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小劇場相聲,不能只顧虛火旺不顧好行規

時間:2015年05月11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董大汗

  “14歲那年我就學會了《賣布頭》,然後就想開場使這個活。結果師父卻問我開場就説《賣布頭》是咋回事?我説學完了不就得演嘛。師父説那你先出去吧。過了一會師父又把我叫進來,跟我説,《賣布頭》不是我使的活,讓我40歲以後再演。我就很委屈地跟師父説難道學了也是白學?師父説對!告訴我現在只適合使《打燈謎》《繞口令》《對春聯》這些活,《賣布頭》我不能動,因為這是角兒的活,相聲這一行是講究行規的……”

  在日前舉行的曲藝界行風建設調研座談會上,中國曲協小劇場藝委會主任、北京曲協主席李金鬥回想起幾十年前的那段學藝經歷依舊歷歷在目。

  “可是現在有多少相聲演員還講究行規呢?有時候好心跟一些年輕的小劇場相聲演員説哪些活不能使的話,他們反而會質問你憑什麼不能使,是不是擔心你演不過他,怕他比你使得火。”李金鬥説,小劇場相聲前些年火了,可是當年相聲藝人為了維護事業賡續,保障演員利益,促使行業發展,保證演出質量而制定的行規也幾乎被壞盡了。

  “相隔一丈”是相聲行規中的一項,具體是指相聲藝人以“擱地”賣藝謀生,“畫鍋”要有一定的距離,互相之間不要有影響,藝人與藝人之間的場子最少要有一丈遠的間距。“可是現如今有些小劇場相聲為了爭奪市場,公然把自家的場子開到別家門口了;還有一些相聲小劇場為了所謂的規模效應竟然在京城開了好幾家分場,這些其實都是違背行規的。而且從目前實際情況來看,很多小劇場相聲上座率並不高,造成了很大的資源浪費。”李金鬥説。

  前些年小劇場相聲的火爆效應吸引來大量從業人員,表面來看確實壯大了相聲表演隊伍,但同時也導致相聲行業魚龍混雜,相聲表演的門檻越來越低,很多小劇場相聲都是草臺班子,演員要麼是兼職掙點勞務費的,要麼是沒經過專業訓練的,最終整體拉低了小劇場相聲的表演質量。這一點,北京嘻哈包袱鋪相聲演員徐濤深有感觸,“現在是太多人把小劇場説相聲當作一個職業,而不是看作一項事業。北京目前有10多家相聲小劇場,但是真正能與相聲欣賞畫等號的能有多少呢?真正能夠提高藝術水準的演出場次又有幾何?”

  談到如何規范小劇場相聲,北京大逗相聲社負責人李寅飛建議能不能在相聲行業設置考級評定的標準,以此來確定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上臺説相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租件大褂買雙鞋就上臺説相聲。同樣來自北京大逗相聲社的演員葉蓬認為,導致目前相聲小劇場亂象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處在一個沒人管的狀態。一方面相聲小劇場享受到的政策和資金扶持比較少,另一方面在業務上也沒有指導性的輔導和把關,長此以往也就難免壞了規矩,走偏了方向。因此他建議有關部門能夠定期開展一些講座之類的活動,邀請一些老藝術家來給青年相聲演員普及一下行規,告訴他們哪些東西是不能碰的,哪些東西是適度説的,哪些東西是可以發展著説的,絕不能因為小劇場相聲火了就壞了這裏面的規矩。

  “任何一個行業都有它的行道行規,誕生于清末的相聲藝術行當也不例外。現在小劇場相聲之所以經常被人詬病,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現在的相聲演員尤其是一些青年演員漠視了行規,想怎麼來就怎麼來。因此,加強曲藝界行風建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重拾那些最起碼的規矩。”李金鬥説。(記者 董大汗)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