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謳歌時代旋律 共創電視精品

時間:2016年10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趙志偉

  謳歌時代旋律 共創電視精品——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電視劇獲獎代表談創作

王雷(下)、胡歌獲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觀眾喜愛的男演員

佟麗婭(下)、趙麗穎獲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觀眾喜愛的女演員

  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暨第11屆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近日在湖南長沙舉行。圍繞本屆金鷹獎優秀電視劇作品及創作,近200名業內專家學者、行業精英及入圍本屆金鷹獎的優秀獲獎代表共聚一堂,交流藝術創作經驗體會,謳歌時代旋律,共創電視精品。

  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態度

  “正好趕上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兩周年紀念的日子,我感覺這兩年來電視文藝工作者們沒有喊口號,是以實際行動拍出好的作品為人民服務。”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影協主席、本屆金鷹節最佳表演藝術獎獲得者李雪健主演的《少帥》《嘿,老頭!》兩部作品參加了本屆金鷹節,他表示:“不努力,對不起這個偉大的時代。”他説,《少帥》是一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通過這部劇,要讓觀眾感受到愛國主義精神。不能忘記過去,我們不能再出現歷史上的悲劇。”李雪健認為,要想拍好劇,就必須認認真真地做,不能亂七八糟地胡來。他舉例説,《少帥》裏有一個場景是上前線,在火車站。“因為天氣冷,我有點嘴抽筋,導演為了保證拍戲的質量,就把車站值班室放到棚裏拍……當我化好粧去拍時,導演説這個景比野外的景差得太遠,又搭了一次景。看完景,還是不滿意,再重新搭,還是不滿意。最後,重新搭了三次才讓我去拍,我去棚裏一看,幾乎把野外的景搬到棚裏了。”李雪健感嘆地説,“這種認真的精神正是這部劇深受廣大觀眾喜歡的原因。”

  20多年前,一部電視劇《渴望》曾萬人空巷。近年來,這部電視劇的制作人鄭曉龍先後執導《甄嬛傳》《紅高粱》《羋月傳》等多部熱播電視劇。在本屆金鷹獎評選中,他憑借《羋月傳》獲得最佳導演獎,可謂是實至名歸。“我理解的現實主義,不是拍現實題材就是現實主義,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態度。所以,用現實主義拍古裝戲的時候就應該是歷史唯物主義態度,《甄嬛傳》就是歷史唯物主義態度,對封建的婚姻制度進行批判。”鄭曉龍以他近幾年拍的第一部古裝戲為例如此説。在這個意義上,《甄嬛傳》與他之前制作的熱播現實題材電視劇《渴望》《編輯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紐約》《金婚》等相比,具有異曲同工之妙。“《羋月傳》也是如此。羋月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羋月真是一個好色、完全工于心計的女人,羋月去世29年之後就不可能有秦始皇統一中國。”在鄭曉龍看來,《羋月傳》是一部向上的作品,代表了女性積極向上的精神,是一部勵志的劇,也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創作態度。“所謂歷史唯物主義的創作態度,也包括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這在古裝戲裏面都可以表現出來。”他説。

  最“笨”的辦法就是深入生活

  在本屆金鷹獎評選中,按照“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標準,經過觀眾、評委、會員三方投票,最終有《十送紅軍》《馬向陽下鄉記》《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王大花的革命生涯》《北平無戰事》《平凡的世界》《羋月傳》《陸軍一號》《破陣》《旋風少女》《嘿,老頭!》11部電視劇作品獲得優秀作品獎。

  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榜上有名。“這部劇已經播出兩年了,我們也獲得了很多的獎項和榮譽。但是,每次獲得榮譽之後我都在反思,如果當初我們認識更深刻,是不是可能會做得更好?”制片人高成生説,他曾有幸制作過多部主旋律題材影視劇作品,思想性不用擔心,有各級領導層層把關;藝術性也沒有問題,有眾多專業藝術家發揮自己的才能;最大的困惑在于,怎麼拍得更好看?“因為要好看才有受眾,才有更大的傳播力,才有更大的影響力。”作為制片人,需要他操心的事太多。“現在看來確實也是把大家認為當時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不敢説圓滿,但完成了。”高成生説。

