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嘗美食八大碗 聽布依八音坐唱

時間:2016年04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越 聲

嘗美食八大碗 聽布依八音坐唱

記布依八音坐唱傳承人吳天義

吳天義在演出 張 燕 攝

  興義市是黔西南州的州府所在地,是南絲綢之路在貴州西部的終點。這是一座新城,老城的蹤跡已經幾乎“蕩然無存”。然而,對我來説,它的魅力在于“布依八音”,一個國家級的非遺音樂類型。

  南龍布依寨的“春秋”

  從興義城區出發,向南40余公裏,就來到仰慕已久的南盤江邊的布依族古寨——南龍。

  古寨面積2平方公裏左右,住著218戶人家,全部是布依族。當地人説,古寨的修建很講究,是按照九宮八卦圖設計的,所以繞來繞去都好像還在原地打轉,説這樣的建築格局,是受了神靈的啟發而建造出來的。

  南龍,布依語原稱“納隴”,即為布依語渾濁的水田,人們居住在這裏,即是渾水田上的寨子。走進南龍,讓我著迷的還有那一棵棵高大的古榕樹,其中樹齡在百年以上的就有100多棵。這些參天古榕盤根錯節,奇崛遒勁,樹幹粗壯,樹冠博大。樹與樹之間古藤纏繞。整個寨子,濃陰覆蓋,古樸幽靜。寨子裏,因樹形成的自然景觀,有“姊妹樹”“夫妻樹”,有“樹根橋”“根包井”,還有“三樹合一”“河馬飛龍”等等不一而足。

  居住在這裏的布依村民,至今還穿著自己編織的民族服飾。飲食上,依然在節慶期間,染五色花米飯,包粽子,做搭鏈粑。寨子裏的織布機聲不絕于耳。人遊寨中,枝繁葉茂的榕樹上,鳥語聲與家家戶戶的織布機聲,寨子裏的雞鳴狗吠聲,共同奏響人與大自然和諧的天籟之音、混聲合唱。

  古寨還是具有民間藝術“活化石”之稱的“八音坐唱”和“布依戲”的發源地之一。布依八音旋律古樸流暢,優美悅耳,是布依人民喜聞樂見的民間藝術。南龍的“八音坐唱”前些年曾參加了首屆中華民族博覽會,許多影視劇也在古寨選外景拍攝地,由此贏得了廣泛讚譽,被稱為“南盤江畔的藝術奇葩”。

  説説“布依八音”

  “布依八音”主要流傳在南盤江流域,是早年由中原傳入的樂府樂,在以後流傳的過程中,根據需要,在原曲調中加入説詞和唱詞,形成了唱段,當然,這些説詞和唱詞都是用的布依話。在經歷了器樂曲、表演唱(有些專家稱小演唱)兩個形態的發展以後,“布依八音”又迎來了她發展的第三個形態:“八音坐唱”。

  八音坐唱與表演唱不同。表演唱是根據演唱環境需要,説唱些祝福或吉祥話。而八音坐唱則不同。據清代《清稗類鈔》一書所述:“八音者,以彈唱為營業之一種,所唱有生、旦、凈、醜諸戲曲,不化粧……”這也就是説八音坐唱所唱的是戲曲本子,裏面有不同的人物,有故事情節的發展,但又不化粧,不是戲劇,似帶器樂伴奏的評書。難怪文化部把它列入“曲藝類”,為“布依曲藝”,又因為八音坐唱是坐在板凳上唱,因此,又有人叫它“板凳戲”。

  就在八音坐唱發展的鼎盛時期,又一種新的文藝形式悄然而生,這就是布依戲,它産生于清初,是在“八音坐唱”的基礎上衍化發展而成的。從表演上看,布依戲有動作、有化粧、有專用的服裝,而這些恰恰是“八音坐唱”所沒有的。由此看來,表演是二者的主要差異處,這也就成就了兩種不同形態的文化藝術。

  由純器樂曲依次發展為表演唱,再發展為八音坐唱,以後又延展至布依戲曲,形成四種音樂形態同宗的獨特景象。而且,這四種音樂形態並沒有被歷史的“浪淘盡”,而至今同時存世,形成“四樂同堂”,殊顯難能可貴。

