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給新中國美術戴上“紅光亮”帽子
發布時間:2013-05-30

  受訪者:侯一民(原中央美院第一副院長、教授) 

  已經83歲的侯一民依然閒不住。十天前,他以總策劃的身份親自上陣為年輕後生舉辦的壁畫攝影展助力。作為新中國第一代美術家,提起藝術創作的動機,老先生有些感慨:“現在沒人再願提藝術家‘為了什麼人’的説法了。”面對今天拍賣場上炙手可熱的“紅色美術”,侯一民認為,人們對于這些作品的認知是存在誤區的。

  問:“新中國美術”如今被等同為“紅色美術”,其中大多數作品色彩明快向上,您怎麼看?

  答:我想申明,把所有表現革命歷史題材的作品,都簡單地稱作“紅色美術”,是不對的。而拿“紅光亮”模式化那個時期的美術作品,更是不準確的。事實上,不少經典作品是平實的,真實再現了歷史。

  至于作品色彩,難道反映積極向上的一面不好嗎?現今一些畫作故弄玄虛,動輒進入哲學層面追求所謂深邃,極端者還偏好弄些病態形象,把中國人畫成愚昧、醜陋的形象,我看這不是美術,這是醜術。

  問:您如何看待特定時期的命題創作,或者説主題性創作?

  答:現在有人見到主題性創作,就認為喪失了藝術自由,沒有了個性,對命題創作更是覺得難以理解。在我看來,特定時期的命題創作其實是留給有歷史責任感的藝術家的。不過,歸根結底,這些作品屬于藝術而不是歷史,如果沒有較好的藝術功底,恐怕是難以駕馭臨時交付的重大歷史題材的。

  問:有些人認為,那一時期的藝術創作不少屬于“動員”行為,違背了藝術創作規律。

  答:我不太理解“動員”一説,藝術家創作還需要動員嗎?難道群情激昂去創作就是不符藝術規律?沒有激情你就不要畫畫。而對于認準了的事情,就要盡全力去做好。就像我總想為那些犧牲的先烈做點什麼,于是為國家博物館作了一張壁畫《血肉長城》。

  問:您曾經講過,您創作一般選擇那些自己親歷、熟悉的事件或場景,為什麼?

  答:我喜歡的所有題材,都是親身經歷過的。我曾以志願軍戰地記者的身份去過朝鮮戰場,所以才有了《跨過鴨綠江》。那些最富有激情的作品大都出自親身參與過歷史變革的老藝術家們,就像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坐過牢的胡一川創作了《開鐐》,參加過延安整風的羅工柳創作了《延安整風》。歷史不是演義,不能搞簡單圖解。為了真實,董希文畫《紅軍過草地》時,還自個兒騎馬重新過了一回草地。

  問:能具體介紹一下您是如何完成這些命題性或主動性創作的嗎?談談您所理解的繪畫語言?

  答:繪畫與戲劇不同,它是一門瞬間藝術,抓住何種瞬間直接決定作品的優劣。不過,繪畫同樣講求矛盾衝突。同樣是表現土地改革,有人會選擇很多人聚集一處,喜氣洋洋在田地裏插標識登記在冊;而王式廓的《血衣》,讓一位舉著血衣正在控訴的婦女,居于視覺中央,就要震撼得多。

  回到你剛才的問題,也不是所有作品色彩都是明快的。其實,那段時間出現了不少在美學價值上呈現出崇高與悲壯的佳作。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