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央視羊年春晚 相聲尺度大歌舞新奇特

時間:2015年02月2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唐平

  一年又一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早已成為除夕夜每個家庭餐桌上一道“不可或缺”的家常菜。羊年春晚,36個節目在4個多小時的時間裏逐一亮相,或是賞心悅目、或是妙語解頤、或是發人深省。總導演哈文對于這臺晚會有著嚴苛的標準,只有“好節目才是硬道理”。羊年春晚上,這些精彩呈現的好節目各具稟賦,有的在繼承了傳統的基礎上翻出新意,有的在幽默的語言中暗含機鋒,有的則讓你感覺在看家門口的故事……難忘今宵,我們伴著春晚守歲。

  下基層:民間高手百姓故事集結 

  春晚是一道闔家團圓的“年夜飯”。為了突出“全民大聯歡”的主題,央視羊年春晚有超過600位演員登臺表演,其中群眾演員多達360人。他們當中,有來自社區的廣場舞阿姨,有身懷絕技的習武少年,還有田間地頭的金嗓子農民。

  比方説小品《高手在民間》,畢福劍組織《星光大道》的優秀選手比拼,賽賽誰的嗓門調門高,比比誰的才藝高。而這些才藝非凡的能手都來自基層,無論是烤肉串大姐、全職家庭主婦,還是西北老農民、餐館打工仔,都在春晚這方舞臺華麗轉身為“閃亮之星”。孫濤、邵峰表演的小品《社區民警于三快》 ,更是謳歌了一頭扎入基層工作的社區民警。照看獨身大爺、調解夫妻拌口、幫失足青年找工作等事件,好像就發生在每個百姓的家門口,一個暖心而接地氣的基層警察形象呼之欲出。

  破尺度:最強反腐相聲“打老虎” 

  相聲是一朵帶刺的花,諷刺是其基本特性,如果只是一味地插科打諢,難免流于語言的趣味性而失去縱深感。今年登上春晚舞臺的相聲諷刺尺度之大、涉及題材之“敏感”,堪稱三十年來之最。岳雲鵬、孫越的相聲《我忍不了》揭露諷刺了景區古跡亂涂鴉,公交上不讓座、吃東西,開車時向窗外丟雜物等各種不文明社會現象,很多段子都能模糊見到去年一些熱點新聞的影子。

  假如説《我忍不了》還只是一道冷嘲熱諷的“造句”題,那麼苗阜、王聲的相聲《這不是我的》便是一篇直指官場腐敗之弊的“命題作文”。相聲講述了一名貪官收受房子、車子、美女等賄賂,而又能振振有詞地搬出所謂的“曾子曰”來自我開脫辯解。説到最後,一句“叔叔我們不約(曰)”的當紅網絡語,更是一語雙關,無異于給了這種官場不正之風最無情的鞭撻。苗阜惟妙惟肖地刻畫了一名貪官的醜惡嘴臉,這幾乎是歷屆春晚相聲演員從未涉足的領域。

  此外,馬麗、沈騰的小品《投其所好》則諷刺了官場溜須拍馬的不正之風。小品中“打蒼蠅”“打老虎”等臺詞,女科長“下課”的橋段設計,都彰顯了本屆春晚實事求是、不回避問題的求實態度,以及針砭時弊、抨擊不良風氣的良苦用心。

  求創新:創意類節目“新奇特” 

  創新是央視羊年春晚的一大特色。今年的春晚史無前例地設置了兩個舞臺,一個進行歌舞類節目演出,另一個進行語言類節目的演出。在兩組主持人的帶動下,兩個舞臺形成“互相打擂臺”的局面,這不僅保障了節目的精彩度和可看性,而且烘托了春晚大聯歡的氣氛。除了舞臺,站在舞臺上的主持人也有了新的變化。羊年春晚在春晚史上首次設置了吉祥物“陽陽”,一只穿肚兜的羊。“陽陽”由“福娃之父”吳冠英親自設計,它的聲音來自劉純燕的配音,在它身上還首次啟用動畫電影裏常用的動作捕捉技術。除夕當晚,活潑可愛的虛擬主持人“陽陽”和董卿、朱軍等八位主持人一起給觀眾拜大年。

  創新得從源頭抓起。早在節目選拔階段,為了真正遴選出讓觀眾覺得“好看”的節目,春晚節目組想盡辦法貼近觀眾的內心,努力和觀眾産生共鳴,了解觀眾最想看什麼、最想聽什麼。在語言類節目審查的過程中,春晚第一次採用“掌聲記錄儀”來記錄觀眾不同時點的掌聲、笑聲分貝等數據,以此精準定位節目的“笑點” ,並最終保留“笑果”最好的節目和橋段。

  具體到演出節目上,創新性更是無處不在。哈文導演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春晚創意類節目必須新、奇、特,要讓觀眾看到平時看不到的東西”。于是,不少打破藝術門類界限、跨越傳統技法的節目橫空出世。在歌曲反串環節,羽·泉組合演唱京劇《三家店》選段,京劇大師于智魁則用京劇唱腔去《奔跑》 ;鳳凰傳奇與筷子兄弟則互換代表作, 《最炫民族風》與《小蘋果》兩首歌在最後神奇合體,讓觀眾傻傻感喟“原來是一首歌” 。在武術、非物質文化遺産等節目的呈現上,節目組也以創新手法包裝,讓古老的藝術形式重煥生機。比如李宇春獨唱曲目《蜀繡》,絕美如詩的歌詞抒寫了蜀繡的古典美,而全息投影技術讓身著錦衣繡服的李宇春分身四次,又展現了現代科技之美。


(編輯: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