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文藝工作座談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闊步邁向群峰聳峙的壯麗境界——寫在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講話發表五周年之際

時間:2019年10月15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江偉
0

  總有一個時刻,讓人在不斷回望中汲取力量。

  2014年10月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長達一萬四千多字的講話,錨定了新的條件下文藝創作的價值航標,標注了中國文藝發展的歷史方位。

  新時代文藝史詩,由此起筆。從揚帆遠航到乘風破浪,從砥礪前行到厚積薄發,1800多個日日夜夜的披荊斬棘,中國文藝迎風生長、開花結果。

  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5年的探索與奮進,我國文藝園地百花競放、碩果累累,一派生機勃勃景象。在文藝工作座談會重要精神引領下,中國文藝正闊步邁向氣象萬千、群峰聳峙的壯麗境界。

  從“高原”邁向“高峰”,在潛心創作中回答時代之問

  8天,50億元,1.35億人次。三個數字,托舉出“史上最強國慶檔”的票房奇跡。

  9月30日至10月8日,三部主旋律影片,收獲了無數觀眾的淚水。《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用精深的思想、精湛的藝術、精良的制作,詮釋了“中國式大片”的魅力。

  不靠好萊塢大片撐票房,不靠穿越玄幻吸眼球,做有中國品質的電影,已是國內電影人的共識。從“火爆”的春節檔,到“高燃”的暑期檔,再到“大熱”的國慶檔,一部部中國式大片,讓世界看到中國電影人的自信和底氣。

  靜下心來搞創作,把創作好作品作為立身之本,成為近年來文藝工作者的座右銘。

  9月29日晚,北京人民大會堂。從早期共産黨員的入黨誓言到開國大典的經典畫面,從歌舞《春天的故事》到詩朗誦《致敬人民》,聲光電交織成的舞臺上,鋪展出一幅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壯闊畫卷。

  音樂舞蹈史詩《奮鬥吧 中華兒女》感染了數千名現場觀眾。這是繼《東方紅》《中國革命之歌》《復興之路》之後,中國又一部音樂史詩。“用史詩來抒懷,是一個民族、一個時代偉大藝術的象徵。”主創團隊成員朱海如是説。

  詩文隨世運,無日不趨新。

  衡量一個時代的文藝成就最終要看作品。推動文藝繁榮發展,最根本的是要創作生産出無愧于我們這個偉大民族、偉大時代的優秀作品。

  將日歷翻回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的教誨仍言猶在耳。

  “有數量缺質量”“有‘高原’缺‘高峰’”。

  當前文藝最突出的問題是什麼?“浮躁”。

  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總書記一針見血地指出文藝的症結,成為文藝界認清當下問題的清醒劑。

  “當高樓大廈在我國大地上遍地林立時,中華民族精神的大廈也應該巍然聳立。”

  “不辜負時代召喚、不辜負人民期待,創造出更好更多的文藝精品。”

  總書記的叮囑振聾發聵。

  出席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給內蒙古烏蘭牧騎隊員、中央美院老教授回信,給老藝術家牛犇寫信,看望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文藝界社科界委員,向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致賀信……多個場合,總書記都表達了對優秀文藝作品的期待。

  拳拳之心,殷殷之望。

  唯有奮起而為,方能不負所托。從西北大漠到沿海小島,從邊防哨所到森林草原,從城市建設到興農一線,文藝工作者的足跡遍及大江南北,一次次遠行,一次次歸來,又一次次再出發。

  時間是忠實的見證者。5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以崇高的使命感潛心創造、精益求精,文藝作品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精品佳作不斷涌現。

  這是一串令人欣慰的數字。2018年,國産影片票房達378.97億元,佔全國電影票房的62.15%;這一年,各類網絡文學作品累計達2442萬部,網絡文學總體營業收入達342億元;截至2018年年底,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5112個,資助金額41.1億元。

  這是一份令人激動的清單。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電視劇《大江大河》《都挺好》《平凡的世界》,話劇《白鹿原》、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一部部凝神聚氣的文藝作品獲得社會效益經濟效益雙豐收。

  這是一種令人振奮的趨勢。文藝工作者以“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精神對待文藝創作,用心用情用功打磨作品,刻苦鑽研、千錘百煉,使作品從形式到內容、從表象到精神都力臻完美。

