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鹹芬:“李二嫂”改變了我的命運
發布時間:2007-07-06

  全國人民的“李二嫂”

  在郎鹹芬簡樸又充滿藝術氣息的客廳裏,記者見到了年過七旬的郎鹹芬老師,從她適中的身段和清脆的語音上,依稀可見當年“李二嫂”的身影。郎鹹芬熱情地招呼記者入座,幾十年的藝術生涯,在她娓娓動聽的“呂劇口音”中,像一幅長長的畫卷,一段段徐徐地展開……

  郎鹹芬是伴隨新中國誕生成長起來的第一代呂劇演員。從17歲到72歲,從青春到古稀,從《李二嫂改嫁》到《苦菜花》,郎鹹芬以五十多年的藝術生涯,為觀眾塑造了一個又一個栩栩如生的藝術形象,其中,最有影響力的當屬“李二嫂”。

  郎鹹芬説:“李二嫂改變了呂劇的命運,也改變了我的命運。”郎鹹芬生于濰坊,16歲那年參加了文工團,17歲那年,她接演了《李二嫂改嫁》中的主角——21歲的農村寡婦李二嫂。由于沒有農村生活的經歷,排練了兩個多月,第一次彩排的時候就失敗了。領導看了之後説,“這個演員不行,不像農村婦女,更不像寡婦。”而她本人那時也是非常迷惘。

  有人提出將郎鹹芬換掉,但最終還是在領導的支持下,郎鹹芬和她的同事們來到了博興一個村莊體驗生活。兩個月後,郎鹹芬在當地再度演出《李二嫂改嫁》,效果大為改觀。演出結束以後,好幾個婦女在後臺徘徊,久久不肯離去。一開始,演員們以為是演出散場後,天黑迷路的。後來才知道是當地的幾個寡婦,她們不安地走上前,問道:“你們是工作隊的嗎?俺們也能改嫁嗎?”這出戲深深震撼了那些農村婦女。

  回到濟南之後,為了練好拉碌碡的動作,她還讓老同志們幫忙找了一塊大石頭,自己拴上繩子天天練。1953年,《李二嫂改嫁》在大觀園演出,轟動一時,一票難求,很多觀眾大冬天都是帶著鋪蓋卷、拿著小馬扎連夜排隊買票。

  1954年,《李二嫂改嫁》參加華東六省一市匯演。作為開幕式的演出劇目,一炮打響,轟動上海,囊括了當年所有的一等獎,具有裏程碑式的意義。該劇進京演出,當時的文化部藝術局局長田漢和夫人安娥還特地設宴款待他們。後來周恩來同志、朱德同志、劉少奇同志都先後觀看過此劇。《人民日報》也在頭版頭條報道了此劇演出的盛況。1957年,經過反復修改,該劇被長春電影制片廠搬上了銀幕,這部電影從真正意義上讓“李二嫂”這個形象紅遍大江南北,郎鹹芬也成了全國人民的“二嫂子”。

  將呂劇送上輝煌的頂峰

  談起那個時代呂劇鼎盛時期的往事,郎鹹芬沉浸在回憶中。她説,《李二嫂改嫁》至今演了2000多場,除新疆、西藏、臺灣外,全國各省市都留下過“李二嫂”的身影。有幾次演出,令人終生難忘。

  當時在東北的時候,這個劇受歡迎的程度超過了任何人的想象,到了一個地方一演就是半個月,觀眾還常常買不上票,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當演員們演到兩個多月的時候,就接到任務趕赴朝鮮戰場,對志願軍進行慰問演出,同樣是大受歡迎。他們在朝鮮一演又是兩個多月,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冬天換上劇中人物的單薄衣服,使官兵們深受感動。山東呂劇團以精湛的演技和良好的作風,成為慰問演出團體中最受官兵們歡迎和喜愛的劇團。

  後來,山東呂劇團又到老山前線慰問演出。當時參戰的山東籍戰士很多,在炮火紛飛的戰場上,炮彈就在演員們乘坐的吉普車旁邊爆炸,把輪胎都炸壞了。可以説是在槍林彈雨中,演員們為戰士們送去了鄉音鄉情。郎鹹芬説,看完他們的演出,一個戰士含淚叫了她聲“媽媽”,説:“謝謝你們在戰場上為我們送來了鄉音鄉情,我一定要打勝仗回來見您!”可郎鹹芬遺憾地説,後來聽説那個戰士已經犧牲了。

