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創造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曲藝精品

時間:2016年06月0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周思明

梅花大鼓《歲月如歌六十年》 張生福 攝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要求文藝創作要運用歷史的、審美的原則和典型化的原則,創作出有思想深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作品。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文藝工作者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創作生産出更多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文藝作品。習總書記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這些論斷,科學地回答了“什麼是優秀作品”這一當代文藝工作面臨的重大問題,無疑也應是創作無愧于人民重托的曲藝精品的重要依據和根本遵循。

  思想性:價值觀不端正,包袱再響亮,也沒有意義

  曲藝的思想性,應該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藝術傳達,中國夢、強國夢理念的審美詮釋。曲藝的基礎是人類社會生活,而指導線索是曲藝家的思想。曲藝家的思想即價值觀和藝術觀,指導和制約著藝術提煉,制約和決定著曲藝家對主體意識的提煉、創作意圖的表現、創作素材的取舍、人物形象的塑造、人物性格的刻畫、人物命運的安排,最終制約和決定著曲藝作品整體價值的高低成敗。

  真、善、美是考量曲藝作品好壞的根本標準。謳歌真善美,鞭撻假惡醜,鼓舞人民士氣,鞭策警示人們,是曲藝責無旁貸的使命。曲藝也和其他藝術一樣,需要創造者和表演者用一種真、善、美的內容與形式給予演繹,以實現曲藝的雅俗共賞、寓教于樂,不能一味迎合市場,滿足于博取觀眾一笑,做世俗的尾巴。

  曲藝的人民性是其思想性的基本特徵和突出要求。曲藝的人民性體現在其自身蘊涵的豐富多樣攸關民眾利益及情感訴求的社會歷史內容上,體現在曲藝家豐富多彩的創作實踐上,也體現在他們自覺深入人民群眾之中、不斷為老百姓送去歡笑與溫暖的行動上。曲藝藝術形式決定了曲藝與人民群眾的緊密聯係,不用復雜的音響設備燈光道具,一個話筒就能登臺表演。曲藝是人民的曲藝,曲藝要反映人民的心聲,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

  現實主義精神是曲藝的骨幹和靈魂。一部中國曲藝史,某種意義上,就是一部人民生活的反映史。無論是什麼曲種,都能在平凡的歷史生活中見出神奇,傳達出感動,這不僅是曲藝充滿蓬勃生機的內在動力,是曲藝穿越時空傳遞人類文化薪火的流通保障,而且是判斷一部曲藝作品優劣高下的重要尺度。可以説,沒有生活實感、淩空蹈虛的曲藝作品,不可能有真正感人的力量。

  歷史上的曲藝經典、精品昭示我們,曲藝的價值不只是滿足于逗人一樂、供人消遣,而應該具有人性批判與靈魂凈化的修復功能,具有向下汲取生活藝術營養、向上提升精神境界的特點,會在整合中國經驗、講好中國故事、塑造健全人格的功能上有獨特新穎的表現。因此,曲藝人要有正確的立場。要學習卓別林、果戈理、契訶夫、魯迅、侯寶林、馬三立、馬季、趙麗蓉、袁闊成等藝術家,對黑惡勢力和不良現象橫眉冷對、金剛怒目,對被侮辱、被損害、需要幫助的弱者要心懷悲憫情懷,對社會上的不正之風要敢于諷刺。曲藝決不能拿殘疾人開涮,也不能不加批判地拿坑、蒙、拐、騙當笑料。價值觀不端正,包袱再響亮,也沒有意義。以“三俗”取悅于觀眾的曲藝作品,市場再熱,票房再高,也不能劃歸好作品范疇,必須加以批判。

  曲藝不能沒有思想,但曲藝的思想不等于簡單鍥入的理念、概念。曲藝作品中的思想,既非抽象概念的邏輯演繹,亦非外在于作品表層的標簽,而是創作者運用曲藝藝術的特殊語言、曲調、形象、文本藝術地展示給觀眾的一種文化理念。如同恩格斯所説,對于藝術作品來説,作家的見解越隱蔽越好。這是曲藝作為一種藝術的內在規律性要求。

  藝術性:以現代激活傳統,以創新贏得未來

  曲藝作為説唱藝術,包括各種形式技巧,有著自身的諸多藝術要求。尤其語言藝術的熟練掌握,是曲藝藝術的重要基礎,是説、學、逗、唱的核心技術手段。以相聲為例,應該繼續保持和運用諸如“柳活兒”“抬杠”“包袱”“現挂”“正反話”等説、學、逗、唱的技巧。當年侯寶林病危時,給侯耀文留下的遺言是:告訴你,你一定要好好聽我的相聲,聽語言節奏。這是大師臨終時的肺腑之言,説到了“根”上。大師留在觀眾心中的,是幽默有趣的對話和響亮的“包袱”,是美的語言,而不是走調的唱詞、無聊的取笑、無厘頭的肢體衝突等。

  諷刺是曲藝的藝術手段之一。侯寶林説過,如果文藝是一桌大餐,那麼相聲就是這桌大餐中的一碟小菜,是以給人刺激著稱的小辣椒,這種刺激就是諷刺。對于曲藝來説,是否用到了諷刺,將諷刺用到何種程度,往往是評價曲藝藝術水準高低的標準之一。曲藝家要以現實生活為依托,以更高的質量、更大的熱情,投入到諷刺性曲藝作品創作和演出中去。要在批判與建構、暴露與歌頌、陽光與陰霾等對立統一中,找到一個盡可能科學、合理、適度的諷刺藝術的平衡點。

