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一個關于愛的故事——“名館·名家·名作”展覽一瞥

時間:2014年04月25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張亞萌 趙驕健

秋千 奧古斯特·雷諾阿

木匠聖約瑟 喬治·德·拉·圖爾

  不像他的同行,那個喜歡把女人畫得醜醜的德加,法國印象派大師奧古斯特·雷諾阿是喜歡描繪女性之美的,他筆下的女人、陽光和生活,跳動著色彩絢麗的光斑,滿是春風習習的恬靜與愜意。他這一典型趣味的代表作品、創作于1876年的油畫《秋千》,説起來,只是畫了一位女士在花園蕩秋千、旁邊幾個友人在注視的場景,而這一瞬間的永恒卻那麼迷人。

  《秋千》讓雷諾阿迷們魂牽夢繞了許多年,2014年的這個春日,在天空並不明朗的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它跟著奧賽博物館來了,同行的還有更為知名的《煎餅磨坊的舞會》,以及讓·克魯埃、喬治·德·拉·圖爾、讓-奧諾雷·弗拉戈納爾、亞森特·裏戈、巴勃羅·畢加索、費爾南·萊熱、皮埃爾·蘇拉熱的名作。為紀念中法建交50周年,展現雙方在過往50年中的文化交流成果,中國國家博物館與法國博物館聯合會于4月11日至6月15日聯合主辦“名館·名家·名作——紀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展覽囊括了盧浮宮博物館、凡爾賽宮和特裏亞農宮博物館、奧賽博物館、畢加索博物館、蓬皮杜現代藝術中心這5家世界著名博物館共10件精品畫作。

  “展覽中的全部作品均是首次來華展出,每件作品不僅承載著與之對應的具體時代,還反映了具體時代中具有標志性的潮流運動和風格特色。它們都深藏著一個或多個故事——作品本身呈現的故事、作者的故事以及作者希望通過作品傳達的信息。”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陳履生説,它反映了一個關于法國的故事、一個關于藝術的故事。對于法國這樣的“高視帶”歐洲國家,它的文化、藝術,全與一個字有關:愛。

  展覽中,《煎餅磨坊的舞會》和《秋千》足以稱得上是奧賽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尤其是《煎餅磨坊的舞會》,不僅是所有西方美術史教材中必能提及的名作,也是此次展覽中保險數額最高的展品。畫作描述的是19世紀下半葉剛剛經歷都市改建的巴黎,寬闊的林蔭道、時髦的社交場所、咖啡館及夜總會,無一不成為畫家們的新主題。而位于巴黎北部蒙馬特高地的那些縱橫交錯的小巷和老式建築中,依舊充滿了濃厚的鄉村氣息,雷諾阿便是最早落腳在此地的畫家之一。在那裏,他經常看到前來放松和呼吸新鮮空氣的工薪族和城裏人。藝術家、工人和無所事事的人們像朋友一樣聚集在“煎餅磨坊”—— 一個可以跳舞的露天咖啡館。雷諾阿記錄下了這樣的場景:人們開懷暢飲,年輕姑娘們盡情熱舞。他們的青春活力和自然魅力激發了雷諾阿的創作靈感。這一時期,他也經常邀請朋友去不遠處位于科爾托街的畫室,畫室後面有一個大花園,雷諾阿喜歡在那裏進行露天寫生,畫作對象經常很簡單,比如一個引人注目的蕩秋千的女人。

  19世紀中期,在主流藝術依然偏愛宏大莊嚴的歷史題材之時,雷諾阿的作品卻與之相左,他喜歡刻畫轉瞬即逝的瞬間和生活的樂趣,其中最愛描繪一天中某個時刻的陽光。雷諾阿通過在畫布上快速點下彩色的筆觸,畫出陽光透過樹葉的斑斑駁駁,他依當下的感受選擇色彩。如《煎餅磨坊的舞會》和《秋千》中的樹影是藍紫色的,而斑駁的陽光則是粉色的;秋千上姑娘的白裙用許多看似淩亂的色點,如七色光一樣匯聚起來,反而使裙子看上去是白色的,給人以陽光閃爍的感覺。這種新的繪畫方式正是“印象派”的特色。

  除了雷諾阿畫作中柏拉圖風味的“生活之愛”,“重口味”的盧浮宮意外地帶來了表現男女之愛的《門閂》,講述了一個關于愛的徵服和隨之而來的歡愉的永恒經典故事。一間臥室中,男人一只手插上門閂,另一只手攬著的女人徒勞地阻止他去鎖門。女人將頭別開,表現出半推半就的曖昧態度,好似在躲開男人的熱吻。淩亂的床和身穿內衣的男人,無不暗示著男女間已發生的事情。前景的地面上,一把躺倒的椅子和被丟棄的花束,讓人聯想到年輕女人曾徒勞地阻止男人過分的調情。作品營構出關于“愛”這個主題的獨特思考:對神的愛以及男女之間的愛。作品描繪的故事來源于18世紀放蕩文學,其結局必定是不堪的、被禁止的情欲,所以這股潮流在當時一直受到基督教的強烈譴責。

