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居文沛:在表演、音樂與主持間快樂輪轉

時間:2015年02月2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李博

居文沛在電影《三個未婚媽媽》中飾演董阿平

  居文沛説自己最想演的角色是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她向往詞篇中那種“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的愜意生活,更欽佩著詞者的坦蕩與釋然。盡管居文沛並不認為自己是位“多棲明星”,但橫跨影視表演、電視主持、作曲、高校教師等多個工種的她,最常被貼上的標簽正是“才女”。居文沛坦言,在如今這個紛繁復雜的時代,可能再難以誕生李清照那樣不食人間煙火的奇女子,但自己完全可以在精神境界上向她靠攏。

  居文沛是個幸運的女人,富有藝術氣質的家庭、開明的父母、無憂無慮的童年以及順遂的學業,塑造了她從容的性格和睿智的頭腦,這一切都令她在喧囂浮躁的娛樂圈中收放自如,甚至飄逸灑脫。對于居文沛來説,發自內心的喜歡遠比名與利更加重要。正因如此,在中國影協文藝志願服務團隊中,我們經常能夠看到居文沛的身影,無論是在都江堰災後重建區還是在西雙版納邊防警隊,她都通過自己感情充沛而真摯的主持,撩動著基層群眾的心弦。

  在志願服務中感受生活

  每跟隨中國影協文藝志願服務團走到一個地方,居文沛都會用心去感受不一樣的人生。“只有在真正的基層,才能體驗到熱切生活的衝擊。”她説。在西雙版納,當居文沛看到幾位警察攙扶著禁毒烈士柯佔軍的母親走上舞臺時,不禁淚流滿面,幾度哽咽。“這絕不是在煽情。我們所看到的柯佔軍母親的痛苦,遠不及她內心的萬分之一。那些每天生活在危險甚至死亡邊緣的緝毒警察們表現得越平靜,反而越令我感到震撼。”居文沛説,“文藝志願服務就是要將藝術家滿腔的熱忱轉化成藝術感染力,並將它傳遞給觀眾,點燃他們精神的火焰。”

  在見到英雄母親的那一刻,居文沛心中想到的不是如何將感動轉化為藝術創作,而是單純地去體驗感動。“什麼是藝術創作?就是你發自內心地有話要説。當強烈的情感衝擊我的時候,我更願意去真切地感受,這種感受會改變我的生命。至于它未來會對我的創作産生怎樣的影響,我其實並不知道——時機到了,這些積累就會自然而然地生發出來。”居文沛表示。

  從童年時起,居文沛就深深地感覺時間不夠用。“人類的生命太浩瀚了,世界太豐富了,所以我會貪婪地吸收它們的養分。當我吸收了足夠多的養分之後,就希望通過某種方式來表達自己對于生活的想法與感受,這種方式可能是音樂,可能是表演,也可能是主持。”雖然居文沛如今從事著在常人看來需要幾個人才能完成的工作,但她並不覺得辛苦,因為她把這些工作看成了一件事情——藝術。“通過主持汲取世界各國的電影文化,用這樣的文化視野從事音樂和表演創作,並融會貫通文學、美術、詩歌、戲劇對生命的理解,將這些理解與感知放諸教學實踐中,與學生進行交流,啟發他們的想象……”居文沛説,“這是多麼絕妙的一個輪轉過程!”

  在表演中再現生活

  再次踏上西雙版納這塊美麗而神秘的土地,令居文沛思緒萬千:“我主演的第一部電視劇,就是在這裏拍攝的。”大學時代一次無心插柳的參賽,令居文沛獲得了“朵兒新女性主持人大賽”冠軍,她還因此登上了幾本時尚雜志的封面。當時導演鬥琪正在籌拍禁毒題材電視劇《為了這一片凈土》,她無意間在雜志上看到了居文沛的照片,便認定這個一頭卷發、充滿野性的姑娘是飾演劇中冷艷女毒梟七姐這一角色的不二人選。在劇本中,七姐盡管是個反面人物,卻敢愛敢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像極了武俠小説中亦正亦邪的俠女。這個復雜的角色,當即打動了一直在與音樂“談戀愛”的居文沛。

