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一民:我才是“80後”
發布時間:2013-02-24

清水江畔(局部)(油畫) 1984年 侯一民 鄧湗

  侯一民,蒙古族,1930年出生,河北高陽人。早年師從齊白石弟子陳玄庵學習中國畫,1946年考入國立北平藝專改習西畫。侯一民是新中國第一代美術家、美術教育家,是新壁畫運動的開拓者之一,在油畫、壁畫、中國畫、陶藝、雕塑及考古鑒定領域都頗有造詣。2008年,獲中國文聯頒發的“造型藝術成就獎”;2013年1月,榮獲文化部、中國文聯、中國美協共同頒發的“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

  在“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的頒獎典禮上,侯一民作為獲獎藝術家代表講話,上臺第一句話就是:“我這人不會講話,就寫了張紙念一下。”其豁達開朗頓時感染了全場。頒完獎,在閒聊時説起這事,他笑瞇瞇地説:“我講話從來不帶稿,這次讓我做獲獎代表發言,把我嚇的,就趕緊寫了個。”

  提到獲獎,侯一民更是幽默,“中國有成就的人很多,比我能力強的有的是,比我畫得好的也有的是,特別是現在的年輕一代,就揀了我們幾個老的。‘終身成就’離‘終’還有一段距離,八十幾歲對于一個畫畫的人還是正當年。按齊白石來説,80歲以前算早期作品,80歲以後算中期作品,90歲前後算晚期作品,而且成熟期也是90歲前後,所以我們還早吶。我們才80後,到90後、00後還遠著吶,慢慢來吧,還是先做點事吧。”

  藝術要為人民 

  “當年我們參加共産黨的時候,就把手裏的這支筆當做一支槍用了。對此我一點沒有後悔,我很光榮。”所以在頒獎典禮上侯一民説,“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60多年也是我們就學、成長和創作的60多年,我們有幸親歷了中國歷史上波瀾壯闊的偉大變革,這使我們個人的事業、生命和祖國、人民的命運緊緊地連接在了一起。”

  侯一民在盧溝橋事變後,隨父母從農村來到北平,1942年就讀當時的北平四存中學時,遇上了啟蒙老師陳玄庵,在這裏他學到的不僅是詩詞、篆刻、國畫,更有思想上的愛國主義啟蒙。用侯一民的話説:“我在藝術上的‘開口奶’就是我們中國的、民族的東西。”

  1946年,陳玄庵因針砭時弊被開除,當時上高一的侯一民憤而報考了北平藝專,並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國畫科。後又因國畫科的學長要求新生都加入國民黨,侯一民就轉到了西畫科。這期間侯一民參加了中國共産黨的外圍秘密組織“進步藝術青年聯盟”,1948年10月9日加入中國共産黨,11月還是預備黨員時就接任了藝專黨支部書記。侯一民曾回憶説:“藝專地下黨員到解放時也就瞿希賢、馮法祀等7人,都是單線聯係。我當時跑得比較多的是周令釗、馮法祀和葉淺予老師家,我們迎接解放的傳單就是在葉淺予和瞿希賢家刻的。”這段經歷造就了侯一民1957年創作的《青年地下工作者》。

  解放後,侯一民和“魯藝”學生一塊到沈陽機械廠等單位下廠下鄉,後又到北京西郊參加土改。1950年,侯一民到朝鮮參加抗美援朝,用速寫見證了戰爭。在隨後的時光裏,他沒有停止對生活的深入,尤其熱衷于到煤礦採風,更是和很多礦工結成了好友。

  這些經歷,讓他找到了一生的藝術信條,“人不能夠關在家裏自我研究,還是要把自己的眼界和生活面打開,盡可能尋找自己真正寄情和投入的東西。除非你把自己封閉起來,只要你敞開心懷,你就會關注國家的命運、人民的命運。”

  “最老的傳統,也是最新的觀念,就是藝術要為人民!”侯一民説。

  作品流傳最廣 

  從1962年開始,中國人幾乎每天都欣賞著侯一民的作品,堪稱世界上流傳量最廣、被最多人看到並接觸過,這就是中國的第三套和第四套人民幣。雖然沒有署名,甚至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幕後的藝術家是侯一民,但這兩套人民幣卻是他最引以為傲的創作之一。

  1955年,中國決定自行設計、繪制、印刷第三套人民幣,稍後侯一民被選入設計小組,並承擔了一角、兩角、五角、一元、兩元、五元、十元七個幣種全部票面的風景與人物繪制任務。為了貫徹當時全面體現社會生産力的要求,侯一民深入到建設一線進行了大量的寫生,最終繪就了這一係列從1962年到2000年,在中國流通、發行達38年的人民幣。特別是其中帶有煉鋼工人圖案的五元券,曾被評為“世界紙幣精品”,成為鈔票史上的一幅經典之作。

  到了1978年,侯一民再次接受邀請,參加第四套人民幣的設計。為了突出“民族大團結”的主題,侯一民在3年內踏遍了大西南,考察寫生各個少數民族的生活,1982年與其夫人鄧澍共同完成了第四套人民幣的主景設計。後又在五十元券的設計中,特意加上了戴眼鏡的知識分子形象;一百元券裏,獨具匠心地繪制了四位領袖的頭像。

  畫畫是種癮 

  侯一民的藝術生涯中,創作了為數眾多的經典作品,提起這些創作,侯一民説:“這麼多年有喜有樂、有苦有甜,我們都經過了。對我們來説,就是一種積累、一種享受。我們這代人的享受不是吃點好的,而是有一種感動能夠表達出來、完成一個作品,這才是我們最高的享受。這個享受的過程可能非常苦、非常艱難,但是其樂無窮。”

  “我這一生很多時候是不讓你畫、不許你畫、不能畫,但是幾十年過去,我堅持下來了。你不讓我畫,我偷著畫;白天不讓我畫,我半夜裏畫,畫畫有癮。藝術家的這種癮頭是最重要的,這種癮其實就是一種責任,一種對于自己民族文化的擔當,一種對現實的關注。你不讓他畫他難受,該畫的畫了,畫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沒人要我就放到床底下堆著。”這個“沒人要”不是説當下火熱的藝術市場,因為他從不賣畫,侯一民坦言“賣畫很累,有飯吃就行了”。

  結果堆到現在,堆成了一個他自己的藝術館,“我一生的畫,除了文化大革命毀掉的以外,基本上都存在一起,而且有些畫,包括收藏在國家博物館的畫,又重畫了一遍,主要是將來有這麼一個地方給學生看,因為我那裏也是中央美術學院的一個教育基地。雖然説可能有些保守,但是作為一個歷史的見證,20世紀有這麼一批人是這樣工作的,有一些人走的是這樣的文藝路線,他們所關心的更多的是我們國家的命運、難忘的過去……”

  耄耋之年的侯一民仍然是個閒不住的人,剛剛完成的北京地鐵六號線就是在他的主持下設計和制作的,中間還穿插著參加 “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的評選等一係列事情。對于近期的個人創作,侯一民透露説:“這兩年畫了不少畫,作品暫時保密,都是世界和中國歷史上的一些重大歷史事件,這批畫剛剛完成,最近在寫點雜談。”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