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景宜:民族影像中的奔騰歲月

時間:2018年12月08日 來源:中國民族報 作者:孫文振/文 景宜/供圖

  人物簡介

 

  景宜,白族,國家一級作家,全國十佳編劇。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全國先進工作者(勞動模范),曾榮獲中央國家機關“五一勞動獎章”“巾幗建功先進個人”“全國民委係統先進個人”“首都民族團結先進個人”,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原社長。 

  其領銜創作的電視劇《茶馬古道》《金鳳花開》《茶頌》《絲綢之路傳奇》,3次榮獲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著有小説集《誰有美麗的紅指甲》,長篇報告文學《金色喜馬拉雅》《節日與生存》《東方大峽谷》,兩次榮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優秀作品獎及各類國家獎項。其作品被譯成印、英、日、泰、法、哈薩克語在海內外出版發行。 

  她是新中國第一位白族女作家,純樸、真摯中充滿自信;她因描寫多民族生活而享譽文壇,知性、溫和中帶著執著;她是民族影視的開拓者和領軍人,自有一份堅定、從容與豁達。走近景宜,你會被她的熱情感染;看了她的作品,你會被劇中一波三折的故事情節和飽滿的人物形象所折服,也會強烈地感受到各民族之間心相連、肩並肩、守望相助的真情。 

  回顧改革開放40年來的發展歷程,景宜感慨地説:“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少數民族的影像事業。”回想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以下簡稱“音像社”)27年的創社歷史,景宜動情地説:“真是特別難忘,那些永遠留在民族影像中的奔騰歲月……” 

  誕生在改革開放的春風裏

  走進音像社的片庫,一臺臺不同年代的攝像機、一盒盒制式磁帶、一張張光盤,見證著中國少數民族音像出版事業的發展歷程。 

  改革開放之初,民族文化事業飛躍發展,但在影像傳播領域和音像制品行業中,卻缺少一個保護和傳承民族文化的載體。當時音像制品剛剛進入國內市場,面對改革開放的大潮,如何使用新興的傳媒載體促進民族文化的發展,為黨和國家的民族工作服務,成為時代的需要。 

  1985年,景宜被借調到民族文化宮,參加音像社成立的籌備工作。她和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單位的一批年輕人成為最早的工作人員。 

  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由國家民委主辦、民族文化宮主管的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于1991年正式成立。“音像社的成立,得到了習仲勳、烏蘭夫、楊靜仁等老一輩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關心和支持。它是在改革開放的春風裏誕生和成長起來的。”景宜説。 

  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的音像市場剛剛起步,在大量以港臺和流行歌曲為主的音像産品中,音像社以民族、民俗風情為特色的産品閃亮登場。 

  新成立的音像社的主要任務是:出版、發行民族文化藝術、教育方面的影視及音像制品;拍攝、錄制有關反映少數民族及民族地區文化、風情、習俗、人文環境的資料片;開展國際間有關中國少數民族音像的交流活動,引進並發行譯制片。 

  在國家民委和民族文化宮的支持下,音像社剛成立不久,就迎來了開篇之作——與日本JVC株式會社合作,聯合拍攝大型文獻紀錄片《中國55個少數民族民間音樂舞蹈大係》。當時,我國尚沒有全面記錄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少數民族民間傳統音樂舞蹈的影像制品,該片因此有著極其重要的政治意義和時代價值。 

  為了完成這部史無前例的紀錄片,攝制組歷經7個春夏秋冬,從黑龍江省漠河縣到喜馬拉雅山南麓的西藏自治區珞巴民族鄉,從高黎貢山怒江兩岸到西北邊境的阿勒泰喀納斯,幾乎走遍中國少數民族聚居地。在貴州山區拍攝苗族蘆笙舞,攝制組拍攝了蘆笙傳承人從山上砍竹子做蘆笙到最後的蘆笙舞表演;在雲南西雙版納拍攝布朗族“搶新水”,攝制組提前在山上布好攝像機位、調好燈光,早上5點便開始跟蹤拍攝,全程記錄了布朗族搶新水、供奉祭祀、用新水做米飯、穿上新衣表演迎新舞蹈的過程。“這種史詩般的拍攝,讓作品具有民族學和人類學的文化價值,並讓我們從一開始就學會了要尊重各民族、尊重各民族的文化藝術。”景宜説。 

  該片于1994年和1997年分兩期出版發行,先後在世界上30多個國家發行和播映,榮獲了國家“九·五”音樂工程獎,創造了中國大型紀錄片的早期輝煌。 

 

