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平:《黑貓警長》,森林公民向你致敬!

  大家好,我是葛平。

  對于現在80、90後的朋友們來説,童年關于動畫片的回憶少不了一只小動物——那就是“貓”。像美國米高梅電影公司出品的經典動畫片《貓和老鼠》Tom and Jerry,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在80年代出品的威風凜凜、機智勇敢的《黑貓警長》,或許還有我擔任配音的“知識卡通片”《藍貓淘氣三千問》等等,我相信,這些貓的形象,不論是貪婪笨拙的Tom,還是威武智慧的黑貓警長,都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童年印象。

  我們今天就來説一説大家都熟悉的這部動畫片《黑貓警長》,這部動畫片自1984年播出以來,一直受到廣大觀眾、尤其是青少年的喜愛,“啊啊啊,黑貓警長”,直到今天,這四字一出口,就帶著“一只耳”“吃貓鼠”“白貓警探”“白鴿探長”等一串兒形象,開啟了80、90後那一代的童年記憶。

   

  記得那時候,電視臺播動畫片和播電視劇一樣,每晚固定兩集,孩子們無論多麼貪玩,只要到了播《黑貓警長》的時間,有人喊一聲:“該看《黑貓警長》了!”大家就一窩蜂的扭頭往家裏跑,如果耽誤了一會兒時間,不知會有多麼懊惱。第二天一定要讓別人再講述一遍才甘心。

  那個時候物資不像現在一樣豐富,也並不是家家都有電視機,所以經常看到的場面就是好幾家的小朋友擠在一個電視機前,小板凳一個挨一個,排排坐,聚精會神的程度,連拿大白兔奶糖都哄不走他們。這些溫馨又動人的畫面也成了80、90後一部分人的美好回憶。

   

  很多網友現在回憶起來,對黑貓警長的惦記不僅僅在于飛馳的摩托車、帥氣的警服、百發百中的槍法,更是片尾處,他掏出手槍,“砰砰砰砰”,霸氣地打了四槍之後:屏幕上出現的“請看下集”。為什麼記憶猶新的竟是片尾?我猜想,那一定是“請看下集”這四個字包含了當時小朋友們太多的意猶未盡與期待。

   

  直到今天,我還經常在網上看到有關《黑貓警長》的各種討論,比如:黑貓警長是什麼品種的貓?黑貓警長的緋聞女友是誰?黑貓警長幹了那麼多年,級別提了沒有?黑貓警長和美國隊長誰厲害?黑貓警長能打得過舒克貝塔嗎?黑貓警長能抓住Jerry嗎?如果你拿到黑貓警長的版權,你要怎麼改編?你會怎麼拍黑貓警長的結局?你會怎麼寫黑貓警長的續集?諸如此類,五花八門、腦洞大開,有的嚴肅認真,有的詼諧逗趣,無論這些話題是對警長個人情況八卦到底,對警長和他同行關係十分關心,還是對這部作品的後續開發躍躍欲試,我都能深刻感到——

  黑貓警長很幸運,這都三十多年過去了,還被一代人惦記著呢。

  這代人也很幸運,這都三十多年過去了,還有這樣一個形象能這樣惦記著。

  這部動畫片的成功,離不開一個人,那就是“黑貓警長之父”,也就是這部動畫片依托的同名文學原著作者,諸志祥。説到這裏,不知道大家想到過沒有,那就是為什麼當年諸志祥選了只貓來當這個警長,為什麼不找厲害威猛的大老虎?甚至為什麼不找更有中國特色,最終或許也能學會功夫的大熊貓呢?

