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單霽翔:故宮文化遺産保護中十大關係的辯證思考

時間:2014年03月24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

故宮文化遺産保護中十大關係的辯證思考

  主講人

  單霽翔(故宮博物院院長)

  大家一定記得,2013年5月4日,一名男性觀眾擊碎翊坤宮正殿原狀展室的一塊窗戶玻璃,致使臨窗陳設的一座文物鐘表跌落受損。事後從公安部門得知該名觀眾為精神障礙患者,但是這一事件的突發引起社會公眾和眾多媒體的關注。于是,故宮博物院一方面及時對現場進行清理,以保證第二天正常對外開放,另一方面在事發後的第二天召開了媒體通報會,公布了事實經過和相關視頻錄像,並組織查看了事件發生的現場。在翊坤宮的事發地點,我根據媒體的提問做了四點説明。一是為什麼觀眾能夠接近窗戶,而沒有設立“1米線”?回答因為故宮博物院根據古建築防火和保護文物展品的需要,建築內部沒有引入照明光源,因此室內光線比較暗,觀眾難免看不清室內陳設,所以沒有設立“1米線”。二是為什麼不安裝更加結實的玻璃,防止人為損害文物展品?回答因為這些窗戶上安裝的是清末或民國初年原裝的玻璃,具有一定歷史價值,按照盡量“不改變文物原狀”的文物保護原則,所以沒有對這些玻璃進行更換,事實上故宮博物院已經引進一種“防砸板”,應用于一些展室。三是為什麼翊坤宮室內的條案放在窗前,如果遠離窗戶不就可以避免事件發生了嗎?回答因為當年翊坤宮內的陳設就是將條案放置在此,如果移開窗戶,就不是歷史原狀,就會造成觀眾誤讀歷史。四是為什麼條案上要放置文物,如果沒有文物不就可以避免發生破壞文物展品的事件了嗎?回答因為翊坤宮作為故宮博物院的原狀展廳,就必須展示一定數量的文物,雖然文物展品收藏在庫房內更為安全,但是故宮博物院開放88年以來,這是第一次發生此類破壞文物的行為。經過細致的説明,媒體朋友們了解到故宮博物院工作中的復雜因素,即做好每一件事都存在一些“糾結”的問題。于是,第二天各家媒體對于這一突發事件進行了客觀報道。

  從翊坤宮“人打鐘”事件發生之後,我一直在想,事實上在故宮博物院開展每一項工作,往往都深刻而多樣地交織著“兩難”的問題,都需要“左顧右盼”,三思而後行,都需要掌握其中的辯證關係,才能正確加以判斷與應對。無獨有偶,兩個多月前臺北“故宮博物院”馮明珠院長在我院演講時,也以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恒”與“變”為題,闡述了臺北“故宮博物院”發展中的辯證關係。那麼就目前階段來講,我們應該有哪些辯證思考呢?初步歸納至少包括“禁”與“放”、“堵”與“疏”、“古”與“新”、“慢”與“快”、“減”與“增”、“閉”與“開”、“精”與“博”、“雅”與“俗”、“內”與“外”和“學”與“研”10個方面的辯證關係。

單霽翔

  高級建築師、注冊城市規劃師。早在1980─1984年赴日本留學期間,就開始從事關于歷史性城市與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規劃的研究工作。回國以後,歷任北京市規劃局副局長,北京市文物局局長,房山區區委書記,北京市規劃委員會主任,國家文物局局長。2012年1月,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為第十屆、第十一屆、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物學會會長,中國建築學會副理事長。

  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城市規劃與設計專業,師從兩院院士吳良鏞教授,獲工學博士學位。被聘為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院校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2005年3月,獲美國規劃協會“規劃事業傑出人物獎”。出版《城市化發展與文化遺産保護》《留住城市文化的“根”與“魂”》《文化遺産·思行文叢》《平安故宮·思行文叢·壬辰集》等十余部專著,並發表百余篇學術論文。

  一 處理好“禁”與“放”的關係

  通過“禁”與“放”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減少了火災隱患、觀眾安全隱患,提高了觀眾服務質量和接待能力。

