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玉“嘮”生肖
發布時間:2017-01-23

  年過九旬的老藝術家黃永玉與生肖畫有著特別的緣分。1980年中國郵政發行了由黃老設計的首輪生肖猴票,猴票成為集郵界的神話。12年後,他再次與中國郵政合作,發行了第二輪猴票。2006年,中國郵政希望黃老設計狗年生肖票,然而他設計的狗側腿撒尿的造型未能獲得通過。黃老不願意屈就,狗票也隨之化為泡影。正是這一年,或許是因為賭氣,黃老一連畫了12張生肖狗作品,並印制了挂歷,自此開啟了連續12年的生肖畫創作,從2006年至2017年,每年新年來臨之前黃老都以當年的生肖為主題創作12張畫,另外加上扉頁和封面,刊印一本挂歷。 

  1212個生肖168件作品,119日至212日中國國家博物館將黃老這12年的堅持,集結為“十二個十二個月——黃永玉生肖畫展”呈現給觀眾,風趣幽默、一針見血的黃氏風格在其中盡顯無余。在118日舉行的媒體説明會上,黃老與記者們的對話更是讓句句經典的黃氏風格深入人心,以至于會後有年輕記者私下將黃老稱為“段子手老黃,可愛得不要不要的”。“老黃”講述的那些生肖畫背後的創作故事,也流露出一位老者的智慧與從容。 

  “老黃”畫十二生肖畫出了十三種動物。怎麼回事呢?曾經有一位香港朋友請“老黃”畫一套十二生肖畫,“老黃”便畫了,可畫完一數竟然是13張,原來貓也給畫進去了。後來就有人跟“老黃”説:“你多畫一張貓也挺好,你屬于有九條命的人。”“老黃”一想也是:“抗戰時期,日本人的炸彈在身邊爆炸過兩次,我都活了下來。所以生肖畫裏要是有個貓,也挺好。” 

  要説這“十三生肖”裏哪個生肖最難畫,“老黃”覺得當屬龍。“因為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過龍,而且關于龍的傳説和成語也極有限,大都用俗用舊了,重復老套畫來乏味,觀看亦無意思。”“老黃”費了一些心思,才“榨”出了與龍生九子典故有關的一套壬辰龍年挂歷。要説哪個生肖最好畫,那就是牛,“老黃”畫得得心應手。牛,大家都不陌生,由牛可以聯想到很多,黃老通過牛聯想到了牛頓。“除了牛的生肖畫,我又另外畫了一套牛頓的萬有引力。萬有引力的文章就很好做了,樹上有一個蘋果可以畫一張,蘋果是別人用繩子綁在樹上的,又可以畫一張,還有蘋果掉到洞裏,蘋果掉下來的時候又被狗叼跑了,人又去追……”聽上去,“老黃”一來了靈感,想停都停不下來。 

  年年月月,生肖畫反復畫,“老黃”的生肖畫出了新意,跟上了時代。“老黃”自曝家用電器裏使得最順手的就是手電筒。除了手電筒以外,都不大會用,電視機剛學會調頻道,出門去外地幾天,再回來就又不會用了,又要從頭學起,就更別提網上衝浪了。所以“老黃”弄不懂怎麼周末一幫朋友來家裏做客,都在低頭看手機。“他們好像不是來家裏做客的,就是來看手機的,我就畫了一張猴子,‘花果山水簾洞一萬次代表大會開會了!不要玩手機!’”聽到此處,坐在一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陳履生又透露了“老黃”剛開始用手機時的一個小細節。有一次,“老黃”説肚子不舒服,老是咕咕叫,結果一掏兜兒,其實是手機來電正在肚皮上震呢。 

  “老黃”最近挺忙的,除了畫畫,還忙著寫長篇小説。要説這長篇小説篇幅到底有多長,“老黃”説,雜志連載9年了,現在寫到自己的17歲,還要寫到90歲,真怕自己寫不完。有人建議“老黃”找個秘書寫,“老黃”不想,就是要用鋼筆一筆一劃地伏案寫作。“我怎麼能找秘書呢,我又不是老革命,老革命就可以找個秘書,你講講讓他幫你記下來。我現在幾乎每天上午都會寫作,晚上也不敢吃安眠藥,吃了安眠藥,第二天早上起來糊裏糊涂的,就寫不下去了。有的時候半夜三更來了一句精彩的,爬起來趕快記下來。寫小説首先要自己得意,自己不得意,別人看起來就討厭了。”“老黃”説,寫作和畫畫都是自己喜歡的事,周圍的好朋友又都是“好事之徒”,和周圍的朋友一起聊聊天,開開心心地就把畫完成了。寫作是出于喜愛,“如果我不喜歡,我就不會寫,我做很多事情都是因為喜歡,所以寫到現在,我還沒有泄氣,還有很多好朋友給我打氣。”這或許對旁人是一種啟示,要出于本心,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才能一直堅持下去。 

  “時間是那麼地飛快流逝,眼看我畫完了足足十二年的生肖月歷。人,究竟還是老了,九十二歲的人再挺也挺不到哪裏去了。”——黃老在展覽中一組生肖畫的前言中這樣寫道。也曾有人問過黃老,以後還畫不畫生肖月歷?黃老答曰:“不要了。因為上天不可能再給我整整畫得完一圈生肖的十二年時間,萬一畫到一半或不到一半,我和月歷都斷了氣,豈不是十分沒意思?”可是,在心裏,我們都希望這個可愛的老頭兒既然屬貓,就最好能再畫八圈!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