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李洱:對于漢語文學,庫切比馬爾克斯更重要

時間:2019年09月30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金濤
0

  李洱:對于漢語文學,庫切比馬爾克斯更重要

  一個虛構的移民國度、一個神秘的天才兒童、一所匪夷所思的學校、一樁離奇的殺人案件……近日,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版了諾獎得主J.M.庫切的最新小説作品《耶穌的學生時代》,並在北京單向空間·愛琴海店舉行了新書分享會,作家邱華棟和剛剛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作家李洱分享了閱讀庫切的心得。

《耶穌的學生時代》分享會現場

  邱華棟和李洱均是庫切的忠實讀者和研究者,且對庫切評價極高。在邱華棟看來,庫切是“金字塔尖上的作家”,是永遠都能夠提供精神營養的作家。李洱則指出,至少對中國讀者、對漢語文學歷史來講,庫切比馬爾克斯要重要得多,“庫切在中國往往被忽視,他屬于知性作家,把他引進漢語寫作環境非常重要,可以提升漢語的品質”。在李洱看來,當下漢語寫作喧鬧的、表象的、熱烈的,或者簡單的、憂傷的、抒情的成分太多,而知性內容明顯欠缺。

  《耶穌的學生時代》是庫切上一部作品《耶穌的童年》的續篇,中文版由知名譯者楊向榮翻譯,小説有著頗為簡單的人物設定、三言兩語就可概括的類似懸疑小説的情節,但事實上,本書在情節之外,在角色之間的對話中包含著無窮無盡可以反復玩味、深思的細微思想,這是庫切獨具的筆法,也是這本書最為特別之處。

  今年79歲的庫切出生于1940年。邱華棟指出,庫切2000年之前是南非作家,2000年之成為澳大利亞作家,他的作品因為生活環境的變化分成兩大類。2000年之前的作品,寫的是南非的社會生活,代表作《恥》讓讀者用另外一種眼光來看待南非,既反思了西方文明不適應南非的地方,同時對南非的現狀有著深刻的批判。從南非移民至澳大利亞的經歷,讓庫切開始在小説中探討移民的話題。

  在李洱看來,庫切後期的寫作涉及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晚期寫作,有著很強的超驗性、碎片化特點。他的作品對中國讀者來講有著很強的現實感,讀者能夠感受到他晚期作品跟中國現實構成的某種摩擦,比如其中的移民話題。李洱説:“可以説當代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移民,你從一個時代到另外一個時代,從一個空間到另外一個空間,我們説的移民,既是時間概念,也是空間概念,我們從舊的分崩離析的倫理中走出來,試圖重建一種新的倫理,這個過程如此艱難,這個狀態就是移民狀態。我們以為待在北京,其實是我們是從胡同走到‘愛琴海’,一個冠上‘愛琴海’名字的全新的空間,所有人都變成新的移民,文化的新的移民。”李洱説,庫切就是有這種本事,他的敘述線索如此簡單,他的思考如此深入,他可以相當深入地擊中我們目前的文化現實,讓所有人都卷進去,這是庫切作為知性作家手術刀般的、庖丁解牛般的能力。

  兩位嘉賓聊庫切新書時,也不斷提起曾對自己産生影響的庫切的經典作品,如《恥》《青春》《邁克爾·K的生活和時代》等代表作。多年來這些作品在國內版權較為分散,最重要的作品由不同出版社出版,未能形成一套完整展現作者風格和成就的文集。這一次,人民文學出版社將庫切的經典作品一網打盡,將陸續在“庫切文集”中出版。文集將于2020年庫切80歲時出齊,並且為了彌補之前版本不統一的遺憾,也為了讓庫切在新版本展現新的風貌,人文社邀請了在當代外國文學領域最具影響力的翻譯家、作家對庫切的幾部經典作品進行重新翻譯,譯者陣容包括馮濤(《恥》)、黃昱寧(《邁克爾·K的生活和時代》)、方柏林(《男孩》)、于是(《青春》)、周嘉寧(《夏日》)等。

(編輯:郭青劍)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