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電影《遵義會議》:再現蕩氣回腸卻不乏溫暖的長徵路

時間:2016年10月1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 博

  20世紀中國革命的道路漫長而艱難,有不少人物和事件被歷史銘刻,為後人所謹記。1935年1月15日至17日,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為了糾正“左”傾領導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了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重要會議——遵義會議。這是中國共産黨第一次獨立自主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解決自己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會議。會議開始確立了實際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者的正確路線在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成為中國共産黨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以史為鑒,中國夢的長徵正在路上
  為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由劉星任編劇、總導演,胡明鋼、于蘭執導,佟瑞欣、張京生、姚中華、馬曉偉、于紫菲等主演的電影《遵義會議》于10月10日起在全國公映。影片由蘇區大撤退、湘江血戰、遵義曙光、強渡大渡河、陜北會師五部分組成。“我從1997年開始創作,但囿于資金、人員等原因,影片一直未能開拍。”劉星表示,革命戰爭題材影片攝制條件艱苦,産量日益減少,幾乎都是“十年磨一劍”。“用電影講述一個蕩氣回腸卻不乏溫暖的故事,是為了堅定我們前行的勇氣。”劉星表示,“紅軍長徵結束了,但中國夢的長徵正在路上。”
  要創作長徵題材的劇本,一個必備條件是對長徵有深刻認識,不能只是簡單地將人們熟知的歷史搬上銀幕,“研究深入,創作才能深入。”劉星認為,遵義會議既是一個故事,又是一個歷史的宏偉篇章,“當故事講,會溫暖人心;當歷史講,會激蕩心靈、鼓舞鬥志。”當故事與歷史融為一體,投射到文藝創作中時,如何才能將故事與歷史講清楚?劉星表示,自己既追求革命現實主義,忠于歷史,帶著敬畏之心去拍攝,也講究電影的藝術魅力,力求增強作品的觀賞性,讓更多年輕人喜愛影片。
  在創作過程中,劉星一貫秉承一個原則,就是在大格局、大場面、大氣勢、大歷史的觀照下,用鮮活的人物、生動的語言講述溫暖的故事,《遵義會議》也不例外。“主旋律電影不是搞教化,藝術創作最根本是要講好故事。遵義會議大家並不陌生,但用藝術形式表現出來,應當是新鮮的。”劉星説。《遵義會議》從一個小人物開篇,前線負傷的一位紅軍戰士到村子裏養傷,隨著情節的展開,他的命運波瀾曲折,但始終跟隨著長徵的隊伍,在影片結束時,他英勇犧牲了。
  有觀眾對劉星説,沒想到這樣一個舊主題,竟看得異常新鮮而感動。“主旋律電影應該在藝術表現上下工夫,不照本宣科,才能讓更多人接受。”劉星表示,在如今的電影市場中,主旋律影片的發展狀況不容樂觀,市場效益和社會效益似乎難以兼顧。“我一向認為,主旋律影片創作與市場並非天然對立。”劉星坦言,自己創作時會考慮市場,但從不會把市場看得過重,更不會向市場低頭。“是金子總會閃光,是藝術品總會在某個角落裏打動人心。當主旋律電影面對市場和效益時,能夠兼顧當然更好,但最重要的是感動觀眾。”劉星表示。
    >>虛實結合,用電影語言彰顯長徵精神
  由中國電影家協會和陜西文化産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主辦的電影《遵義會議》學術研討會日前在京舉辦,李準、仲呈祥、丁振海、張思濤、向雲駒、尹鴻、皇甫宜川、高小立等專家學者對影片給予了較高評價。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著名文藝評論家李準指出,《遵義會議》真實記錄了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在緊要關頭的信仰追求和堅定意志,正面表現了紅軍戰士勇往直前的英雄氣概,在人性之美和藝術感染力中詮釋出長徵精神。“影片不僅真實地表現了遵義會議的全過程,也生動地展現了與遵義會議相關的一係列歷史事件。”李準表示,“創作者的選材非常精煉,準確地挑選出歷史的關鍵點,將史實與虛構合理結合,通過精彩曲折的故事彰顯出遵義會議的重大歷史意義,更凸顯了‘革命理想高于一切’的偉大長徵精神。影片對于崇高美與信仰美的追求令人讚賞。”
  影片裏強渡大渡河的場景中,17名勇士在渡河時有兩名墜入河中,畫面切到毛澤東之後再次回到大渡口,突然有兩只雄鷹從河上掠過,這無疑是對紅軍戰士的浪漫主義寫照,渲染了他們可歌可泣的革命精神。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中國藝術報社社長向雲駒表示,《遵義會議》不是紀錄片,不能像文獻一樣復制還原歷史,而是要用生動的藝術形象展示遵義會議的重大意義、發掘它的歷史價值。“影片以嶄新的視聽語言去呈現戰鬥場面,有助于觀眾更加直觀地理解那段歷史。”向雲駒認為,片中強渡大渡河的段落堪稱視聽奇觀,“讓一場震撼人心的戰鬥得到了更加震撼人心的電影化呈現。”
  在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清華大學教授尹鴻看來,《遵義會議》圍繞遵義會議這一事件中心,將中國共産黨的會議政治傳統展現得淋漓盡致。“尤為可貴的是,影片並沒有對李德、博古、張聞天等歷史人物進行臉譜化、漫畫式的表現,體現了創作者客觀公正的歷史觀。”但尹鴻同時認為,與客觀的政治性格刻畫相比,片中人物的個人性格刻畫顯得較為單一,周恩來、賀子珍等人物的性格較為模糊,形象也不夠鮮明。“人物的政治選擇其實與他們的個人性格有著密切關聯,要將人物的政治性格與個人性格更好地進行融合,這樣才能創作出堪稱精品的革命歷史題材電影。”尹鴻建議道。

電影《遵義會議》海報
(編輯:阮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