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扎根人民 扎根生活

時間:2016年01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策·傑爾嘎拉

  被稱為“文藝輕騎兵”的內蒙古托克托縣烏蘭牧騎的演員們在為牧民表演前合影 新華社發 連 振 攝

  時代在前進,科技在進步,網絡在發達,文藝工作者有了更多元的渠道和人民保持聯係,但務必切記,這一切並不能替代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和人民群眾面對面、手挽手進行心靈的溝通和情感的交流。

  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曾經提出:“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學藝術的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唯一源泉。”他教導文藝工作者“必須到群眾中去,必須長期地無條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農兵群眾中去,到火熱的鬥爭中去,到唯一的最廣大最豐富的源泉中去,觀察、體驗、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階級,一切群眾,一切生動的生活形式和鬥爭形式,一切文學和藝術的原始材料,然後才有可能進入創作過程。”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也曾經指出:“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是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他殷切地提出,“文藝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須自覺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歡樂著人民的歡樂,憂患著人民的憂患,做人民的孺子牛。對人民、要愛得真摯、愛得徹底、愛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歷史創造者的道理,深入群眾、深入生活,誠心誠意做人民的小學生”。

  在不同歷史時期,毛澤東同志和習近平同志都講到了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或許是産生好作品、大作品的最基本的條件,最根本的辦法。“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這是被文藝創作實踐反復證明了的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

  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人民是文藝工作者的衣食父母,人民的實踐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脫離人民,文藝就變成無根的浮萍,無魂的軀殼。關在象牙塔裏不會有持久的文藝靈感和創作激情。所以,我們必須扎根人民,要虛心向人民學習,從人民的偉大實踐和豐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營養,不斷進行生活和藝術的積累,不斷進行美的發現和美的創造。

  但是我們卻常常忽略和做不到這一點。我國正處在社會轉型期的大時代,在這個大時代裏,世情、國情、民情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問題可能相當復雜,文學藝術家為什麼寫作,為誰寫作,怎樣去寫作,永遠是我們要討論的話題。另外,技術的進步、網絡的發展,讓文藝創作的方式發生了變化,一些文藝工作者足不出戶便可知天下事,彈指之間,大到國際風雲,小到家長裏短,都可一“網”打盡。于是、脫離人民、逃避現實、閉門造車、胡編亂造、無痛呻吟、浮躁虛飾……種種亂象不可避免地滋生。不少文藝工作者沉湎自我,不再沉下心來,俯下身子,不再接近普通人群、體驗日常生活,一些作家藝術家與人民群眾的心理距離、情感距離卻越來越遠。

  感情體現立場,感情決定態度。文藝工作者要扎根人民,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便是建立與人民群眾的情感紐帶。要帶著心,要動真情、要解決好“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這個問題,“拆除心的圍墻,架起心的橋梁”。深入生活,一定要“走進去、沉下去、融進去”。不僅要身入、還要心入、更要情入。不能走馬觀花、浮光掠影、旅遊觀光。所謂“身入”、“情入”、“心入”,無不需要長期深入生活。在一個地方為生計而忙碌,生存、生活、讀書寫作,就要從當地的風土、人情、事態中體驗生活,因為人民是很具體的,就是身邊的人和事,與你休戚與共,利害相關,血肉相連,從中體驗出來的經驗才是有血有肉的活性元素,從人民生活的沃土中汲取充沛的地氣和營養,才能創造出真正接地氣、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

