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佩琦: 活著的雷鋒,活著的《雷鋒之歌》

  聽友們,大家好,我是演員劉佩琦。我在《離開雷鋒的日子》裏,飾演過雷鋒的戰友喬安山。雷鋒是喬安山的好班長,是毛主席的好戰士,更是一個時代的符號,一種精神的象徵。

  我想,聽友中有很多和我一樣,也是唱著《學習雷鋒好榜樣》,聽著《雷鋒的故事》,讀著《雷鋒日記》,看著《雷鋒》的電影長大的,用現在的話説,雷鋒叔叔,那可是咱當之無愧的“國民叔叔”。

  今年,我們的祖國70歲了,如果雷鋒活著,也是個80歲的老叔叔了,就連我這個當時的小朋友現在也已經成了個花甲老頭兒,到了我這樣一個喜歡回憶的年齡,我總是想起雷鋒,也特別想念雷鋒。今天,我就借著這個追經典的活動,給大家推薦一首詩,那就是賀敬之先生的《雷鋒之歌》

  1963年4月11日,賀敬之創作的《雷鋒之歌》在《中國青年報》正式發表。説起這首詩歌誕生的過程,還要提到一位開國將軍。

  有一年早春,北京醫院病房內,開國上將、國家農墾部部長王震剛剛動完一場手術。躺在病床上的他,看著關于雷鋒的長篇通訊,心潮澎湃。他將賀敬之、柯岩夫婦等叫到病房,非常動情地説:“你們這些詩人都看了沒有,應該寫寫這個雷鋒! 擔當起學雷鋒、寫雷鋒的時代重任,我們這些老頭子都要向他學習呢!”。在作別時,又特別叮囑:“詩,一定要寫好雷鋒精神!”

  之後不久,賀敬之的愛人柯岩便冒著風雪抵達撫順,來到雷鋒生前的部隊進行採訪。她跑遍了雷鋒工作和生活過的地方,聽了雷鋒戰友和當地老百姓講的無數個感人的故事,流著淚閱讀雷鋒寫的20多本日記。這些一手資料,真真切切地展示了雷鋒短暫、平凡又偉大的一生。看了夫人帶回來的資料,賀敬之文思泉涌,夜不能寐,一鼓作氣寫完這首1200余行的詩歌《雷鋒之歌》。

  正如王震將軍所言,雷鋒之歌,核心就是要寫好雷鋒精神。在這一點,雷鋒之歌是如何展現的呢?我給大家來讀幾段:

  你雖然不是

  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

  戰鬥衝鋒,

  在平凡的

  工作崗位上,

  你卻是真正的

  勇士呵——

  ……

  哪裏需要?

  看雷鋒的

  飛快的

  腳步!

  哪裏缺少?

  看雷鋒的

  忙碌的

  身影!……

  ……呵,馬上去

  給大娘澆地——

  現在

  麥苗正要返青……

  ……呵,立刻把

  自己省下的存款

  寄給公社——

  支援

  受災的農民弟兄……

  ……唔,快準備

  給孩子們

  講革命故事——

  明天是

  隊日活動……

  ……唔,必須把

  趕路的大嫂

  護送到家——

  現在是

  夜深,雨大,

  路遠,泥濘……

  你只有

  一百五十四厘米

  身高,

  二十二歲的

  年齡……

  但是,在你軍衣的

  五個紐扣後面卻有:

  七大洲的風雨

  億萬人的鬥爭

  ——在胸中包含!……

  你全身的血液,

  你每一根神經,

  都沸騰著

  對祖國的熱愛,

  而你同時

  在每一天,

  每一分鐘,

  念念不忘:

  世界上還有

  千千萬萬

  受難的弟兄!…

  這是《雷鋒之歌》我最喜歡的部分。是的,億萬中國人都在學習的那個人,就是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個子;一代又一代都在傳承的雷鋒精神,也最能在這些日常小事之中體現。但在所有的平凡之後,卻站著信念的能量、大愛的胸懷、忘我的精神和進取的銳氣。這讓雷鋒,成為我們人人可學的時代楷模,也讓雷鋒精神,成為我們歷久彌新的精神力量。

