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咏誦英雄史詩 仰望永恒豐碑 傳承長徵精神

時間:2016年09月23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

八十載,穿越時空的音樂之聲

——記“永恒的豐碑”——紀念紅軍長徵勝利八十周年音樂會

“永恒的豐碑”——紀念紅軍長徵勝利八十周年音樂會現場

音樂會結束後,藝術家們集體謝幕

  2016年是中國共産黨成立95周年,同時也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為紀念這一偉大歷史壯舉, 9月17日至18日,由中國文聯、中國音協與國家大劇院聯合主辦的“永恒的豐碑” ——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音樂會在國家大劇院音樂廳上演。

  中國文聯主席孫家正,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趙實,中國文聯榮譽委員胡振民,中國文聯黨組副書記、副主席李屹,中國文聯副主席覃志剛,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夏潮、李前光,中國文聯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郭運德、陳建文,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孫康林,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國家大劇院院長陳平,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音協名譽主席傅庚辰,中國音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韓新安等領導和有關方面負責人觀看了演出。

  本次音樂會由中國音協副主席、作曲家印青擔綱藝術總監,詞作家王曉嶺擔任總撰稿,閻維文、宋祖英、廖昌永、殷秀梅、呂繼宏、王麗達、王宏偉、吳娜、王喆、龔爽等國內眾多歌唱家與表演藝術家徐濤、溫玉娟聯袂,李心草指揮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合唱團共同精彩呈現,並邀請主持人馬躍、于紫菲擔任音樂會主持。

  >>肩負職責擔當使命

  80年前,中國共産黨領導紅軍將士完成了震驚世界的長徵,開辟了中國革命繼往開來的光明道路,奠定了中國革命勝利前進的重要基礎。在和平年代,不怕犧牲、前赴後繼,勇往直前、堅韌不拔,眾志成城、團結互助,百折不撓和克服困難的長徵精神仍然激勵著人們。

  “長徵勝利80年來,涌現出了無數優秀的長徵題材音樂作品。這些作品充分發掘紅軍長徵題材的美學內涵,以各具特色的藝術手法,為世人展示了紅軍長徵的宏偉長卷,極大地弘揚了長徵精神,成為當代中國音樂史上一道亮麗的風景。本次音樂會的曲目就是從所有反映長徵題材的音樂作品中精選而來。 ”韓新安表示,“一直以來,中國音協圍繞國家重大節慶紀念活動組織開展了一係列主題性活動,為營造良好社會氛圍作出應有的貢獻。此次聯合中國文聯和國家大劇院隆重推出‘永恒的豐碑’ ——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音樂會,目的就是進一步傳承和弘揚長徵精神,讓我們在氣壯山河的交響聲中,聆聽英雄史詩,表達對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和對長徵歷史的深切緬懷。 ”

  作為主辦方之一、國家大劇院副院長朱敬表示説,“我們生逢偉大的時代,國家大劇院開幕運營之時,就肩負著傳承中國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職責。紀念傳承偉大的長徵精神、樹立永恒的精神豐碑,是國家大劇院義不容辭的職責。為此我們從四年前就開始策劃推出一係列以長徵為主題的演出及藝術活動。通過原創歌劇、音樂會、藝術教育活動、主題展覽、藝術素養課等多種形式,將長徵精神通過文藝作品注入觀眾內心情懷,激發起人們的愛國熱情。 ”

殷秀梅演唱《長徵組歌·報喜》

  >>不忘初心奏響時代新聲

  80年鬥轉星移,那盞馬燈還在閃亮。80年歲月滄桑,那把軍號還在吹響。長徵勝利80年來,曾涌現出多部優秀的長徵題材音樂作品。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創作的《長徵組歌》 ,到毛澤東詩詞改編的經典歌曲,再到國家大劇院原創歌劇《長徵》中的精彩唱段,不同風格音樂旋律交織融合,共同歌頌長徵這一偉大的歷史壯舉。聆聽英雄史詩,仰望永恒豐碑,唱響苦難輝煌,在氣壯山河的交響聲中,音樂會拉開帷幕。

  音樂會上半場的一大亮點是毛主席詩詞的音樂作品的集中呈現。長徵期間,毛澤東創作了《七律·長徵》 《憶秦娥·婁山關》《十六字令》 《清平樂·六盤山》等詩詞作品。為音樂會開篇的歌曲《七律·長徵》由作曲家彥克、呂遠在1964年創作,是音樂

