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沒有創新就不能打動觀眾

時間:2015年02月2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解瑂

沒有創新就不能打動觀眾

——高松華的作曲之思

高松華近照

  在2014年末舉行的“2014CCTV鋼琴、小提琴大賽”中,中國音樂學院作曲係研究生導師高松華創作的小提琴曲《最美家園》獲得該賽事中國小提琴作品徵集評比的二等獎。在小提琴作品十分缺乏的當下,高松華這首新作,得到不少專家稱讚。

  有點遺憾的是,在CCTV鋼琴、小提琴大賽決賽現場自選曲演奏中,大部分選手選擇的是獲一等獎的《對花》,其他比賽徵集的獲獎新作包括《最美家園》多數無緣被賽手選擇。因為演繹一首新作,對于選手來説的確需要勇氣和練習時間以及風格的把握。何況高松華這首新作,據説頗有些難度。

  説到難度,高松華很自信。他介紹説:“我13歲才開始學習小提琴,15歲考進黑龍江的樣板團學習班,開始拎著提琴一邊學習一邊參加演出。兩年後分到黑龍江省歌舞團交響樂隊,一把琴一拉就是十年。”那時年輕,也肯上進,特別崇拜前蘇聯小提琴家追求和建立“蘇聯學派”的理想,自己也一心夢想著實現小提琴的中國樂派。為此,除了刻苦練琴,演出之余他又自學指揮和作曲理論。恢復高考後的第二年,高松華順利考入沈陽音樂學院作曲係,畢業分配到央視文藝中心原創音樂部門做負責人。1988年赴日本留學,在東京藝術大學學習作曲和電子音樂,1993年獲日本作曲最高學位後回國,進入中國音樂學院教書。幾十年期間創作包括交響樂、協奏曲、聲樂作品、民族管弦樂、室內樂以及影視音樂作品百余部。高松華説:“盡管這些年在國內外獲獎並有影響的作品,幾乎都是中國民樂協奏曲、管弦樂作品和聲樂作品,但其實小提琴,才是我最熟悉的樂器。所以,這首《最美家園》拉起來雖然有些難,但演出效果確實還不錯!”

  這首以藏族民歌音調為素材創作的小提琴曲,最初是應在美國加州的一位小提琴家之邀而創作的。第一次試演,特別請了著名小提琴家柴亮在中國音樂學院一次作曲係教師室內樂新作品音樂會上演奏。沒想到第一次演出,即得到臺下同行們的稱讚。之後高松華又精雕細刻,作品也越來越完整。但願這首新作不僅得到評委們的青睞,也能被更多的年輕小提琴手喜歡和熱愛,未來在舞臺上綻放光彩,成為小提琴中國樂派作品係列中的一首精品。

  無獨有偶,高松華最近有一首新創作的管弦樂作品《霧霾隨想》,在剛剛舉行的中國音樂學院建院五十周年慶典活動中的作曲係師生作品音樂會中受到關注。這首作品,發自于高松華一次站在北京自家窗前,對窗外污濁的霧霾天氣的感慨和情緒變化。

  “那天本來是拿著李白的詩在窗前自己吟誦,但一抬頭,窗外一片灰色,污濁得讓人壓抑,一下心情大壞。丟下手中的詩集,不覺聯想起當年在日本留學時特別喜歡的一個作曲家,擅長用音樂描寫光、宇宙等抽象的自然現象。”于是,心中壓抑的情緒瞬間在想象中變成一個個音符,高松華拿起筆,幾個小時一氣呵成。就這樣,一首管弦樂作品《霧霾隨想》完成了。

  音樂會節目單上對這部作品的介紹,當然更為全面和理性:“2013年初,作者打算為將要開始的寒假構思創作內容時,正趕上北京出現了歷史上最罕見的連續的霧霾天。當時它是新聞、廣播、電視、報刊、評論、網絡以及世界范圍的議論話題和播放內容。因為它影響到人、物、生存、經濟等諸多方面,著實讓人感到鬱悶和恐慌。借此,作者以短小的管弦樂篇幅描繪其身處霧霾其境的感受、聯想、渴望和共勉,勿忘歷史,保護環境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現場聽過這首作品的人,都會印象深刻。作品無論層次、結構和風格,都與高松華從前的作品有很大不同,管弦樂器各聲部層次變化極為豐富,現代創作手法也遊刃有余。一向擅長旋律想象的高松華,此次展現了非常豐富細致的立體思維。

  其實,高松華創作觀念和風格的轉變,源自國內一位著名作曲家對他的一次激將。高松華曾連續三年被邀請參加韓國舉辦的亞洲音樂節,每年都被委約創作一部具有中國特點的新作品。三年,拿出了馬頭琴協奏曲、二胡協奏曲等新作,每年在韓國演出都反響不俗。但當他帶著這幾部作品的總譜去一位資深的前輩朋友家串門時,竟然被其直言否定:作品一定要一聽就耳目一新,一定要與眾不同!

  就因為這句話,高松華重新考慮自己的創作方向,意識到沒有創新就難有生命力。故而在《霧霾隨想》之後他將繼續新的藝術之旅。


(編輯:單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