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加強文藝人才隊伍建設 再創“文藝湘軍”新輝煌

時間:2016年06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微微(湖南省政協主席)

加強文藝人才隊伍建設 再創“文藝湘軍”新輝煌

——在調研“文藝湘軍”人才隊伍建設座談會上的講話

    文藝事業是黨和人民的重要事業,文藝戰線是黨和人民的重要戰線。黨中央一直高度重視文藝工作在改造國人精神、塑造民族靈魂、引領時代風氣中的重要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指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文藝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藝工作者大有可為。湖南省委對文藝工作也一直十分重視,召開了全省文藝工作座談會及調研成果匯報會、全省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推進會,印發了《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實施意見》,等等,這些舉措對于繁榮發展湖南省文藝事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推動社會主義文藝大發展大繁榮,人才是關鍵。黨中央要求,把文藝隊伍建設擺在更加突出的重要位置,努力造就一支宏大的人才隊伍,培養大批德藝雙馨的藝術名家。就湖南省的情況而言,重點就是振奮精神,乘勢而上,再創“文藝湘軍”新輝煌。

  “文藝湘軍”創造了輝煌歷史

  在當代中國文藝方陣中,“文藝湘軍”是一支獨具特色的地域性力量,是一個重要的文藝人才群體。“文藝湘軍”之後,才有“陜軍”“豫軍”等提法,可見“文藝湘軍”在全國的示范性效應。

  “文藝湘軍”最早放出異彩的是“文學湘軍”。雖然這個美譽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才獲得,但其源頭可以追溯到新中國成立之初,且經歷了三個主要發展階段。五六十年代,三湘大地上誕生了《山鄉巨變》《春種秋收》《早霞短笛》等一大批優秀的文藝作品,周立波、康濯、蔣牧良、柯藍、彭燕郊等一大批在解放前已經成就卓著的作家、詩人,回到湖南引領湖南省文學事業的發展,成為“文學湘軍”的領軍人物。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文學湘軍以“敢為天下先”的姿態再次書寫了湖南文學新篇章。古華的《芙蓉鎮》、莫應豐的《將軍吟》獲得首屆茅盾文學獎。譚談、孫健忠、韓少功、彭見明、水運憲、何立偉、葉蔚林、蔡測海、劉艦平等在全國優秀中、短篇小説評獎中獲獎。“新鄉土詩”、兒童文學、文學評論和理論研究等也成為“文學湘軍”的重要方面軍。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到本世紀初,唐浩明以《曾國藩》《楊度》《張之洞》三部長篇歷史小説,完成了他對晚清時期中國社會的歷史文化解讀。殘雪以詭異的現代主義筆觸寫出了《山上的小屋》《蒼老的浮雲》《突圍表演》。閻真在《滄浪之水》《活著之上》等小説中,著意對轉型時期知識分子的靈魂進行探尋和叩擊。王躍文則以《國畫》《漫水》《大清相國》等作品,從現實和歷史兩個不同的維度,開掘了官場和鄉村領域中人性的復雜性。近年來,湖南省在網絡文學研究和創作上也卓有成效,走在全國前列。前段時間,全國政協專門到湖南進行了專題調研,對湖南網絡文學的發展給予了高度評價。

  此外,早在六十年代,湖南省的花鼓戲《打銅鑼》《補鍋》——這是我們小時候就經常看的,搬一個小凳子坐在銀幕前,坐在廣場上看,當時是風靡全國。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戲劇湘軍”更具規模,聚集了省內一批優秀編劇的“谷雨社”誕生,一批熱衷于舞臺藝術編劇事業的青年才俊創作熱情高漲,佳作連連。如陳亞先的《曹操與楊修》、盛和煜的《山鬼》、吳傲君的《喜脈案》等,在中國當代戲劇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筆。此外,湖南省還涌現了花鼓戲《桃花汛》、湘劇《馬陵道》《月亮粑粑》、舞劇《邊城》等一批獲得文華大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資助對象的品牌劇目。另外,長沙、常德、岳陽、益陽等成為聞名全國的“戲窩子”。只要你到那裏去,他們就會喊你去看戲,我到這幾個地方,都被他們拽了去看。

