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7>網絡影視人才培訓班>學員發言

吳迪:碎片化的媒體時代,文藝工作者面對的困難和挑戰

時間:2018年01月05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吳迪

  早上七點半,我被手機裏的鬧表叫醒,為了醒盹,我打開手機裏的今日頭條看了看。這時候微信裏的消息彈出來,這幾天在北京參加學習,我先看了眼咱們全國文聯“互聯網+文藝”工作會議群,看有沒有錯過的通知消息,哎呀,群裏有人發紅包,我眼疾手快地搶到一個,又發了個感謝老板賞紅包的表情,把微信切換到朋友圈,點了四五個讚之後,一看表已經七點五十了,我趕緊爬起來洗漱收拾。

  通常,我在天津是開車上班,我會打開手機裏的藍牙功能跟車子連接,有時候放音樂,有時候聽有聲書朗讀。最近一周,我在北京學習,而在北京的交通工具則主要是地鐵。前天晚上我去跟朋友聚會,從永泰莊地鐵站出發,路上用了大約40分鐘時間,8號線不算很擠,所以我坐下來之後打開手機開始看papi醬的視頻,然後偶然地我一抬頭,開始掃視周圍的乘客。一個大哥睡得興起,帶著耳機的頭快要垂到膝蓋上,兩個姑娘坐在我對面,在一邊不時低頭看著對方的手機一邊聊著什麼,我隱約聽到“鹿晗“”關曉彤”這樣的字眼,顯然她們是一邊刷著微博一邊聊著“當紅流量小生花旦”的八卦。我右邊的阿姨舉著手機在看電視劇,是最近特別火的一部網劇《河神》,講的正是我們天津的傳奇故事。我左邊的男生在打“王者榮耀”,他投入的程度遠超于我玩《陰陽師》,我有點擔心他會錯過自己的站點。

  這就是被碎片化媒體傳播所佔據的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現在我們每一個人,日常生活都離不開手機,利用各種空閒時間舉起手機刷微博、刷朋友圈、刷小説、刷遊戲、刷淘寶……這些例子都是我們日常在利用了碎片化的時間。于是便衍生出了碎片化的閱讀,碎片化的購物,碎片化的社交等。如果讓一個普通人描述自己十幾年前的媒體接觸方式,簡單兩句話——白天看報紙,晚上看電視。但是今天,人們的生活被很多碎片化的內容切分,在信息傳播進入網絡時代以後,碎片化逐漸成為中國社會傳播語境的一種形象性描述。傳統的社會關係、市場結構及社會觀念的整體性——從精神家園到信用體係,從話語方式到消費模式都被一一瓦解了,代之以一個一個利益族群和“文化部落”的差異化訴求及社會成分的碎片化分割。變“泛眾傳播”為“分眾傳播”是時代的呼喚,很多傳統報業雜志刊物如今已無人問津,逐漸消亡,就是因為無法適應新時代受眾要求多元化、時間碎片化的變革。在文化快餐化的今天,我們時常感到眼球不夠用,時間不夠用,精力不夠用,人們習慣以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多的信息,注意力又很容易被其他事物吸引。除了傳統的報刊雜志電視廣播,網絡成為當前時代最主要的信息傳播方式,而網絡媒體的主流又在經歷從電腦向無線移動客戶端也就是手機的轉移。在傳統媒體開始意識覺醒,傳統行業的文藝工作者開始進行網絡時代的相關對策、相關研究的時候,我們已經走進了網絡時代,我們已經置身于其中,正所謂時不我待,時不我予,如果我們不能順時代而生,那就會逆時代則亡。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互聯網以勢不可擋的姿態滲透到各行各業和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適應新時代的娛樂形式應運而生,比如我們本次網絡影視培訓班裏的同學所從事的微電影拍攝。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 “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改變了文藝形態,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藝類型,也帶來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的深刻變化。由于文字數碼化、書籍圖像化、閱讀網絡化等發展,文藝乃至社會文化面臨著重大變革。要適應形勢發展,抓好網絡文藝創作生産,加強正面引導力度。”