音像社榮獲的獎杯和各類證書

  用影像記錄改革開放的大時代

  上世紀90年代,景宜經歷了音像社制作出版大型紀錄片和在中央電視臺開辦電視專題固定欄目等重要工作,為民族團結進步事業打開了宣傳窗口、奉獻了鮮活的時代影像,為保護中華各民族的文化留下了珍貴的音像文獻。 

 

景宜(左)和央視主持人敬一丹共同主持《邊疆潮》開播儀式

  這段時期,音像社先後制作發行了反映藏族史詩的《話説格薩爾》,記錄柯爾克孜族史詩傳承人的《瑪納斯——傳承人玉素甫·瑪瑪依》的電視片,榮獲亞運會優秀紀錄片獎的《中國少數民族體育集錦》,記錄歷代班禪大師愛國愛教歷史的電視係列片《札什倫布的佛光》《雪域佛光》,以及向海內外觀眾介紹中國少數民族文化生活的《民族風情大觀》《中國民族文化博覽》和電視音樂專輯《廣西名歌》等頗有影響的音像制品,積累了民族影像資料9萬多分鐘,圖片資料2萬多張,音樂資料300多小時,還將中國民歌金曲80首制成不同語種的VCD和卡拉OK帶在民族地區發行,用音樂促進各民族之間的心靈交流。 

  面對市場經濟大潮,音像社團隊的腳步一直穩穩地走在邊疆大地和各族人民之中。景宜説:“我們每做一個節目,首先考慮到的是對民族團結的意義,而不是以賺錢為目的。音像社從成立以來,一批批幹部職工、專業技術人員為建設好這個國家級平臺作出不懈的努力,在黨和國家最需要的時候,在民族工作最需要的時候,我們從不缺位。” 

  跟著時代走,跟著黨和國家事業的需要走。1992年,音像社與央視合作拍攝重點紀錄片《懷念烏蘭夫》,景宜擔任總導演兼制片人。她帶領創作團隊認真學習中國革命歷史,多次深入內蒙古草原、沙漠腹地,真切地理解了烏蘭夫等一批少數民族共産黨人的胸懷。“我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少數民族跟黨走的歷史,深刻地了解到內蒙古各族人民的正確抉擇,也深刻地認識到中國共産黨領導下民族工作的意義與價值。”景宜説。 

  為了反映民族地區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的巨變和我國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的成就,音像社與央視還聯合拍攝了大型紀錄片《邊疆潮》。從內蒙古二連浩特的蒙古包人家到口岸附近農牧民生活的變化,從北部灣京族三島的京族漁船到祁連山下的黃河兩岸,景宜帶著攝制組在民族地區輾轉奔波,採訪拍攝。由于超負荷工作,她得了急性闌尾炎,必須住院做手術。但節目開播在即,她等不及拆線,就瞞著醫生偷偷地跑到機房修改節目。1993年10月2日,在央視演播室,景宜與敬一丹共同主持了《邊疆潮》開播儀式。 

  《邊疆潮》從不同角度真實地反映了上世紀90年代民族地區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發生的巨變和少數民族群眾奔涌向前的時代步伐,也展示了音像社為民族工作而歌的風採。景宜常説:“雖然我們用影像工作,但我們也是民族工作者。” 

  1996年,中國電視事業發展突飛猛進,特別是衛視頻道的傳播力首屈一指。為開辟新的傳播陣地,時任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副社長的景宜被國家民委派進中央電視臺,參與創辦《中華民族》欄目,成為該欄目第一任總制片人。在中央電視臺的推動下,欄目組從全國少數民族地區電視臺調專業技術人員成立了專業團隊,制作了每期30分鐘的周播節目《中華民族》,該節目在全國引起熱烈反響。至今,這檔名牌欄目已開辦22年,成為我國展示中華各民族風採與各族人民相互了解的重要窗口。今年,該欄目又榮獲2018年第十四屆中國紀錄片盛典優秀欄目獎。 

  打造民族影視國家隊

  進入新世紀,傳媒格局發生了新變化,在電視劇和電影的衝擊下,DVD和音像制品逐漸被邊緣化。2002年,音像社經過重組,主管單位變成中國民族報社。景宜將音像社的牌子扛到新單位。 

  “牌子既然是我們扛起來的,就一定要把它扛下去!”景宜説,經過認真思考和市場調研分析,中國民族報社領導支持她發揮作家和紀錄片導演的特長,開展一個新的業務——拍攝民族題材影視劇。從此,音像社開始了發展歷程中的一個重要轉折,從以音像制品為主營業務轉向以影視制作為主的階段。誰也沒想到,這個轉折為全國民族宣傳工作開辟了一塊新的陣地,為繁榮中華文化打開了一個新的窗口。 