  當代湘籍美術大家齊白石、黃永玉馳譽世界,深刻地影響著今天湖南美術的發展。上世紀八十年代,陳白一以深厚的線描功力和創新精神享有“北潘南陳”之譽。同時,王憨山的寫意花鳥,鐘增亞的寫意人物,曾曉滸的山水畫,黃鐵山的水彩畫,雷宜鋅的雕塑等都是“美術湘軍”的重要品牌。新世紀以來,湖南美術界三次集體晉京展示實力,進一步確立了湖南作為美術大省的地位。

  “湘妹子會唱歌”有口皆碑。從李谷一到宋祖英、吳碧霞、雷佳、張也、王麗達、陳思思等可以數得出一長串的名字,這些享譽當代樂壇的歌唱家,無不是植根于湖湘大地。其實,除了“湘妹子”,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何紀光就以其新型高腔唱法成為“歌壇一絕”。談到“音樂湘軍”的領軍人物,人們更會想到以著名作曲家白誠仁為代表的一批詞曲作家。白誠仁汲取湖南民歌的精華,創作了《挑擔茶葉上北京》《洞庭魚米鄉》《小背簍》等一大批膾炙人口的音樂作品,培養了一批著名的歌唱家,他是當之無愧的“音樂湘軍”的領軍人物。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電視湘軍”橫空出世,憑借“快樂中國”立臺理念,創造了近20年引領電視領域的神話。湖南衛視不少的品牌節目被全國各省衛視競相模倣,你這裏出一個,其他衛視就跟一個。無論是《快樂大本營》也好,《爸爸去哪兒》也好,我們做完節目人家就跟著效倣來了。同樣屬于“湖南智造”的電視劇《恰同學少年》《雍正王朝》《還珠格格》,都成為一個時期甚至一代人的記憶。現在只要臺灣一來代表團,我們都會講跟臺灣的聯係,文化的聯係是從《還珠格格》這部電視劇開啟的,我們會介紹這部電視劇。

  除了上述幾支隊伍,湖南省電影、攝影、書法、舞蹈、曲藝、雜技、民間文藝、文藝評論、設計藝術等門類,也都有過輝煌的過去,涌現了不少優秀的藝術家。“文學湘軍”“戲劇湘軍”“美術湘軍”“音樂湘軍”“電視湘軍”和其他各藝術門類眾多的人才一起匯成了“文藝湘軍”的宏大隊伍。

  説起湖南,湘楚大地在歷史上曾長期被認為是瘴癘之地,被封建王朝作為官員的流寓之所,但是為什麼卻能在現當代開出燦爛的文藝之花?這既是屈賈文脈兩千多年哺乳的結果,也是以沈從文、周立波等為代表的現當代文藝家開創的新傳統影響的結果。如果説“浪漫飄逸”文風和“憂國憂民”情懷是湖湘文藝的兩大歷史傳統,那麼沈從文開創的向人性深處開掘、建構獨特湘西世界的傳統和周立波開創的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講好三湘巨變故事的傳統,更深深地影響了和繼續影響著當代湖湘文藝的走向。可見,我們經常説的湖南文源深、文脈廣、文氣足、文産強,是有著堅實的歷史和現實依據的。我們有充足的理由和信心去實現建設文化強省的目標。

  重振“文藝湘軍”有困難更有潛力

  光榮屬于過去。近年來,湖南省文藝事業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也有不少困難,特別是“文藝湘軍”隊伍存在的困難,更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