  眾多有成就的蒙古族作家都是在毛澤東同志《講話》精神的指引下深入群眾、深入生活,與人民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創作出受到人民群眾喜愛的作品。著名作家敖德斯爾就是長期深入生活,創作優秀作品的蒙古族作家。“文革”前他每年都下基層長期深入錫林郭勒和鄂爾多斯草原,沸騰的生活給了他豐富多彩的營養,使他寫出了《撒滿珍珠的草原》《阿力瑪斯之歌》《歡樂的除夕》《水晶宮》等優秀作品。“文革”後,他又長期深入巴林草原和白音希勒草原,寫出了長篇小説《騎兵之歌》和中篇小説《藍色的阿爾善河》《歡笑的阿爾善河》等優秀作品。獲得茅盾先生很高評價的敖德斯爾中短篇小説集《遙遠的戈壁》中的作品,都是從生活出發,從生活中感受而來的。他小説中的人物是那樣栩栩如生、牧區生活氣息是那樣濃濃烈烈。

  著名作家瑪拉沁夫長期在太卜寺旗挂職鍛煉,寫出了藝術成就很高的長篇小説《茫茫的草原》;著名詩人納·賽音朝克圖長期深入烏珠穆沁草原,寫出中篇小説《春天的太陽升自北京》;扎拉嘎胡長期深入包鋼,寫出長篇小説《草原霧》;超克圖納仁長期深入阿巴嘎草原,寫出多幕劇《巴音敖拉之歌》。這些老一輩蒙古族作家長期堅持深入生活,深入群眾,從生活中汲取營養,創作優秀文學作品的精神鼓勵著一代一代的蒙古族作家茁壯成長,他們心中有人民、腳下有生活、充滿真情實感,高揚時代精神。

  “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道出了文藝創作的一條規律。要遵循這條規律就必須走到老百姓中和他們交朋友,這樣才能知道老百姓的所想、所思、所求、所夢,才能和人民群眾打成一片。一個作家只有貼近人民,貼近生活,才能創作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作品。只有接地氣的作品才能得到百姓的喜歡,才能成為優秀作品,這並不是一句空話,只有當你真正生活在人民群眾之中,你才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員,真正挖掘到他們鮮活的語言、生動的故事和豐富的思想情感。只有從生活的土壤裏長出來的作品,才有可能是活的作品,一部優秀的作品,必須是鮮活的、接地氣的,為人民群眾所喜歡的和接納的作品。生活是創作的源泉,如何獲得創作的源泉呢?這就要觀察生活、體驗生活。觀察生活是文藝家的基本功,觀察生活,重在積累,觀察生活是創作的起步階段,接著是要不斷觀察,不斷積累,積累到心中滿滿的,就像那水缸滿到水溢出來。文藝家的觀察要達到細致入微、毫發無遺的地步,對于文藝家來説,只去觀察生活是不夠的。“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的“扎”字,不僅僅包含對生活的觀察而已,還必須包含對生活的體驗,“體驗”是文學創作的關鍵環節,體驗與經驗是不同的,經驗是説自己經歷過的事情,有點像人生的流水賬。“體驗”是把自己觀察到的事情,放在心中長久蓄積,情感,反復體味、醞釀、沉思。體驗,再體驗的功能在于詩意蓄積、情感回憶,深度思考。“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就要持久浸泡在人民生活中,進入長期的體驗中,不是見了就寫,聽了就唱,要在再度體驗中,蓄積情感中,反復沉思中,才能化自然感情為詩意感情,才能做到勢不能竭,才可以拿起筆來。

  時代在前進,科技在進步,網絡在發達,文藝工作者有了更多元的渠道和人民保持聯係,但務必切記,這一切並不能替代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和人民群眾面對面、手挽手進行心靈的溝通和情感的交流。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作品。要創作無愧于時代的好作品,大作品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把根扎在人民中,扎在生活中,不被金錢誘惑,不迎合低俗,不受名利驅使。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融入到人民之中,真正做到“身入、心入、情入”,與人民同歌笑,共歡樂,才能激發無限的創造活力,文藝創作才能常新,藝術生命才能常青。

  所以,我們的文藝工作者只有仰望人類文明的璀璨星空,同時扎根于中國大地,把“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內化于心、外化于行,我們的文藝才能描繪出中國色彩,講述好中國故事,書寫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

  (作者係內蒙古文藝評論家協會名譽主席)

(編輯:曉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