  中國文聯在意識覺醒方面是領先的,去年我參加了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舉辦的首屆全國中青年網絡文藝人才研修班,今年又來參加全國中青年網絡(影視)人才培訓班,可見主辦方確實是很有先覺意識,危機意識的。彭寬主任的講座,提到了當前文聯服務職能所面臨的很多困難和挑戰,有意識地想要文聯在新媒體時代依然能夠與時俱進,在當前網絡時代飛速奔流發展的大形勢下,依然能夠發揮自身職能,通過互聯網手段積極服務文藝工作者。其中,關于開展“網上文藝之家”建設的很多思路,強化傳統文藝與網絡文藝創新融合、參與網絡文藝創新創造的工作規劃和具體舉措,對于我們天津文聯的網絡文藝工作建設有著很重要的指導和啟發作用,包括現在中國文聯可以對地方文聯的網站建設給予指導和幫助,我覺得非常好,也很有必要,我在會後馬上就跟相關負責同志取得了聯係,在這裏對主辦方表示感謝。我作為一名文聯係統的網絡工作者,對中國文聯網絡文藝傳播中心擁有這樣的團隊,表示“羨慕嫉妒愛”。

  天津市文聯網站“天津文藝界”始建立于2009年,迄今已經八年時間,累計發布圖文信息視頻稿件2000余篇,為天津文聯對外宣傳推廣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由于被列為天津市重要信息資産,根據天津網信辦要求,今年,天津文聯網站進行全面改版,改版將升級內容發布平臺,優化版面設計,提高安全等級,適配手機屏幕客戶端,使之適應當前日新月異的網絡文藝發展態勢。2016年,我們設立了微信公眾號和頭條號,開啟了碎片化時代自媒體之旅,在懵懂中探索,在學習中前行。

  下面談談新媒體時代網站建設和自媒體探索中所面臨的困難。昨天晚上的分組討論,我們第三組來自西部少數民族地區和偏遠地區的同志比較多,大家都敘述了本地文聯面對網絡時代的洪流,在各自網站建設中所面臨的困難,我的發言不能説能代表其他地區文聯各自的情況,但相信還是會有一些共性和共鳴。

  一是客觀上缺乏專業人才;二是主觀上缺乏危機意識;三是組織上缺乏足夠重視。我將這三點結合個人實際工作來説,2009年天津文聯網站初創,我是單位最年輕的同志,所以把學習網絡後臺操作技術的任務交給我,學習了一周後就基本掌握,然後將各協會資料上傳,從那之後我就負責網站工作至今。但迄今為止,天津文聯沒有專門的一個部門和專業性人才負責網絡運維工作,由于操作員屬于兼職,同時還要兼顧文聯辦公室新聞宣傳的工作,也並非專業計算機人才,所以沒辦法做到面面俱到,只能勉強維持。我個人認為,作為文學藝術界聯合會,要實現團結引導、聯絡協調、服務管理、自律維權這些職能,在新媒體時代,單純依靠內部發行的雜志和傳統報刊是不夠的,這些都需要更多地依靠網絡傳播,依靠新媒體的力量。然而很多在本行業幹了幾十年的老同志,依然沒有對新媒體的足夠重視,我們的文藝資源中心,主要負責藝術家名錄的採集工作,我們的網站和微信平臺雖然設立起來,但影響力和關注度還遠遠不夠,點擊率還沒有愛奇藝隨便一個微電影小視頻的零頭,雖然説兩者性質不同,但碎片化的多媒體時代,如何抓住受眾的目光,如何提升自身受關注度,如何創新改革,以廣東、上海等地方文聯為例,我覺得做得好的榜樣還是很多的。在內容上,做到有自己的視角和解讀,有態度、有觀點、有服務;同時,注意時效性、原創性;關注的內容不僅涵蓋所屬15家協會各藝術門類,而且還延展到大文化領域;在語言上、形式上,運用潮流文化一些手段,圖文、音視頻結合,吸引力和粉絲粘度在增強。我們做得不好的文聯,的確需要捫心自問,需要反思。在手段上不斷與時俱進,發掘新形式,比如直播的形式、投票的形式、大眾參與的形式……這些依然還是需要人力物力和技術的支持。

  想法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如何在這樣的現況下,用優秀的文化思想引領人民,弘揚主旋律,歌頌正能量,更好地打破內外壁壘,延伸服務手臂,升級文聯功能和形象,助推文藝理論和創作,提高引領和傳播效能,是我們未來面對的巨大挑戰。雖然我們的時間被碎片化了,但我們不能讓現實把我們變成碎片。

(編輯:張利國)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