  同時,盧浮宮還帶來了傳達“神聖的父子之愛”的拉·圖爾的《木匠聖約瑟》。作品描繪了一個孩子在深夜為正在做木工活的父親照亮的情景。唯從作品的名字“木匠聖約瑟”(即耶穌基督的養父)可知,這是一件宗教作品。天主教認為因神的旨意,耶穌的母親瑪利亞以處子之身受孕,所以,耶穌兼具人和神的雙重特性。瑪利亞的丈夫約瑟,並非以耶穌生父的身份,而是以養父及幼年耶穌的保護者的身份同樣受到尊敬。約瑟與耶穌間的眼神交流是整幅畫的核心,蘊含著超越血緣的孝愛。約瑟眼中的無限溫情,流露出對耶穌的關愛。

  拉·圖爾最著名的便是他描繪夜間場景的才華,黑夜中,唯有燭光或爐火的余燼得以穿透黑暗。觀眾通常只能看到畫中的部分光源,其余部分則被遮蔽了,這樣更加有助于強調獨特的光影語言及其微妙的層次變化。深沉、含蓄、靜謐的畫面,幾乎完全的棕色調,有效地描繪出光影的效果。畫中超乎自然的光亮照在耶穌的臉上,隱喻其神性和引路人的角色。另外,透過孩子指縫的燭光,把他的手指照射成半透明狀,滿是污垢的指甲,則提醒觀眾他只是一介凡夫。

  盧浮宮所藏的《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像》和凡爾賽宮所藏的《63歲時著加冕服的路易十四全身像》,展現出帝王對權力的愛。與這種閃耀著勃勃野心的作品不同,畢加索的愛更為隱秘。他的《讀信(畢加索和阿波利奈爾)》中,兩個身材魁偉的男人並肩坐在石頭上,身後是岩石色的背景,他們的衣著與之形成鮮明對比。兩人緊靠在一起,將自己的手臂搭在對方的肩膀上,顯示出親密的關係。右邊地上放著書籍,兩人手中拿著信,這些元素為作品增添了一些文學色彩。即使畫中的人物形象並非畢加索和作家紀堯姆·阿波利奈爾,但人們依然把這看做是兩人友誼的見證。1900年畢加索來到巴黎後不久便與詩人相遇,身為藝術評論家的阿波利奈爾很快寫了些關于畢加索作品的文章。阿波利奈爾于1918年逝世,這件作品完成于若幹年後,被認為是畫家悼念友人之作。如此表現友人之愛,或曰兄弟之愛的構圖,總能讓我們聯想到《艾斯特蕾姐妹》表現隱晦的同性之愛的構圖——這種基情滿滿、勾肩搭背的姿勢,如同“卷福”與“花生”,真是深得“當代人”之歡心。

  “通過讓·克魯埃和亞森特·裏戈那惟妙惟肖的筆觸,觀眾們將有機會與兩位法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國王弗朗索瓦一世和路易十四進行一次‘面對面’的親密接觸。不僅如此,觀眾除了可以從立體派大師畢加索和費爾南·萊熱的展出作品中多角度去感受法國在20世紀前衛運動中的活力和先鋒地位之外,還可以在擅長運用明暗的拉·圖爾和皮埃爾·蘇拉熱之間,以及在對色彩描繪極度熱忱的弗拉戈納爾與雷諾阿之間,建立一場超越時代和藝術運動的‘對話’。8位藝術大師,10幅傳世名作,完美地結合成一部濃縮的法國藝術史。”陳履生説。這只有10件作品的展覽,展現的是藝術與權力、愛與誘惑、影與光的關係,而本展策展人塞西爾·邁松耐夫剖析得更為簡潔:“用不同類型的作品洞悉父與子、男與女、朋友與朋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容易被各個階層和國家的人分享與理解。”

  這是一個關于愛的故事,就好像雷諾阿談到他為什麼只畫那些風花雪月的原因:“改變世界不是畫家的責任,我也只能用自己的手,為生活做幾件美麗的衣衫,僅此而已。”——簡單、純粹,一如《秋千》裏左邊站著、摳著手、癡望著被“奪走”的秋千的可愛小女孩。(張亞萌)

  相關鏈接

  “名館、名家、名作”展首次開設晚間專場

  為讓更多觀眾有機會欣賞世界名作,中國國家博物館決定在4月26日、5月3日、5月10日、5月18日4個時間段內將“名館、名家、名作——紀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開放時間延長至20:00,19:00停止售票。此舉是中國國家博物館自2011年新館開放以來首次根據展覽的實際情況和觀眾的參觀需求開設晚間專場。

  “名館、名家、名作——紀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是由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提議,由中國國家博物館和法國博物館聯合會聯合承辦的一個重要的國際性交流展覽。展覽開幕當天,習近平主席專門發來賀詞預祝展覽圓滿成功。

  該展覽囊括了盧浮宮博物館、凡爾賽宮和特裏亞農宮博物館、奧賽博物館、畢加索博物館、蓬皮杜現代藝術中心這5家世界著名博物館、8位享譽世界畫家的精品力作,充分展現了從文藝復興時期到二戰後橫跨500年歷史的一次華美的藝術時空之旅。展覽自4月12日接待觀眾參觀以來,受到了社會各界的熱烈追捧和積極反饋,開展一個星期共接待觀眾近3萬人次。 (趙驕健)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