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7>網絡影視人才培訓班>培訓課程

現實主義的影視創作

時間:2018年01月05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

 

  教師介紹 

  尹力,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中國電影集團公司一級導演。執導的電影代表作有《鐵人》《雲水謠》《張思德》等,電視劇代表作有《母親》《葛定國同志的夕陽紅》《你的生命如此多情》《好爸爸壞爸爸》等。曾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特等獎、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影片獎,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獎、最佳兒童片獎,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導演獎,中國電視劇"飛天獎"最佳兒童片獎等。作品入選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布魯塞爾國際電影節、貝爾格萊德國際電影節。被評為中直機關"精神文明先進個人"、廣電總局"精神文明先進個人"、北京市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

  課程簡介 

  題目:現實主義的影視創作

  不同時代有不同時代的現實主義,現實主義為何能成為最經久不衰的藝術風格?現實主義來到網絡時代,又會發生哪些沿革?在各種架空世界風靡的今天,現實主義意味著什麼?身處這個偉大時代,同時作為親歷者、參與者和創作者的電影人,有理由、更有責任擔負時代重任,書寫這個偉大時代,讓後代通過文藝作品讀解出這個時代最核心的精神價值。但我們又如何將自身的現實主義訴求和新媒介、新時代的特性有機結合?

現實主義的影視創作

尹力

  2017年中國電影的票房超過了500億,關注中國電影的人都知道這個數字傳達著一個什麼樣的意義。梳理起來,2014年前,電影的整體盤子是三千塊銀幕,每年生産將近一百多部電影。那個時候電影總講一個詞——低谷,大家總講什麼時候走出低谷。首先,沒有人看電影,大部分傳統的電影院都被改成了歌舞廳、家具展廳、網吧,電影人才也在流失。

  現在中國電影快速發展,讓全世界瞠目結舌。比如電影院的建設,現在四萬多塊銀幕,早已超過美國,美國只有三萬多塊銀幕。電影院每天增長22塊銀幕,現在三四線城市的影院發展還有很大空間,中國電影現在還是世界第二大票倉,但在不久的將來,超過北美市場成為第一大市場毫無懸念。從目前來看,我們似乎是一個電影大國,從這個體量上來講,那真是超過了整個同行。多廳影院的建設,3D、Imax全景聲、4K建設已經居全世界最前列。那麼,怎麼能夠真正助推中國電影從大做到強?從一個電影大國怎麼能夠做到電影強國?3D、IMax、4K放映、全景聲這些影院的標配,是不是裝備在我們三四線城市,我們就已經成為世界電影的大國?

  今年新出臺的《電影産業促進法》,是建國以來第一次關于文化的立法,醞釀了十幾年。從不同層面上大家一直在呼吁電影相關法律的誕生和出臺,意在讓電影擺脫現有的少數審查委員會對電影題材和完成片的管控,讓整個制作能夠被納入到法治層面上。電影分級已經成為全世界的一個慣例,我們現在就是老少通吃,很多有血腥、暴力場面不適合兒童看且沒有警示,有時候在影院會産生非常不好的效果。新出臺的《電影産業促進法》,是中國文化立法和對電影保護的一個裏程碑似的法律。

  我們講建立了這麼多影院,從硬件上、數字上、觀影人數上和影院建設的銀幕數上包括高科技方面已經成為世界前列或者在很大程度上達到世界領先水平。回到軟件,也就是説我們創作和制作,這也是觀眾對目前電影現狀不滿意的地方。我們現在處于一個重要的電影發展節點上,跟十幾年前比應該能看到很大的進步。十年前,電影院到了賀歲檔,各場次、各影院排的都是一部電影,我記得2006年在廈門拍《雲水謠》,晚上去看電影,全部都是《無極》,十幾年過去,我們看到多廳影院建立,影片産量不斷提高,這種局面在發生變化。

  接下來還是從現實主義的傳統與創作來講。為什麼現實的記錄缺席?古裝、玄幻、遠離現實、胡編亂造、戲説、穿越,這就構成了每年800部電影當中的大部分,似乎人們躲開現實,第一是安全考慮。這幾年確實現實題材的電視劇比電影強。為什麼呢?因為電視劇的渠道比電影多,電影只有一個渠道,一旦這些方面遇阻,那就全軍覆沒,電視劇的話,這個電視臺不買,別的臺還有可能買,電影一槍斃命就沒了。

