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場老北京的冰上運動會
發布時間:2018-04-09
  1937年1月30日,農歷臘月十八,天空挂著薄薄的雲,冬日的陽光不能盡情地照耀大地,所以天氣顯得比平時寒冷一些。上午九點,北京市(時稱北平)第二屆冰上運動會在音樂聲中拉開帷幕。運動會是在中南海公園的南海冰場上舉辦的,這裏冰面寬闊且有高墻遮風,是北平最適合舉辦冰上運動會的地方。北平首次舉辦全市冰上運動會是在1935年1月12日,那屆運動會選拔出了代表北平參加同年1月25日舉辦的華北運動會冰上表演大會的運動員,這兩次冰上運動會的比賽地點也是在這裏。
  上午10點,比賽正式開始,首先進行的是速度滑冰項目的比賽,該項賽事分為男子高級組、男子初級組和女子組,比賽項目比較豐富,以男子高級組為例,不僅有500米、1500米、5000米、10000米和2000米接力比賽,還有600米倒滑、100米拾豆競走等趣味性比賽,其中拾豆競走類似于冰上折返跑。那時,參加冰上運動會的運動員主要來自學校,由于臨近春節,北京的大學均已放假,所以參加速度滑冰比賽的運動員幾乎全部是中學生。據當時的報紙報導,育英中學、志成中學、弘達中學、中華中學這四所學校的學生幾乎佔了一半。
  參賽學生中絕大多數是男運動員,女運動員僅有三名,所以格外顯眼,吸引了記者更多的關注,她們的倩影也因此留在了當時的一些報紙上。最終育英中學、中華中學和弘達中學獲得了男子高級組比賽總分前三名,男子初級組只比個人,不計總分。參加比賽的三名女運動員分別是許寶玲、周惠玲和周保靈,由于女運動員太少,比賽僅設300米和600米兩個項目,結果許寶玲獲得300米比賽的冠軍,周惠玲則摘得600米比賽的桂冠。
  總體來説,速度滑冰比賽的競技水平並不高,比賽成績平平,前來觀看比賽的觀眾也不多。盡管如此,還是吸引了兩位網球界的名人前來觀看,她們是來自山西的網球姐妹王春菁和王春葳,當時的報紙上稱“晉女網球家王氏姐妹昨晨光顧,淺笑輕顰,矯健猶昔”。王氏姐妹的父親是清末秀才王憲,曾擔任山西大學工學院院長,母親是英國人,她們的網球啟蒙就是從父母那裏獲得的。姐妹倆曾獲得1933年和1935年兩屆全國運動會的單打和雙打比賽的冠軍,參加過1934年的遠東運動會,在20世紀30年代的中國女子網壇所向披靡,在體育界名氣很高。
  下午的比賽項目是花樣滑冰和化裝溜冰,參加者不乏當時的社會知名人士。因此“下午觀者接踵而來,將場之四周團團圍住,約千余人。”男子花樣滑冰被夏承楣和夏承楹兩兄弟奪走了冠亞軍,此二人是北京冰場上的常客,夏承楹在1939年和同樣喜歡滑冰的林海音結為伉儷,成就一段冰上佳話。獲得第三名的是一位年僅12歲的孩子,他的名字叫做金業勤,是參加本屆運動會最年輕的選手。金業勤是滿族人,努爾哈赤的第15世孫,清朝滅亡後家道中落,其父為避禍便隱去此身份,滿語愛新覺羅是漢語“金”的意思,于是改姓為“金”。他自小練習雜技,特別是自行車技術,家住在北平內城西南角的太平湖附近,就在那裏學會了滑冰,良好的雜技功底助他年紀輕輕便獲此榮譽。後來,金業勤以在天橋賣藝為生,新中國成立以後,他成為組建于1950年的中華雜技團的第一批演員之一。
  女子花樣滑冰比賽本無人報名參加,為了保留這個比賽項目,將參加速度滑冰比賽的周保靈臨時調整過來參加了“一個人的花樣滑冰”,其精彩程度自然大打折扣。由此也可看出,當時參與花樣滑冰的人並不多,人們更多的是將滑冰當作娛樂項目而非競技項目。最後進行的比賽是化裝溜冰,共有21名選手參加。在民國時期,最受人喜愛的冰上項目就是化裝溜冰,參賽者將自己化裝成各種角色,有的化裝成一名劍客,有的化裝成米老鼠,有的化裝成清朝官員,有的化裝成警察抓毒販,有的兒童化裝成老夫婦……奇裝異服,很是熱鬧。
  下午四點,冰上運動會全部比賽結束,北平市社會局派人致閉幕辭,然後進行了頒獎儀式,大會閉幕。這屆冰上運動會是在日軍加緊侵華部署,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形勢下舉辦的,雖然規模不大,但也實屬不易。五個多月後,環伺已久的日軍挑起了“七七事變”,中華民族全面抗戰爆發,北平的冰上運動會也就隨著硝煙停辦了。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