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長徵路上,為曲藝創作找故事

時間:2016年09月0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艷鴿 文/圖

長徵路上,為曲藝創作找故事

——中國曲協“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採風創作實踐活動走進黔東南

採風團走過位于黎平縣少寨的紅軍橋

  在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之際,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係列講話精神,繼承革命傳統,弘揚長徵精神,8月22日至28日,由中國曲協組織開展的以“紀念紅軍長徵勝利80周年”為主題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採風創作實踐活動走進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

  在7天時間裏,來自全國各地的曲藝作家走進大山深處,追隨當年紅軍長徵的足跡,走過了黎平縣、從江縣和榕江縣三個縣城。在黎平縣,他們踏上了紅軍長徵曾走過的“紅軍橋”,參觀了黎平會議紀念館、黎平會議會址,看望了85歲的老紅軍遺孀許銀花;在從江縣,拜謁了烈士陵園紀念碑;在榕江縣,參觀了紅七軍軍部舊址。在重走長徵路的同時,藝術家們也深入到芭沙苗寨、三寶侗寨和宰蕩侗寨等村寨,跟村民互動交流,了解當地的民俗風情和他們的生活現狀。

  一座紅軍橋,可以生發出很多生動的情節

  遼寧省朝陽市曲協主席、曲藝作家王濟忱帶著一支錄音筆來到黔東南,這是他採風期間的重要工具。每到一個地方,他都會打開錄音筆,錄下採風過程中聽到的故事。晚上回到賓館,再上網繼續查閱相關史料,為自己的創作尋找和積累更多的素材。

  在黎平縣參觀了黎平會議紀念館、黎平會議會址和紅軍橋後,王濟忱感觸很深,覺得黎平會議和紅軍橋都可以成為他的創作素材。1934年12月15日,長徵途中的中央紅軍佔領黎平。為了確定紅軍的進軍路線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開政治局特別會議,史稱“黎平會議”。黎平會議最後確定了向貴州轉兵的戰略決策,毛澤東的正確意見被黨中央採納,避免了陷入重圍的危險,使紅軍爭取了主動。黎平會議是長徵期間具有決定意義的戰略轉變的關鍵,為遵義會議的召開做了重要準備。

  在黎平會議紀念館對這段歷史詳細了解後,王濟忱稱自己很震撼。“以前對黎平會議了解得不多,今天知道了如果沒有黎平會議,就沒有遵義會議。”他説,“用曲藝作品來宣傳黎平會議這一歷史事件和它的重要價值,是我們可以做到的,也是此行的一個重要收獲。”但創作難度也很大,“這麼一個重大的歷史題材,怎麼找到一個小的切入角度,會比較難”。但他表示,對藝術創作來説,難度越大越有挑戰性,“一旦找到突破的角度,一定會出好作品”。

  在黎平縣高屯鎮少寨村,村頭有條河,河上有一座用木板搭建的橋,這是村民們進出村寨的重要通道。1934年12月,紅軍攻佔黎平,紅軍某部在此駐扎時,發現河上的簡易木橋已非常破舊,難以通行,于是馬上進行整修。幾天後,一座高3米、寬1.3米的木橋修建完成,解決了附近村寨村民的出門難題。為紀念紅軍的義舉,村民們把這座木橋命名為“紅軍橋”。80年來,周圍寨子的群眾多次自發維修紅軍橋。

  王濟忱看到這座紅軍橋後,就知道這是一個創作的好素材,“可以從軍民魚水情的角度寫一個快板作品。這個題材能夠生發出很多生動的情節,和很多精彩的句子”。他認為採風對創作者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一個場景、一個小故事,都可能成為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他從紅軍橋上走過,然後下橋看著陸續從橋上經過的村民們,“親自到這兒走一走,與純資料閱讀相比,感受會非常不同”。

採風團在榕江縣宰蕩侗寨和當地的民間藝人交流

  通過逗哏和捧哏的交流,講述歷史和現在

  北京嘻哈包袱鋪相聲演員、相聲作家劉春山是第一次來黔東南。在此之前,他對少數民族地區人們生活的了解,來自于小時候看過的電影《五朵金花》《應聲阿哥》等,“電影裏,他們的生活條件很簡陋,用竹筒喝水蒸飯”。但從貴陽市區到黔東南黎平縣5個小時的路途上,他發現這裏跟他想象的不一樣了,“我以為會經過一些顛簸的鄉村公路,但沒想到一路都是高速公路”。

  採風路上,劉春山喜歡觀察一些細節。在黎平縣的一條老街上,他發現居民家裏都裝上了冰箱、電視。在距離從江縣城3個小時車程的加車村,他看到這個大山裏的村子,村民家裏也有電視可以看。途中經過了一個建在山腰上的診所,門口停著一輛救護車,診所旁邊有個小賣部。“小賣部跟城市裏小賣部的商品是一樣的,能夠供應基本生活所需。那麼深的山裏,也有救護車運送急診病人。這些如果不是我親眼看到,真的是想不到。”他對記者説。在芭沙苗寨,聽村支書滾拉旺介紹,政府幫寨子開發旅遊,並提供了一些扶持政策,現在村民們的收入增加了,也讓劉春山很感慨:“能看出來他們非常樂觀,對未來的生活有信心。”

  就在採風的過程中,劉春山對新作品已經心裏有底了。“我想針對現在一些年輕人比較浮躁、對歷史的認識比較膚淺這個問題,來寫寫真實發生在紅軍長徵路上的故事,和他們經歷的艱難困苦。在回顧歷史的同時,也介紹一下現在的新生活。通過逗哏和捧哏的交流,把過去的艱苦歲月同現在的幸福生活做個對比,這樣就對年輕人起到了寓教于樂的作用,讓他們在聽相聲感到歡樂的同時,也認清歷史、認清現在。”

  今天,我們如何學習長徵精神

  20年前,在紀念紅軍長徵勝利60周年時,陸軍政治工作部文工團曲藝作家、中國曲協曲藝創作與教育委員會委員趙福玉就曾創作過一個小品,探討在新時代如何學習長徵精神。20年過去了,如今他重走長徵路,一路上看到紅軍長徵時留下的各種遺跡,依然心潮澎湃,他對記者説,這次採風,讓他對長徵精神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領悟。

  在黎平縣看到紅軍橋時,他感慨:“80年過去了,一代又一代後來人,一直在維護著這座普通的橋,期間重修了很多次。這個故事非常感人,我們可以從中看出當地老百姓的一種情懷,雖然他們自己未必會説出來,但用這種行動表達了對紅軍、對革命先烈和長徵那段歷史的緬懷。這座橋和它背後的那段歷史,是比自己村裏年産值增加了多少,更值得他們驕傲的。”

  走在紅軍曾經走過的路上,趙福玉想象著當年那些紅軍戰士是如何堅持下來的,“他們也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説實話,如果意志稍微不堅定,都是走不下來的,因為太艱苦了。能夠堅持下來,就是因為他們有信仰,要推翻一個落後的、腐朽的舊中國,建立新中國,翻身得解放”。

  “今天我們學習長徵精神,不是學煮皮帶、吃野草,關鍵是真正領悟長徵精神的本質,並把它發揚下去。”趙福玉説,“每個人的一生,都是靠一種追求、一種信仰支撐的。實際上,現在很多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在生活的態度上,都體現出了堅忍不拔的毅力、克服困難的勇氣、孜孜不倦的追求。這其實就是長徵精神,仔細想想,當年紅軍能夠走下來,靠的也是這些。”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