 

  在國家民委的大力支持和報社黨委的領導下,2004年,景宜組建了新的團隊,拍攝了第一部電視劇《茶馬古道》。該劇以連接滇川藏的茶馬古道為背景,講述了西藏與內地各族人民血脈相連、同生存共命運的偉大歷史。該片2005年7月在中央電視臺一套晚間黃金時間播出後,創造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民族題材電視劇的最高收視率。中宣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領導小組專家和影視評論界認為:“《茶馬古道》從文學劇本創作到影片攝制,實現了對民族題材電視劇的創新與突破”。 

 

  2009年,為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景宜根據自己父輩的親身經歷和邊疆少數民族跟著共産黨走向新生活的故事,創作了電視劇《金鳳花開》。該劇于當年12月在央視一套首播,進入央視2009年電視劇收視率前十強。新浪網評價説:“景宜堪稱中國少數民族題材電視劇的首席編劇。5年之內兩部電視劇登陸央視一套黃金時段,成為當下編劇界的標新人物。” 

 

  2013年,央視電視劇頻道播出了景宜領銜創作的32集電視劇《茶頌》。該劇以宏大的歷史場面講述了20世紀初西南各民族用普洱茶支持西藏、粉碎外來侵略者用茶葉搶奪西藏茶市的故事。為了創作這部戲,景宜歷時8年,深入到西藏日喀則、亞東口岸和四川昌都、雅安地區,深入了解歷代朝廷的邊茶政治歷史,並長期扎根在雲南普洱瀾滄縣景邁山區,向少數民族茶農學習。她從歷史人物的傳説和現實生活中捕捉民族精神和人物形象,濃墨重彩地表現了中國茶文化、茶禮茶俗和中國茶葉大國的偉大歷史。 

 

  2015年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60周年,10月14日,央視一套黃金時段隆重推出由景宜編劇的新疆題材電視劇《絲綢之路傳奇》。這是一部歷時16年精心打磨的優秀劇目,為了創作好這部劇,景宜帶著主創人員頂著酷暑風沙,走遍昆侖山下絲綢之路沿線的村莊和工廠。該劇開機在即,景宜因患支氣管哮喘和嚴重紫外線過敏需住院治療,但她仍然堅持在一線工作。“這是黨和國家的需要,也是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的需要,我們也要用優秀的作品參加民族團結創建活動!”景宜説。 

  電視劇《絲綢之路傳奇》在央視和新疆電視臺用3種語言播出後,極大地增強了新疆各族人民跟黨走、建設幸福家園和美麗新疆的自信心與自豪感。同年11月,國家民委、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在北京召開《絲綢之路傳奇》座談會,與會專家評價該劇是“文藝工作者學習、領悟、踐行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精神的一次成功實踐”。音像社也被業界譽為“民族影視國家隊”。 

  景宜作為改革開放以來登上文壇的著名作家和在改革開放浪潮衝擊下成長起來的編劇,著名文藝評論家李準評價景宜的影視作品是“21世紀我國電視劇熒屏獨特的風景線,完善了多民族國家當代影視畫卷的結構,成為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 

  讓黨旗飄揚在拍攝一線

  景宜認為,音像社成立27年來之所以能夠大旗不倒,不斷推出一部部精品力作,得益于堅持黨的領導。 

  “音像社成立之初就成立了黨支部,我也是音像社發展的第一批黨員。”景宜説,“1993年,我們去廣西都安瑤族自治縣瑤族山寨採訪時,看到民族地區嚴重的貧困現象需要去改變,許多少數民族群眾還生活在落後的生産方式之中,我意識到作為一名作家,應向奮戰在扶貧第一線的黨員一樣為人民謀幸福,用自己畢生的努力為人民服務。當晚,我就在瑤族山寨的草鋪上,打著手電筒寫了入黨申請書。” 

  2010年,景宜任音像社社長和黨支部書記時,帶著《茶頌》創作組深入雲南普洱採訪,恰巧在7月1日黨的生日這天,來到民族團結誓詞碑前。他們舉行了一次特殊的黨支部生活,邀請當地黨員幹部一起,回顧上世紀50年代初邊疆少數民族代表從北京參加國慶觀禮歸來,為表達對黨和祖國的忠誠刻石為盟的歷史。景宜説:“作為文藝工作者,要向邊疆人民學習,任何時候都要堅定跟黨走的信念,要把創作的根基扎在人民中。” 

 