  “禁”與“放”,旨在禁止各種威脅文物建築、文物藏品、觀眾安全的行為,放開隱患排除、服務觀眾、提高效率的設施和空間。

  在“禁”的方面,2013年以來,故宮博物院加強安全防范,採取了紫禁城內禁止吸煙、禁止攜帶火種進入故宮博物院、禁止機動車輛駛入觀眾開放區等措施。目前這些所“禁”事項,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持和院內員工的嚴格遵守。從2013年5月18日實行紫禁城內不準吸煙的規定以來,在全體員工的共同努力下,至今已經半年多時間,尚未發現有人在院內吸煙,也沒有接到相關舉報。從8月15日實行禁止觀眾攜帶火種進入故宮博物院,通過引入優質安保機制,加強安全檢查,四個多月來已經收繳了上百萬個打火機。從年初開始實行開放區內禁止機動車輛駛入,逐漸得到了外交部門、公安部門的大力支持,包括外國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在內的貴賓,均能夠在觀眾開放區域之外下車,步行進入故宮博物院,使觀眾安全得到保障,也使世界文化遺産故宮更加擁有尊嚴。通過實施上述“三禁止”,使安全隱患得以排除,觀眾參觀環境得到明顯改善。

  在“放”的方面,通過增加售票窗口、增加安檢驗票通道等措施,使觀眾能夠順利進入故宮博物院。回想一年多以前,端門廣場尚未啟用,觀眾只能在午門前的東、西售票處購票,16個售票窗口前常常是擠得滿滿的人群,一到暑期和“黃金周”需要排隊1個小時左右才能買到票,觀眾們往往擠得筋疲力盡以後,才能拖著疲憊的身體進入故宮博物院,每當看到這樣的情景大家心裏都很不是滋味。經過努力,目前端門—午門廣場的環境整治提升工程完成。如今廣場環境清新宜人,各項服務設施得到改善。售票口全部移至端門西朝房,30個售票窗口一字排開,比過去的16個售票窗口多了14個,售票接待能力增加87.5%,大大縮短了觀眾排隊的時間。故宮博物院已經向社會承諾,觀眾購買門票的時間一般不應超過15分鐘,實際上在大多數情況下,觀眾在3-5分鐘之內就可以購買到門票。

  總之,通過“禁”與“放”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減少了火災隱患、觀眾安全隱患,提高了觀眾服務質量和接待能力。

  二 處理好“堵”與“疏”的關係

  通過“堵”與“疏”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緩解了巨大的人流壓力,提升了面對觀眾的接待效率和安全保障水平。

  “堵”與“疏”,旨在堵住損害觀眾文化權益的違法行為,疏通維護觀眾正常參觀秩序的通道。

  在“堵”的方面,長期以來,午門廣場上購票、驗票、安檢、存包等各項職能交集,人群擠成一片。在人流中還有“黑倒票”、“黑導遊”、小商小販混跡其中,觀眾難以對故宮博物院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為此,故宮博物院保衛部門聯合駐院派出所,引入社會保安力量,“堵截”非法倒票、無照導遊、銷售偽劣導遊圖等侵害觀眾權益、擾亂正常參觀秩序的行為,並呼吁旅遊管理部門加強執法,合力維護故宮博物院觀眾的安全。近年來,北京市旅遊部門為了加強管理,設計了一種“北京市A級旅遊景區服務質量監督卡”,但是,逐年加大發放規模,達到上萬張,使監督卡演變為一種饋贈品,甚至出現黑市交易,一些持卡人打著旅遊服務質量監督的旗號,免費進入故宮博物院,遇到查驗就態度蠻橫,幹擾了正常的接待秩序。為此我們向北京市旅遊委員會主任反映情況,得到重視,從2014年開始正式取消所謂的“監督卡”,保障文物博物館單位的文化權益。

  在“疏”的方面,2013年7月1日,新的午門安全檢查設施正式投入運行,解決了故宮博物院檢票和安全檢查方面的諸多難題。一是解決了安全檢查空間狹小的問題。將安全檢查端口由午門東、西門洞內,前移到午門外廣場兩側,充分利用廣場空間設置兩組共六間安全檢查用房,安全檢查通道由過去的2個增加至18個,不但有效提升了安全檢查能力,而且加快了觀眾的通行速度,較好地解決了空間壓力,方便了安全檢查工作的管理。特別是安全檢查通道增加,有效緩解“五一”、“十一”等節假日和暑期觀眾流量大帶來的安全檢查壓力。二是解決檢票口的擁擠問題。原來檢票口在午門東、西門洞外,空間狹小,無法對觀眾分散檢查,觀眾隊伍擁擠在檢票口,秩序維護的壓力較大。現在檢票口隨著安全檢查設施前移至午門廣場,檢票通道由原來的12條增加到20條,空間開闊,緩解了檢票口的壓力。