  呂劇作為山東的地方劇種,由于題材多表現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唱腔委婉纏綿,如泣如訴,加上親切的山東方言,所以在群眾中很有市場,可以説凡是有山東人的地方,都有呂劇的旋律在飛揚。呂劇在20世紀中葉的鼎盛時期,名角薈萃,新戲迭出,《李二嫂改嫁》就是頂峰之作。好戲造就名角,名角為劇種爭輝。那個時代的山東人,幾乎人人都能哼上幾句呂劇唱段,那情景,就相當于今天每個人都會哼上幾句流行歌曲。

  難忘周總理的諄諄教誨

  在記者面前的郎鹹芬,雖然已經是72歲高齡,但身體健朗,行動敏捷,吐字發音氣韻十足,給人的印象是比實際年齡年輕得多。

  郎鹹芬老師告訴記者,雖然自己離開舞臺已經多年,可她現在仍舊像年輕時一樣,每天早上堅持練功,先是練40多分鐘的形體,休息一個小時後,再練50多分鐘的聲。“這一輩子,除了‘文化大革命’那6年關起來不能練外,沒有一天落下過!”

  郎鹹芬説,原來練是為了上臺,現在退下來了,是為了帶學生。她帶了10多個學生,都是全省各地呂劇團的演員,在指點她們的時候,需要示范。“如果學生説,老師你説我這段唱得不流暢,你給我們示范一下,怎麼樣叫流暢?如果我唱不出來,那怎麼能行啊!”

  幾十年如一日地堅持練功,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動力在支撐著她?這種執著和熱情又源自哪裏呢?談到自己的成長成才之路,郎鹹芬快人快語地説:“任何時候別人問起來,我都説三點:第一就是黨的培養,第二就是老同志們的無私幫助,第三就是群眾的關注,這都不是虛的。我這一輩子的舞臺生涯,如果讓我總結起來,就是這三點。”

  她談到自己從17歲來到濟南,歷屆的省市領導、文化局領導,都對呂劇寄予了很多的關愛和支持:“我的恩師尚之四先生在我身上傾注了那麼多的心血,專門研究呂劇的林建華、張斌、李漁、靳惠新、王俊英這些老同志們都傾其所能地幫助我。我一直説,李二嫂不是我一個人,她是老一輩藝術家們共同的心血打造出來的藝術形象。當然還有觀眾的熱切希望和掌聲,這一切,都是激勵我任何困難下都絕不動搖的動力。”

  郎鹹芬特別談到周恩來總理的親切關懷和諄諄教誨,讓她一生銘記。那是1956年,全國人大代表團首次出訪歐洲六國,其中演藝界的代表是程硯秋先生和她。她是代表團年齡最小的一個。周總理在莫斯科接見了全體代表後,又留下了他們兩個,單獨談到淩晨三點。周總理看過她演的“李二嫂”,語重心長地鼓勵她一要學習;二要刻苦訓練,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三是幹這個工作要晚結婚,少生孩子。郎鹹芬説,這些話她一直都銘記在心,這麼多年來,自己也正是努力按照周總理的話去做。“文革”時期,她被關進牛棚,甚至一度住進了精神病院。正是因為將周總理的話銘刻在心裏,她才在“文化大革命”中身心備受摧殘的環境下堅持活了下來,而沒有和很多名角一樣,選擇自殺。

  與“張小六”相偕白頭

  郎鹹芬與丈夫楊瑞卿的結緣,郎鹹芬坦言是呂劇做的媒。“那時候,我們都年輕,一起演戲,在《李二嫂改嫁》中他演張小六,在《姊妹易嫁》中他又演張有旺。兩人是多年的搭檔,彼此也都很了解,所以我們成了夫妻。”

  為了自己喜愛的演藝事業,郎鹹芬只要了一個孩子,由于她對呂劇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使得她工作永遠繁忙,無法分身顧及自己的家庭,老伴就默默地承擔起全部的家務勞動。這位因“張小六”和“張有旺”而享譽劇壇的優秀演員,為支持妻子全力以赴投入呂劇事業的發展,只得作出犧牲,過早地退出了舞臺,提前退休照顧家庭,連孩子都説:“我爸爸又當爸爸又當媽媽。”

  如今,孩子早已經長大成人,郎鹹芬因患眼疾,無法長久讀書看報,老伴就讀給她聽。現在郎鹹芬又把精力投入到了培養學生上,她説希望學生們能夠超過她,讓呂劇重新煥發出青春活力。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