  一是老成凋零,中青年文藝人才還沒有完全挑起大梁。“文藝湘軍”的一批主將,有的英年早逝,如莫應豐、葉蔚林、鐘增亞、何紀光等;有的福壽雙全也已離我們而去,如陳白一、任光椿、白誠仁、李立、顏家龍等;有的英雄老去,逐漸停止了創作。接班的一代雖正當盛年,但創作實力還在積累,社會影響還有待擴大。湖南省文藝家進入全國各文藝家協會主席團的寥寥無幾。個別藝術門類還存在人才“斷層”的危機,造成了“青黃不接”的局面,這將嚴重影響湖南省文藝事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二是優秀人才的流失比較突出。這個問題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出現了,當時叫做“孔雀東南飛”,像韓少功、葉蔚林等都是那個時候離開湖南的。現在聽説“孔雀”也有西南飛的,原來都是往東南飛,現在又飛到西南去了。中青年作家陳啟文去了廣東,青年畫家付紅去了四川,青年作家田耳就被廣西挖走了。有人告訴我説田耳是鳳凰人,他獲得魯迅文學獎時還是一個空調修理工,屬于自由職業者,後來湘西自治州黨委、政府和文聯高度重視,做了很大努力,把他安排到鳳凰縣文聯的書畫院。同時,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還為青年作家于懷岸、向遠等很有潛力的文藝人才解決了工作問題。但是,因為別的地方的條件比我們更好更高,人才就走了。按照湘西的財力和他們的情況來看,這樣做已經盡了很大的努力。作為這些青年畫家、作家他們也很感動,但是他們覺得另外一個天地會更好,所以還是走掉了。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人才到哪裏都能發光,只要能夠人盡其才,多出好作品,對人民有益,對國家有益,也不一定非得為我所有不可。但是,要建設文化強省,人才是關鍵;所以,對文藝人才外流還是感到很遺憾,我們還得千方百計留住優秀人才。

  當然,對湖南省文藝人才隊伍建設,既要看到困難,也要看到希望和潛力。現在,湖南省各級文藝家協會的會員人數不斷擴大,特別是通過多年的影響、熏陶、培養,我們整個文藝隊伍的整體素質在不斷提升,其中的冒尖人才今後就有可能成為各個文藝門類的頂尖人才,挑起重擔。湖湘代有人才出,重振“文藝湘軍”指日可待。

  再創“文藝湘軍”新輝煌

  俗話説“無湘不成軍”。在文藝領域,我們應該讓這句話再成為現實。要通過狠抓湖南省文藝人才隊伍建設,努力造就一批在全國乃至國際上有影響的文藝名家大師和代表人物,創作一批叫得響、傳得開、留得下的文藝精品,再創“文藝湘軍”的新輝煌。

  一是要大力發現和培養“苗子”。首先,要動員和鼓勵老文藝家、有影響的文藝家,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我們要從人民利益和事業後繼有人的高度,以更高的眼界更寬的胸懷和更大的責任,去發現和培養大批新人。其次,要通過調研,摸清湖南省文藝人才資源的家底。剛才大家都説高層要謀劃好,這就要求首先是底子要清,要建立健全分類分層次的湖南文藝人才庫,制定湖南文藝人才發展戰略和具體政策措施,使新人新秀“出得來”,優秀人才“留得下”。再次,要加大培養、培訓力度。對培養、培訓,各個協會、文聯、作協要做,黨委、政府的相關部門,如宣傳、文化、人社,在人才培訓中,要把文藝人才的培養、培訓涵蓋進去,並從政策上、資金上加大力度。最後,要重點關注高層次文藝人才的工作和生活條件,切實解決他們創作、工作和生活中的實際困難,為他們創造更好的條件。

  二是要創新體制機制,匯聚優秀的文藝人才。文藝人才的成長有其特殊的規律。剛才大家發言都説到體制外的人才在職稱評定、行政級別、晉級升職,包括進入體制內這些方面,沒有一個順暢的渠道。現在基本上是按照選拔調配黨政機關工作人員的方式選拔考核,甚至考試題目也是一樣的,評職稱也是一樣的,晉級也是一樣的。這樣,文藝人才怎麼能夠進得來?沒有專門選拔引進文藝人才的特殊政策,那你就引不進來,優秀的人才就會被外地挖走;有的文藝人才你要用,他又沒有臺階,他也上不來。所以,相關部門還是要學習借鑒一些外省建立文藝人才“綠色通道”的做法,制定優秀文藝人才的調配、選拔、任用的特殊政策。另外,我們在發揮本土文藝家作用的同時,還要根據題材、項目需要,有計劃地引進外地人才,現在別人把我們的人才挖走了,我們也得想點辦法,不説把外地的人才挖過來,先把自己流失的優秀人才挖回來。這需要包括資金、政策方面的支持。同時,還可以嘗試簽約特聘一些全國文藝名家。這涉及到理念問題,相當多的文藝人才在體制外、在網上。我的微信一打開,有好幾個群、公眾號,“為你讀詩”“國學精粹”“生活藝術”“每日音樂”“舞蹈”等,這些公眾號都在我的微信群裏面,我天天在裏面選。它也推出了許多新人,它通過各種途徑推新人,也在發現、培養文藝新人。我們除了要把體制外人才吸納到體制內,發揮他們的作用,還有很多辦法,很多渠道。可以採取多種形式來留住、引進、壯大文藝人才隊伍。

