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楊春念:侗歌養心,侗歌育人

時間:2015年12月2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越聲

楊春念  

  這幾年我一直在尋找各民族的“國寶”歌手,認識侗族歌手楊春念是因為成都的著名詞作家吳飛先生推薦的,吳飛是楊春念的大學老師,他告訴我:“楊春念是侗族大歌的傳承人,也是一個有想法、有朝氣的‘80後’歌唱家”。

  搜集整理《侗族單聲歌》

  “雲朵有天空的擁抱,小鳥有樹木築巢。侗家人以歌養心,什麼困難也難不倒……侗家人以歌育人,沒有什麼比唱歌更重要。”唱著養心的歌,她從歌鄉一路走來,以歌傳情,清泉般的歌聲滌蕩著人們心靈的塵土;在“多彩貴州”活動中,在“青歌賽”及國內外的舞臺上,她和姐妹們的演唱讓世人驚艷。她就是貴州侗族歌手楊春念。

  第一次見到她時她送了我一本剛剛出版的《侗族單聲歌》,這是楊春念自己搜集整理、結集出版的書,這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應驗了吳飛的話“好學上進,而且有想法”。

  那天我們喝著榕江米酒,漫無邊際地聊天。楊春念對生養她的侗鄉有著深厚的感情,對本民族的音樂有著濃鬱的興趣。從2006年起,她就有了對本民族歌曲進行整理挖掘的想法,尤其是想對侗族琵琶歌、牛腿琴歌等單聲部侗歌的整理。她利用演出的機會,或空暇時間專程採訪,去搜集侗族單聲歌,足跡遍及榕江、黎平、從江、錦屏等縣侗族村寨,去拜訪當地有名的歌師、歌手,與他們交流,聆聽演唱,並詳細記錄,反復聆聽錄音整理。歷時9年整理,最後搜集整理侗歌117首,逐步形成了《侗族單聲歌》一書。

  楊春念説,因為侗族單聲歌多為一個人在傳唱,相對容易失傳。侗族地區盡管都在傳唱同一類歌曲,但不同地域的唱法、格調都不太一樣,這種文化現象還未受到重視,必須盡快挖掘整理,以便更多人學習侗歌,更好保護民族文化。

  貴州非遺中心的李嵐認為,楊春念的《侗族單聲歌》填補了民樂界對侗族單聲歌研究的不足,也使瀕臨滅絕的侗族單聲歌進入更多人的視野,可成為熱愛侗族民歌青少年的一本工具書,也為音樂專家們提供了研究侗歌的資料及借鑒。

  《嘎老》就是演她自己

  貴州文化部門要打造自己的侗族音樂,音樂劇《嘎老》因此誕生,這也是侗族的第一部音樂劇,楊春念在該劇中扮演女主角“春曉”——一位從侗寨走出的、熱愛侗歌的女大學生。看這部劇的時候,感覺楊春念演的就是她自己。

  節目單上是如此介紹楊春念的:80後,出生于貴州榕江縣車江侗寨,現為貴州省歌舞劇院獨唱演員。2003年考入四川師范大學音樂劇係,2004年加入“刺梨花”組合,2005年作為該組合一員參加多彩貴州歌唱大賽獲得民族組銀獎;2006年參加多彩貴州旅遊形象大使比賽榮獲“侗族姑娘獎”,成為貴州旅遊形象大使;同年和“蟬之歌”組合參加第十二屆青歌賽獲銀獎;2008年在《多彩貴州風》中飾演女主角,長期隨《多彩貴州風》劇組到國內外演出。

  我到她的侗寨去過,也見到了她的家人,得知楊春念是村裏德高望重的寨老的孫女。車江是貴州著名的侗歌之鄉,那裏人人能歌,離不開歌。楊春念才四歲時,媽媽就背著她去跟歌師學歌。就像劇中的春曉一樣,楊春念從小就聰明有靈氣,學歌特別快,有時大人唱歌忘詞了,在一邊玩耍的小春念就會馬上提醒他們。隨著漸漸長大,歌越唱越出色,寨子裏的老老少少都很喜歡她。