  從兩個小故事中可見一斑——

  今年7月,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燃爆銀幕,上映三天票房破七億,締造了國産動漫的高光時刻。成功的背後,是“五年磨一劍”的堅持與耐心:光是電影劇本就打磨兩年,前後修改達66次;1600多名制作人員,日夜奮戰三年才完成制作。

  豆瓣評分高達9.5分,網絡點擊量超200萬,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的橫空出世,讓很多網友直呼“神作”。《我在故宮修文物》的走紅,一點兒也不輕松。近7年的醞釀準備、10萬字的調研報告……主創團隊用實際行動詮釋匠人匠心,不負手藝,不負時間。

  2014年11月,第七屆中國京劇藝術節在天津開幕,首次“以評代獎”成為社會關注的亮點。

  文藝獎項越少越權威,獲獎數量越少越有價值,但每到評獎時總是剎不住。“爭獎不爭觀眾”“看領導不看市場”,飽受社會詬病。文藝工作座談會召開後,變化即刻顯現:從“跑獎”到“評戲”,從“只獎不評”到“以評代獎”,風清氣正的文藝生態正在形成。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5年來,繁榮文藝、促進創作的高含金量政策密集出臺。《關于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幹政策》等重要文件,為文藝發展提供更加堅實有力的政策保障。

  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把萬家的憂樂傾注筆端

  歷史的峰回路轉中,總有一些東西貫穿歲月,一脈相承。

  1942年5月,一場歷時20天的延安文藝座談會,確立了文藝工作的基本原則:“我們的問題基本是一個為群眾的問題和一個如何為群眾的問題”,文藝必須是“為人民大眾的”,文藝工作者“必須和新的群眾相結合,不能有任何遲疑”。

  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定位文藝發展的人民坐標:“社會主義文藝,從本質上講,就是人民的文藝”;“人民的需要是文藝存在的根本價值所在”。

  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源自人民、為了人民、屬于人民,是社會主義文藝最根本的立場和最鮮明的特徵。文藝舞臺的聚光燈,一旦對準了人民,時代和歷史的畫卷就格外生動逼真。

  7月的蘇尼特草原,驕陽似火,印著“烏蘭牧騎”四個字的大巴車在路上顛簸著。內蒙古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又下鄉演出了。這是他們今年的第68場演出。

  一把馬頭琴,一曲好來寶,一段安代舞……在廣袤無垠的草原上,烏蘭牧騎的身影隨處可見。60余年來,一代代烏蘭牧騎隊員迎風雪、冒寒暑,以天為幕布,以地為舞臺,為廣大農牧民送去了歡樂和文明,傳遞了黨的聲音和關懷。

  2017年11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給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的隊員們回信,希望他們“扎根生活沃土,服務牧民群眾,推動文藝創新,努力創作更多接地氣、傳得開、留得下的優秀作品,永遠做草原上的‘紅色文藝輕騎兵’”。

  人民需要藝術,藝術也需要人民。

  在高度發達的互聯網時代,坐在電腦前“瀏覽世界”,不能替代與人民的深入接觸,不能替代對生活的真切體驗。

  背上行囊,青年作家紀紅建一走就是上萬裏。他到過遍布石漠的滇桂黔石漠化片區,去過雪域高原西藏山南,經過崇山峻嶺的秦巴山區……202個村莊、100多萬字採訪素材、600多個日日夜夜,匯聚成一本30多萬字的報告文學《鄉村國是》。

  口碑和獎杯接連到來。《鄉村國是》先後榮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第十五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特別獎。紀紅建無限感慨:“面對浩瀚的歷史、廣袤的土地,只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才能創作出有思想深度和生活溫度的作品。”

  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只有始終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把萬家的憂樂傾注筆端,才能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源泉。

  “一只鳥能憑空起飛嗎?想象的翅膀一定蹬著堅實的大地。”

  電視劇《老酒館》火了。這幾日,編劇高滿堂來回穿梭于研討會和媒體見面會,向觀眾揭秘創作背後的故事。

  創作精品的秘訣是什麼?“向生活學習,向人民學習。”

  為了創作《鋼鐵年代》《大工匠》,高滿堂曾在鋼鐵廠工作了3年;10年前,為了創作《闖關東》,他更是橫跨東北三省,行程上萬公裏,歷時10年之久。

  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如今,“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已蔚然成風。僅2016年,各地共開展創作採風和結對幫扶活動9500余項,參與的文藝工作者近10萬余人次;截至2018年,2600多人次參加了“送歡樂下基層”等文藝志願服務。

