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文藝工作座談會>座談現場>標題

何沐陽:用心用情用功唱響時代讚歌

時間:2019年10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何沐陽
0

  作為一名新文藝群體的音樂人,我真誠感謝中國文聯這些年來給予我很多學習交流和參與主題創作的機會,使我受益匪淺。今天我主要想和大家分享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以及進行音樂創作的幾點心得體會。

  在深入生活中譜寫時代新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每到重大歷史關頭,文化都能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新的時代有新的語境,音樂人應當響應時代召喚,順應時代語境,用心用情捕捉新時代的脈動與形象,將歌曲的重音與時代的情感牢牢聯係在一起。習近平總書記説,“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道出了文藝創作的真正秘訣。許多經典音樂作品的創作者,大都具有豐富而深刻的生活體驗。許多能夠傳世的音樂作品,往往攜帶著時代的生活信息,經過自然的選擇、人們的選擇,這些作品慢慢成為經典。

  近年來,我一直參加中國文聯和中國音協組織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題創作實踐,這使我有機會更深入地扎根現實生活,更多地與音樂界的前輩和同仁們交流創作。2016年8月赴西藏採風創作是行程和周期最長的一次活動。西藏既是創作的富礦,同時也是嚴峻的考驗——高原缺氧、水土不服。但是大家在經歷考驗後,卻發出這樣的感慨:“心不遠,路就不遠”“缺氧,不缺精神”,經歷了從平原走上高原的生命體驗,獲得了從“高原”邁向“高峰”的文化自信。

  正是這份與火熱生活相遇、與基層群眾相親帶來的靈感,激勵我創作了三首西藏題材歌曲:《高原的夢》《萬年吉祥》《我和西藏有個約定》。我寫《高原的夢》用了很接地氣的民謠風格,以一個西藏牧民家庭的視角,通過物質生活和精神追求的變化,反映普通牧民的幸福感、獲得感。以這樣一種鮮活生動的語言和曲調,描繪新時代中華大地上生活著、奮鬥著的人們自信樂觀的形象,也給我帶來創作的愉悅,留下美好的時代記憶。

  在家國情懷中抒寫人民心聲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任何一個時代的文藝,只有同國家和民族緊緊維係、休戚與共,才能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藝術作品和藝術家的創作生命總是與祖國休戚相關。回望新中國音樂事業的發展歷程,我們看到的是幾代音樂家堅定的信仰和赤誠的家國情懷。從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中的聶耳、冼星海、鄭律成,到100名“改革先鋒”中的施光南、李谷一,再到剛剛獲得“人民藝術家”國家榮譽稱號的郭蘭英,以及獲得“最美奮鬥者”榮譽稱號的王昆、贠恩鳳、郭蘭英、閻肅,共和國的英雄豐碑上,鐫刻著一個個用歌聲為國家立心、為民族鑄魂的音樂家的名字,他們正是對習近平總書記“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人”的期望的最好詮釋。這些閃光形象對我是一種巨大的激勵,我總是希望在創作中有一種大的情懷,能夠更多地表達一些正能量的東西。我經常問自己,這個作品是為誰而寫,什麼是我創作的格局?因為這些思考,我有了想寫一首給中華民族的歌曲的想法,在這樣的時代,中華民族更需要找到共同的情感和表達,于是我寫下:天耀中華,天耀中華,風雨壓不垮,苦難中開花;天耀中華,天耀中華,願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以每個個體對整個民族的情感為觸發,超越時間和空間概念,把五千年來凝聚中華民族的信仰和情懷做了一個相對完整的表達,以作品彰顯不忘初心,堅守正道。

  在砥礪創新中提升藝術質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文藝創作是觀念和手段相結合、內容和形式相融合的深度創新,是各種藝術要素和技術要素的集成,是胸懷和創意的對接。”這些年我參與了很多重大主題創作,感受也非常深。我覺得越是重大主題創作,越是要反復打磨錘煉,精益求精,確保藝術質量上的高水準。真正優秀的音樂作品應該是思想性、藝術性和群眾性的統一。立意高,並以一種潤物無聲的方式、藝術化地表達和呈現,不斷嘗試新的詮釋方法和表現手法,做到內容與形式相得益彰。我在創作歌曲《萬年吉祥》時,就把西藏特有的音樂元素與現代音樂的表現手法結合起來,並且運用國際化和時尚潮流的電子時尚元素,為歌曲增加了強烈的時代感。把我們的民族音樂做得更加現代、更加好聽、流傳得更廣,讓中國時代精神在世界文化環境中産生影響,這是我做音樂的初心,也是我追求的目標。

  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對我幫助很大,可以説是打開了一扇門,每學一遍都有新的收獲,思想境界都有新的提升。參與中國文聯及相關協會組織的主題實踐活動,大家交流切磋,不僅提高創作質量,也得以在更大的平臺上發揮作用。對此,我深懷感激。唯有繼續鑽研、努力創作,以優秀的作品回饋時代和人民。

  (作者為中國音協新興音樂群體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唱高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編輯:雲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