  三是要加大對文藝人才的宣傳推介力度。這點非常重要。我也覺得現在宣傳推介的力度還不夠,我們很多藝術家的影響還是拘于一隅,不為外界所知。剛才王陽娟説的在全國獲了獎回來,新聞報道上有一個“小豆腐塊”。當然,現在我們宣傳部門更加重視了。對一些獲得國家最高獎的人還是要加大一點宣傳力度,讓全社會都知道。另外,現在也要重視我們這個社會的文學藝術氛圍問題。剛才唐浩明主席談到這個問題,大家越來越不讀書,把書論斤賣,還不如生姜價,不如菜價,跟豬肉更是沒法比了。出現這種文化氛圍是宣傳推介引導不夠,確實是一個大問題,會導致文藝人才地位不高,影響不大。我覺得還是要充分發揮省文聯、省作協、各個協會的組織優勢,加大宣傳力度。同時,文化、新聞出版、廣電等部門也要從各方面都更加重視,要構建一個文藝宣傳的全媒體格局,綜合運用各種媒體,特別是新媒體來推介湖南省文藝名家、名作。現在對文藝這支隊伍,對裏面的領軍人物的宣傳,對名作的宣傳,恐怕也得採取點措施,要全方位、各媒體聯動,加大宣傳力度,擴大他們在全國的影響。同時,在文藝界也要形成共識,推領軍人物,並不僅僅是推某一個人,實際上是推介一個藝術門類、推介整個湖南文藝,因為文藝領軍人物是一個地區文化軟實力的風向標。

  四是要營造團結和諧的風氣、氛圍。風氣、氛圍是軟環境,也是軟實力。團結和諧才能出人才、出作品、出影響力。有人説“文人相輕”,我覺得湖南省總體應該是和諧的,但也存在過雜音,現在當然越來越好了。文藝界內部有一些雜音,也有一些互不買賬的。我覺得首先要變文人“相輕”為“相親”,我們要親近這個“親”。要引導文藝工作者相敬相尊、相師相親、相助相補,大家相互尊重、理解、支持,在團結中創作,在創作中團結,切實營造風清氣正、心齊氣順的良好氛圍。文藝界內部有這樣一個氛圍,對我們的人才成長非常重要。我是文藝界之外的,有時我讀書讀到一部作品,跟文藝界內的人去聊起,很少聊到哪個他覺得很佩服的,他會説,你看那一個作品,這個作品不行。我訂了《湖南文學》,看到青年作家的作品,我就説這個人的作品登在《湖南文學》上,有人就告訴我,你別看他的,他的根本不行,這是編輯想幫他一下才登的。包括書法,我有時候去看看展覽,有人説這個人在全國還是很有影響的,自成一體;另一個會説,你別看他,他什麼自成一體,亂七八糟,根本不成體。所以,我覺得不管哪一個門類,我們自己要相互尊重、相互推舉、相互提攜,還是要有這樣一個氛圍,這樣才能推動湖南省文藝界形成整體效應和工作合力。同時,要在文藝界大力倡導德藝雙馨。這也是黨和人民對文藝工作者的期待,也應該成為廣大文藝工作者的人生追求和藝術追求。

  希望我們“文藝湘軍”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克服浮躁心態,砥礪藝德藝品,強化責任擔當,深入火熱的社會生活,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潛心創作出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優秀文藝作品,努力成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忠實弘揚者、踐行者,社會正能量的積極凝聚者、傳播者,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為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編輯:曉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