  舞蹈史詩《東方紅》中的一首經典作品,展現了積極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堅定的革命信心。著名歌唱家閻維文與國家大劇院合唱團合作,將這首旋律豪邁雄渾的作品表達得淋漓盡致。 《七律·長徵十六字令——三首》是作曲家傅庚辰于2011年創作的大型聲樂套曲《毛澤東之歌》中的選曲,展現了“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偉大信念和“紅軍不怕遠徵難”的長徵精神。田豐作曲的《憶秦娥·婁山關》是1971年大型交響樂合唱作品《為毛主席詩詞譜曲五首》中的一首,作曲家融入了京劇的元素,並在交響樂團中加入了琵琶,體現了中國傳統民族音樂元素與西方交響樂技法的融合。 《清平樂·六盤山》是紅軍翻越六盤山時毛澤東的一首咏懷之作,由徐沛東作曲的這首今年創作的最新作品前半段採用山歌歌謠的手法表現浪漫的情懷,後半段則用轉調等手法表現了對崇高事業的必勝信念,著名歌唱家宋祖英與國家大劇院合唱團合作以領唱、合唱、輪唱的形式完美地抒發了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壯志豪情。

  在雄壯磅薄的毛澤東詩詞後,著名表演藝術家溫玉娟和徐濤聯袂登臺,在李心草指揮的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的伴奏下,深情朗誦詩篇《不忘初心》 。詩歌《不忘初心》是著名詩人朱海應邀特別為此次音樂會創作而成,由印青配樂,配樂詩朗誦表達了肩負神聖使命和無上榮光的當代人如何銘記先輩囑托在新的長徵路上再創輝煌。為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國家大劇院最新排演的大型原創歌劇《長徵》于今年7月首演,這部歌劇用磅薄而浪漫的音樂傳承紅色基因,用史詩般的行走力量向英雄致敬,獲得了廣泛影響和好評。本場音樂會特別呈現了由印青作曲的歌劇《長徵》中的“三月桃花心中開”和“我們終將得勝利”兩個選段,其中歌謠體的“三月桃花心中開”由青年歌唱家龔爽演唱,歌曲情感真摯、優美動聽,表現了革命根據地群眾對紅軍戰士的深深愛戴,“我們終將得勝利”則是一首混聲合唱,表現出對革命勝利的渴望和信心。

王麗達、王喆演唱《長徵組歌·遵義會議放光芒》

  >>壯懷激烈再唱《長徵組歌》

  肖華將軍作詞的《長徵組歌》由北京軍區政治部歌舞團(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創作首演于1965年8月1日。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這部紅色音樂經典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家喻戶曉,流傳至今,鼓舞著我們在新長徵路上開拓前進。本次音樂會的另一亮點為《長徵組歌》的重新演繹和完整呈現。

  音樂會的下半場集中上演了大型聲樂套曲《長徵組歌》的十首歌曲,晨耕、生茂、唐訶、遇秋根據長徵親歷者肖華所作組詩譜曲。這些詩,以形象鮮明、感情真摯、格律嚴謹、節奏鏗鏘而膾炙人口。作曲家擇其十首譜成組歌,把十個不同的戰鬥生活畫面環環相扣地結合在一起,把各地區的民間音調與紅軍傳統歌曲的音調和諧地融匯在一起,把通俗的音樂語言與豐富的音樂構思巧妙地編織在一起,生動描繪了偉大長徵的壯闊圖景,展示了工農紅軍的英雄性格,塑造了革命軍隊的光輝形象,使組歌成為一部主題鮮明、內容豐富、形式新穎、風格獨特的大型聲樂套曲。其中, “四渡赤水出奇兵”“到吳起鎮”“祝捷”“報喜”等經典唱段更是膾炙人口、廣為傳唱。

  音樂會現場,殷秀梅、廖昌永、呂繼宏、王宏偉、王麗達、王喆、吳娜等著名歌唱家與樂團配合默契,從深情的“告別”到氣勢恢宏的“飛越大渡河” ,從艱苦卓絕的“過雪山草地”到喜慶的“大會師” ,無論是歌唱家、指揮家還是演奏員們均以飽滿的精神狀態和精湛的舞臺呈現為現場觀眾帶來最優秀的演出,引起全場經久不息熱烈的掌聲。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音樂會上《長徵組歌》的展現也很有看點,歌唱家們均穿著紅軍服裝演出。為了配合舞臺上精彩的音樂演奏,國家大劇院還特別為本場音樂會設計打造了簡潔、大氣的舞美方案,毛澤東手跡、紅軍長徵歷史照片等珍貴史料影像投射在巨幅幕布上,“情景交融”的場景不僅帶領觀眾仰望豐碑、聆聽史詩,在獲得聲音和視覺震撼的同時,更帶來深刻的內心觸動。