  原因呢,是諸志祥先生覺得,貓這個動物和警察更貼合。為什麼呢?貓雖不起眼,但有很多優點,首先,它天生是個好獵手,黑夜裏做壞事的老鼠,它都能及時發現。其次,貓對付的老鼠,是世界上數量最多的動物之一,壞人多了警察的故事就多了嘛,並且諸志祥對兒童的心理,頗有研究,他認為小孩子喜歡看運動的物體 ,“貓抓老鼠”、老鼠逃竄等一係列警匪追逐的“動作戲”,小孩子肯定喜歡。因此,最後這個警長就由貓這個動物來當了。

   

  當然除了好看,黑貓警長還有很多知識在裏面,比如螳螂在懷孕後,會吃掉自己的“丈夫”、河馬為什麼要吃泥、哺乳動物的血為什麼不能輸給鳥類等等。有了這些,故事在好看的同時,也多了一份啟蒙的色彩。

  説了那麼多,我現在給聽友們來讀一段原著,一起重溫一下當年的記憶。

  “弟兄們,咱們明天一早就出發,去把會吃貓的老鼠請來,給這些臭貓兒們點厲害瞧瞧!”

  “對,對,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什麼,世界上還有會吃貓的老鼠?莫不是這些小老鼠熱昏了,在説胡話吧?噢,不,這倒可是個千真萬確的事。在非洲,確實有這樣一種老鼠,他們的身上能散發出一種極為難聞的味道。他們靠近貓的身旁,貓聞到這股氣味就會頭發暈,站立不穩,這時,老鼠就會趁機撲上去,把貓的喉管咬斷,再把貓身上的血吸幹,然後,慢慢地把貓吃掉……

  “哼,讓你們臭美去吧!”黑貓警長聽了老鼠們的話,冷笑了一聲,立即命令身邊的白貓警士,“把洞口炸開,衝進去,把他們一網打盡!”

  “是!”白貓警士説完,馬上就動起手來。只聽“嘭——”的一聲,泥土飛濺,原來的小洞口,炸大了好幾倍……

  “衝啊!”黑貓警長大喊一聲,就率領著部下衝進了這地下城。……

  正在開大會的老鼠們也已聽到了洞口的響聲,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不知如何是好。一部分比較機靈的,很快就逃之夭夭了。此刻,只見老鼠大王正站在講臺上,指手畫腳地喊著:“快,快從秘密通道撤……撤退!”

  “乒,乒!”就在這時,黑貓警長已經衝到了大廳門口,他瞄準了講臺上的老鼠大王,連放了兩槍。

  “哎喲!”老鼠大王只覺得一陣鑽心的疼痛。他雙手捂住了臉,鮮血從手指間流了下來,“啊呀,眼睛!他媽的,我的一只眼睛被打——打壞啦!”

  嗬,就這樣,這位剛才還神氣活現的大王,現在卻成了“獨眼龍”啰!

  以上選段來自原著小説的第十一章“追捕獨眼龍”,是黑貓警長追捕老鼠團夥的著名橋段。這裏面的反派“獨眼龍”也就是動畫片裏鼎鼎大名的“一只耳”。

  《黑貓警長》這部作品,在改革開放後,我國兒童文學、動畫産業再出發的初期,為孩子們的生活增添了樂趣,為80、90後“正義戰勝邪惡”的信念打下了基礎。

  我記得,那個時候,有很多孩子會自稱“黑貓警長”,和小夥伴一起玩抓“一只耳”的遊戲。他們有的會在作文中寫下“我長大要當黑貓警長一樣的警察叔叔”,有的長大後還真穿上了夢寐以求的警察制服,維護著社會這片“大森林”的安寧祥和。

  我想,什麼是“請看下集”,這就是真正的“請看下集”吧,這下級就是這些孩子長大後的生活,是他們為了童年時種下的那個信念的不懈奮鬥。

  但無論如何長大,每當響起“眼睛瞪得像銅鈴”的旋律,那一起搶板凳看電視的發小、那長輩作為生日禮物送的老式《黑貓警長》錄像帶、那警察抓小偷的兒時遊戲、遊戲時那把玩具手槍、為搶手槍和發小打的架……諸如此類的種種童年記憶,就在歌聲中一一浮現。

  有網友問,黑貓警長其實就五集,為什麼感覺那麼長?我想那是因為,雖然就五集,但可能先是反復看了很多遍,後來又一直期待了好多天,再後來,又一直惦記到現在,最終,也一直影響到今天吧。

  啊啊啊,黑貓警長,森林公民向你致敬,向你致敬!向你致敬!

  親愛的小朋友,大朋友,老朋友,你想起了什麼呢?

  圖片來自網絡 侵權必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