  《陸軍一號》是軍旅題材電視劇,在本屆金鷹獎評選中脫穎而出,深受廣大觀眾的喜愛。“初心不改,堅守現實軍旅題材創作陣地”的導演鄭方南説:“我從事軍旅題材電視劇創作有30多年,如何在每一部作品中尋找新的起點、新的突破,不去重復自己和他人?敢于標新立異很重要。要達到這個標準,內容一定要新,用新的故事帶出新的人物,用新的人物帶出新的思想。然而,新故事、新人物、新思想從哪兒來?瞎編肯定不行,瞎侃肯定也侃不出來,唯一的辦法,也是最‘笨’的辦法就是深入生活。”

  鄭方南認為,真要寫好一部軍旅題材電視劇作品,必須要到第一線去,到訓練場去,聽他們講故事,了解部隊官兵希望看到什麼樣的劇,很多細節才是根本。“比如《陸軍一號》中,有些人物有綽號,並不是我們為了炫耀弄出來的,恰恰是部隊飛行員在稱呼同事時聽到的,也是他們讓我們寫進去的。”他説,好的軍旅題材電視劇作品要展現人民軍隊的發展變化,要藝術地抒發民族情懷;要強調“兵味”“戰味”,突顯軍營文化;面向部隊現實,展開想象空間;堅持初心不變,既是感情也是責任。

  正能量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打動人

  文學名著改編電視劇,需要創作者具備巨大的勇氣和高超的藝術水準。兩年來,一部《平凡的世界》在電視熒屏上重現經典藝術形象,引發無數觀眾的追劇和好評,榮獲國內諸多大獎。説起該劇的創作過程,華視娛樂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王琛百感交集:“華視是一個年輕的團隊,《平凡的世界》是我們第一次獨立操作投資規模過億的電視劇作品。所以,整個創作過程就像小説寫的一樣經歷了很多曲折、很多困難。但是,我們非常高興的是,所有的主創團隊、合作方能夠堅持不懈,最後奉獻出了一部我們大家感到還算是滿意的作品。”

  “在今天的市場環境下,只要電視劇作品的故事好,有人物的真情實感,我們不必刻意地定義和回避農村題材。”王琛認為,他在制作《平凡的世界》過程中,收獲了一些意料之中的成果,也得到了很多意外的驚喜,啟發了不少心得。“當初選擇改編拍攝《平凡的世界》,是我們感動于這本書裏人物的溫暖和對現實的不斷追求。這是一個發生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陜北農村的故事,既然小説故事感動了千萬讀者,感動了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那麼多主創人員,它一定具備超越地域年代的精神共鳴,我們要做的是,帶著一種追求極致的精神,把故事挖掘出來,把它展現在觀眾面前。只要是正能量的故事,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打動人。”王琛説,《平凡的世界》改編拍攝方案,最終選擇盡可能還原原著,不僅在劇本上最大程度保留核心人物的特點,也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和資金去還原故事中的地點,還原最貼近原生態的景象,還原那個年代的精、氣、神。

  寫現實就要對現實有所表態

  都市青春勵志劇《冰與火的青春》講述了一群“80後”從美好青蔥校園步入職場奮鬥,經歷成長的洗禮與蛻變,共同譜寫了一段跌宕起伏的青春戀曲。該劇編劇、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梁振華以《返回創作的原鄉》為題,從自身創作經歷講起,反問自己創作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很多影視人大談顏值、估值的當下,誰還在談創作?他認為,創作是對有限的一種突破,是對封閉的一種敞開,是對智慧和想象力的一種挑戰,是對精神品質的一種沉淀。“寫歷史要對歷史有所發現,寫現實就要對現實有所表態。”梁振華説。

  本屆金鷹獎獲獎電視劇《旋風少女》,也是一部青春勵志劇。該劇出品方上海觀達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制片人周丹從《旋風少女》的創作初衷、制作過程、演員選擇、創作態度、臺前幕後、宣傳營銷及核心價值等多個角度,分享了他們的創作經驗。除了周播劇的模式,“《旋風少女》的播出,在很大程度上帶動了青少年的體育競技、拼搏的精神,很多家長也跟著孩子一起看,他們發現這不是一部小孩子打打鬧鬧的劇,而是真真切切有正能量、有主旋律、有拼搏精神,有夢想在裏面。”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