  總之,通過“堵”與“疏”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緩解了巨大的人流壓力,提升了面對觀眾的接待效率和安全保障水平。

  三 處理好“古”與“新”的關係

  通過“古”與“新”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古建築群永葆健康狀態,安全防范係統永葆強大能力。

  “古”與“新”,旨在使故宮古建築群經過整體維修保持健康狀態,通過新的安全防范係統確保各項文物資源的安全。

  在“古”的方面,目前,2002年啟動的故宮整體修繕工程正在有序進行,經過10余年的實踐,古建築修繕保護理念更加科學,保護工程更加精益求精,嚴格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最大限度地保留珍貴的歷史信息,使故宮古建築修繕保護的過程,成為官式木結構古建築營造技藝研究傳承的過程。在實際保護維修中,正確把握恢復原狀與保存現狀之間的尺度,實事求是地對目前材料供給、工藝傳承、實施方式、資金管理等客觀條件進行全面分析,制定更為科學合理的保護修繕計劃,不追求速度,把質量放在第一位,工程進度必須服從工程質量。在當前的條件下,一方面,加強古建築群的日常維修保養,開展係統的“歲修”和“零修”工程,建立常態化的工作機制,盡量保持每一幢古建築的健康狀態。另一方面,加強古建築傳統營造技藝的傳承和工匠的培養,為早日實現高質量地保護修繕得以開展,積極創造條件。

  在“新”的方面,2012年10月故宮博物院新的安防中控室建成,2013年年底前安全防范新的係統基本建成投入使用,2014年還要實施攝像監控探頭加密工程。目前故宮博物院內攝像探頭的密度偏低,功能不夠強大,攝像監控探頭加密能夠有效提升安全防范水平。同時,2014年年底消防係統將全部實現升級。但是,安全防范係統的完善不能企盼一勞永逸,不能有所停頓,還要繼續集中力量研發進一步的提升方案。每一次改造提升工程完成以後,都要馬不停蹄地進行下一次改造提升工程的研發,不斷追求更加先進的科學技術應用于故宮博物院的安全防范係統。故宮博物院保管的是世界上最珍貴的文物藏品,因此必須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安全防范係統和設施。實際上新一輪並不一定要取代前一輪安全防范係統工程,而應該實現安全防范的多層覆蓋,例如下一步將採用物聯網技術提升安全防范係統,多層覆蓋的係統能夠提高可靠性,全方位地確保故宮博物院的安全。

  總之,通過“古”與“新”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古建築群永葆健康狀態,安全防范係統永葆強大能力。

  四 處理好“慢”與“快”的關係

  通過“慢”與“快”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物藏品修復保護更加科學,各項基礎設施建設得以快速推進。

  “慢”與“快”,旨在增加文物科技保護的科學性和計劃性,加快文物科技保護基礎設施和平臺的建設。

  在“慢”的方面,文物保護對象的特殊性決定了科技保護工作的應有節奏,面對數量龐大的文物藏品和亟待攻關的科研課題,需要通過詳細論證確定輕重緩急。在故宮博物院,古建築修繕和文物藏品修復都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工程項目,而是帶著課題意識開展的科學研究工作,都需要縝密論證,慎重決策,不得不“慢條斯理”。因此對于涉及文物本體的保護和研究,無論是一座古代建築的修繕,還是一件文物藏品的修復,都必須遵守科學工作規律,不能催促工作進度,不能盲目追趕工期,始終將保護和研究的質量列為首位。當然,“慢”不意味著不抓緊推動工作。在故宮整體維修工程方面,“慢”體現在更加積極地推動保護維修質量的提高,以文獻和檔案作為依據,將科學研究貫穿始終,並以工程報告回溯修繕過程。在文物藏品科技保護方面,“慢”體現在更加積極地開展保護修復研究工作,推動修復技藝傳承,促進科研成果的及時轉化。

