代,用戶外招貼畫的方式(平臺),是不是太老土了呢?策劃者獨辟蹊徑,絕門出擊,克服困難,説服同儕,把項目做出來了。用最原始的手段最低廉的成本實現了最有效最到位的送達。

  在藝術創作手法和發布平臺這兩大關鍵要素上,“我的夢中國夢”和“圖説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公益政宣項目都選擇了回歸傳統和民間,回歸貌似已經“遺産化”了的民間藝術,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民間藝術是民間的藝術,民間是民間藝術的出發點也是著眼點;為人民服務,永遠是所有藝術創造活動的終極目的。

  2017年5月18日至23日,中國文聯、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和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等單位主辦的“中國精神中國夢:全國農民畫創作展”在中國美術館拉開了帷幕。如果説幾年前中央文明辦“我的夢中國夢”大型戶外宣傳帶有一定程度的嘗試和冒險性質的話,這一次用農民畫表達時代主題的創作比賽,就完全是一場自覺、自信和充滿激情的藝術表演了。此次全國農民畫大展共收到全國60多個畫鄉及少數民族地區推薦選送的1450多件作品,經過精挑細選,200幅優秀作品獲準展出。作者分布也十分廣泛,來自23個省份,包括漢族、藏族、回族、苗族、彝族、傈僳族等多民族的創作隊伍。作品融會了民俗文化和地域風情,表現農村生活和群眾的文化追求,體現了當代農村生活的多樣性。中國農民畫經過幾十年努力經營和錘煉,已然成為世界藝術百花園裏獨具魅力的一大類型。這種帶有濃鬱鄉土氣息的繪畫藝術,超越了或者突破了學院派繪畫對平面美術的基本規范,忠實于生活本身的豐富與多彩,和樸素率真的個性化審美需求,把包括粉畫、油畫、國畫、版畫、漆畫、唐卡等多種藝術語言在內的“不講規則的規則”運用得出神入化、巧奪天工,讓人讚嘆不已、欲語忘言,呈現出民間藝術無限的生發可能和無法遏制的表現張力。

  與泥塑一樣,農民畫似乎也曾經是比較“瀕危”和“遺産”的藝術,但是風水輪流轉,審美也螺旋,某個特定時期的相對沉寂也許正是為了醞釀另一次更大規模的繁榮和發展。這一次中國農民畫的“大展”,一時間成為了京城藝術圈裏熱議的話題,讓很多人感覺驚艷甚至震撼,多少年象牙塔裏挖空心思、殫精竭慮進行藝術創新而不得,如今卻被來自基層、來自大地的農民“畫師”——他們甚至不好意思説自己是藝術家——爆出冷門。他們的成功秘籍,已然可以用10個字概括:“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在對優秀傳統藝術的態度上,他們不約而同堅守了根本,走對了方向。而他們的基本立場,則始終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畫師們使用自己擅長的方式表現熟悉的生活和切身的感受。所謂生活之樹常青,生活就是他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素材寶庫。

  以天津泥人張和中國農民畫為代表的民間藝術,之所以能夠在工業化、城鎮化大潮中保持活力,在鄉村和農耕文明快速消退的時刻繼續活躍在“城裏人”的日常生活中,美麗在琳瑯滿目的民族民間藝術大觀園裏,一個重要理由就是:有生氣,能創新,尤其擅長響應政府號召,遵循藝術規律,把握現實題材,心係民生苦樂,感應民眾關切,了解基層需求。“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八個字在這些成功的民間藝術作品和他們的創作者那裏,不是一句時鮮的宣傳口號,而是幾十年如一日身體力行、執著追求的藝術信念,生活與藝術創作,很大程度上融合在了一起。

 

  強根固本 人文並重

  ——關于口頭文學遺産普查記錄理念與方法的回顧與思考

  □ 王錦強

 

  我把新中國民間口頭文學普查的歷史階段大致概括為這樣兩組關鍵詞:政治性(事件緣起)——非理性(運動結構)——技術性(服務職能);超現實(神話化)——精英化(理想化)——平民化(實用化)。前期顧頭不顧尾,中後期逐漸理性化。

  一、大躍進民歌掀起全民創作的“冷高潮”

  從五四歌謠運動開始,一直到延安時期對民間文藝的搜集、整理、研究、運用,民間文藝事業已取得了初步成果(但只是局部性和零星化、藝術化的);新中國成立後的大躍進民歌及新民歌運動模糊了文人文學和民眾口頭文學的界限和分野。新中國成立後對民間文藝的採集,強調科學性、全國性和全面性,並在領袖倡導、全民動員的情況下慢慢形成巨大而無窮的力量,逐漸變為全民的民歌搜集與創作運動——大躍進民歌。

  不可否認的是,這個時期的文學運動為新生的人民共和國文化藝術打開了一扇再也無法關閉的民間文藝的大門,甚至進入一種狂熱和非理性狀態,民間文藝的真正寶藏並沒有得到科學發掘和利用。而文人作家的不速之客式地闖入必然是到處碰壁,得不償失。

