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萍:你好,《皮皮魯和魯西西》

  各位小朋友,大家好。我是你們的鞠萍姐姐。很高興,三十多年過去了,我還能作為你們的鞠萍“姐姐”,和大家夥,一起致敬我們的童年,致敬那些陪伴我們長大的童話。

  現在,我又要開始講童話了。

  今天,我們繼續講《皮皮魯與魯西西》係列童話之《罐頭小人》。前幾集我們講到,魯西西開罐頭 ,竟開出了五個小人,罐頭小人很信任皮皮魯和魯西西,他們一下子就成了好朋友。為了保護罐頭小人免遭發現,兄妹倆受了不少委屈,罐頭小人決心學好本領,幫助皮皮魯和魯西西度過難關。

  在皮皮魯和魯西西吃飯的時候,博士在皮皮魯的房間裏開始給同胞們講課。

  “我已經摸索出一套學習方法,你們只要掌握了這套方法,就可以自己去學了。”博士説。

  博士把他總結出的學習方法講給同胞們聽。這個方法同魯西西學校的老師講課的方法不一樣。這是自己走路的方法,而不是讓別人領著走路的方法。

  大家很快就掌握了這套方法。

  “看來魯西西和皮皮魯的處境越來越不好,咱們得趕快學本事,幫助他們。”博士説。

  “我馬上就學外語。誰教我?”約翰問博士。

  “電視裏天天教,收音機裏也教。”……

  “我學什麼本事呢?”藝術家恨不得馬上就掌握一門本事,立即幫皮皮魯和魯西西的忙。

  “你去學雕刻。”博士顯然已經為夥伴們籌劃好了。

  “雕刻?”藝術家不明白“這本事能幫魯西西的忙?”

  “咱們得發揮咱們的優勢。咱們的優勢就是小。雕刻裏有一個門類叫微雕……魯西西如果有了世界上第一流的微雕藝術品,學校的老師和她爸爸媽媽還敢瞧不起她嗎?”博士説。

  藝術家興奮了。

  “我幹什麼?”歌唱家問。

  “你就練唱歌和作曲吧。”

  “這有什麼用?”

  “我現在還説不上來,不過肯定有用。”博士説。

  “行。”歌唱家覺得只要博士説有用就一定有用。

  “上尉。去學武術吧!”博士建議,“他們流傳下來的武術很厲害,你把它學到手,可以保護咱們的安全。” ……

  “我就專攻知識,爭取用咱們的學習方法花幾個月的時間把他們大學的課程都學完。魯西西和皮皮魯現在很需要這方面的幫助,特別是皮皮魯,考試老不及格。”博士又説。

  罐頭小人的本領究竟學得怎麼樣?他們真的幫上了皮皮魯和魯西西嗎?小朋友,今天就到這裏,明天咱們接著講。再見!

  

  講這段故事,我好像又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是1985年吧,那年,我作為央視少兒節目主持人,第一次在《七巧板》裏,自稱鞠萍姐姐。

  也是1985年吧,《童話大王》創刊了。那時的鄭淵潔,和我一樣,也很年輕,正在很多雜志上連載童話。眼看雜志銷量增加,稿費卻不見漲。鄭淵潔責問雜志社,卻被反問:“怎麼證明銷量增加與你有關”。

  年輕氣盛的他,幹脆創辦了一個刊物,專登自己的文章,銷量只與自己有關。

  這個雜志就是《童話大王》。

  那個時候的《童話大王》,設計簡樸,排版密集,很少有插畫。作為一本少兒讀物,現在看來,有點不可思議。可就是從這樣一本滿頁都是字的小冊子中,走出了皮皮魯與魯西西、舒克和貝塔、大灰狼洛克等一係列充滿色彩的形象。

  他們上天入地、穿越古今。罐頭裏可以長出小人、紅沙發裏也能藏進一座音樂城。誰説小老鼠不能成為大英雄?誰説大灰狼不能是個好心眼兒?誰説成績差就不是好孩子?