  近年來,我不時也會在網上看到,有人討論今天學雷鋒過時了嗎?還有人提出“三月雷鋒來,四月雷鋒走”的現象;甚至還有人幹脆懷疑雷鋒的故事不是真的。

  怎麼説呢?其實20年前,我演《離開雷鋒的日子》那會兒,喬安山就遇到過類似的問題。有一次,他救了被車撞傷的老人,家屬找不到肇事司機,又不想付醫療費,幹脆教唆老人誣陷他,喬安山從救老人的好人變成了撞老人的無賴,還要被家屬訛詐各種損失共4萬人民幣。還有一次,他的卡車陷在半路,向過路人求助,幫了一輩子人的他在最需要幫助時,卻無人伸出援手,唯一一個願意的,開口就是1000元報酬。在這些時候,別説其它人,就連他自己生養的兒子都會抱怨説,這個時代,大家想的不是學雷鋒了;甚至他自己,也曾經在最無助的時刻跑到雷鋒的墓前和班長嘮嗑,問“好事難做、做了更難,班長,這究竟是咋回事”?

  你看,不僅網友有困惑,就連雷鋒最親密的戰友喬安山也有困惑。是的,時代在變,現在和《離開雷鋒的日子》上映的九十年代不一樣,九十年代和毛主席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雷鋒之歌》發表的六十年代也不一樣。但,時代越是變化,有些美好的的東西,就越需要我們去堅持、去守護、去傳承。

  我接著給大家講。

  在《離開雷鋒的日子》結尾,一群青年志願者下鄉掃盲,路過喬安山陷在半路的卡車,二話不説,紛紛支援。喬安山的兒子看這些人涌向卡車,以為遇上打劫,聽説是要幫忙,又問要多少錢。“不要錢,我們就是來幫忙的”。這是他得到的答案。

  故事中是這樣的,故事外也是這樣的。破冰施救落水人員的七旬大爺、奪刀救下被挾持人質的外賣小哥、默默為救護車讓出通道的沿途司機、風雪中日夜堅守的環衛工、用生命鑄就忠誠的警察,哪一個不是雷鋒式的好人?

  2003年抗擊非典,1200多萬青年志願者開展了科普宣傳、熱線咨詢等活動;“5.12”汶川特大地震,全國有491萬多名志願者參與抗震救災和災後重建;全國助殘“陽光行動”志願服務總隊有237萬多名助殘志願者,結對幫扶殘疾青少年310萬人,超過殘疾青少年總數的三分二……這些志願者們,哪一個不是雷鋒式的好人?

  知道嗎?你春節回家的路上,有人不回家,他們在火車站、機場、道路、港口的2萬多個站點進行為期40天春運志願服務,服務時長達870萬小時以上;在你路過的城市鄉間,有586萬青年志願者通過“七彩小屋”等陣地,直接服務留守兒童93萬余人,這些等在路上、深入鄉間的志願者們,哪一個不是雷鋒式的好人?

  每當我在微博、微信上看到他們發的照片、感想,我就覺得,這就是我們新時代的雷鋒日記啊!我就知道,雷鋒還活著!

  有首歌,是《離開雷鋒的日子》裏的曲子,歌詞很能表達我此刻想要説的話,親愛的朋友們,或許:

  你説我跟不上時代,付出的對待該不該,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溫暖,不管別人怎麼看待,也許你忘了怎麼對待,刻骨的對待難以更改,對待生活要用火一般的熱情,在對待中尋找答案。

  在新中國走過70年風雨歷程、取得巨大成績的今天,親愛的聽友們,請和我一起在離開雷鋒的第57個年頭,重溫雷鋒的故事和雷鋒的歌——

  呵!這就是

  這就是

  一個叫做

  “雷鋒”的

  中國革命戰士的

  英雄姿態!

  這就是

  我們的大地

  我們的母親

  以雷鋒的名義

  給歷史的

  回應——

  人呵,

  應該

  這樣生!

  路呵,

  應該

  這樣行!

  感謝@共青團中央提供數據

  圖片來自網絡 侵權必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