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創業時代》:互聯網時代的奮鬥青春

時間:2018年11月29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戴清

    電視劇《創業時代》聚焦近年來迅猛發展的互聯網領域,呈現技術革命的時代浪潮給人們交往方式帶來的巨大改變。作品對活躍在時代中心場域的“弄潮兒”郭鑫年、那藍、羅維、李奔騰、溫迪等人物的情感命運和價值追求進行了生動細膩的敘寫,觀察角度和精神視野開放開闊,對新時代技術發展、資本驅動、愛情倫理等議題的深度思考為觀眾提供了豐富的審美發現與精神啟示。

  在諸多同類型現實題材電視劇中,創作者試圖在一種回溯過往的歷史滄桑感中展現數十年社會變遷,追憶過往乃至回到新中國成立初期或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文本時間大多推得比較遠。這些作品有些厚重生動,有些卻顯得虛幻懸浮。虛幻懸浮的劇作中,歷史苦難往往被嚴重過濾,歷史感被似是而非的“做舊感”所替代,年代質感也在輕松隨意的處理中被稀釋和弱化。同時,還有一些作品存在著“遠景”厚重、“近景”單薄的反差,越是拍到當下生活,越顯出虛幻,缺乏現實感和當下感。這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創作者在對接時代,把握當下紛繁復雜社會現實時的思想貧弱,以及將生活巧妙提煉為藝術的能力缺乏。在這層意義上,《創業時代》不落窠臼,題材內容獨樹一幟,以“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精神為創作導向,選擇了正面表現和藝術概括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史和科技精英的心靈史,切入角度敏銳,對話現實的熱忱最是難能可貴。劇作表現了互聯網野蠻生長初期,知識産權保護缺位,山寨抄襲現象泛濫,誠信缺失的困局;同時,也對資本主導、壟斷互聯網技術發展,打壓自由競爭進行了發人深省的叩問,體現了創作者真誠敏銳的藝術勇氣。

  《創業時代》敘事跌宕起伏、曲折生動,從郭鑫年團隊魔晶軟件的成功開發,到爭取A輪天使融資風光無限,再到官司上身,一波三折卻又一氣呵成。《創業時代》人物形象鮮活,個性鮮明:以郭鑫年、羅維、李奔騰為代表的互聯網行業“弄潮兒”,都具有創新進取精神,但又各不相同——郭鑫年執拗純粹,信奉理想主義,羅維精明務實,李奔騰格局遠大,手段霹靂。再如兩位女性角色,那藍與溫迪同樣聰明美麗,但一個善良且富于同情心,另一個卻務實功利且工于心計。該劇在刻畫人物時,爭取不走極端或搞簡單的二元對立,注重從人性角度深挖人物性格的根基、緣由,把握人物性格的豐富層次和細微變化,使作品沒有流于簡單的道德説教或對人物黑白分明的臧否。

  《創業時代》後半部分,對李奔騰麒麟團隊的內部爭議、圍繞公司未來發展戰略的分歧爭論,以及對郭鑫年團隊在重壓之下股東們分崩離析等重頭戲的表現精彩紛呈。保守還是創新?追隨資本的腳步還是堅守友情?對于這些問題的回答,有力地提升了劇作的思想內涵與藝術品質。該劇結尾的處理也意味深長,突破了資本、技術主宰下“勝者為王”的叢林法則和功利主義價值觀,落腳于情義無價的人文關懷和哲學思辨,大大提升了該劇的思想性與哲理性,凸顯了當代科技精英自強不息、永不言敗的理想主義情懷,為整部作品裝點上青春激情與奮鬥精神。

  當然,該劇在敘事和表演上仍存在一些問題,給未來的現實題材創作提供了前車之鑒。劇作開篇伊始,存在細節疏漏、時代感錯位的缺陷;演員表現上,年輕演員在部分重要場次的表演情緒不夠到位,仍有較大進步空間;情節設計上,郭鑫年誤將溫迪當成那藍的説法較為牽強;人物刻畫上,金城的任性胡鬧也顯得誇張做作……這些大大小小的問題或多或少地拉低了該劇的藝術水準。在接受觀眾吐槽的同時,創作團隊也要認真反思,總結經驗。但從總體上看,該劇是一部成功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現實題材獻禮劇,具有鮮明的時代感,嘗試性地拓展了現實題材劇的表現領域與精神內涵。

  (作者:戴清,係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教授)

(編輯:郝紅霞)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