吐魯番葡萄架下的組織生活

  在工作最艱苦、最困難的關鍵時刻,最需要發揮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2014年,景宜帶領劇組赴新疆拍攝《絲綢之路傳奇》。在吐魯番拍攝時,地表溫度最高達70度,有人的皮鞋底都被路面燙開膠了。為鼓勵創作團隊拍攝,時任國家民委副主任丹珠昂奔親臨拍攝一線看望劇組。在吐魯番的葡萄架下,音像社黨支部召開了組織生活會,要求黨員發揮模范帶頭作用,拍好這部電視劇。 

  2018年1月,在拍攝電視劇《都是一家人》的過程中,為了使全劇組黨員文藝工作者在影視行業開新風、做表率,音像社黨員倡議在劇組成立臨時黨支部,讓黨旗飄揚在拍攝一線。經報社黨委批準,電視劇《都是一家人》臨時黨支部于2018年1月19日在雲南洱海邊成立,報社黨委書記、社長張華志向劇組黨支部授贈了黨旗。劇組黨員在臨時黨支部書記、著名演員林永健的帶領下,面對黨旗重溫入黨誓詞。 

  成立臨時黨支部這個創舉,不僅得到國家民委黨組的高度肯定,而且在影視界和文藝工作者中引起強烈反響。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司評價此次活動是“用行動堅持黨的領導,為影視行業起到了表率作用”。 

  今年11月19日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臨大理洱海3周年的紀念日,音像社組織劇組全體黨員在當年習近平總書記到過的農家小院成立臨時黨支部。劇組全體黨員表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力爭創作出無愧于偉大時代的文藝精品。 

  融入新時代 謳歌中國夢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民族影視行業也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一係列重要講話精神,我們更加自信!多年來堅持扎根在邊疆民族地區寫作拍攝的道路走對了,並且要堅持走下去。”景宜説。 

  為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引領和開創新時代民族題材影視創作的新氣象,在國家民委和雲南省委宣傳部的領導和支持下,景宜帶領的創作團隊又開始了歌頌美麗中國、講述洱海保護的電視劇《大理三月好風光》的創作。 

  景宜説:“2015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大理洱海邊,坐在李德昌兄弟的小院裏,拉著白族老人的手説鄉愁,站在洱海邊要我們保護好洱海,‘讓蒼山不墨千秋畫,洱海無弦萬古琴的畫面永駐人間’……在新聞聯播裏看到這個畫面時,我感動得流淚了。” 

  于是,景宜返回雲南大理,回到自己扎根30多年的生活基地——洱海古漁村雙廊。她看到了一場前所未有的保護洱海全民行動在村村寨寨展開;她看到了州委、州政府整治洱海的決心和部署,也看到了當地百姓為保護洱海作出的奉獻和犧牲。 

  2017年初夏,景宜創作完成了40集電視劇《大理三月好風光》的劇情故事。她認為,這部作品,它不屬于一個作家,它是大理各族人民共同書寫的歷史華章!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景宜深有感觸地説:“感恩黨和國家,感恩改革開放和新時代,感恩支持、幫助過我們的領導和朋友,感恩陪伴我們經歷過風風雨雨和美好時光的所有合作者。我們也相信音像社和民族影像事業的未來會更加美好。 

  對話:新時代、新起點,為民族題材影視創作帶來最大機遇 

  問:進入新時代,音像出版與影視産業的發展前景如何? 

  景宜:在媒體融合的新時代,音像出版從內容到載體的轉型已經取得了良好的業績。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從15年前就開始從音像出版向影視制作業轉變,目前所開展的跨媒體合作、創新內容、提升産品質量等工作,目的都是把“民族影視國家隊”的品牌做強做大。我想,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一定會在全國音像出版行業中走出自己獨特的道路。 

  問:當前的民族題材影視創作面臨著什麼樣的機遇和挑戰? 

  景宜:新時代、新起點,為民族題材影視創作帶來最大機遇。在黨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民族題材影視創作應置身于時代前沿,爭取創造出國家品牌。要突破以往民族題材一般性講敘方式,主動地把自己融入中國影視創作的行列中去;主動地把民族題材拓寬,情懷放大,質量提高;主動地拿自己的作品和國家一流的精品去競爭,不要以民族題材特殊為由而降低標準和要求。 

  問:未來,您在民族題材影視創作方面還有哪些計劃和打算? 

  景宜:未來的創作主要還是會以現實題材為主,以主旋律為主,把民族題材的概念放到中國和國際的視野來創作。電視劇《都是一家人》將于最近在央視一套黃金時段播出。目前,我正在創作《大理三月好風光》,向明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另外,我們還有兩部以在網絡平臺播出為主的新劇也在籌備中。

(編輯:雲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