  從來沒有學習過影視表演的居文沛就這樣進入了劇組。與磨練演技相比,居文沛覺得理解人物更加困難。在房間裏開創作討論會時,她還不甚懂得劇中的緝毒警察為何會為了自己的事業獻出生命,但當她走出房間,與禁毒一線人員深入接觸之後,就慢慢悟透了其中的原因。“昨天還在跟你一起吃飯聊天的親人或朋友,可能今天就會因為毒品而離開這個世界。因此,為了守護自己以及自己所愛的人,凡是有血性的人都會堅定地與毒品奮死搏鬥。”讀懂這些,她才理解了該如何塑造七姐的角色:“她是販毒者,更是毒品的受害者。要演好這個人物,首先要進入她的靈魂。”

  自此之後,居文沛便正式踏上了影視表演之路。第一次表演經歷令她懂得了,揣摩人物比什麼都重要。“人類的心理太微妙了,每個人開心、痛苦、憤怒,都可能由不同的原因導致。探究角色細微的情感走向,是表演過程中最有意思的環節。”居文沛最欣賞的演員是羅伯特·德尼羅:“他塑造的人物表面平靜如水,內心卻波瀾萬丈,他的表演能夠讓觀眾感受到那些用肉眼完全看不到的內心變化。”在去年拍攝電視劇《上官婉兒》時,居文沛為了塑造好性格復雜的女皇帝武則天,特意參考了凱特·布蘭切特飾演的伊麗莎白女王。“演員要從角色本人的角度去思考角色的生命,而不能偷懶地從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居文沛説。

  在音樂中發現生活

  自7歲起,居文沛就注定要成為一個音樂的精靈——從上海音樂學院附小讀起,歷經附中、大學,直到畢業後留校任教至今。“音樂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思考、我的呼吸,是我解讀一切的語言。”居文沛説,“就算現在做主持人、拍戲,我的思維方式還常常是音樂式的,會按照音樂的節奏感和感知力去創作。”在居文沛眼中,音樂是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讓你流淚,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觸動你心靈的美妙存在,“也許一段音樂,你第一次聽到時沒有感覺,但經過五年、十年,當你再次聽到的時候,便會淚如雨下。”居文沛説。

  對于居文沛而言,創作音樂就是發現美的過程。“有的音樂家能夠以音符表現風的顏色和氣息,這就是一種發現。”居文沛表示,“其實每個人都能夠從一杯茶、一面殘留的墻壁中看到過去以及未來,我們需要的只是一種藝術感知力。”

  踏入影視圈後,居文沛沒有絲毫離開過音樂。在《即日啟程》《夜店》《媽媽再愛我一次》《一江春水向東流》等影視劇中,觀眾都能夠聽到居文沛創作的配樂和歌曲。“為影視劇配樂,其實是另外一種表演。”居文沛坦言,要讓音樂與畫面融為一體,並不比表演簡單。“電影和音樂是靈魂與生命的關係——電影包容一切,音樂是電影的心跳聲。電影中的每一道光影、剪輯、表演,無不充盈著音樂的節奏律動。”居文沛表示。

  在為電視劇《生死臥底》配樂時,有一場王洛勇飾演的警方臥底朱陽光與大毒梟見面的戲,令居文沛印象深刻。劇中的情形是,哪怕朱陽光露出一絲破綻,都會丟掉性命。朱陽光的每一個動作點都要有音樂緊密配合,他一個眼神過去,音樂就要跟出來。“經過嚴格的訓練,朱陽光看起來非常鎮定,但總會有那麼一丁點情緒是與日常生活中不一樣的。”居文沛説,“這種微妙的情緒變化只靠演員的表演難以完全傳達給觀眾,在這個時候,音樂就起到了放大人物緊張情緒、波瀾思緒與堅定內心的作用。”


(編輯:單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