  是的,在印刷上黑白的《童話大王》,卻在想象力的世界,為小朋友們創造了一個充滿色彩的童話王國。

  我記得,當時有很多小朋友都曾寫信告訴我,他們每月最高興的事兒,就是省出零花錢,等著出刊的那一天,第一時間把《童話大王》抱回家,一口氣讀完,再牛氣哄哄地借給後面排隊的小朋友。

  他們有些當時可能只有一、二年級,字還沒認全,卻能一邊查字典,一邊讀。《童話大王》一度充當了很多小朋友人生中獨立閱讀的第一本書呢。

  至今在這些人心中,皮皮魯和魯西西,那可一點都不比哈利•波特的故事差。

  或許你會好奇,小朋友怎麼這麼喜歡《童話大王》啊?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從鄭淵潔為什麼要寫童話聊起。

  根據鄭淵潔的説法,他的目的,就是讓孩子們解除一天學習的疲勞,就是讓他們笑,就是讓他們高興。

  讓他們高興!

  每當説起這幾個字,我總會很觸動。做了快四十年青少年教育,我的個人體會是,“讓他們高興”,這個道理看似簡單,做起來也不難,但很多時候,卻被大人忽視。

  正因如此,當孩子們有了一本“為他們高興”而生、“為他們高興”而寫的童話,這本童話裏的人物可以做他們最好朋友,同他們一起哭、一起笑,與他們一起玩耍、一起想象,和他們一起質疑、一起思考;最終,又陪他們一起長大。

  不難理解,這樣的童話,能不受當年小朋友的歡迎嗎?

  今天,這些當年的小讀者,都長大了。長大了,就不看童話了。可他們在網上聊起“皮皮魯和魯西西”,仍會激動不已。

  他們有的説,小時候最高興的就是開罐頭,幾乎承包了家裏類似的活兒;因為一直相信,有一天,説不定從哪個罐頭裏,也能開出一窩小人。有的説,學校讓把長發剪了,她第一個就高高興興地響應了;因為只有魯西西那種短發,不用扎起來,才能一直蓋得住藏在耳朵裏的“博士”。

  他們有的説,長大上班,擠地鐵的時候,仍忍不住去想,這趟列車會不會也駛入另一個時空,家裏的桌椅板凳這會兒是不是正在開狂歡派對。這種感受世界的方式延續至今,天氣差、壓力大的日子裏,也能比別人更加高興。

  他們中有一個,後來有了個筆名叫“江南”。2013年,江南榮登中國作家富豪排行榜,從童年偶像鄭淵潔手中,接過了獎杯。他們中還有一個,後來成了少兒節目主持人,她主演的舞臺童話劇《月亮姐姐》,由鄭淵潔親手策劃,上演的百場,門票都要贈送留守兒童、打工子弟、災區孩子。

  因為,讓他們高興,這是多麼重要啊!

  聽説2014年,鄭淵潔到美國舉辦讀者見面會。來自哈佛、耶魯、普裏斯頓、斯坦福、麻省理工等著名高校的碩士、博士們都跑來了。他們感謝,童年有皮皮魯和魯西西做好朋友,可高興了!

  鄭淵潔感嘆,他的讀者裏,竟走出了這麼多 “學霸”。

  或許,每個讀著皮皮魯長大的小朋友,後來走上的道路都不一樣。但無論是誰,童年的快樂,都是多麼重要啊!

  或許,在某個溫暖的下午,你也會帶著你的孩子,翻開你童年讀過的那本童話,你隨便翻開哪一頁,看到:

  魯西西把大門關上,和皮皮魯坐在沙發上。

  音樂緩緩響起,它像一陣旋風。裹著皮皮魯和魯西西離開了地面。向天上飄去……他們忘記了一切,倣佛離開了人間,來到一個不曾聽説過的國度。這裏到處開滿鮮花,樹枝上逗留著美麗的小鳥,河水裏遊著漂亮的魚群,山峰上點綴著挺拔的蒼松……皮皮魯和魯西西感感到人生的美好和有意義。

  樂曲結束了。皮皮魯和魯西西如醉如癡,一時醒不過神兒來。

  是啊,曾幾何時,我們也有過一樣的如醉如癡。我想,我們致敬童話,致敬的也是童年裏那些個快樂的閱讀時光,是這些閱讀時光裏,我們曾經有過的那份無比豐滿的、充滿童真與想象的、單純的快樂。不是嗎?

  “嗨,皮皮魯與魯西西,你們還好嗎?”

  小朋友,鞠萍姐姐告訴你啊,其實,咱們的皮皮魯和魯西西,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啊。

  你翻開書、翻開記憶、翻開心靈,他們,一直就在那裏,等你。

  感謝@童話大王雜志提供信息

  圖片來自網絡 侵權必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