  因為歌唱得好,楊春念從小學就是班裏的文藝委員;小學畢業後,成績優異的她考入凱裏一中的第一屆特色班,經常代表學校參加縣裏的歌唱比賽,多次獲得第一名,因此在2004年加入“刺梨花”組合;高中畢業時,正逢四川師范大學音樂劇係招生,楊春念唱著侗歌,彈著侗琵琶,以她的多才多藝敲開了學校的大門,成了這個係唯一的侗族學生。

  “當時川師大是西南地區首個開設這個專業的學校,我不懂什麼是音樂劇,只聽招考老師説在這裏可以學唱歌、跳舞、演戲,這對我很有吸引力,就決定報考了。大學四年,開闊了我的眼界,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我演唱侗歌也有一些啟發。”

  楊春念還説,大學的學習加深了她對于侗歌的理解,畢業時,結合所學的專業,她寫了《怎樣創作侗族音樂劇》的論文。“在對其他的音樂進一步了解後,更知道本民族音樂的可貴。我覺得侗族的生活本身就是音樂劇,侗族的歌和生活息息相關,吃飯要唱歌,喝酒要唱歌,幹農活要唱歌,過節要唱歌;小時要學歌,中年要唱歌,老年要傳歌,一生都生活在歌的海洋裏,所以侗族音樂劇也是侗歌很自然的一種發展。”

  “在外讀大學那幾年,經常回家鄉參加文化活動,讓我得到了鍛煉和進步,收獲特別大,我很感謝家鄉為我們搭建了這麼好的平臺。”楊春念發自內心地説。

  2007年,楊春念大學畢業後,放棄了在外面發展的機會,以優異成績考上貴州省歌舞劇院。“這裏是我的根,我覺得這裏更適合我,我也相信在家鄉會有更好的發展。”

  讓楊春念沒想到的是,當初關于侗族音樂劇的夢想,現在真的實現了。“看來,我確實與《嘎老》有緣。”

  “如果沒有侗歌,就沒有我的今天。”楊春念説話時,眼眸裏有著侗家女子特有的清澈純凈,這,大概就是“歌養心”的流露吧。

  將侗歌唱得更遠

  從“刺梨花”到《多彩貴州風》再到省內外的各種大型演出,楊春念一直在舞臺上展示著貴州獨特而多姿的民族音樂,除此之外,她還利用節假日,不計報酬地去貴州許多學校教授侗族大歌,“只要有孩子願意學習,我就應該去教授,這是一個侗寨歌手一輩子要做的事情”。

  但她最大的願望還是將本民族的大歌唱得更遠,讓更多的人了解、喜歡侗歌。這個願望很快就實現了,2014年,音詩版《嘎老》亮相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年會並獲得廣泛好評,幕後的聲樂指導正是楊春念。繼而,2014年底,音樂劇《嘎老》劇組開始了該劇的籌備創作,楊春念順利接演了女主角“春曉”這一角色。

  她告訴我,盡管在大學裏學的就是音樂劇專業,但出演音樂劇《嘎老》,還是讓自己感到了巨大的挑戰。

  “大學裏學的音樂劇都是像《貓》《劇院魅影》這類百老匯音樂劇,而《嘎老》是侗族音樂劇,兩者無論表現形式還是風格都截然不同。”楊春念説,她飾演的春曉是戲中的橋梁,因此在表演中,她一會兒説普通話,一會兒又要説侗話,不但要會唱侗歌,還要駕馭通俗唱法,“在這之間的轉換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剛進入排練廳時,我覺得自己一下子什麼都不會了,好像連歌都不會唱了,表現得非常僵硬。我對自己非常失望,曾一度失去信心。在導演和夥伴們的鼓勵下,我克服了種種困難,漸漸進入了角色。畢竟,對于一個侗族歌手,能出演本民族的音樂劇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

  從大學裏對于侗族音樂劇的夢想,到如今夢想的實現,讓楊春念體會更深:“我將用自己的方式來演繹現代侗歌,也就是古老的歌曲、現代的唱法,我們稱之為新侗歌。主要是觀念的新、手法的新、演唱技巧的新、排練形式的新,讓人們對侗歌有新的認識。我們也在尋求侗歌新的發展方向,音樂劇《嘎老》的出現,實際上也就是侗歌的新呈現。”

  走在夢想之路上的楊春念,説到未來,心中滿滿的都是侗歌:“我是侗家的女兒,不管在什麼時候,對我最重要的就是把侗歌唱好。為家鄉、為自己的民族盡一分力,是我的責任和幸福。”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