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音樂數字化生態發展:一個巨大的變量——音樂數字化生態大家談

時間:2015年11月0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前沿探索

充分認識對網絡文藝研究的時代緊迫性

□ 向雲駒(中國文聯文藝資源中心主任)

  這個會議叫音樂數字化的生態發展研討會,這個題目很前沿,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個時代課題。現在藝術的舞臺或者平臺比我們傳統的戲樓、劇院、廣場要廣闊得多,互聯網加進來,是一個全新的舞臺和平臺,整個藝術門類都在一個新的空間裏面重新呈現,這個現象已經發生了,但我們的研究、評論或者整個對生態業態變化的把握、理論的思考、問題的研究實際是相當滯後的,這也顯示出我們從某一個領域入手研究相關問題的時代緊迫性。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文藝工作座談會的時候邀請了網絡作家,雖然他們當時沒有發言,但事後掀起的巨大的關注度之一就是“為什麼網絡作家參加了這個會議”。此後網絡生態發生了巨大轉折,近兩年的時間裏我們國家成立了網信辦,所有大媒體都進軍網絡,網絡的國家主力軍隊伍在全面建設,包括網絡文藝在這一年中引起了高度關注。另外,在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的《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中也特別提到了“大力發展網絡文藝”,這個表述也是全新的,是過去所沒有的。現在網絡平臺、文藝的傳播、文藝的生産、文藝的整個業態生態都和實體緊密相連,在這個背景下我們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研討。網絡本身産生的時間這麼短,又發展得這樣迅速,站在了最前沿和最高端,這樣一個現實、這樣一個環境、這樣一個對象需要認真對待、認真研究,而且特別要吸取前一段時間一些人對網絡視而不見、忽略不計的心態,因為到最後現實會倒逼你去面對。網絡傳播環境出現以後,我們有很多業態,有很多傳統的生産方式、生産部門,已經或正在被終結,就像西方學者提出的藝術終結一樣,並不是説藝術真正終結了,而是換了環境、空間核心的生活方式,比如膠片技術,很多著名的傳統企業已經看不見了。另一方面,網絡音樂生存的空間或者産業強大無比,或者説是一個巨大的存在,一個巨大的變量,有巨大潛力。音樂本身是人類藝術中最獨特、最原始、最不可缺少的藝術形式之一,在網絡空間中同樣是一種巨大的力量。

  所以,我們整個網絡時代的網絡音樂既是傳統音樂傳播的陣地,也是新的音樂樣式誕生的一個基礎、一個新的平臺,背後更是我們音樂新型的産業和業態生長的、不斷變化的、不斷組合的一個新的空間。面對這樣一些問題,我們必須正視它研究它,需要集中各方面的智慧來了解現在的生態和業態,了解不同領域中的現狀、問題、前景,這也就是我們這個會議交流的意義所在。

  版權焦點

網絡環境下如何應對版權保護的空前挑戰

□ 劉 平(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副總幹事)

  技術發展使得使用者接觸音樂和傳播者傳播音樂的技術門檻越來越低,獲得音樂的途徑越來越多,欣賞音樂的途徑和手法也越來越便捷。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中國網絡數字音樂用戶已經達到了4.53億人,數字音樂的體驗、傳播和消費模式日新月異,具有巨大的市場發展潛力。然而這種作品傳播方式的便利使得網絡傳播具有海量、零散、權利人維權不便和行使權力成本過高的特點,這種數字化技術的高度發展導致權利人對其作品網上傳播的控制和主張權利的能力遠比傳統媒介更加弱化。

  在數字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授權秩序遭遇空前挑戰,總結起來有幾個特點,首先就是在數字網絡環境下著作權的專有性,就是先授權再使用的傳統授權的模式因其時效性和操作性太差,被互聯網企業所廣泛摒棄並逐漸體現弱化趨向,而著作權財産權屬性更具有強烈的適應性,究其原因就在于面對海量使用作品的互聯網企業而言,如果再按照傳統的使用模式處理其海量作品的使用問題,既在技術上極難做到,也將使自身企業面臨不利的競爭境地,特別是在一個未授權先使用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習慣的情況下,在著作權人個體難以行使的權力領域,只要能夠兌現其財産權,兌現方式不必拘泥于傳統的授權模式。第二就是關于某些特定種類的作品,比如音樂詞曲作品,在數字網絡環境下已經被驗證為是個體著作權人難以行使的權力,首先此類作品權利人非常分散且數量巨大,而作品本身又普遍短小精煉,同名類似作品眾多,其次此類作品的單位使用價值均不是很高,但海量成規模的使用的商業價值巨大,因此就交易談判的角度而言,無論是讓各地權利人面對網絡行業的企業巨頭還是讓網絡企業巨頭面臨浩如煙海的權利人作者群體,協商定價以及談判簽約在技術上很難實現,也在談判地位上無法達到平等。第三就是假設即便在技術上解決了海量作品使用的裁判定價和交易問題,但海量作品網絡使用者如何確認權利人真實身份和如何標識版權正確性則成為網絡使用者永遠無法通過自身能力解決的問題,此時恰恰需要具備強大的版權管理鑒別能力同時又可以作為著作權集體管理的組織介入解決此類問題。

  針對上述使用方式以及業態,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通過大量的開拓性的維權工作,目前經過與各方艱難地溝通和深入磋商,開創出了一攬子主渠道的合作模式,該模式通過音樂詞曲的海量使用者與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達成一攬子使用主渠道合作的模式來解決其所面臨的海量使用的合法性的難題,目前協會經過多種努力已與百度、騰訊等多家在線音樂平臺簽訂了一攬子合作協議,初步建立了數字網絡環境下合法有償使用音樂的渠道,這種操作模式既兌現了網絡海量使用行為中廣大音樂詞曲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也解決了長期困擾網絡音樂海量使用者所面臨的其使用行為合法化的難題。著作權特別是音樂著作權在數字網絡環境下面臨的挑戰不光是中國需要面對,也是全世界面臨的非常棘手的問題。音樂産業作為一個國家文化産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核心之一就是版權保護,如果説版權保護跟不上,那麼音樂産業的發展就是空談。

(編輯:曉婧)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