  創新是曲藝事業發展的生命。曲藝作品要滿足人民的審美需要,對于作品的創新度就要有更高要求。隨著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觀眾期待曲藝家們能夠以充沛的激情、生動的筆觸、優美的旋律、感人的形象創作生産出更多優秀作品,讓精神文化生活不斷邁上新的臺階。曲藝的繁榮發展之路,就是不斷改革創新之路。曲藝工作者要志存高遠,隨著時代生活創新,以自己的藝術個性進行創新。曲藝創新須面向觀眾、面向市場。創新要在繼承傳統曲藝説唱表演藝術本質屬性的基礎上,根據新時期觀眾變化了的新的審美需求,進行必要的改革和新的創造。因此,要敢于打破界限,融會各種曲藝形式。在保留傳統曲藝基本特徵的基礎上,轉益多師,實現鳳凰涅槃。

  曲藝創新要警惕和克服焦慮浮躁情緒,切忌從一個極端滑向另一個極端,切忌打著創新旗號將曲藝搞得面目全非、非驢非馬,應當尊重和維護傳統中的精華部分和固有規律,曲藝各曲種的個性元素該保留的還要保留。創新不能丟棄,革命也要講究策略和階段性。以搞笑為訴求的曲種不能總是靠老掉牙甚至陳腐落後反人道的笑話愚弄觀眾,要用現代性“笑果”激活觀眾。要在觀念突破、題材拓展、視聽反饋等綜合效果上銳意改革、有所創新。優秀的曲藝作品,總是那些在自身體係基礎上大膽吸收姊妹藝術或流行文化元素所進行的創新,從而受到觀眾的喜愛、專家的認可、市場的接納。那些日薄西山氣息奄奄的曲種,要認真反思、辨證診斷,甚至動大手術。那種打著尊重傳統的幌子拒絕現代化創新的不作為姿態,只能是因噎廢食、自尋死路。

  曲藝各門類之間還是要有邊界,有辨識度,創新須有理有禮有節。不能把相聲與小品、歌舞、音樂、話劇等等混為一談,曲藝藝術要保持自己的本色、本體、本質,而不能見異思遷、數典忘祖、買櫝還珠。既要尊重傳統、保留精華,也要大膽創新、打開新局,要以現代激活傳統,以創新贏得未來。

  觀賞性:造就民族曲藝的獨特魅力

  曲藝的觀賞性是實現曲藝作品思想性和藝術性的有效途徑。有一種觀點,認為曲藝只要能搞笑,或者只要“三觀”正確,是正能量,就是好作品。這種觀點是片面的,甚至是不正確的。優秀的曲藝作品,説到底是那些“既能在思想上、藝術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場上受到歡迎”的作品。不管你是什麼曲種,考量其高下優劣,一要看思想立場是否端正、是否具備創新探索性,二要看其藝術水準如何,是否具備精湛的形式技巧、美學策略,三是看觀眾是否喜歡、是否養心也養眼。

  曲藝要在表演技巧上營造現場互動效果。要以曲藝演員特有的睿智,即興巧妙地引入矛盾、問題,用生動形象的語言講述,並得體地進行辛辣幽默的批評和諷刺,在妙趣橫生的表演中營造潤物細無聲的審美或審醜的藝術境界。曲藝顯現的情趣,無一不源于傳統曲藝的拙中含巧、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真正的曲藝家,無一不是“文化雜貨鋪”,知多見廣。正因為曲藝這些隨需應變的靈活性,才造就了民族曲藝的獨特魅力。

  曲藝演員作為曲藝作品的具體實施者,在舞臺上營造的是一個氣場,並用這個氣場來感染觀眾,帶著觀眾走進劇情。説要説得幽默雅致、品位不俗,學要學得惟妙惟肖且有新創,逗要逗得大快朵頤、啟人心智,唱要唱得如歌如泣、抑揚頓挫。必須做到:一、吃透作品的意義,吃準每句臺詞的意思,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二、吐字要真。要咬準輕重音、高矮音,把語氣説對,把臺詞説生動,避免怪聲、怪調、尖音、炸音。三、表演要細節化。真正把作品的每段話、每個字説到觀眾心坎上。四、節奏要穩,氣口要勻,動作要穩,使觀眾聽著舒服,看著得勁。五、學得要像。要抓住人物性格特徵,表演適度誇張,效果形神統一,將人物演活,把故事講好。六、把握好度。表演時動作節奏要快慢適度,聲音高低要恰如其分,變化中有統一,統一中有變化。七、配合要默契。演員之間配合得越好,就越能在藝術上出彩。八、風格要新。曲藝的風格流派多,不論哪種風格流派,都要追求清新,務去陳詞濫調,隨著時代發展不斷創新、有所突破。

  曲藝的觀賞性也體現在“眾星捧月”的效果實現上。所謂“眾星捧月”,就是發揮團隊作用,“大家為一人”“綠葉襯紅花”“眾人拾柴火焰高”。面對今天演藝舞臺大制作、大投入的挑戰,如何使曲藝保持獨特的魅力、獨立的個性、獨有的妙趣,僅靠演員自身的能力和能量顯然勢單力薄,必須發揮團隊的力量。一個優秀的演員背後,往往擁有一個人才團隊,其形象設計、表演思路、演出效果等,包括了編劇、導演、舞美、音響、化粧等多方面的支持。在舞臺上,一切努力都應服從于核心演員在觀眾面前“立起來”“活起來”“紅起來”的大原則。

  曲藝觀賞性的呈現,最根本的還是曲藝人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苦練硬功,這樣才有可能找到群眾喜歡的內容與形式,創作的作品才能讓老百姓聽得入耳、看得開心,過後還有所回味,進而在觀眾中引發共鳴。曲藝“落地”,能夠以藝術的形式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回答社會關切和熱點、焦點問題,其思想性、藝術性或能經由其觀賞性得以凸顯,才能最終實現其所承載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最大化傳播。

(編輯:曉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