溫玉娟、徐濤朗誦詩歌《不忘初心》

  藝術家感言  

印青:讓《長徵組歌》煥發出新魅力

音樂會藝術總監印青在排練中指導樂隊和合唱團

  今年年初根據中國文聯黨組的規劃,就決定以《長徵組歌》為主做一場紀念長徵勝利80周年的音樂會。但《長徵組歌》全長只有52分鐘、半場音樂會的長度。另外半場演出什麼?我們起初考慮過安排一些《十送紅軍》 、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中的《五彩雲霞》等有關紅軍長徵的觀眾耳熟能詳的經典歌曲。後來主創在策劃時覺得這些不夠,因為音樂會要體現兩方面內容:一要體現紅軍長徵的勝利,二還要突出毛澤東在長徵中舉足輕重的巨大作用。另外,音樂會還應有我們當代的文藝工作者為紀念長徵所做的創作和工作。最後選擇了《七律·長徵》《憶秦娥·婁山關》等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創作的經典的毛澤東詩詞的歌曲,當代的傅庚辰創作的《七律·長徵十六字令——三首》 、徐沛東創作的《清平樂·六盤山》以及國家大劇院今年頗受好評的歌劇《長徵》中的選段。此外,為了體現我們當代藝術家“不忘初心” 、繼承長徵精神、走好新的長徵路,我們決定創作一首配樂詩朗誦《不忘初心》 。這樣音樂會也完整了。此外這次重新排《長徵組歌》 ,我們力爭在保持它思想性的同時把它的藝術性、技藝性達到更高的水平,因此我們選擇了最好的藝術家、最好的指揮、最好的樂團、最好的合唱團,組成全國最強的演出陣容,讓《長徵組歌》煥發出新的魅力,在藝術上達到新的高度。  

徐沛東:“小歌大寫”表達對那個革命時代的崇敬

作曲家徐沛東在排練中與指揮李心草就作品進行交流

  《清平樂·六盤山》是毛澤東詩詞中大家很喜歡的一首,但就音樂呈現方面卻沒有像其他毛主席詩詞那樣譜成音樂作品。紀念長徵勝利80周年,我們要非常冷靜地去思考。長徵對中國共産黨來説是一個壯舉、對全世界來説也是一個奇跡。這首詩詞在長徵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像是給紅軍打的一針興奮劑,給革命隊伍走向勝利很重要的一個啟迪。在創作這首作品時我很糾結:如何區別于其他作品、區別于以往的毛澤東詩詞的音樂作品?因此在譜寫這首曲時,首先要弄清這首詞的創作背景,它是毛主席在極其艱苦的歲月裏衝破封鎖線,取得了重大勝利的情形下創作的。在音樂創作上要把“革命理想高于天”這種氣勢寫出來,用專業的話講就是“小歌大寫” ——用最平實、最普通的老百姓的語言寫出宏大的革命理想。在創作時布局是一步步、一層層地向高臺走去。音樂材料也很簡單, AB段,運用各種轉調、和聲,利用領唱、合唱、重唱等各種手法的交織形成一種勢不可擋的革命形勢。詩詞的“天高雲淡,望斷南飛雁” ,前面一段是毛主席看到光明革命前景的一種抒懷,看似寫景,但實際上有很豐富的內心獨白,通過這樣一種心情寫出“今日長纓在手,何日縛住蒼龍”的大氣魄。我一直在尋找語言,如何讓大家能夠理解、能夠記住又朗朗上口。通過各種技術手段讓它不斷豐富、不斷深化、不斷壯大,最後達到高潮。為什麼選擇用民歌演唱呢?因為畢竟這是我們的民族精神!所以前面用民歌灑灑脫脫地描繪景色、心情,後面則用合唱等手段交織各種技巧使民歌表達的力度更大。這首歌是今天人們對那個革命時代的一種崇敬。  

李心草:傳承經典也力爭與時代接軌

指揮家李心草在排練中

  雖然紅色經典的紀念性音樂會我指揮過很多,但《長徵組歌》是人生第一次指揮。對于《長徵組歌》的音樂我是熟悉的,因為小時候在文工團大院裏就經常聽,這次拿到總譜第一遍讀譜時,小時候的記憶就浮現在眼前、耳畔了。這次在指揮《長徵組歌》時,幾位歌唱家處理得也更加細膩。我在傳承以前經典的同時也在一些地方從速度和音樂情感處理方面做了一些新的嘗試,力爭跟當代更加接軌。比如第一段《告別》 ,以前留下來的資料是原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錄的那一版,這次的演奏,我沒有一板一眼按照原先的版本來指揮,加入了一些新的理解,整體速度要快很多,不是那麼拖沓,中間有一些段落做了一些作曲家在譜子上沒有寫出的細微的速度變化,使音樂上的伸縮性更大了。“飛越大渡河”等激烈的段落,我的速度也比以前更快,使音樂的戲劇衝突性更強了一些。在一些比較抒情的段落少了一些當年的革命性,多了一些當今的柔美性,讓《長徵組歌》更接地氣。 