  過去我們老是講電影是綜合藝術,現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準確的,過去傳統的戲劇、文學、音樂、繪畫、攝影,綜合在一起顯然不是電影,它應該是一種化合反應,在電影裏改變了各藝術門類的那些傳統特徵,融合在一起,像一個燒瓶一樣,搖勻産生新物質,這才是電影。電影有幾大特性,第一是它的藝術性。第二是它的藝術屬性之外的商品屬性、工業屬性和科技屬性。我們知道電影誕生將近一百多年,從開始的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銀幕越來越大,銀幕越來越寬,從單聲道變成立體聲,從立體聲變成SRD,5.1聲道、7.1聲道,現在是全景聲,隨著科技不斷革命,電影能制造視覺奇觀,這是我們今天看大片的體驗。

  過去過多誇大了電影的藝術性、藝術表達,而忽略了它的商業屬性和工業屬性。今天商業屬性又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一種傾向掩蓋了另一種傾向,又把商業性誇大到了無邊無際的現狀當中,人們不再講藝術。時下經常講不忘初心,電影的初心是什麼?電影在個性的表達當中、個人的表達當中、作者的表達當中是可以探討生命的意義,追尋靈魂的歸宿,它有其深刻性。現在好萊塢電影一統天下,就是講奇觀、噱頭、傳奇,這部分東西完全替代了我們當年做電影夢想時候的那份初衷,所以我們北京電影學院連續三屆做導演青蔥計劃,就是給每一個沒有拍過院線長片的導演,扶植一部劇本,給他錢,給他派導師、派監制,幫助他完成他的第一部電影,現在已經第三屆,前兩屆的成果已經有片子得了獎。

  你的初心是什麼?實際上回過頭,我們談現實主義、談我們對電影的表達,或者説用電影對現實在多大程度上實現的表達,還是需要從電影的最初誕生、它的記錄功能説起。《園丁》《火車進站》等電影承擔了這樣記錄的功能。我記得在2005年,我拍《張思德》的時候,大家都找不到出路,這怎麼幹?當年文化大革命,老三片,怎麼做一個電影?我就帶著我的主創到了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找到了當年延安電影團的工作人員用廢舊的片頭記錄的延安大生産,以及中共七大領導人。16格人物影像帶給你很強的紀實感和震撼力,這就是電影最初的記錄功能。由此我得到啟發,當時我説我這個電影要拍黑白電影,所有人都振奮起來了,就這麼一個想法被振奮起來了。因為太難了,全世界找不到洗印的地方,也沒有膠片,但是最後它的影像感染力,讓你確信,它是真的。真實的生命力永遠在藝術表達當中佔有第一位。

  好萊塢的電影工業成熟度,體現在一個是它的全産業鏈,一個是它從題材分布上包含了很多爆米花電影、作者電影,商業表達,對社會犀利的批判,對于美國精神的弘揚。我們的距離從電影大國真正做到電影強國,這個空間非常大。院線快速發展,我們三四線城市很多的縣城還沒有電影院,所以成為一個電影大國的懸念幾乎是沒有。從整個國民經濟來説,500億、1000億票房根本不算多大的數,跟很多私營企業都沒法比。電影500億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縱向比,從9億、10億票房,花了15年達到500億是不得了,但從整個國民經濟盤子來講,這500億根本不算什麼,也不值得任何炫耀。但是電影是文化産品,它具備傳播國家軟實力的功能,同時社會關注度高,所以今天它的發展,在傳統電影資本之外,更多的資本相繼涌入電影界。

