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回家”:春晚的主題選擇

時間:2015年02月2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閻晶明

  某種角度講,春晚可以比作國足。出徵日期是確定的,有關方面高度重視,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大家的目標非常一致。出徵前的篩選、不斷調整的名單,成敗都集中在“主教練” (導演)的調用和操作上。臨近出場充滿期待,期待老牌明星,期待新人新秀。輿論已經預熱得相當到位,展現過程激動人心。整個過程中有高潮也有平淡,有昂揚也有低緩,總覺得下一刻會有奇跡、會更精彩,事後回憶,卻又覺得相去不遠。一待散場,各種議論紛紛,各種褒貶不一。專家的解析和評價,觀眾的點讚和吐槽,報紙上的文章,電視裏的討論,網絡上的留言。到底好不好,到底與去年比有沒有進步,豈止是莫衷一是可以形容。緊接著討論該不該用某某,為什麼不讓某某上,激烈者甚至討論要不要再出徵。然而,熱鬧和爭論一過,緊接著就是再組隊,再爭論,包括要不要外請“主教練” 。來年繼續期待,繼續吐槽。

  2015年的國足帶來久已未見的小驚喜, 2015年的春晚又該如何評價?尋找其中的亮點,我以為就在于這是一場有主題和向心力的晚會,有主題不斷延展的過程和邏輯。這個主題就是:家。回家的熱望、有家的熱鬧,無家的失落、不可歸的思念,都往一個主題核心上聚攏:家是最重要的,過年尤甚又遠不止是過年。回家以及與親人團聚而不是到大街上集體狂歡,這個中國人延續了數千年的春節文化,在今年的春晚裏不再只是炫目舞臺上的點綴,不再是臺詞腳本裏的過渡用語,而是整個節目貫徹始終的主題。這聽上去不是什麼刻意求新的創意,但正是這種正視傳統與節日文化的回歸與順應,體現了一場晚會努力尋找本位的訴求與自覺,在一個力求繽紛宏大而且也具備聲光電條件的時代,能夠牢牢抓住傳統文化的精髓和節慶文化的內核,這點“猛醒”也是長期摸索過程得出的結果,同時也是在文化潮流向全球化、共時性、同質化迅猛發展過程中最應當把握住的民族文化“抓手” 。

  在全場36個節目裏,有不少直接表達關于家的感受。開場就是中國家庭文化裏強調和向往的團圓景致:“四世同堂合家歡” ,被定調為春晚宣傳曲的《回家的路》 ,更是這一主題的濃縮。歌曲《中華好兒孫》《拉住媽媽的手》 《幸福家家有》都是在家的主題中探尋可以觸動人心的暖意和亮點。小品《車站奇遇》表達的是除夕夜不得團圓的焦急與落寞;小品《小棉襖》努力在喜感中傳遞父女之愛。這些主題的開掘側重不一,但聚集一致,希望天下父母兒女家家有歡樂,年年得團圓。在對家的感受盡情演繹的過程中,本年度春晚又將中國民族民間文化融入其間。雜技《青花瓷》 、創意節目《錦繡》 《大地春暉》 ,以及戲曲類節目《梨園芳華》 、兒童節目《自古英雄出少年》 、武術《江山如畫》 ,突出的是民族傳統藝術中最具精華性的“要點” 。

  “回家”的主題貫穿始終,但這一主題也試圖得到適度延展。歌曲《從前慢》是對舊時生活情景的懷念,充分利用現代傳媒手段表達對往日“慢”時光的回味,有如聚集在電燈光下暢談煤油燈的意趣,這正是現代人生活情景的真實寫照。歌曲《鄉愁》則又將“回家”渴望延伸為對“鄉愁”的留戀。 “時光隧道”還屬想象,從前是用來懷念而不是用來回去的。活在當下現實,夢想更遠未來,方是人生更主流選擇。現實中國的城鄉生活場景,在小品《喜樂街》和一組反串節目裏得以局部展現。舞蹈《絲路霓裳》 、歌曲《絲路》 《共築中國夢》 《把心交給你》則又將這一延展指向時代重大主題:中國夢。正如同一個小品裏需要用“正能量”收束一樣,時代重大主題也是一場晚會向上拉升的必然選擇。

  一場春晚于國于家都是一次歡樂的機會,尊重有所強調,觀賞不必苛求。即使連主創團隊也逐漸接受春晚是一次表演,也是一種陪伴,一次不必較真的相遇,在多種過節方式中最具共同性的一種方式,甚至吐槽也成了歡樂的一部分,就沒有什麼不可以高下評説的了。當我們看到,回家的人表達著純粹的天倫之樂,路遇的人期待的是老少團聚,就可以看到當代文藝正在自覺地承接地氣。有些變化看似些微,但其實也是文化風向逐漸更迭形成的結果。比如,從前的晚會讓節日期間仍然堅守崗位的人出來説話,表達的是決心和無悔,今年的語言傳遞中,在信念表達中包含了更多對家人的思念和回家的渴望。可謂是“個人一小步,時代一大步”的改變。

  “回家的路”有多遠,心裏的天地就應有多寬。在一個迅速變革的時代,在人潮、物流加速流轉的背景下,在信息交流與語言傳輸無限密集與提速的環境中,一場晚會可以表達出、傳遞著人間最值得珍視的感情,挽留、回味中國文化裏最值得尊重和追求的情景,並在此基礎上向更大更多的主題延伸擴展,這種努力正是這個時代在社會生活、文化氛圍、藝術追求上趨于“共識”的印跡。當然,家與回家,是整個春節文化最核心的主旋律,今年使用這個主題,貫穿這個主題,明年呢?如何在此前提下再尋新意又不失傳統,既體現主創者的用意又留存大眾的基本需求,或者,既努力應合大眾需求又不失藝術創作的時代創新要求,這是一種極具難度也極具興奮點的挑戰。看看明年還能怎麼做吧。


(編輯: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