  在“快”的方面,對于建設世界一流博物館所必須的各項設施建設工程,要加強科學謀劃,盡量縮短行政審批過程,盡快形成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文物保護、展示、研究的基礎工作條件。“平安故宮”工程在經過數個月緊鑼密鼓地編制,及時上報,綜合協調,以較快的速度獲得相關部委和北京市政府的同意,總體方案獲得了國務院批準。目前7個方面的項目正在順利推進。2013年,國家文物局和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北京市文物局等部門,高效率批準了故宮博物院上報的各項工程方案,使一批工程項目得以開工。包括上駟院車房復建項目、午門雁翅樓古建築群保護維修工程、南大庫保護管理用房工程、故宮博物院北院區宮廷園藝研究中心工程、文物保護綜合業務用房工程、寶蘊樓修繕保護工程等相繼開工,同時,地下文物庫房改造方案、基礎設施改造方案、內務府區域地面建築方案等均獲得批準,為下一步進入實施階段打下基礎。

  總之,通過“慢”與“快”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物藏品修復保護更加科學,各項基礎設施建設得以快速推進。

  五 處理好“減”與“增”的關係

  通過“減”與“增”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物保護環境更加整潔,觀眾服務設施更加完備。

  “減”與“增”,旨在減少和消除故宮博物院在安全方面的各類隱患,增加為觀眾服務的各項公共設施。

  在“減”的方面,為消除安全隱患,維護故宮世界文化遺産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努力拆除故宮博物院內具有嚴重火災隱患的58棟現代彩鋼房,並創造條件拆除故宮博物院內歷年添建的現代建築。其中前者約3600平方米,後者約5000平方米,這些影響歷史景觀的建築物被清理以後,紫禁城內將只有古建築和經過批準的傳統形式的建築。同時,開始對故宮博物院內各處堆積的石材、疊放的門窗、閒置的箱櫃、散落的織物、淘汰的展櫃等進行係統清理,需要妥善保護的部分進行集中保管,將具有利用價值的部分進行合理利用,以此減少不安全隱患,提升安全防范能力,維護歷史文化景觀,同時避免造成文物資源損失。另一方面,通過提升環境清潔標準,實現開放區的地上沒有紙屑、煙頭、礦泉水瓶等丟棄物。通過加大日常維護力度,逐漸減少院內的水泥和瀝青地面,逐漸減少斑駁脫落的古建築墻面,逐漸減少古建築屋頂上的雜草,使環境氛圍更具歷史文化氣息。

  在“增”的方面,努力增加各項觀眾服務設施,為觀眾創造舒適溫馨的參觀環境,例如在端門廣場上設置觀眾服務中心,為觀眾提供各種咨詢和服務項目,包括設置影視播放設施,使觀眾在進入故宮博物院之前能夠觀看影視介紹;設置觸摸屏,使觀眾可以了解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四小時等多種參觀線路;免費提供老年人、殘疾人和嬰兒專用輪椅,方便弱勢觀眾群體的參觀;設置手機充電器、銀行提款機、郵政服務箱等方便觀眾的項目,協助觀眾做好各方面的參觀準備。鑒于在端門廣場區域內公共洗手間嚴重不足,導致黃金周和暑期觀眾排長隊等待,特別是女性洗手間前排隊更長,為此增設了公共洗手間,並按女性洗手間的面積是男性洗手間的3倍進行設置。最近又在端門廣場上新設了200把座椅和56組樹椅,可以為1000多名觀眾提供休息設施,結束了以往觀眾在廣場上、樹坑旁席地而坐的尷尬場面。

  總之,通過“減”與“增”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物保護環境更加整潔,觀眾服務設施更加完備。

  六 處理好“閉”與“開”的關係

  通過“閉”與“開”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文化資源避免過度利用,使社會公眾增加對故宮文化的了解。

  “閉”與“開”,旨在通過合理採取閉館措施使文物得到保養,通過不斷擴大開放區域使觀眾獲得舒適的參觀環境。

  在“閉”的方面,為了使古建築、文物藏品、觀眾服務設施能夠及時得到“喘息”,故宮博物院經過在淡季試行周一閉館半天,到正式實行國家法定節假日和暑期除外全年周一閉館半天,對故宮博物院各項工作的有序開展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在此基礎上,為了保障正常維護環境和提升安全設施、展覽設施、服務設施的需要,自2014年1月起,除法定節假日和暑期外,故宮博物院正式實行周一全天閉館,這一措施取得社會各界的理解和讚賞。閉館之舉為全面推進“平安故宮”工程,保持古建築和院藏文物安全健康的狀態,爭取了更多的空間和時間。短暫的休養生息,其實質是為了故宮文物的益壽延年。故宮博物院的各部門十分珍惜閉館日,組織開展包括員工培訓、開放環境清潔、展廳室內維護、文物展品科技保護、開放區內彩鋼房拆除等工作,也使一線管理人員及員工得以開展係統的培訓,使廣大員工常年緊繃的身心得以短暫休整。

