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文藝工作座談會>座談現場>標題

高滿堂:以人民為中心,是藝術家最大的創作自信

時間:2019年10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滿堂
0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是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題中應有之義。”作為一名作家,必然要有自信。這種自信可以來自所擁有的閱歷和知識、所掌握的技術和技巧、所懷抱的創作好惡。但是,所有這些還都要建築在一種更為基礎、更為博大、更為高遠的信念之上,那就是為什麼而藝術。文藝歷史和文藝現實反復證實著一個道理:為人民而藝術才是最終有出息的藝術。抱定“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理念,是藝術創作走向廣闊輝煌的藝術空間的原動力。有了這種原動力,藝術家便獲得了最大的創作自信。

  在我從事電視劇藝術創作的經歷中,就是抱定了抒寫人民這個宗旨,走過了36年的堅守之路,收獲了一個又一個創作成果。我切實體會到,藝術作品要具備生活的厚度、精神的高度和藝術的精度,就必須找到、找準“人民”這一坐標。

  藝術創作必須奠定巨大的生活厚度。這種厚度從哪裏來?只能從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生活中來。抒寫人民,抒寫人民在歷史和現實中的生活狀態、生命狀態和價值狀態,是我始終不渝的創作原發點。我一直遵循一個創作原則:我的作品要寫那些歷史不能忘記的人,共和國不能忘記的人,那些勇于做中國脊梁、給我們勇敢智慧的人,帶領我們走出困惑的人,一句話,那些大寫的中國人。《家有九鳳》寫了一家人追逐新生活的艱難歷程。《大工匠》《鋼鐵年代》寫了鋼鐵工人在改革初期如何堅守主人翁地位跟上時代步伐。《闖關東》寫了我們的先輩“闖”字當頭,歷經千難萬險尋找精神家園的故事。《溫州一家人》寫了一家人改革開放走出國門,勇立時代潮頭,展現“改革開放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好,共産黨好”這一主題。《老農民》寫了中國農民六十年的夢想成真。而《老中醫》和剛剛播出的《老酒館》,則是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致敬和頌揚。

  藝術創作必須佔據超越的精神高度。追求精神超越,是許多藝術家的信念,但也是一些創作無視社會歷史和生活現實、遠離人民的托詞和掩飾。我認為,真正的藝術家不應把作品當做充灌個人小情小味、小志小趣的營生。一部作品,沒有思想化就是一堆皮肉,沒有價值化就是一個亡靈,沒有歷史化就是一個精神乞丐,沒有中國化就是西化,沒有主流化就必然盲從化。一個強盛的民族必然有強大的民族文化的支撐,一個民族的衰亡必然先從民族文化的衰亡開始。文藝作品擔負著為民族輸送血液和營養、強筋壯骨的任務,要完成豐富內心世界、構築精神高地的使命。任何精神高度都不是虛妄和臆造的,精神高度植根于對歷史和現實發展規律和趨勢把握的精準程度,對人民大眾生活意願和信念提煉的精粹程度。在我的創作實踐中,在確立創作指向、創作構思和完成整個創作任務時,必修課就是從我所建立的那些足以透視人民群體的人物群像中,發掘、升華和壯大精神含量,去尋找和表達標識時代和民族的精神元素。我的作品塑造了不同時代、不同類型的人物形象,其中有闖關東的難民,有為共和國建立流血犧牲的鬥士,有辛勤勞作的農民,有共和國建設者勞動者,有商人、員工、醫生、藝人、平民……無論怎樣的創作對象,我都沒有將其當做“獵奇”的對象,而是當做發掘精神蘊含的礦藏。在他們身上,我努力完成的工作是,在不同時代、不同環境、不同境遇、不同性情之中,去升華中華民族所具有的家國情懷、生命意識和生活智慧,去透視這個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特質,去激揚這個民族滿懷希望走向未來的理想精神。我以為,如果將人民的、時代的、民族的精神高度開掘出來、表達出來,就會超越一般,就是藝術作品精神高度的最高站位。

  藝術創作必須追求更高的藝術精度。藝術有多種可能性,藝術精品的標準也因種種因素而存有差異。由于文化市場發育程度的原因,現在形成一種誤解,認為抒寫人民的“政治標準”、抒寫精神的“文化標準”、抒寫性情的“藝術標準”,與大眾娛樂、市場需求是相互矛盾的。我也時常遇到這樣的問詢:你的這些作品有市場嗎?當我的劇本面對投資方和電視臺購片方的時候,同樣的問題也往往被首先提出:“沒有收視率吧?不符合我們的調性吧?”放棄很簡單,堅守很困惑。主流化和市場是不是就是矛盾對立?兩個效益就是水火不容嗎?我們的文化市場就只能由一些混淆歷史視聽、宮廷陰謀惡鬥,漂染歷史罪人,抹黑英雄人物,或是灌輸西方價值觀念、極盡物欲享受、智商情感低幼化的電視劇大行其道稱霸熒屏?我想,無論市場千變萬化,多麼炫目,但我們不能眩惑,一個藝術工作者要守得住初心,牢記自己的使命擔當。不能淪為市場的奴隸,不能向金錢屈膝,不能失去風骨,更不能隨波逐流。同時,我們還應該相信,伴隨著民族、大眾精神文化素質的不斷提升,不斷走向成熟的文化市場必將呈現出真正的藝術精品,不斷贏得更為廣大的文化消費空間的趨勢,最終贏得市場的,必將是以“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為標準的藝術精品。因此,我堅守對藝術精度的追求。我的追求除了電視劇藝術一般的藝術精神和技巧技術,更為重視從中華民族文化傳統和人民大眾審美意識中,挖掘創作取向,鍛打藝術精度與大眾欣賞的連接點,在情節與細節的創造性、性格與情緒的個性、表現手法的創新性、語言的銳利性等方面,不斷提升電視劇這種大眾藝術的精度,做到既有意思還有意義。我的這些電視劇都做到了兩個效益雙豐收,觀眾和市場雙歡迎。今年播出的《老中醫》和《老酒館》,截至目前,在央視和衛視的收視率都是最高的。我就是這樣堅持下來的,我沒有感到失落,反而感到了敘述的快樂。因為,主旋律照樣能打勝仗。

  (作者為中國視協副主席、大連廣播電視臺藝術總監)

(編輯:雲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