  在實踐中,人民的分量愈加清晰。剛剛榮獲“人民藝術家”稱號的王蒙道出了文藝工作者的共同心聲:“人民是我們創作最大的動力。我們要時刻惦記人民、體貼人民,為人民説話。”

  堅定文化自信,堅守文化本根,讓中國精神熔鑄在文藝的骨骼與靈魂之中

  恩格斯曾説,文化植根于“一個民族或一個時代的一定的經濟發展階段”。

  今天的中國,正在發生廣泛而深刻的歷史性巨變,發展步伐之快前所未有,社會生活的廣闊豐富前所未有,人們精神世界的多姿多彩前所未有。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文藝作品應突出時代特色,反映時代進步,在與時代同行中引領時代發展。

  8月16日上午,剛剛揭曉的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在上海書展掀起陣陣漣漪。此時,憑借長篇小説《北上》獲獎的青年作家徐則臣,正在做新書簽售。熱情的讀者把他圍住,求合影、求簽名。

  “運河才是《北上》真正的主角。這部小説在歷史和現實的穿插對比中記述京杭大運河的發展變遷,在大運河從衰落到重新煥發青春的今昔對比中體現時代主題。”徐則臣感言。

  有學者把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比作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波瀾壯闊與秀美溫婉的交相輝映,反映了中國文學創作的總體面貌。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評獎的范圍是2015年至2018年,參評及獲獎作品體現了中國文學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弘揚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從“高原”邁向“高峰”的努力和成就。

  立萬象于胸懷,傳千祀于毫瀚。作家藝術家是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最先感知時代發展的脈搏,最先踏響時代進步的蹄聲,最先發出振聾發聵的吶喊。

  “信仰從來不是挂在嘴邊的口號,而應當是內化于心、外化于行的人生牽引。”沉思許久,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李政寫下這句話。7月4日起,電視劇《可愛的中國》熱播。革命烈士方志敏熾熱的家國情懷和堅定的理想信念引發很多觀眾的共鳴。

  文藝是國民精神所發的火光,也是引導國民精神前途的燈火。5年來,許多表現愛國主義、英雄主義的文藝作品收獲了熱烈反響,這傳達的是時代的召喚、人民的期盼。

  2018年,全國推出現實題材舞臺藝術作品近50部,涌現出像京劇《紅軍故事》、民族歌劇《命運》等優秀作品;2018年網絡文學的新作品中,現實題材作品佔比達到65.1%……好的文藝作品就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裏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

  1天,1萬冊,10次,3個很普通的數字,但連成一條新聞,足以震驚很多人——今年8月,《三體》日文版上市第一天,首印1萬冊全部告罄,後又加印10次。目前,《三體》三部曲已出版19種語言版本,海外銷量超150萬冊,僅英文版就超過100萬冊。對于一部翻譯文學作品,火爆程度在全球都很罕見。

  30年前,中國作家藝術家還曾經為“走向世界”而焦慮。那時候,世界倣佛在我們之外,在遙不可及的遠方,必須奮力跋涉才能走過去。而對當今中國的作家藝術家來説,世界在遠方,世界更在腳下。

  2014年8月,國際譯聯將“北極光”傑出文學翻譯獎授予中國著名翻譯家許淵衝;2015年8月,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作品《三體》獲得雨果獎最佳長篇獎;2016年4月,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摘得“國際安徒生獎”……中國作家的名字,閃耀在世界文學的星空。

  背靠著強大的祖國,中國作家藝術家們正在向全世界講述中國故事,弘揚中國精神,越來越深入地參與著世界文藝的建構。廣東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張培忠感慨道:“獨具中國價值的文藝話語體係,增強了文化軟實力和文藝影響力,提升了中國文藝在全球語境下的話語權、審美權。”

  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

  偉大的事業需要偉大的精神,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作品。

  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在新時代的徵程中,勃鬱著中國精神、獨具中國風格的中國文藝正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徵程上發揮著培根鑄魂的作用,煥發著更加絢麗的光彩,也為人類的文明進步貢獻著想象力和創造力。

(編輯:雲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