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觀念 材質 行為——讀胡明哲的“微塵”係列

時間:2014年10月1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彭 鋒

 本色之光 胡明哲

  胡明哲是一位少有的喜歡思考和不懈探索的女藝術家。在中國當代藝術界中,胡明哲曾經以工筆人物贏得了廣泛的關注。但是,在她的工筆人物收獲成功的時候,她卻轉向了一個新領域的探索。這就是她自己命名的岩彩畫。今天的胡明哲,進入了一個屬于她自己的嶄新的領域,一個在總體上可以歸入當代藝術或者實驗藝術的領域。

  胡明哲對哲學的思考深邃而清晰。在將自己的藝術從模倣外在物象中解放出來之後,胡明哲可以用她的藝術來表達更加深入的思考,來表達她對宇宙人生的獨特體會。胡明哲出生于北京,這是一個時間綿延長、空間跨度大的城市。在這個城市中生活的人們,相對來説會覺得自己更加渺小。胡明哲把這種獨特的個人感受,上升為一種普遍的人類經驗:個人在宇宙中的迷失,對無限的依賴,對個人的出離。由于胡明哲更多地側重個人對宇宙的依存,而不是抗爭,因此她的作品呈現出的氣象更為宏大。

  胡明哲推進了對材料的理解。今天有不少藝術家都在試驗各種各樣的藝術材料,但是大多數藝術家都側重材料的感覺效果,尤其是視覺效果。岩彩畫家多半會強調這種材料具備其他材料無法取代的優勢,比如色彩更加飽滿、細膩等等。胡明哲沒有專注于材料制造出來的外觀,而是更重視材料所攜帶的信息,物質信息、文化信息和個人體驗。

  胡明哲使用的材料多是從自然中取來的岩石和泥土,攜帶著大量的自然和地域文化的信息。她特別重視材料所攜帶的這些信息,特別重視隱藏在材料背後的故事和事件。胡明哲的藝術讓我明白,岩彩的非外觀屬性或者信息屬性來自于自然、文化和個人經驗。比如,來自自然的岩彩盡管在外觀屬性上可能不如化工顏料那麼卓越,但是它的自然屬性卻是化工顏料無法取代的。通過岩彩,畫家可以重建人與自然的關聯,這種關聯既不是建立于繪畫的外觀上,也不是建立在繪畫的題材上,而是建立在繪畫的材料之上。再者,岩彩不僅來自自然,而且通常來自某個特定的地區,因此它不僅具有自然屬性,而且具有與特定地區有關的文化屬性。比如,黃土高原的黃土就會攜帶黃土高原的文化屬性,雲貴高原的紅土就會攜帶雲貴高原的文化屬性。用岩彩繪制的作品,自然會攜帶這些文化屬性,從而引發我們對有關文化內涵的深入想象。

  此外,與調制好的化工顏料不同,岩彩通常是畫家手工制作出來的,具有與畫家的身體接觸的屬性。由于與畫家的身體有直接的接觸,岩彩繪畫攜帶的畫家的信息,比沒有跟畫家發生身體接觸的繪畫要豐富得多。這種通過身體接觸所傳遞的信息,我們今天並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但是,隨著信息化的深入發展,可以無需身體接觸就獲得無數信息,在非身體接觸的信息泛濫的時代,那些通過身體接觸傳遞的信息將變得彌足珍貴。

  從這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説,胡明哲是在用材料進行敘事。但是,胡明哲的敘事不是橫向展開的,而是縱向拓深的。也就是説,胡明哲的藝術所講述的故事,不是橫向展開的音樂或文學,而是猶如縱向架構的建築或積淀的地層。在作品表面的外觀背後,隱藏著自然、文化和個人經歷等不同層面的內容。可以説,胡明哲的藝術制造出了一種深度,這種深度不是空間幻覺的深度,而是意義生成的深度。因此,在觀看胡明哲作品的時候,我們不僅能夠感受到足夠的視覺衝擊,而且能夠産生強烈的精神震蕩。


(編輯:小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