  怎麼堵上電影産業這部分短板,我覺得就是兩方面的問題。一個是讓中國電影真正能夠在法律層面上開拓題材的新篇章,往深度和廣度走。如果我們能夠未來跟好萊塢繼續與狼共舞,不只是在中國范圍內,我們野心大一點,包括更多海外市場,就要建立我們的法律,讓創作有法可循,讓制作有法可依。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對于後續人才培養。各個電影節現在都有創投環節,包括我剛才説導演協會、青蔥計劃這種推出也是意在為整個中國電影的五年、十年甚至以後更長時間孵化一個整體團隊。但這個夠不夠?遠遠不夠。現在整個教育體係良莠不分,很多大學都有表演係、影視專業,只要有生源,招生是不怕沒人,但是培養出來去哪兒?一方面,電影隊伍青黃不接,後續乏人;另外一方面,大量的畢業生沒活幹。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影像的創作者,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做?全國我知道的微電影評獎就有將近上百個。有一次在北京國際微電影節我也講,微電影門檻低、技術水準不高,成本也低,微字後面還有倆字呢?還是“電影”啊,微電影它也叫電影啊,也都有開始、結尾、誤會、巧合、衝突,包含所有戲劇元素,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些方面不是説沒有門檻,而是要對熱愛影像的人,那些潛在的影像創作者進行培訓和教育。你很難講這部分人當中以後不出大師啊,對不對?大家在座的很多人都是各地網絡影視的參與者、領導者、指導者,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今天的影視現狀,同時也要了解創作規律、生産規律、藝術規律和電影規律。

  接下來,一部電影當中有這麼四個方面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

  不管是商業電影、藝術電影、還是主旋律電影,我把它看成四個圓,這四個圓在每部電影當中都必須有。但是每部影片的風格、樣式、題材不同,佔比的大小可能不同。首先第一元素應該是故事,大家一聽這故事,那故事片當然肯定是故事。什麼樣的故事?好看的故事構成,仍然回到文學和戲劇最基本的元素,開始、中間、結尾、誤會、巧合、衝突,所有這些都是作者設置的。我們進影院兩個半小時,黑暗當中你被激動、被緊張、被感動、被溫暖,是什麼引起的?是影像構成了整體的團體總分,這個氛圍感染你了,你在不自覺當中被它徵服了。但是通過什麼東西呢?你自己不會意識到,也可能是一句臺詞,也可能這時候音樂起了,也可能鏡頭推上來了。你坐在電影院1排31號,它是強制性的,你歪著脖子被它吸引。黑暗當中大家互不相識或者隔著種族和文化同樣也被感動,仍然是電影藝術那部分元素造成的,這些元素就是構圖、色彩、鏡頭的搖移、剪輯、音樂,這就構成了敘事所有的元素,講故事。核心事件下的情節,情節中的人物、細節、臺詞、對話,這些構成了一個好故事的最基本元素。一個創作者永遠面對的是選擇和發現。在同樣的素材當中,在耳熟能詳當中,一個創作者跟普通人最大的區別是,在普通人隨時即逝的目光當中,一個創作者卻能把它盯住,把它推成特寫甚至把它搞成定格,這是創作人敏銳的思維和犀利的目光,再加上他的表現力,才能構成具備講一個好故事的主觀一方。

  第二點是情感。這一點很重要。在不知不覺當中,在黑暗當中,你鼻子酸了,你眼眶濕了,為什麼?當然我覺得從創作者的角度我願意把它剝離出去,一般來講,影視當中表達的情感,創作者面對你的作品本身建立起一種感情聯係,小情小調可以是一種情趣,一種情感。但是如果放到不同的格局下,它可能産生諸如情懷的東西,這就屬于內心格局和表達格局的一部分。

  第三就是形而上學。這個好像我們談電視劇很少談到這個,因為電視劇的篇幅長,在完整講一個故事,但是對一部電影而言它應該還是有一些建構,一個完整的故事對一部電影來講剛剛達到正負為零,它有語言的建構、時空組織的建構和美學的建構。

  第四就是語言。當故事決定了説什麼,作為創作者怎麼説就變得很重要。藝術有它的規律,電影誕生了一百年有各種不同樣式和風格。我們最近看了很多電影,它們的藝術表達上,有的時候是線性結構,有的是環狀結構,有的是完全不相幹的幾個點,最後一把抓起來,大夥就看明白了。

  今天的新媒體,空間在擴大,門檻在降低,但是如何創作出鮮活的表達現實的人物和故事,不管過去多少年,經驗還是行之有效的——就是以現實為摹本。關于對表演的要求,就三句話:第一,會説話;第二,説人話;第三,説人物的話。這猛一聽跟罵人一樣,仔細一想能做到這三條忒不容易了,對不對?這些話也可以用很文學的語言、很學術的語言説出來。毛主席在《實踐論》當中也講了,感覺到的東西不能立刻去理解,只有理解的東西才能更深刻的感覺。創作也一樣,寫作也一樣。怎麼把你感受到的生活通過專業的表達,回到一個貌似生活的原生態當中來,就必須要腳踏實地。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