  在“開”的方面,故宮博物院不斷擴大對觀眾的開放區域,增加展示空間,使觀眾獲得更舒適的參觀環境,從而緩解人流壓力。目前,觀眾參觀集中在中軸線區域,節假日期間尤為嚴重,導致人流擁堵,觀眾也無法充分領略紫禁城建築之壯美、藏品之豐富。故宮博物院將在2015年開放西部區域,使開放區域從目前佔紫禁城面積的52%,增加到65%左右,並將在2016年左右遷出紫禁城中路、東西路紅墻內的全部辦公科研單位,進一步使開放區域增加到76%左右,以內部削峰填谷的分流方法保障觀眾安全。“開”還體現在擴大信息服務方面,2013年年初,故宮博物院在全國博物館中率先公開了文物藏品總目,公開了內部各項規章制度,旨在使每一位社會公眾對故宮博物院的藏品管理、運營管理,都享有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受益權,便于廣大公眾深入了解故宮文化。同時經常召開媒體座談會,使媒體朋友和社會公眾隨時了解故宮博物院的發展狀況。

  總之,通過“閉”與“開”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文化資源避免過度利用,使社會公眾增加對故宮文化的了解。

  七 處理好“精”與“博”的關係

  通過“精”與“博”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陳列展覽更加精致的同時,為社會公眾展示出鮮為人知的故宮文化全貌。

  “精”與“博”,旨在通過精品展覽使觀眾感受故宮文化的精美絕倫,通過多樣化陳列展示使觀眾了解故宮文化的博大精深。

  在“精”的方面,陳列展覽是故宮博物院藏品保護與科學研究的成果體現,既是實現核心功能的基本方式,也是直接服務觀眾的重要手段。故宮博物院的陳列展覽提倡精品意識,突出故宮文化傳播功能,增加文化內涵和科技含量。例如故宮藏歷代書畫展通過不斷完善品質,成為著名文化品牌。清代萬壽慶典展的改陳提升也獲得了觀眾好評,通過這些展覽,觀眾不僅從中受到教育和啟迪,並能獲得審美愉悅。伴隨90周年院慶的到來,故宮博物院將向觀眾呈現一係列新的展覽。包括午門—雁翅樓特展展廳的啟用,東華門的古建築館展廳、慈寧宮的雕塑館展廳的開放,以及珍寶館等展覽改陳提升,均令人期待。陳列展覽應適時進行調整,力爭達到歷史性與時代性、思想性與觀賞性、科學性與藝術性、學術性與趣味性、知識性與通俗性的有效結合,善于調動觀眾的審美意識和審美情感,盡力縮小陳列展覽與觀眾的空間距離和心理距離。

  在“博”的方面,故宮博物院要針對紫禁城文化空間和文物藏品進行深入研究,力圖通過陳列展覽更加全面地揭示故宮文化的博大精深。今天觀眾希望了解更多文物展品背後的故事,期盼從未有過的文化體驗。因此,陳列展覽要讓觀眾充滿好奇,要激活觀眾情趣,使參觀之後回味無窮。紫禁城的外西路區域,因為過去未對觀眾開放而顯得有些神秘,這一區域的適時開放,可以使觀眾在感受中軸線宮殿建築的雄渾壯美之外,還可以了解昔日明清兩朝皇太後的居住生活。原狀陳列是故宮博物院最具特色的展覽。壽康宮的原狀陳列展覽,通過大量生活類文物的陳設,可以揭示當時日常生活起居的點滴細節,觀察清代皇家的生活狀態。在故宮博物院的文物藏品中有著數量眾多的出土文物、民國文物、外國文物,伴隨寧壽宮的石鼓館、延禧宮的外國文物館、寶蘊樓的民國院史展等籌備開放,將不斷填補故宮博物院展覽內容的空白。

  總之,通過“精”與“博”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陳列展覽更加精致的同時,為社會公眾展示出鮮為人知的故宮文化全貌。

  八 處理好“雅”與“俗”的關係

  通過“雅”與“俗”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化産品得到廣泛傳播,使社會公眾進一步加深對博物館的了解。