  在中國音樂史上,“八音”這個稱謂最早出現在周秦時期,後來泛指為樂器。而“布依八音”“八音坐唱”的“八音”,現在比較一致的解釋是指八種樂器,即:蕭筒、牛角胡、葫蘆琴、月琴、鼓、包包鑼、小馬鑼、釵等樂器。

  據老人告訴我,當地流傳著這麼一種説法,就是當年部落首領進京朝貢,中央王朝賞賜的是一支完整的樂隊,但是由于旅途道路艱險,環境惡劣,北方來的樂人很不適應,一路上死的死、病的病,最後只有8個樂人到達目的地,正好他們8個人每人操司一件樂器,就是前面説的那8種。

  但據專家考證,早年的布依八音演奏有幾十種樂器,三弦、嗩吶、勒尤、勒朗、木葉等也常見,只是那8種相對用得更多一些罷了。

  史料記載,“八音”出于皇家,地位尊貴,至今還有地區保留在演奏前要沐浴更衣、焚香禮拜、請出樂器等的習俗。

  布依八音坐唱傳承人——吳天義

  每到一個地方結識當地的民間藝人是我的夙願,吳天義,就是布依八音坐唱傳承人,1953年出生于興義市則戎鄉平寨村,初中文化程度,1962年開始拜師學習布依八音技藝。

  在現場,吳天義操牛骨胡演奏,和其堂弟吳天平既是演奏八音技藝的高手,又是制作八音演奏樂器的名師。在當地會表演八音的人不少,而會制作樂器,技藝又很高超的卻只有吳氏兄弟等幾人。

  據吳氏兄弟介紹,他們的祖輩從安龍布依族聚居區遷至這裏。他們世代流傳的八音可能傳自安龍馬鞍營一帶。由于布依族沒有文字,在傳授過程中只能口傳心授。他們也只知道技藝為祖祖輩輩代代相傳,具體譜係因無詳細記載,已無從考證。吳天義的技藝傳自父輩吳尚叔(學藝時間1939年),再早就無從稽考了。

  近年來,吳氏兄弟跟隨則戎鄉布依第一家表演隊在則戎鄉東峰林觀景臺進行接待演出數百場,慕名前去的中外遊客,品著醇香的米酒,觀布依八音精彩的表演,嘗布依美食“八大碗”,無不被其濃濃的民族風情和八音美妙的旋律所陶醉。演出之余他們或在村子裏教習弟子,或到鄰近村寨演出自娛自樂。

  吳氏兄弟告訴我,做樂器要會校音,要手巧,還要有好眼力。一年可做10來套,一套有10多件。談起他們跟父輩吳尚叔學藝的經歷很感慨:“那時看見他制作樂器覺得很新鮮,沒有刻意想學,只是偶爾幫他打打下手,找找他需要的材料,把材料切割成需要的形狀等。直到後來,可能是他老人家覺得自己年齡大了,怕手藝失傳,才督促我們認真學習。其實制作樂器最重要的是要過定音這一關。他老人家也不多説,總叫我們自己去揣摸,自己去體會,他説這樣學得的東西才扎實。現在我們教徒弟也是這樣的,可惜現在想學的後生晚輩不多,特別是樂器制作技藝,學的人更是鳳毛麟角。”

  “平心而論,説到八音的制作技藝,比我小幾歲的堂弟吳天平的技藝比我精湛得多。他做的樂器,造型獨特,工藝細致,音色也圓潤。廣西、雲南等鄰近省份的愛好者,都經常向他購買,有時一年可以賣出10來套。”吳天義這個淳樸的布依漢子實誠地説。

  繼而,吳天平説:“八音制作樂器都是就地取材,它濃縮了布依族智慧的結晶。像葫蘆琴、勒朗所用的葫蘆遍地都是,發音的哨子用麥草和蟲繭制成。制作大蟒胡、月琴等用的棕樹木、泡桐木、紅椿木等在布依族地區也不難找到,像制作牛角胡、牛骨胡所用的牛角(骨)就更不用説了。但在挑選材質上還是要認真挑選,太嫩了的木材不好做,要上了一些年份的才好。”

  吳氏兄弟作為布依族八音坐唱的優秀承傳者,其演奏水平和樂器制作技藝都是值得稱道的,兄弟吳天平還曾在黔西南州舉辦的“全州能工巧匠展”上榮獲一等獎,獲“黔西南能工巧匠”稱號。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