  然而,對于這一演變為大躍進的民歌運動,到底取得了什麼樣的文化實績、為何形成如此聲色和陣勢,其影響煙消雲散了嗎?學術界對此缺乏研究和剖析,這是新中國文藝理論建設的巨大缺憾。我們為何缺乏哲學思想、理性精神、批判意識,應該從民族精神迷霧或靈魂深處找找肌理紋路或病灶與基因。民間文學與民間文化研究離開了對信仰和價值觀的解析、考量和追問,肯定行而不遠。

  二、“民間文學三套集成”時期,全面科學普查民族民間口頭文學形成較為完整的體制、機制和網絡,理念及方式方法有了新的時代色彩

  近四五十年,中國社會經歷著劇烈的變化。我們的一切,包括遺産都在這劇烈的變化中不斷地産生前所未有的問題,並面臨巨大的挑戰。在物欲的社會裏,必然輕視精神。文化遺産作為公共的、精神性的事物必受到冷落。

  于是,挖掘、收集、整理、編輯、出版《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工作,不僅可以促進保護人類文化多樣性,還有助于延續中華文脈,造福一方百姓。從1981年至2009年,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從醞釀、立項到全面實施,經歷了近30年。

  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將幾千年來民間的無形精神遺産變為有形的文化財富,有效避免了民間文化在經濟全球化大潮衝擊下的快速消減和滅失。它為世人了解中國民族民間文藝發展規律、應對社會高速發展所帶來的文化轉型,提供了不可替代的文學財富和精神資源。其聲勢還有些許前二十多年文化運動積蓄的結構性余威,但不能同日而語的是民間觀念、民間立場、民間情懷開始成為主流。這次大規模的普查行動中,所搜集的一大批珍貴的各民族神話、傳説、故事、歌謠、諺語、史詩、長詩、地方小戲、説唱文本等民間口頭文學作品,改寫了漢族文學文化史和新寫了少數民族文學文化史,也重寫了中國的文學史和文化史。

  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項目推廣的“成書在縣、初審在市、復審在省、終審在國家”的運行機制,經過多年實踐被證明是行之有效的,也被各省、市、縣的各層級民間文藝工作者所普遍認同,並得到他們的熱情響應和積極配合,為新世紀中國口頭文學遺産工作豎起了一座文化豐碑。

  三套集成最突出的問題是出版的圖書形式單一,錄音錄像資料沒有得到歸檔和視聽呈現,利用率低;神話史詩長詩多為節選,未體現出全貌;文字整理的痕跡明顯,還有一些創作和改編成分在裏邊;普查工作並未全面徹底,資料保管沒有下文,留下很多尾巴;後三套集成時期的後續研究工作跟不上時代發展,民間文藝工作隊伍逐漸解體,民間文藝人才隊伍出現斷層;十套民間文藝集成中民間文學逐漸遊離和獨立出來,與民俗文化和其他民間藝術的聯係沒有得到很好的學術粘連,而且逐漸使民間文學失去歸屬感;重文本輕人本的現象比較普遍等等。

  面對這些難題和挑戰,中國社會各界有識之士積極行動,通過摸索和實踐,並積極推動政府和相關機構逐步建立起符合中國國情的文化遺産保護制度和保護體係。

  三、中國民間文化遺産搶救工程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造勢和鋪陳

  2002年,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倡導和發起的中國民間文化遺産搶救工程實為一個綜合性的民間文化項目組合,它同時也為國家有關工作的常態化和制度化鋪路和造勢。該工程以文字、圖片、錄音、攝影、攝像作立體記錄,確立中國民間文化保護的體係和對象。其重點實施項目《中國民間故事全書·縣卷本》內容包括民間神話、民間傳説、民間故事、民間笑話、民間童話、民間寓言和其他民間故事作品。《中國民間故事全書·縣卷本》力求真實地反映各縣的民間文化特色。

  上海市成為《中國民間故事全書》唯一出齊區縣卷的省份。在我國正處于由傳統農業社會向現代化工業社會的轉型期和經濟全球化的歷史時刻,為急劇變化發展、日趨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留下一份珍貴的民間口頭文學歷史文獻,具有重要的文本價值和文化意義。

  流傳是民間文藝最顯著的特點。無窮的復制和附會是孿生兄弟,應視為民間文學的漸變功能和存在形態;不發生變化(或變異)的民間文學很難存活。我們應重視這種不同樣態或大同小異的版本或作品的價值,在傳播與差異中尋找民間文藝的真味。《中國民間故事全書·江蘇南通市分卷》對相同或相似的傳説、故事母題,以及不同地區文化生態的殊異,給以特別的關注、描述、演繹和延伸。多版本、流變性是民間故事的流傳特點和旺盛生命力之所在,也是文化多樣性和地域性、民族性的生動體現。比如,同樣是講盤古開天辟地的故事,海安人細致地講述天地初生的經過以及日月星辰、天地萬物的由來,而啟東神話“盤古王造人”則戲劇性地附帶了“寡漢”産生的特殊緣由。更為明顯的,各地有不同的傳説、故事母題,構成了各具特色、斑斕多彩的民間文化景象。