  “雅”與“俗”,旨在通過文化産品研發和信息化技術,在展示故宮博大精深的歷史文化同時,使故宮文化融入廣大民眾日常生活。

  在“雅”的方面,故宮博物院的文化産品應更加注重文化內涵,更加注重藝術品質,能夠幫助觀眾回想起紫禁城的壯美空間和精美展品,保持美好的參觀回憶。故宮博物院在開展市場營銷過程中,牢記基本使命和任務,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把握正確的理念和尺度,確保自身的非營利性不受挑戰。2013年在端門廣場設立故宮商店的基礎上,2014年在神武門外東西兩側將形成故宮文化産品專營區域,為社會公眾提供多樣化服務。故宮文化産品經營空間應保持寬敞、雅致、潔凈、整齊的經營環境,能使觀眾感受到故宮商店內的文化産品展示猶如文物陳列展覽的文化延伸,激發人們把“故宮文化帶回家”的願望。作為全國博物館界唯一的出版社,故宮出版社不斷推出精品圖書,滿足社會公眾需求,《米芾書法全集》等獲得中華優秀出版物獎,《蘭亭展示紀實》獲得文化遺産十佳圖書,《故宮日歷》以新穎的出版形式和風格,受到廣泛好評。

  在“俗”的方面,這裏所説的“俗”是指“雅俗共賞”。在信息化建設方面,通過中文版網站優化、英文版網站升級、青少版網站更新,以及微信公共服務發布等各類推廣活動,使故宮文化傳播空間無限廣闊。故宮數字博物館的建設將使觀眾以不同的視角,感受不同的情景,獲得不同的體驗。故宮文化産品要推陳出新,增加實用性,充滿生命力,對觀眾保持持久的新鮮感和吸引力。要不斷優化文化産品結構和商品銷售空間,加大文化産品研發力度,深入挖掘故宮文化元素,鼓勵創意設計成果轉化,實施準入制度、嚴格把關質量,爭取與更多尊重和了解故宮文化、社會信譽好、文化影響大、産品質量精的知名文化企業合作,提升文化産品研發和市場營銷水平。故宮博物院觀眾呈現多元化特徵,市場營銷也應具有多樣化功能,才能為每一位觀眾提供優質服務。2013年舉辦的“紫禁城杯”故宮文化産品創意設計大賽,將使一批優秀創意設計得以成果轉化。

  總之,通過“雅”與“俗”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化産品得到廣泛傳播,使社會公眾進一步加深對博物館的了解。

  九 處理好“內”與“外”的關係

  通過“內”與“外”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化景觀更加壯美,使各項事業開展空間更加開闊。

  “內”與“外”,旨在緩解紫禁城內日趨緊張的“人、地、房”空間壓力,開辟更加開闊的文物藏品科技保護和陳列展覽空間。

  在“內”的方面,努力維護紫禁城文化景觀,加大處理歷史遺留問題的力度,同時避免新的影響文物安全隱患的積累。應創造條件將西華門內兩側的5棟“屏風樓”拆掉。這些“屏風樓”的存在,不但嚴重破壞了故宮古建築群的歷史格局和文化風貌,而且野蠻地拆除了兩側城墻的馬道,造成歷史建築不再完整。為了維護故宮世界文化遺産的真實性與完整性,應該糾正這一令人遺憾的錯誤。故宮博物院的空間安全壓力逐年增加,數千名工作人員和數百輛機動車的聚集,導致紫禁城“人滿為患”、“車滿為患”,難以保障古建築、文物藏品和觀眾安全,應採取切實措施加以疏散。如果能夠按照保護規劃,恢復故宮筒子河與紫禁城城墻之間的圍房,不但可以再現當年紫禁城的完整景觀,而且可以將行政管理人員和機動車全部搬出紫禁城內,在這些圍房內安排。這樣將減少紫禁城已經不堪重負的壓力,有效擴大故宮博物院對觀眾的開放空間。

  在“外”的方面,目前世界一些著名博物館都在尋找未來的發展空間,臺北“故宮博物院”也在臺灣南部的嘉義縣開始建設南院區,計劃于2016年建成。由于故宮世界文化遺産保護的特殊性,很多文物保護和傳承工作難于在故宮博物院內開展,致使大量亟須開展的文物搶救工作始終難以推動,為此故宮博物院在京郊選址建設新的博物館園區。故宮博物院北院區作為大型博物館設施,主要突出三個功能,一是文物保護修復功能,旨在解決故宮博物院大量大型珍貴文物藏品因場地局限而長期無法得到科學保護的問題。二是陳列展覽功能,屆時將有條件把更多具有震撼力的大型文物展覽奉獻給觀眾。三是宮廷園藝研究功能,在大自然中重新振興紫禁城宮廷園藝,使傳統技藝得到傳承。除此之外,故宮博物院敞開胸懷,與更多國內外的科研單位、文化機構和地方政府建立戰略合作關係,為故宮博物院的可持續發展開辟更廣闊的外部世界。