王曉嶺:集合最強陣容,使經典常演常新

音樂會總撰稿王曉嶺在新聞發布會上

  這場音樂會上《長徵組歌》的集中呈現有著重大的社會意義。 《長徵組歌》首演的半個世紀後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國家大劇院在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時重排,會出現一個新的高峰。如果説長徵精神和演唱這些紅色歌曲是經典的話,那這次集合中國藝術家最強陣容的演出一定會使《長徵組歌》呈現新的面貌,使經典作品常演常新。這臺音樂會最大的特點就是體現了文藝工作者以長徵精神來反映長徵。通過這次音樂會也是鼓舞新時期的文藝工作者走好新的長徵路,弘揚長徵精神,向紅軍傳統致敬,更向經典文藝作品致敬。這也是個很好的機遇,在習總書記提出走好新的長徵路的時期,無論從歷史意義還是文化意義上來説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閻維文:唱出革命英雄主義的氣勢

閻維文演唱《七律·長徵》

  孩提時我就聽《長徵組歌》 ,很崇拜首唱《七律·長徵》的男高音歌唱家賈士駿老師。此次能夠與大家合作演出感到十分榮幸。我們作為歌唱演員,希望可以演唱出那個時代革命英雄主義的氣勢,更要通過我們的演唱表現出今天的藝術家、今天的人們對革命先輩、前輩的敬仰、敬意。希望通過我們的演出讓觀眾在欣賞到美的音樂作品的同時,能夠讓紅軍精神、長徵這一光輝歷史世世代代傳承下去。 ”  

宋祖英:第一次穿上紅軍軍裝演出

宋祖英演唱《清平樂·六盤山》

  這次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和國家大劇院聯合起來做這場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的音樂會,眾多藝術家站在舞臺上演奏、演唱著名詞曲作家的名曲很有意義。我是第一次穿上紅軍軍裝演出,這是一個很有創意的設計,既可以從服裝上向觀眾展示紅軍那種不怕犧牲、前赴後繼,勇往直前、堅韌不拔,眾志成城、團結互助,百折不撓和克服困難的長徵精神,更可以讓藝術家們感到真真切切地走入了長徵那種環境、更準確地把握自己演唱的音樂作品的藝術定位和人物定位,重溫革命先烈的偉大徵程。  

呂繼宏:這是最過癮、最震撼的一次演唱

呂繼宏演唱《長徵組歌·過雪山草地》

  今年幾次紀念長徵勝利的演出我都演唱的是《長徵組歌》中的這首“過雪山草地” ,但這次是最過癮、最震撼的,因為畢竟合作的是最優秀的樂隊、指揮、合唱團,這樣的演出也是對我們藝術家的一次教育。我其實挺羨慕現場觀眾的,他們可以再度從頭到尾完整地感受一下《長徵組歌》的魅力以及那些為長徵創作的歌曲。在演唱這首歌曲時我首先是從內容出發,“雪皚皚、野茫茫,高原寒,炊煙斷”兩句就寫出了紅軍當年的不易,音樂一起,我就馬上能感受到那種氛圍。演唱時我把這首歌分成了3個層次:開始很輕很淡地唱,給大家交代那種環境;然後“風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饑志越堅”加強了一些;到最後就全部F推向高潮。歌唱家就應該帶著音樂把歌詞、把感情給觀眾“説”明白。   

廖昌永:再唱《長徵組歌》是對今人的鼓勵和鞭策

廖昌永演唱《長徵組歌·四渡赤水出奇兵》

  在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的時候,在這樣的一臺音樂會上演唱《長徵組歌》對我們來説也是一個鼓勵和鞭策。人類歷史上再也找不到長徵這樣的創舉,完成這樣一個創舉,沒有對理想、對信念的堅持是絕對不可能的。對于當代中國人、未來的文化事業來説,我們“一直在路上” ,都需要對信念、對理想的這種執著。對音樂家來講演唱不同的歌曲要有不同的體驗,“戰士雙腳走天下”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打得“敵人棄甲丟煙槍” ,演唱《長徵組歌》中“四渡赤水出奇兵”這首歌曲我一直在找這首歌表現出來的自豪感、樂觀主義精神和革命浪漫主義精神。

  (本文攝影:張大勇,藝術家感言由裴諾採訪整理)

(編輯:子木)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