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中華美學精神,我們有多少“家底”?

時間:2016年04月2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何瑞涓

  中國美學如果缺了十幾億老百姓所遵從的美學趣味、美學愛好、美學傾向,僅僅只是在經典的、典籍的、哲學的、思想的層面説美學,這恐怕不能完全代表中國美學。

  ——向雲駒

  一片樹木成不了森林,中華美學精神也是一個完整的豐富的生態體係,具有開放性,不是封鎖的,應該融合古今中西,並指向人類發展的未來。

  ——龐井君

  創造性轉換就是把古代的東西轉換成今天的人民可以接受的東西,使其發揮作用,這種轉換不是照搬,不是去背幾首古詩,而是結合現實創新。

  ——陳 晉

  “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這個命題的提出恰逢其時。”在4月16日《文藝報》主辦的“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研討會上,中國作協副主席廖奔這樣表示。在他看來,隨著中華文化的崛起,世界的目光投向東方,我們自己要摸清自己有哪些“家底”,寫出更多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優秀作品。當天,近20位作家、藝術家、評論家與會研討,圍繞“中華美學精神的歷史發展與內涵”“中華文化傳統與當代表達”“當代文藝創作中體現中華美學精神”“在全球化時代堅守中華文化立場”等議題展開熱烈討論。

  關注民間,不要將中華美學的80%放在一邊

  中華美學精神的內涵是豐富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層面是從民間、從生活實踐中推進其發展。中宣部文藝局理論文學處處長彭雲指出,中外歷史文化大多源于民間,整理于廟堂,傳承與弘揚中華美學精神,不是僅僅把舊的儀式拿來,學一學《弟子規》,而是要把傳統文化融入生活,融入教育,看它到底是不是生活所需要的,才有意義,“它不僅僅是恢復國學,貼個標簽”。

  美學本身是泛化的,存在于生活的各個方面,正如馬克思所言,人也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中國藝術報》社長、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向雲駒指出,中國民間美學有自己的一套完整的美學觀,巴赫金研究歐洲文學,最重要的切入點就是民間節日與文學之間的關係,得出狂歡化理論,而國內學界對民間文化遺産中的美學資源關注和研究較少。他強調,“老百姓傳承了自己的美學,中國美學如果缺了十幾億老百姓,缺了他們所遵從的美學趣味、美學愛好、美學傾向,把80%的東西放在一邊了,而僅僅只是在經典的、典籍的、哲學的、思想的層面説美學,這恐怕不能完全代表中國美學”。

  民間文化遺産之所以消失或被損壞破壞,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民間美學趣味、美學價值觀的破敗。向雲駒舉例指出,比如一位剪紙的老太太剪老虎剪得非常好,被請到某學院去講課,接觸了一些新的美學觀,她一輩子沒見過老虎,想去動物園看看真老虎,看完之後不敢剪了,覺得自己剪的不是老虎,把自己的價值觀給否了。以洋為美,認為自己的不美了,就會放棄傳承與保護。向雲駒強調,民間有自己的價值體係,我們要揣摩清楚它,而不是破壞它,只有最美,才有最愛,保護世界文化遺産,要把美學價值放在核心地位上。

  莫讓傳統成幽靈,撿回丟失的金子

  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重要的是對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換和創新性發展。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陳晉指出,創造性轉換就是把古代的東西轉換成今天的人民可以接受的東西,使其發揮作用,這種轉換不是照搬,不是去背幾首古詩,而是結合現實創新。

  魯迅文學院教學部助理研究員李蔚超分析認為,今天“洋為中用”其實已經內化到了我們內心,洋的標準已經進入價值觀,傳承和弘揚美學精神其實是重新提出一種理想。對于“古為今用”有三種態度,一種是復古主義,將“古”作為至高無上的標準;一種是懷舊情調,實際上是在大眾文化層面試圖將20世紀中國斷裂的兩邊拼接在一起;一種是將傳統文化當做把玩雕刻的器物和點綴,沒有把握到歷史的真實。就上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出生的作家來看,他們的閱讀和創作借鑒的仍是西方現代派小説,而不去反觀中國傳統文學。傳統成為一種幽靈化的存在,我們缺乏走進去的方式。因而,文化自覺非常重要,要回到中國文化傳統內部來進行創作與研究,比如徐浩峰的電影《師父》就是回到道家文化,尋找武術對人的高貴精神的塑造,而不是如港臺或好萊塢式電影將武術當做奇觀來把玩,拍出了中國人應有的光彩的、高貴的樣子。

  傳統偉大,而我們無法回到從前。中國現代文學館研究部主任李洱表示,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召喚傳統,但當代知識的幸和不幸的根源是我們無法回到從前,不是現在無法回到傳統,孔子那個時代就已經回不到傳統了。但對傳統的傳承是文化人確立文化自信的衝動,這個衝動本身是非常重要的。彭雲將傳統比作“丟棄的金子”,指出近年來唯洋是從成為普遍現象,我們的文藝創作不能照搬西方,東施效顰,那樣不可能真正寫出優秀的作品,要以中華美學精神為指導,創作出反映中國的“形”與“神”相統一的作品。他強調,隨著國力的提升,我們對中華美學的記憶也在復蘇,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弘揚中華美學精神,既是找回古典美學,我們曾經擁有的輝煌、丟棄的金子,也是用中華美學的神韻確立今天的文化自信。

  一片樹木成不了森林,中華美學精神是豐富的生態體係

  “我們的社會主義文藝,必須要有傳統文化的血脈,要有根,要有魂。”陳晉指出,我們的文藝創作要從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精神的營養,要積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要追求真善美。在藝術表達上要注意體現中華美學精神,講求托物言志、寓理于情,講求言簡意賅、凝練節制,講求形神兼備、意境深遠,強調知、情、意、行 相統一。同時在全球化交融交流過程中,要保持我們自己的文化立場,要有中國作風中國氣派。

  中國文聯理論研究室主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龐井君以“古雅清新,自由自然,和而不同”來描述理想型的中華文化。他指出,一片樹木成不了森林,中華美學精神也是一個完整的豐富的生態體係,具有開放性,不是封鎖的,應該融合古今中西,並指向人類發展的未來。中國書協秘書長鄭曉華也認為,科學技術是全世界共同的,但文化藝術有其民族性,中國傳統的各藝術門類都有自己獨立的體係,但長期以來受到衝擊,應該給予傳統文化以更多關注與扶植。如書法是中國本土藝術的典型代表,而在西方體係中書法只能算是技術,找不到相應的學科,要弘揚書法文化,就要改變根深蒂固的西方文明中心觀念,改變教育格局。

  中華美學精神是豐富的,《民族文學》主編石一寧強調,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文化是多元的,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需要發掘中華美學的多民族內涵,充分呈現中華美學的豐富性與多樣性。“中國少數民族美學並不是中華美學的點綴和附庸,而是中華美學有機而重要的組成部分”。

(編輯:陶麗君)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