  總之,通過“內”與“外”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的文化景觀更加壯美,使各項事業開展空間更加開闊。

  十 處理好“學”與“研”的關係

  通過“學”與“研”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事業發展急需人才得以培訓,科學研究成果得以不斷呈現。

  “學”與“研”,旨在通過加強教育培訓培養事業發展合格人才,通過整合科學研究資源支撐未來發展。

  在“學”的方面,2013年11月4日故宮學院正式成立。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故宮學院得以依托北京國際職業教育學校總部校區,在距離故宮東華門步行僅需10分鐘的優越地理位置設立,校內具備30余間教室和階梯教室等基礎教學設施,可以有效開展各類教學活動。成立故宮學院旨在充分利用故宮博物院豐富的文化資源和專家資源,發揮社會教育和服務公眾的作用,促進故宮博物院和文物博物館係統人才建設,以及滿足社會公眾的文化教育需求。故宮學院的教學內容主要分為四個板塊,分別是故宮博物院內員工培訓、國內博物館界及相關業界培訓、公眾教育和國際培訓。故宮學院成立的當天,國際博物館協會國際博物館培訓中心第一期培訓班和故宮博物院滿文初級培訓班分別舉行開班儀式,標志著故宮學院正式開學。此外,已經成功舉辦25期的故宮講壇也移至故宮學院與公眾見面。

  在“研”的方面,2013年10月23日故宮研究院正式成立。這是故宮博物院在學術建設方面的一件大事,在學術研究領域的一項重要舉措。經過長期以來的積累和不懈努力,故宮博物院不但設置了研究室,創辦了故宮學研究所,而且先後成立了古陶瓷研究中心、古書畫研究中心、古建築研究中心、藏傳佛教研究中心、明清宮廷史研究中心,此次又新成立了考古研究所、古文獻研究所、明清檔案研究所,同時,2013年又獲得批準建立博士後科研工作站,初步形成了一室、一站、四所、五中心的科研基本架構。故宮研究院的成立,既整合了故宮博物院已有的學術研究力量,使原本分散的、專業方向單一的研究機構集合起來,形成合力,又根據故宮博物院的學術發展和科研需求,創建了新的科研機構,有利于學術研究體係的合理規劃,有利于研究力量的加強和學術水平的提高,同時也有利于不同專業之間的溝通,有利于産生高水平的綜合研究成果。

  總之,通過“學”與“研”的合理安排,使故宮博物院事業發展急需人才得以培訓,科學研究成果得以不斷呈現。

  故宮博物院發展徵途上的每一個環節都充滿矛盾,需要進行辯證思考。一方面是發展,一方面是保護;一方面是綜合實力的提升,一方面是文化傳統的捍衛,只能在這兩者之間找到一個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平衡點,才能實現共同促進、協調發展。在全體故宮人都能夠充滿希望和樂觀而不是悲觀和擔憂地面對環境和未來之前,我們沒有停滯下來的理由和資本。對于未來發展所面臨的迫切需要,故宮博物院完全有能力作出極具創新的貢獻。故宮博物院不僅擁有輝煌燦爛的悠久歷史,而且也擁有巨大的文化能量。故宮人如果能夠有效地發揮自身文化能量,處理好它們之間復雜的關係,那麼在未來,就必將惠及來自世界的觀眾,造福人類的文化需求。特別是2020年一步步向我們走來,這是一個極具象徵意義的節點。我們有必要也有足夠的信心,進一步審視故宮博物院在我國文化復興時代的意義和價值,塑造我們自身的文化身份,樹立健全的文化形象。

全天參觀人數為18萬人左右時的午門外廣場狀況

故宮大修壽康宮施工現場

春秋青銅卣修復前

春秋青銅卣修復後

 

 

皇極殿外景

“色彩絢爛——故宮博物院鈞窯瓷器展”展廳

本版圖片由故宮博物院提供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