  “民間小故事,人生大智慧”。《中國民間故事全書》被列入“十一五”、“十二五”全國重點圖書規劃,還被列入“農家書屋”採購清單以及向青少年推薦的百種愛國主義教育推薦書目。“浙江瑞安卷”剛一出版,便成為瑞安市外國語學校第四屆讀書節的重要閱讀文本,並作為本校教材建設課題。該校還倡導學生閱讀民間故事,把學到的故事講給別人聽,並且深入鄉村搜集瑞安民間故事,匯編出一本學生搜集的瑞安民間故事集。這是民間文藝教育傳承的一個生動個案。

  湖北省宜昌市是全國最早響應中國民間文化遺産搶救工程的地級市。該市不僅高質量地完成了12卷本458萬字的《中國民間故事全書·湖北宜昌市分卷》,而且在傳承人調查、認定、命名、研究及相應保護措施方面用力頗豐,受到普遍稱道。

  住在五峰深山的老農劉德培以擅長講述故事笑話聞名鄉裏。1984年起,五峰縣政府開始按年度安排專款,照顧劉德培老人的晚年生活,此在湖北省為首開先河。五峰縣政府對劉德培老人的特殊照顧,則從1984年持續到2000年12月劉德培老人病故,長達17載,在全國罕見。五峰土家族自治縣對劉德培的係列保護措施,成為後來宜昌全市對高齡民間文化傳人實施照顧的參照坐標。夷陵區(原宜昌縣)自2000年起,就對下堡坪鄉譚家坪村的農民故事高手劉德方每年安排照顧並撥專款1萬元;2007年,在劉德方70大壽前夕,又為他解決一套3室1廳住房,他在偏僻的譚家坪村的低矮簡陋的小土墻屋,則被區裏整修,作為故居保存下來。宜昌對民間口頭文學傳承人的保護舉措,在全國民間文藝界傳為佳話。

  《中國民間故事全書》是在既往普查工作的基礎上整理遺産,保護資源,光大精華;文檔化、數字化是既往的突破和發展,傳承人受到前所未有的真正重視和關懷才是這一階段的重中之重。有史以來,為民立傳,在新世紀才逐漸成為現實。

  在實施這些工作當中,中國民協始終把理論研究和學術總結放在重要位置,通過科學理論和學科理念指導普查工作;把從田野調查中獲得的鮮活的真知灼見和學術研討活動中形成的思辨成果進一步歸納提升為新的思路,再用來豐富田野作業和編纂理念,並開展了富有鮮明個性、獨具特色的各種民間口頭文學傳承、創作與表演活動,使文化自覺成為新理念;不斷推出優秀口頭文學保護工作新成果,使文化寶庫有新積累;不斷增強民間口頭文學的發展後勁,使民間文藝事業有新活力;積極穩妥地開展民間文藝之鄉調查認定及命名活動,使民間口頭文學在服務農村建設及文化保護傳承工作上有新建樹。

  四、為民間文藝正名和為社會服務是時代特徵,也是增加對其文化價值重新審視與認識的理性階段的初始體悟

  隨著中國民間口頭文學遺産保護工作進入一個新的歷史時期和新的發展階段,中國民協戰略性地將民間口頭文學採集與出版、傳播工作進行轉型與全面升級:將全面普查轉變為全面普查與重點調查相結合、從學科研究遍地開花轉變為綜合總結與個別示范試點相結合、從以文本為主轉變為文本與人本並重、從以靜態的文字圖片記錄為主轉變為動靜結合的綜合採錄、從以單純的紙質出版保存為主轉變為多媒體的立體性存錄、從以田野調查為主轉變為活態傳承與生態保護並重、從以區域和分類研討為主轉變為國內研討與國際交流並重等新的舉措和新的理念,並在史詩調查方法與學術研究、少數民族民間口頭文學遺産記錄與翻譯出版、傳承人調查認定命名與口述史的記錄出版、設立民間口頭文學生態保護區與命名文藝之鄉、舉辦民間傳統故事會與民間説唱表演活動、中國口頭文學遺産數字化工程等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和實踐,以方便學人,擴大利用。

  中國民協組織實施的中國民間口頭文學遺産搶救與保護工作堅持了高標準的學術要求,以示范本、示范調查和工作手冊規范與指導各地各項目的開展。今後,還將在更廣闊的范圍內展開田野作業、活態保護、傳承人口述史研究、命名文藝之鄉、建立傳承保護基地、數字化呈現、多媒體實驗、理論著作出版、民間文學大學出版工程、國內外學術交流及學科體係的建設,使中國民間的偉大文化創造真正為人民群眾享有,並為人類文明進步與保護人類文化多樣性奉獻中國人民的經驗與智慧。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